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不想跟大佬谈恋爱 > 第八十三章 一波三折

第八十三章 一波三折

  丛欣和晓雨去逛街,逛完之后,晓雨提议去喝杯咖啡,刚进去丛欣就看到了安易的未婚妻也在里面。

  未婚妻朝他们这边看过来,显然也看到了她们。

  介于彼此之间的关系并不和谐,丛欣并没有过去打招呼的意思,当然,她们也没必要因为这点而改变原来的计划。

  “那边位置不错,我们去那边坐。”晓雨攀着丛欣的肩膀往左边走。

  未婚妻这个时候出声了,“能和你聊几句吗?”

  跟未婚妻同行的人起身离开了。

  丛欣便对晓雨说,“你先去,我跟她说两句就来。”

  晓雨看了那未婚妻一眼,“好,我就在那边,有事喊一声。”

  丛欣不认为未婚妻在这个场合能对她做什么。

  这些大家族里的人有些时候也是很讲究体面的,私下不管如何,在公众场合还是会注意些的。

  丛欣走了过去。

  “坐。”未婚妻指着她对面的位置。

  丛欣坐了下来,没有闲谈的意思,只等她要说什么。

  过来之前,丛欣也在心里猜测过,她准备要跟她聊什么,无非还是跟安易有关,看的出来,这女人对安易是有感情的,并不只是政治婚姻那么简单。

  而眼下,丛欣最不想提起的就是安易了,所以并没多少耐心留给他的未婚妻,准备敷衍两句就离开。

  未婚妻放下手中的杯子,翘起了二郎腿,漫不经心地问,“你还在想害你的人是我吗?”

  丛欣没有直接回答,“已经过去的事了,我不想再拿出来说。”

  未婚妻突然笑了,“当事人居然都把这事给忘了,当真是好大的胸怀,而有些人却还耿耿于怀。”

  丛欣不是听不出来她话里的讽刺,“你想说什么?”

  “我不想一直被人误解,尤其是你。”未婚妻看着她。

  丛欣不明白。

  未婚妻说,“事情已经真想大白了,害你的是钟家的大小姐,也就是安易的大姐。”

  “她害我?”丛欣惊讶。

  “是。”未婚妻点头,“房间门就是她给锁上的,照片也是她找人偷拍的。”

  丛欣有好大一会儿没反应过来,“是不是太巧了点?她怎么就知道呢?”

  未婚妻说,“她一直都在找人跟踪安易,随时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好抓到他的把柄,让他滚出钟家,你和安易进了房间,自然就落入了她的眼线中,这么好的机会她能不利用吗?”

  “可我不明白,把我们关在一起有什么意义?”

  “当然是让我抓到你们,好大闹一场,解除婚约,没了我赵家这个后盾,安易对她来说就少了不少威胁。”

  丛欣还是有些不明白,“她又怎么猜准你会去?”

  未婚妻哼了声,“她是猜不准,但是,她让人给我递了张纸条,她知道我看到纸条,肯定是会去的。”

  “纸条写什么?”丛欣好奇问。

  “我的未婚夫和一个女的在一起。”?“所以你才去找。”

  “我能不去找吗?任谁看到都淡定不了好吗?除非那女的对那男的厌恶到了极点,否则谁都做不到不闻不问。”

  说起这个,未婚妻还是有很大的怨意,真好像丛欣跟她未婚夫有什么似的。

  丛欣不得不说,“不管如何,我跟他都没什么。”这话她不知说了多少遍了,嘴皮子都快磨破了。

  未婚妻说,“我知道。”

  丛欣再次吃惊,“你知道?”

  未婚妻说,“就是有什么你跟他也是不可能的,闹这么大,我们不但没退婚,反而还订下了婚期,对你来说,好像是我在炫耀,但这却是事实,像你这样的永远都进不了钟家大门。”

  丛欣虽然没有进钟家大门的意思,但却知道她说的是对的,钟先生是不会允许儿子找一个没钱没势的人的,他要的是一个能帮助他们钟家的儿媳妇。

  “我被人绊住了,而你们也出来了,她没得逞,再加上她在公司里越来越不被重视,一气之下,就把照片给曝光了出来,想拿舆论来压安易。”

  丛欣已经想到了这点,“可这么一来却也害了钟家,她也是钟家的一份子。”

  “女人发起狠来是没有理智可言的。”未婚妻说,“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她父亲的坚决,并不是谁都能撼动的,女人只会感情用事,这也让他更加的重视安易。”

  从欣不由抬头看她。

  未婚妻说,“你是想说我也是女人吗?不错,我也一样,感情用事是我们的通病,不过,我看你好像并不是这样,相对而言,在这些事中,你就理智多了。”

  这话并不是什么好话,可以说讽刺多一些。

  丛欣说,“我要是足够理智,就不会落到这步田地。”

  未婚妻冷哼了声,显然是不赞同。

  丛欣说,“所以后来的那些也是她干的了。”

  “是,”未婚妻点了点头,“破釜沉舟,没想到一石激起千层浪,没砸到别人,反而砸到了自己,算是搬砖砸了自己脚。”

  丛欣没有说话。

  未婚妻自顾自说,“这事的发展可以说完全有利于安易,不是私生子这点,在公司里将得到更多人的支持。”

  丛欣明白她所说的,这就是正统和非正统的区别,好比正室生的和妾生的,若在以前大家对小三生的安易还有抵触情绪的话,那现在就没什么可说的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安易故意设的局。

  丛欣过了一会儿说,“你把我叫过来,就为了跟我说这些,其实这些跟我并没有什么关系。”

  “可跟我有关。”未婚妻很骄傲地说,“我要争取一个男人的时候,是不会使用这么卑劣的手段的,这样做简直蠢的不能再蠢。”

  丛欣不由多看了她几眼,看来她并不如她想象的那般没有头脑,相反她很清醒和理智,知道该做什么和不该做什么。

  过了会儿,丛欣忍不住问出了心中一直以来的疑问,“那她吸毒被曝光的事也跟安易有关了?”

