顶点小说 > 不想跟大佬谈恋爱 > 第四十章 拍照
  正如丛欣自己所说,她的病来的快,去的也快,吃完早饭,补充完能量,再次生龙活虎起来。

  方敏不禁感概,“丛欣这身体素质可真够好的,我若是这么烧一夜,第二天准起不来。”

  丛欣自嘲,“没钱又没才,若再没个好身体,那我也就不用混了。”

  宋景行冷不丁说,“再好的身体也有糟蹋完的一天。”放下碗筷上楼去了。

  这样也要被忒?丛欣无辜地看向方敏。

  方敏冲她耸了耸肩,“不用管他,他那张嘴里,要是能说出什么好听的话,那太阳就要打从西边出来了。”

  丛欣深表赞同。

  方敏打量她,貌似调侃,“这么多年不生病,偏偏来这儿生病了,该不会是被老板欺负,经受不住压力,才生的病吧?”

  “不是。”丛欣忙摆手,“跟老板没关系。”

  “那是家里有事?”方敏关切道,“若是有事,你就说,说出来大家好一起解决,你是晓雨的好朋友,从你来那天,我就没拿你当外人。”

  “我知道,谢谢方姐,有事我会说的。”丛欣感激道。

  “对了,要你到摄影部的事,不知老板有没给你讲?”方敏转而说起了工作。

  “昨天提了一下。”丛欣不禁严肃起来。

  “原本的那个摄影师彭隅,业务能力也很强,只是最近一段时间,家里老人生病住院,要花些时间照顾,工作兼顾起来有些困难,可是这种家里老人生病的,咱也不能阻止人家尽孝,我就想让你过去帮忙,彭隅看过你拍的照片,也说可以,我前几天跟老板说的时候,他也没反对。”

  “他没反对?”丛欣惊讶。

  在她印象里,他分明是反对的。

  “没反对自然是同意,他那性子,要是不同意,早一口回绝了,我正说这两天跟你谈这事呢,你认为如何?薪酬是按单算,至于每单的价格,自然是不能跟彭隅比的,毕竟在这一行,你还是个新人。”

  “这个我知道。”说新人都是高抬她了。

  方敏又说,“你要是觉得协调的过来就去,就是会更加辛苦。”

  “我去。”丛欣想也不想就答应了,她不怕吃苦,而且她现在的状况,恨不得让工作填满自己,没有余暇想别的才好。

  一想起那天在会所被安易当面拒绝,她就窒息的喘不过去气来,心里知道和当面拒绝有着天涯之别。

  第二天,丛欣开车,和宋景行两人去了公司。

  到了之后,宋景行去处理事情,丛欣有方敏带着去摄影部报道。

  之前每次来,去的不是方敏的办公室,就是宋景行的办公室,对于公司的规模并不了解。

  以为公司只是宋景行的个人工作室,所有团队都是围绕他一人服务的,规模自然大不到那儿去。

  可今天看来并不是那样,这栋大厦已经是繁华地段了,地价非同一般,而据方敏说,上面好几层都是他们公司的。

  他们公司也并不只有宋景行一个艺人,旗下还有不少其他艺人。

  他们公司也并不只艺人经纪这一块,还涉及到了影视的其他方面,譬如,影视制作,影视投资之类的。

  方敏介绍了很多,丛欣听的目瞪口呆,总的来说,这并不是一家小打小闹的公司。

  他们投资过好几部最近比较火的影视,光凭那几部影视,就能赚的盆满钵满。

  况且这一切的拥有者都还是宋景行的,一个还没她大的年轻人。

  这样的身价就是什么都不做,这辈子也不愁吃穿了。

  再看她,虚长几岁,却一无所有,人跟人真是没法比。

  不过想想宋景行的身世,丛欣心里就平衡了。

  虽然她没钱没才,但至少她有个疼她的母亲。

  所以,她没必要羡慕他,她惯会这样自我安慰。

  走到一半,方敏接到一个电话,接完对丛欣抱歉道,“有个艺人出了点状况,我要赶去处理,不能领你去了,不过不要紧,我已经跟彭隅讲好了,你直接找他就行。”

  “可我不知道摄影部在那儿?”丛欣有些慌。

  “丛这里直走,拐个弯就是了,很好找。”方敏说完,不等她开口说什么,拍拍她的肩膀,就这么把她撇下了。

  看看方敏像踩着风火轮似的,丛欣也不好意思硬喊住人,只得一人前去。

  顺着方敏指的方向,丛欣顺利地找了过去。

  走进去,外面的办公区域没人,丛欣便顺着往里面走。

  果然,里面是个摄影棚。

  好多人都在里面忙活,各司其职。

  只有一人是闲着的,挺拔身材,齐肩卷发,英俊脸庞,丛欣把他当成了公司的艺人,就走过去打招呼,“你好,请问,彭隅摄影师是那位?”

