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不想跟大佬谈恋爱 > 第四十二章 诡异话题

第四十二章 诡异话题

  彭隅说的她都赞成,但唯有一点,她是不苟同的。

  在他看来,丛欣在这方面是有天赋的,可丛欣并不这样认为。

  她从小到大都很普通,外形普通,成绩普通,性格更普通,跟其他普通的女孩儿一样,拥有同样普通的烦恼,爱上邻家哥哥而不得。

  要说有什么值得说的,那就是她很小就喜欢拍照,这才有了读大学的时候,选了这一专业。

  只是等她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她却变得不喜欢了。

  虽然她的工作还是拍照,但是她对拍照却是抗拒的,厌恶的。

  也是最近一段时间,她才逐渐地找回当初的喜爱,就只是喜爱,没有很大的理想,就是单纯的喜欢拍一些自己想要抓到的东西。

  丛欣在给宋景行当助理的同时,间或做着拍照的工作。

  做的事若是自己喜欢的,那便很容易投入,虽然两头忙,很辛苦,但她却乐此不彼。

  丛欣又与那女艺人合作过几次,也逐渐地熟络起来,即使彭隅有时间,她也会找丛欣拍,拍照之余,她们也会聊一些别的,焉然把丛欣当做了朋友。

  今天的拍摄任务比较重,丛欣一连拍了一整天,眼看快要结束的时候,却发现模特精力不集中,一直在走神,脸上也露出羞涩不自然的表情。

  之前拍照时,这人从来没出现过这种不专业的状况。

  不止她,就连周围的人也大多不自然。

  丛欣这才察觉,棚内的气氛似乎比之前安静了许多。

  下意识回头,便看到身后站着一个不该站着的人。

  “老板,你怎么来了?”难怪那些人神情怪异,连大气都不敢喘,领导突击检查,能不紧张才怪。

  “拍完了?”宋景行没回答她。

  “快了,再有几个镜头就结束了。”丛欣疑惑地看着他。

  “那就去拍啊,看着我做什么?”宋景行抱着手臂,朝她努了努下巴。

  “啊?那要不你在外面坐着等我一下?”丛欣那敢让他站着啊。

  “拍你的就是了。”宋景行的意思是不用管他。

  丛欣这个时候,就是想管,也没心思管,很多人都在等着她呢,早点拍完,大家也可以早点收工。

  拍完后,丛欣又跟女艺人讨论了一下,“你脸上的这些雀斑,后期处理的时候会有所保留,这样看起来会更真实,更有感觉,你觉得呢?”

  “这些黑眼圈,你要觉得可以,也可以不用处理。”

  这人一点就通,丛欣欣慰,她最怕那些要把一切瑕疵都处理掉的人,殊不知,修饰了反而失去了本色,而变的不真实。

  讨论完看表,一个小时已经过去了。

  女艺人收拾完东西,给丛欣打了声招呼,又冲着丛欣身后,毕恭毕敬地告别,“老板,那我们先走了。”?丛欣这才想起宋景行来,忙昏头了,竟把老板给忘了。

  这人没去外面坐着?难不成一直站在这里?

  要老板站着等那么长时间,可不是一般的罪,若他生气了,那她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丛欣连忙收拾东西,小跑到那人身边,就听到彭隅在跟他提建议。

  “……小丛在摄影方面还是很有天分的,当个助理有些屈才了,我看不如让她在摄影部当个全职摄影师……”

  丛欣听到这个,简直想逮住彭隅打一顿,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耿直了,想什么就说什么,没看到老板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吗?

  丛欣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

  “他认为给我当助理没有前途,你也这么认为?”宋景行突然转头问她。

  “怎么会?”丛欣忙否认。

  有她也不敢说啊,她可不像彭隅那个棒槌,什么都敢往外吐。

  彭隅居然还在那边劝她,“小丛啊,有什么话你就说,做全职摄影师照样为公司服务,老板不会怪你的。”

  不怪才怪?什么眼神?老板脸色都快黑如锅底了,愣是看不到,这位仁兄也太不会察言观色了。

  “你想做个全职摄影师?”宋景行面无表情地凝视她。

  “我觉得现在就很好。”她若回答想,别说摄影师了,估计连助理也没得做了。

  彭隅一脸不相信地看着她,就好像她被下了降头一样。

  宋景行冷笑两声。

  这不是敷衍,她是真这么觉得。

  以她现在的情况,做全职摄影师,工资铁定没现在多。

  再看她现在,一人赚两份,何乐而不为。

  彭隅还想开口劝,宋景行却说,“你若是真觉得她好,你可以让贤,让她取代你的位置,公司不养闲人。”

