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不想跟大佬谈恋爱 > 第四十一章 意外之喜

第四十一章 意外之喜

  丛欣拍的并不顺,可以说一团糟。

  那女艺人对她的抵触情绪很强烈,根本不配合。

  周围的人都很尴尬,更何况是丛欣本人了。

  至此,丛欣就越发的紧张,正在她心灰意冷,想要放弃的时候,就听那女艺人跟她助理嘀咕,“不行就换人,瞎耗什么?”

  丛欣的脸兹啦一下就红了,羞愧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可接着她就释然了。

  她不但没有向彭隅求救,反而继续拍起来。

  她也不让那女艺人摆什么姿势了,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丛欣就那么随意地抓拍起来。

  心里说,这次她放弃,难不成下次的人说她不行,她还要放弃不成?那样的话,她永远也开始不了了。

  至于白眼和嫌弃,是这个世上最不缺的,算得了什么,有些人虽然表面上对你客客气气,难保他们心里不把你骂成个筛子。

  相对于那些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这已经算是好的了。

  几组造型都拍完后,丛欣就走了,宋景行那边已经忙完,她要赶去侍候。

  至于剩下的事如何,丛欣就不得而知了,她连自己拍出来的东西,都没时间好好看。

  不过,看那女艺人的态度,肯定不会满意了,一定会让彭隅给她重拍。

  丛欣去开车,接了宋景行往家赶。

  正要去做饭的时候,宋景行却告诉她,叫了烤鸭回来,让她不用做了。

  不用做饭的话,在丛欣听来,简直犹如天籁,虽说是宋景行想吃烤鸭了,但丛欣还是感激他,她今天累的,也实在是没太多力气去做饭了。

  接着,她就得寸进尺地想,要是宋景行天天想在外面吃就好了,这样她就不用再做饭了。

  宋景行一眼就看透了她的想法,冲她呲牙一笑,“相比着外面做的,我还是比较喜欢你做的。”

  丛欣的希望落空,嘴上还要说,“那是我的荣幸。”

  吃饭时,宋景行问她在摄影部的情况。

  “很好啊,大家都很友好,很热情,尤其是彭隅,第一天就让我上手拍,对我是一种极大的信任,而且关键人家还长的帅,开始我还误以为他是公司的艺人呢。”丛欣絮絮叨叨说起白天的事,不过都是捡好听的说。

  宋景行停下了筷子,眉头皱起,“信任?你那什么脑子?他那是想早点脱身出来。”

  “是吗?不可能吧?”丛欣怀疑。

  宋景行又问,“你第一天拍照,没人欺负你?”

  这话问的,有人欺负,难道他还替她出头不成?你自己不欺负,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没有啊,他们都很好。”丛欣回。

  宋景行讽刺,“我都不知道现在的人都这么相亲相爱了。”

  丛欣讪笑,“是有那么一点小状况,但总的来说是好的,我是身经百炼的人,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打倒的。”

  “不容易打倒?那天烧到四十度的人是谁?”宋景行嘲讽。

  怎么还提这事?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丛欣顿时泄气,忙转移话题,“我今天才知道公司那么大,那么大的公司,肯定不少事吧?怎么之前也没见你去过几次?”

  “事事都让我处理,那我花钱请那些人干嘛?再说,方敏很能干,事事都处理的很妥帖,用不着我多此一举。”

  丛欣很同情,方敏若听到这话,估计会哭。

  自从上次拍完照后,丛欣就陪宋景行去了趟外地,这一去就一个星期。

  等她回来再去公司,在停车场停车的时候,碰到了上次拍照的女艺人。

  上次的合作并不愉快,丛欣也不想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就想装作没看见,可那女艺人却径直朝她走来。

  “丛老师。”那女艺人喊。

  丛欣忙看向四周,发现周围就她一个人,这才意识到是在唤她,这给她惊的不行。

  不管再怎么惊涛骇浪,面上还是满脸热络,“真是巧啊,你这是去公司?”

  “一点都不巧。”那女艺人笑的热情洋溢,“我本来要走了,在外面看到你,专门找过来的。”

  丛欣更讶异了,不过面上并不露什么,“找我有事?”

  “你等等。”那女艺人说完,就蹬蹬回自己的车上,拿了两箱东西出来,然后递给丛欣,“刚上市的螃蟹,给你尝尝。”

  专门找她,不是为了骂她,而是给她螃蟹吃?这太魔幻了,“这,这怎么能……”

  两大箱的螃蟹,也不便宜的。

  “有什么不能的,这是我亲戚家养的,新鲜着呢,放心吃。”强行把箱子塞到丛欣手中。

  丛欣提着箱子跟提两团火似的,笑的很是僵硬,“你太客气了。”

  “这是应该的,你收下那是看得起我,以后少不得还要麻烦你。”

  等那女艺人走了,丛欣还在绞尽脑汁地想,最终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丛欣提着两箱螃蟹,摇着头去了摄影部。

  心里把这归结为宋景行的关系,这女艺人或许打听到了她是宋景行的助理,怕她在宋景行面前说她坏话,才如此讨好她。

  这就好比过去皇帝身边的太监,想要讨得皇帝的欢喜,就首先要讨好皇帝身边的太监一样。

  彭隅看到她手上提的东西就笑了。

  丛欣被笑的莫名其妙,“怎么了?”

  彭隅瞄了眼她手上的箱子。

  “我可不是故意提着它上班的,是别人送的,我又没地方放,只能拿到这里来了。”丛欣解释。

  “不是笑那个,我这儿也有。”彭隅指了下靠墙放着的两箱东西,跟她手上提着的一模一样。

  很难不联想到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都是她送的。”彭隅猜到她想问什么。

  丛欣更迷茫了,“我以为她送我东西,是因为老板的关系。”现在看来显然不是,“真是奇了怪了,她为何要送我东西?”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彭隅狐疑地看着她。

  “有什么是我该知道而我不知道的吗?”丛欣越发糊涂。

  彭隅看她真的不知道,便说,“你那天给她拍的照引起了不少反响,她是为了感谢你,放心吃就是了。”

  她说的应该,原来不是客套话,指的是这个?

  “用了我拍的照片?我以为那天你们又重拍了?”丛欣呆住了。

  彭隅说,“你的就能用,干嘛还要我费事重拍?”

  “真的假的?你不会是骗我的吧?今天是愚人节?”丛欣一脸的不可置信。

  “我骗你有什么好处?你自己不上网吗?”

  “没什么事,我很少上网。”

  “你到网上搜一下就知道了。”

  丛欣没想到一大早来公司,就有这么大的惊喜等着她。

  这比当初安易告诉她,齐均看上她的作品还要兴奋。

  同样像是在做梦,但一个是飘在空中的,而另一个是脚踩在地上,心里是踏实的。

  丛欣激动的不知该说什么好,彭隅拍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摄影师不光要有技术,最重要的是这双眼睛的敏感性,能捕捉到别人捕捉不到或者容易忽视的东西,你在这方面就很有优势,你拍出了她与众不同,真实的一面,使她的形像立体起来,瞬间脱颖而出,随即资源增多,她不感谢你,该感谢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