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不想跟大佬谈恋爱 > 第五十一章 我不舒坦你也别想好过了

第五十一章 我不舒坦你也别想好过了

  但好在宋母的病只是早期,医生说像她这样的,只要配合治疗,治愈率还是很高的。

  从国外回来,宋景行要奔赴下一个拍摄地点,丛欣忙收拾两人行礼,陪他一起去。

  剧组大部分人都在同一趟班机上,前后左右几乎都是熟面孔,只是让丛欣意想不到的是,坐他们后面的竟然是蒋以航。

  看到那人,宋景行的眉头一下子皱的死紧,瞪了旁边的丛欣一眼,警告意味十足。

  这人还惦记着之前那茬儿事呢?没见过比他还记仇的。

  这两人连表面功夫都不做了,招呼都没打一个。

  其实,宋景行并不是一个不懂人情世故的人,十六七岁就出道,什么不知道?再没有比社会更好的学校了。

  丛欣见过他应酬,那是滴水不漏。

  要不要应付,要看对象。

  就比如丛欣,一个小助理,地位卑微,犯不上。

  至于蒋以航,纯粹是讨厌到一定程度,不屑于应付。

  丛欣心想,这多亏两人在戏里面演的是对头,若是演一对情深意重的兄弟,那这戏还真很难拍下去。

  宋景行不理可以,丛欣不能不理,不过她也没开口,只是点头微笑了下,算是打过招呼。

  这也不全是因为宋景行的警告,主要还是因为这人不是丛欣能惹的起的,惹不起的人,还是有多远避多远的好,免得成了别人的炮灰。

  丛欣想避开,可对方却不配合。

  她刚一坐下来,身后那人就拍她肩膀。

  丛欣连头都没扭,全当不知道。

  那人见她没反应,锲而不舍,拿手捅她背部。

  由此可以知道,这人无聊到什么地步。

  丛欣依旧没理,心想,等他觉得无趣了,就该消停了。

  也的确消停了,但消停没两分钟,那人又在后面扯她头发。

  丛欣烦不胜烦,真想站起来,吼他一顿,有完没完!

  不过她的理智最终没让她那么做。

  继续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丛欣带了两本书,想在飞机上打发时间,自己看一本,递给旁边的人一本。

  宋景行翻了两页就丢到一旁去了,一副兴趣索然的样子,显然书不合他的胃口。

  见他打了几声哈欠,丛欣便掏出随身携带的睡枕给他,“睡会吧,到了我叫你。”

  宋景行接过来之后,忽然又还给她,“你用,我不用。”

  老板心血来潮关心下属是他的事,作为下属还是要紧守本分的好。

  “我用不着,我想看会儿书。”丛欣把睡枕给他放在脑后。

  这人别看年轻,可睡眠向来不好,连老人都不如,经常失眠,睡不着觉,丛欣很怀疑,他每天吃的那些药,其实是治疗失眠的。

  搞艺术的很多都有睡眠障碍问题。

  她之前说这话的时候,被她妈听到过,她妈就质问她,“你也是搞艺术的,怎么就没见你有这问题?”

  她的确是没这问题,她沾枕就睡,用她妈的话说,打雷都不一定把她打醒。

  丛欣说,“我算什么搞艺术的?充其量不过是个拍照的技术工。”

  她妈说,“跟做什么没关系,主要还是心理问题。”

  宋景行这次没反对,嗯了声,便任由丛欣给他调整好,然后闭上了眼。

  丛欣又要了毯子给他盖上,希望他能好好睡上一觉,睡不好,精神就不好,精神不好,心情就不好,心情一不好,那遭殃的就是她了。

  她也不容易啊。

  宋景行睡了有半个多小时,醒了后,见还有段时间才能到,便去了洗手间。

  宋景行刚离开,后面的蒋以航就开口质问了,“你为什么不理我?”抿着嘴,一脸的委屈相。

  这人本就长的面若桃花,闪烁的双眼,仿佛会说话,再配上这幅楚楚可怜的表情,别说女人,就是男人看了,都不一定扛得住。

  丛欣下意识地朝洗手间的方向瞄了眼,无辜地笑,“有吗?”

  “装傻充愣是吧?”语气幽怨。

  眉梢间的风情,使得丛欣差点没把持住。

  丛欣头有些眩晕,忙转移话题,“有事?”