  那人正在喝茶,听到这里,猛地抬头,“你是谁啊?来这里做什么?”

  “方姐让我来的。”

  “方敏?”

  “是。”

  “你就是丛欣?”那人上下打量她。

  “是,我是。”丛欣疑惑不解,这人怎么知道她,她啥时候这么有名了?

  “你来的刚好,马上有一个拍摄,你来吧。”那人冷不丁吩咐。

  丛欣更诧异了,打量了那人好久,突然醒悟,“你就是彭隅摄影师?”

  “怎么?看起来不像?”彭隅挑起一侧眉毛,“还是说你把我当成女的了?”最后一句威胁意味十足。

  丛欣忙解释,“那倒不是,我只是把你当成公司的艺人了,抱歉。”

  这人虽然留着齐肩长发,但没有一点女气,反而有些像玩重金属摇滚乐的。

  那人笑了笑,“这有什么好抱歉的,你以为我是艺人,那是对我外形的一种褒奖。”

  丛欣愣了,没想到这位这么耿直爽朗,忙陪笑,“您若出道,那定是明日之星。”

  “出道做什么?我只会摄影,别的一概不会。”

  “您就是现在常说的,原本可以靠颜值吃饭,却偏偏要靠才华。”丛欣不失时机地恭维。

  “颜值有衰退的一天,但才华没有。”

  “您说的太对了。”

  丛欣一般跟谁都能聊的开,所以两人虽然开头有个小插曲,但聊起来气氛还不错。

  彭隅看来是满意她的,就说,“别您您您的,我也不比你大多少,你叫我彭隅就行。”

  “咱们虽然年龄相仿,但您毕竟是前辈,而我还什么都不是,这样叫不太好,怎么也要喊声老师。”礼多人不怪。

  彭隅正要说什么的时候,旁边过来一人,报告一切都已准备妥当,可以开始了。

  彭隅起身,走了一半,突然回头,看着还站在那里的丛欣,招呼她,“愣那儿干嘛,赶紧过来啊。”

  丛欣走过去,彭隅就给她讲解这次要拍摄的流程。

  丛欣意识到什么,不由张大了嘴巴,“真要我来啊?”她还以为他随便说说呢,这人真不是一般人,谁会让一个第一天来的人掌镜啊,不被艺人骂死才怪。

  “怎么?不敢?”那人刺激她。

  丛欣早过了冲动的阶段,“这不是敢不敢的问题,关键是我没给艺人拍过照啊。”流程她不熟悉,人员她也不熟悉,好歹也跟几天吧。

  “谁说的?我看到的你给老板拍的照片,里面的人是假的老板不假?”

  “我,那……”丛欣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而彭隅压根不用她解释,就明白她在担心什么,“你想说那只是随手拍的,体现不了什么?”

  丛欣没有反驳。

  彭隅说,“拍照这种东西,除了技艺,最主要的就是这儿和这儿了。”指着脑子和眼睛。

  “一千个人眼里,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在你眼里看到的,在你脑子里呈现的,是什么样,你把它拍出来就行了。”

  彭隅讲的这些丛欣已不是第一天听到了,可这些东西,她早已把它遗忘到了角落里。

  这几年拍的东西,都是别人想要的效果,养成了习惯,她反而不知道该怎么按照自己的想法来,能够重新按照自己的意识,也才是最近一段时间的事,所以,丛欣并没有自信。

  可彭隅却说,“拍就是了,不行,我再来。”

  他都这么说了,丛欣再没底气,也要上了。

  开始前,丛欣对要拍照的女艺人先笑了笑。

  可那女艺人直接把脸别过去了。

  明显在不满半途换了个不知底细的人上来。

  丛欣看到,刚勉强提起的气,又泄了下去。

  不过想想,也不能怪人家,搁谁谁心里都不舒服。

  人家没有甩袖而去,已经是很不错了。

  就好比她去理发店剪头发,原本找了个相熟的师傅,而这个相熟的师傅却让一个新来的,看起来不咋地的人给她剪,她很有可能当场就发作了。

  至于这女艺人为什么没有发作,估计是底气不足,不怎么有名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