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不想跟大佬谈恋爱 > 第七十九章 曝光!

第七十九章 曝光!

  “欣,欣姐,你不要在意,这上面的肯定都是假的,一定是别人在陷害你,这样的事多了,但凭一段视频说明不了什么,咱们都知道角度的影响,选取的角度不同,拍出来的效果可能截然不同,没影的事也能给你拍出花来,你说是吧……”

  声音越来越低,连她自己都觉得这话太难以让人信服了,忍不住担忧,“就是别人未必会这么想,看到这些,很容易就认为……”到了最后,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手足无措,只好闭嘴不言。

  丛欣好一会儿,才找到呼吸,勉强扯出一抹微笑,对她说,“再检查一下准备工作。”

  小丁愕然,“拍摄还要进行?”

  “当然要。”丛欣说,“东西不要钱?时间不要钱吗?”

  “好。”小丁瞅了她一眼,像是不敢相信,同时也透着担心。

  丛欣还没等回到办公室,电话就被打爆了,晓雨,明珊,蒋以航每个人都在询问她,她都笑着回没事,说正在忙借故挂了电话。

  等回到办公室,关上门,她彻底瘫在了椅子上,头埋在双臂里,半晌后,脑子才能转动。

  运气再一次没眷顾她,一直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被不知某人删除的那段视频被上传到了网上,从安易拉着她的手进房间到门关上,再到重新开启,足足待了一个多小时。

  未婚妻找人的片段没了,宋景行帮他们开锁的片段也没了。

  整个过程就只有安易和丛欣两人,两人牵着手进了房间,一直待了一个多小时才出来,这种刻意的剪接,别说别人了,就是丛欣自己看了,都不认为两人是清白的。

  丛欣浑身颤抖,忙找了瓶冰水灌进去,这才略微清醒。

  打开自己的电脑,又重新看了一遍。

  一行极为醒目的标题写着,慈善晚宴上,钟家私生子按耐不住,在酒店储物间与情人偷情,而他的未婚妻就在外面餐厅,这可真是饥不择食。

  豪门丑闻,吸引来众多网友围观。

  下面的跟帖,无不都是辱骂安易和她的。

  感觉世上所有的污言秽语全都用在了她身上,仿佛她就是那十恶不赦的罪人。

  丛欣慢慢合上电脑,不停揉着太阳穴。

  电话响了,看到来电显示是方敏,接了起来。

  “网上是怎么回事?你跟安易是什么关系?”方敏劈头盖脸问。

  “不是传的那样。”丛欣有气无力。

  “我当然知道不是传的那样,我要知道详细情况,才好想应对之策。”方敏说。

  “我和他,一直到现在都是清白的,从来没有出轨的举动。”丛欣说。

  方敏是个聪明人,这么一说,她就明白了。

  丛欣要跟她说被拍的过程,方敏却说,“这个老板刚才跟我说过了。”

  丛欣愣了下,他也知道了。

  方敏分析,“这一定是有预谋的,很可能是冲着安易去的,你不过是被拖累,当然,这也不能完全否定不是未婚妻冲着你来的。”

  丛欣说,“我没做过,随他们怎么说吧,过段时间就淡了,娱乐圈里不都这样,再说我也不是什么名人,没必要抓住我不放。”

  “你不是,但安易是啊,豪门少爷,每天待有多少人盯着他?”方敏说,“而且这也会影响到你的工作和生活的,你是我们公司的员工,我们不会不管,老板已经在处理了。”

  丛欣迟疑了片刻,忍不住问,“老板是怎么知道的?”

  “是我告诉他的。”方敏说,“这段时间他一直让我关注这些。”

  丛欣叹了口气,原来他也一直在担心,她竟一点没看出来,除了慈善晚宴那晚问了她一句之后,他就再也没说起过此事,她还以为他跟她一样,早就将此事抛出脑后了,原来并不是,他一直有在关注,胸中莫名涌起一股暖流。

  “今天有拍摄工作吗?”方敏问。

  “下午有一个。”丛欣回。

  方敏叹息,“若是没心情,就跟对方商量改期。”

  “不用,我没事。”丛欣强自撑着。

  从欣刚接完方敏的电话没多久,老板的电话就来了。

  上来就问,“你现在在哪儿?”