  彭隅脸瞬间涨红,神情中透着不解,迷茫和委屈。

  丛欣怕他再说出什么,忙打哈哈,“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拿我跟彭老师比,这跟拿婴儿和大人比有什么区别?老板,我东西收拾好了,可以走了。”

  赶紧把这尊瘟神带离此地才是要紧。

  宋景行倒没再为难,瞪了丛欣一眼,转身朝门口走去。

  丛欣松了口气,临走前,给彭隅使了个眼色,让他不要再提了,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可显然这人并没领悟到,他估计连老板为什么不高兴都不知道。

  他以为他是在为公司好,摄影师应该比一个助理创造更多的价值,而殊不知,宋景行根本不在乎那点价值,他更在乎的是有个随叫随到,任打任骂,逆来顺受的奴隶。

  车上,宋景行黑着脸,一言不发。

  丛欣没话找话,“等了很久?”

  “等了多久,你不知道?”宋景行没好气。

  丛欣还真不是很清楚,“是有事要我做?”

  “随便看看摄影部的工作运转。”

  “拍照还是有很多讲究的,灯光了,角度了,不过,在你们看起来,这些肯定都很枯燥。”

  宋景行突然转头,凝视着她,“你拍起照来跟平常很不一样。”

  “那是自然,有时候为寻找好的角度,都恨不得把自己弯成麻花,姿势看起来要多怪异有多怪异。”丛欣哈哈笑。

  宋景行只是沉默地看着她。

  丛欣意识到,忙收敛了笑容,“对了,你还没说什么事呢?前几天方姐跟我说进组的事,是不是确定日期了?”

  “彭隅对你似乎很不错,才多久,就开始为你着想,连自己的工作都不顾了。”还揪住刚才的事不放。?丛欣在心里叹了声气,小心翼翼地说,“他就是一根筋,智商全用在摄影上了,聪明人一般是不会这么说的。”

  宋景行拿眼斜她,“你的意思,他是笨人,你是聪明人了?”

  “我是俗人。”

  “聪明的人不会让老板难做。”宋景行强调。

  “但彭隅在自己专业上也是极聪明的,搞艺术的大多有些特立独行。”丛欣为彭隅说好话。

  “你可不像他那样?”宋景行说。

  夸奖还是讽刺?

  “所以我才默默不闻,一事无成。”丛欣自嘲。

  “你也不是一无是处。”宋景行沉默了会儿说。

  褒义吗?怎么听着像骂她。

  “若是开了他,你会怎么想?”宋景行转头盯着她。

  丛欣在心里吐槽,至于吗?不过多说了一句话而已,这人还真把自己当过去的皇帝了?

  “真要辞掉他啊?”

  “摄影师并不难找,只要给钱。”

  丛欣相信,但是,“彭隅若是真的开了,那我的罪过可就大了,我会寝食难安的。”

  “你会跟他一起辞职?”

  “我干的好好的,我为什么要辞职?”

  宋景行的脸色稍霁,可接着又阴了下来,“人家因为你丢掉工作,你却还待的心安理得,你可真够冷血的。”

  她冷血?她又没让他那么说,再说这是现实生活,不是小说和影视剧,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况且要开除的不是他这个老板吗?

  “我离开了,也不过是多了个人失业而已,再说那些话是他自己要说,要怪只能怪他不会察言观色,不会拍老板马屁,不会阿谀奉承,不会……”

  “行了,差不多得了。”宋景行横她一眼,“变着花样的骂我是吧?”

  “不敢。”丛欣厚着脸皮否认。

  “你倒是敢的很,你若不想,他又怎么知道?难道不是你让他说的?”

  丛欣这才醒悟,说来说去,问题还是在自己身上,他认为是自己有此想法。

  “真没有。”她冤枉。

  “真的?”

  “比什么都真。”丛欣猛点头。

  “那你打算做多长时间?”宋景行跟着追问。

  这话问的?“我怕我干不了多久,你烦我就又让我走了。”丛欣打着哈哈。

  宋景行说,“用顺手了再换是件很麻烦的事,而我这个人最怕麻烦。”

  丛欣怔住。

  宋景行又在问,“你还没说,你打算做多久呢?”

  仿佛急着要一个答案。

  这要丛欣怎么回答?就算她现在安于做他的助理,可她也不能一辈子做这个啊?

  若是有别的好的发展,她自然也会去的,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吗?

  “五年?十年?二十年?还是三十年……”

  丛欣差点没把车开到沟里去,还三十年?“我这辈子该是多穷啊,我的子孙该是多窝囊啊,竟然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婆去跟人当助理赚钱养家?”

  宋景行讪讪地摸鼻子,也忍俊不禁。

  这个话题算是没再继续,男老板和女助理,独处的时候谈论这种问题,简直太诡异了,再谈下去,她都要怀疑别的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