  “没事就不能说句话吗?”蒋以航没好气地瞪她一眼,“还从来没那个女人这么对我过,你真会伤人的心。”

  丛欣愣在那儿,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乖乖个隆冬,男人撒起娇来,别有一番风情。

  丛欣面上虽然带笑,可其实心脏跳的很厉害。

  蒋以航指了指宋景行座位上的书,“这个作家我很喜欢,给我看看呗?”

  丛欣没动。

  “能不这么小气吗?再说,宋景行又不看。”

  一本书,丛欣实在没法拒绝,况且周围坐的都是剧组的人,做的太那啥,影响不太好。

  丛欣只得把书拿给他。

  没多一会儿,宋景行就回来了。

  一眼就扫到了蒋以航手上捧着的书,立马变了脸色,朝丛欣身上飞眼刀子。

  丛欣硬着头皮,装无辜。

  “我的书怎么在他手里?”压着声音质问。

  怎么就他的书了?那是她花钱买的好嘛。

  “他问我借的。”

  “要回来。”宋景行面无表情命令。

  “你又不看,放那儿也是放那儿,给他看看吧。”丛欣好言相说,一本书,至于吗?

  “不行。”宋景行坚决,“我的东西,就是烂哪儿,也不让别人碰一下。”

  丛欣心里狂吐糟,什么你的东西,那是我的东西,忍不住小声提醒,“那书是我买的……”

  宋景行忽然转头,死死盯着她。

  丛欣瞬间认怂,“你的,你的。”

  “给了我,那就是我的东西。”宋景行强调。

  她什么时候说给他了?

  “你有意见?”

  “我没意见。”她有意见,也不敢说啊。

  “没意见,就去给我要回来。”

  “能下了飞机再要吗?”丛欣讨价还价。

  “不能,就现在,我要看。”宋景行蛮横道。

  别人不看,你也不看,别人看的时候,你也要看,什么人吗这是?东西到了别人手里才香是吧?幼稚!

  “我,我开不了口。”一本书,刚借出去,就要回来,这像什么话?

  “你怕他?”只听他冷不丁问。

  这让丛欣怎么回,她一个小助理,有什么人是她不怕的?

  “怕他,难道不怕我?”他微眯起了眼睛。

  “怕。”丛欣想也不想地说。

  “怕就给我要回来去。”语气很不耐烦。

  丛欣装死,低头看书。

  宋景行将书一把给她夺过来,“你要不要?”

  “就一本书。”丛欣哀求。

  “别说一本书,就是一根针都不行。”

  丛欣继续装死,书都被夺走,她就研究手指纹路。

  宋景行被她这副样子,气得差点没头顶生烟。

  看她的眼神,简直想活吞了她。

  “我就知道,一见了他,你就魂不守舍,还说是被人逼,现在有人逼你吗?拿着我的东西讨好别人,看别人长的稍微有些姿色,腿就走不了道儿了。”宋景行气呼呼地数落她。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丛欣也不吭声,任他骂,反正她也习惯了。

  “别以为给我来这招死猪不怕开水烫,我就奈何不了你,听到没有?”宋景行踢她鞋子。

  “听到了。”丛欣挪开,看到过道儿那边一人起身离开,忙跑过去坐下。

  “给我回来。”宋景行阴沉着脸。

  丛欣摇头。

  离开的那人回来,看到自己位置被占,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还喜不自胜,无比娇羞地望着宋景行,渐渐朝丛欣原来的位置走去。

  “赶紧给我回来。”宋景行咬牙切齿。

  “那刚才……”丛欣讨价还价。

  “当我没说。”四个字几乎是从宋景行嘴里挤出来的。

  从欣这才坐了回去,那位女艺人幽怨地看了宋景行一眼,很是懊恼地回了自己座位。

  宋景行的目光要吃人。

  丛欣讪笑着,战战兢兢坐下,不敢坐实,一副随时可以逃跑的架势。

  虽然她笃定,在飞机上,宋景行不敢对她做什么,可谁也不能保证,这人气急了不会有什么出人预料的举动。

  等她坐下来之后,宋景行突然说,“这个月工资扣一半。”

  丛欣直接愣那儿了,“为什么?”

  宋景行凑到她耳边,“你给我记住了,我不舒坦,你也别想好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