  “工作室。”

  “看到网上的东西了?”

  “是。”

  沉默好久,那人才别扭地问,“还好吗?”

  “我很好。”丛欣挤出的一抹笑,却比哭还难看。

  宋景行说,“我会让人处理的,不过这种事,删了还有,有人故意爆出来,自然不会让事情就这么快过去,你要做好一定的心里准备,下了班也不要一个人走,我让小余去接你。”

  “我没事。”丛欣的眼眶有些湿润,“你不用担心我,倒是你,这次可能又要连累你了,还有公司,我心里很不好受。”

  “这个时候你居然还想这些?”宋景行不悦,“我像是在乎那些的人吗?”

  丛欣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时候,若换了别人,早炒了她了,没炒她,反而还关心她的安危,帮她处理。

  别看这人整天凶他,可真到事上,却从来没推卸过,反而主动挡在她前面,跟他之前的杂志社老板简直天涯之别。

  就连那个口口声声说喜欢她的人,直到现在都还没打过一个电话。

  所以说,患难见真情!

  消息传的可真够快的,等丛欣丛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件事,即使他们再掩饰,脸上的神情也是骗不了人的。

  紧接着,连合作的客户也知道了,态度明显改变,原本商量好的拍摄计划,愣是鸡蛋里挑骨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

  之前还夸她拍出来的东西有灵气,现在新闻一出,她立马就成了靠小三上位虚有其表的一个人了。

  不管对方如何刁钻,丛欣一直保持着笑容,不见一丝不耐,就连彭隅都看不下去了,她愣是坚持完成了拍摄。

  拍完后,丛欣一刻不停地去整理图片。

  彭隅一把夺过她的电脑,烦躁道,“行了,别弄了,你要是心里有什么,可以跟我说,我虽然帮不了你什么,但至少能当一个倾听者,当然了,也可以帮你分担些工作。”

  丛欣拿回电脑,笑着说,“我真的没事,你不知道像我们这样的人,生命力都极其顽强的,没那么容易被打倒。”关键是她也倒不起。

  “看出来了。”彭隅说,“不过像你这样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

  丛欣说,“你看了有什么想法?别人都以为我是小三,勾引男人的狐狸精。”

  彭隅不以为然,“别说那人没结婚,就是结婚了,是小三了又怎么样?难道你就不是我朋友了?”

  丛欣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心里顿时暖暖的,这可真是个艺术家脑袋,除了艺术,旁的什么都不重要。

  接着,他又补充了句,“跟这样的人在一起,真是太麻烦了,整天不得安生,对我们的创造不利。”

  说的都是大实话。

  要想清静,就不要找这样的人。

  丛欣如实说,“不是上面传的那样,我和他是从小到大的朋友,像兄妹一样,之前我或许对他还有些想法,但自从知道他订婚之后,我就打消了一切念头,没再想了。”

  “原来是这样。”彭隅挠着头,“这明显是有人要害你嘛。”

  居然才反应过来,丛欣也是无语。

  不过也只有像他这样的人,才不会对她这个空降的人有什么意见,办公室里,就是一个小社会的缩影,斗争同样激烈,只是,她碰上的是鼓隅这样的人,也就没那么多勾心斗角,可以说是一件幸事。

  “这样吧,等你下班的时候,我送你回去,你一个人太不安全了。”彭隅提议。

  “不用,我又不是什么名人,别人不会对我怎么样的,不过是名誉不好听罢了。”

  丛欣一直到整理完图片才下班。

  刚出办公室,老板的电话就来了,“到公司门口,车在那里。”

  上车看到老板也在,不由说,“其实,根本不用这么费事。”

  宋景行没回,而是问她,“安易有跟你联系吗?”

  丛欣低下了头,“没有。”

  宋景行哼了声,“这个混蛋,惹出事来了,却一声不吭了。”

  丛欣不知该说什么。

  她心里其实比谁都难过,比谁都要失望,可再难过,再失望,日子还是要过的。

  原本以为这事闹两天,就消停了。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事情越演越烈,很快就把她是宋景行助理的事给扒了出来。

  有这么一个风评不好的助理,那些操碎了心的粉丝就不干了,生怕她把自己偶像给祸祸,喊话要她滚。

  媒体记者,粉丝全一窝蜂扑上来,围追堵截,一点都不放过。

  丛欣顿时成了人人喊打的对象。

  而她竟然毫无抵抗能力,无法替自己辩解,因为没有人相信她,除非安易出来说句话。

  可是安易自打出事后,连个电话也没打,她打过去也没人接。

  晓雨一提起安易就骂,恨不得吃了他,因为担心她,经常去宋景行家里陪她。

  宋景行原本不喜生人,可对于晓雨的到来,并没表现出不欢迎。

  事情越来越夸张。

  丛欣连班都没法上了,因为方敏告诉她,所有谈好的订单,全都取消了,也就是说,她没工作可做了,方敏就让她呆在家里休息。

  宋景行也受到了影响,有次她听到宋景行在书房打电话,对方应该是方敏,听那语气好像是方敏让他辞掉丛欣,因为粉丝很不满,而宋景行不但不同意,还把对方吼了一顿。

  丛欣默默离开了书房门口,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她现在不但没有工作,还成了一个拖累,就像一个传染源一样,谁挨的近,谁就倒霉。

  也不知道母亲知道不知道这件事,母亲一直没打电话来。应该是不知道的吧?希望她一直不知道。

  除了每天待在宋景行的别墅里,丛欣哪里都去不了。

  这天,她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方说是钟先生,要见她。

  丛欣大概能猜到是谁。

  在宋景行的协助下,她躲开了那些人,去了见面地点。

  果然,到了之后,就是钟先生本人,安易的父亲。

  丛欣在他面前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钟先生打量了她一番,“遇到这样的事,还能如此镇静,很是难得。”

  丛欣笑笑没说话,她对这人一直都没什么好感。

  “要喝什么茶?”那人询问。

  丛欣没心情跟他虚与委蛇,直接开门见山,“钟先生找我应该不是为喝茶来的,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钟先生皱了下眉头,估计不满她这态度,手中的杯子重重地搁在了桌子上。

  丛欣才懒得管他,继续低头望着桌面上的木质纹理。

  “那我就让他们随意上了。”钟先生观察了番,反而露出了赞赏的目光。

  “我听说你和安易是一起长大的,关系很好。”

  丛欣看着他,等着他下面要说什么。

  “你知道这事一出,对安易意味着什么吗?对安易以及我们钟家将造成巨大的无法弥补的损失。”

  丛欣的火气蹭地起来了,她就安然无恙了?她名誉没了,工作也没法做了,出门就被人围追堵截,只能待在家里,她的损失就不算损失了?

  “视频不是我发的,损失多少也跟我没关系。”丛欣生硬地说,“我也是受害者。”

  “安易对你那么好,你却一点都不关心他。”钟先生这话听起来像是说她很不知好歹。

  丛欣都快被他气笑了,“我自身都难保,我拿什么关心?”

  钟先生说,“我钟家和赵家联姻,正在着手合作一个项目,牵涉很大,这事一出,赵家以女儿受到伤害为由,要退婚,要撤资,他这一撤,合作项目也就泡汤了,对钟家将是一次巨大的打击,而且这个项目又是安易负责的,一旦失败,安易的能力将受到质疑,你知道不知道?”

  “我知道又有什么用?”丛欣耸了耸肩,丝毫不关心。

  钟先生忍耐着怒气,“所以这婚不能退。”

  丛欣说,“这你要跟赵家人说去,跟我说也没用啊,我又左右不了人家的想法,我连我自己都左右不了。”

  钟先生强调,“赵家很生气。”

  丛欣说,“就跟他们说没必要生气,我和安易再清白没有,这些你不都知道吗?”

  “他们落了面子,是要有个台阶下的。”钟先生说。

  丛欣依旧不接他的话茬,因为她大概明白了,他找她来是为了什么。

  ------题外话------

  四更两万字,已更完,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