  未婚妻端起咖啡杯,喝了口,“这种事早晚会曝光,不过是凑巧罢了。”

  凑巧?世上那来那么多的凑巧。?未婚妻却起身,“该说的我都说了,再见,当然,我更希望的是永远不用再见。”

  未婚妻走后,丛欣又坐了会儿,才去找晓雨.

  “她跟你说什么?”晓雨问。

  “说视频和照片的事都是钟家大小姐干的。”

  晓雨说,“这么说也是有可能的,哎,大宅门里果然龌蹉事多,你都是局外人还被伤成这样,可想而知若身在其中该有多可怕。”

  丛欣说,“这么可怕,那你还往里钻?”

  晓雨叹气,“我这也是没办法啊,谁叫我喜欢上那么个人呢?”

  “说的好像你嫁给他似的,不是你说的你们还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吗?”

  “这些不过是早晚的事,我是定下了他,还从来没那个人让我这样,至于他,我觉得他对我是有感情的。”晓雨嘿嘿笑。

  丛欣没好气,“在我这个伤心人面前说这话,你觉得合适吗?”

  “合适,刚好刺激刺激你,让你好从那个渣男身上离开,找寻下一个,也让你知道,这个世上也并不都像安易那样的渣男,还是有不少好男人等着你去挑呢。”

  “你干脆说宋衍就是那个好男人得了。”丛欣不屑,伸了个懒腰,“还挑呢?像我这样的只有被挑的份。”

  “你怎么了?”晓雨不赞同,“我觉得你挺好的,谁娶了你都是他的福气,又懂艺术,又脾气好,还会煮饭,上哪儿找啊。”

  丛欣说,“你看着我好,我看着你也好,又干脆利落,又有生意头脑,正是我想成为的那样,我看不如咱两在一起过算了。”

  晓雨认真想了下,“我看行,让那些男人都滚一边去。”

  “这话要是被宋衍听到,不知道多伤心呢。”丛欣啧了声。

  晓雨说,“他才不会伤心。”

  “他只会赶紧表白,然后赶紧把你娶回家。”丛欣调侃。

  “瞎说什么。”晓雨红了脸,作势揍她。

  两人笑闹在了一起。

  宋景行今天没什么工作,丛欣不用随身伺候,便出去取景,准备拍些照片。

  期间拍了不少满意的,心情一直不错,她已经好长时间没好好观察这座城市里的人和物了。

  天上的大雁,晚霞下的行人,一切都充满了生活质感。

  她在餐厅外的坐椅上歇脚,看时间差不多了,拿起相机准备回去。

  只是刚一转身,余光就扫到了餐厅里面相拥在一起的两人,半天没回过神来。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揉眼,试图证明自己看花了眼,遗憾的是并没有,她很确定,那人就是宋衍,如假包换。

  只不过和他亲昵相拥的女人却不是晓雨。

  一个她从来没见过的陌生女人。

  当然,那女人长的很美,很有气质,身材高挑。

  即使没有看清楚她的正脸,也能感觉到她的完美。

  宋衍看她的眼神也不一样,这种深情的眼神在晓雨身上是从来没有过的。

  丛欣大脑一片空白,几乎傻那儿了,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怎么会这样?

  不光是她,就连晓雨都一直认为宋衍是喜欢她的。

  她实在不愿相信她所看到的。

  宋衍背着晓雨有别的女人,这还不是最尴尬的,最尴尬的是,在他们都以为宋衍对晓雨有意思的时候,谁知他却另有女人,既然这样,那他为何还要和晓雨暧昧不清呢?

  他若是对待朋友一样与晓雨交往,打死她都不信。

  晓雨要怎么办?晓雨对他早就死心塌地,用情至深了。

  晓雨还一直认为他是不可多得的好男人?

  不光是晓雨,就连她也是这么认为,身为富家子弟,宋衍没有富家子弟的骄纵和坏习惯,也更没听说他跟女人传过绯闻。

  她和晓雨竟都看走了眼?

  还是说是他掩藏的够深?

  她们所认知的,其实是他故意表现给他们看的?

  丛欣浑浑噩噩地回了家,在路上她一直都在思索该怎么办,晓雨知不知道?要不要告诉她?

  告诉了她,可万一人家并没什么呢?那岂不是好心办了坏事。

  不告诉,又于心不忍,难道就让她一直蒙在鼓里,一无所知?

  到了家之后,她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不是让你买点葱回来吗?”宋景行过来开门,看到她空空的手不由质问。

  “葱啊,我给忘了,要不我现在去买?”

  从欣转身要出门,却被宋景行一把给拉住,“算了,没有也一样。”

  “哦。”丛欣没说什么,跟着进了门,一言一行都跟木偶似的。

  宋景行不禁皱眉,“你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啊。”丛欣忙说了句,不过等她换好鞋,转身面对宋景行的时候,忍不住问,“你跟宋衍关系如何?”

  “不如何。”宋景行还是那个调调。

  “应该很熟吧?”

  “没跟你熟。”

  “我问正经的。”丛欣强调。

  宋景行说,“我也是认真的,都跟你说过无数遍了,我跟他就是很普通的关系,不对,是不是他跟你说什么了?还是他欺负你了?”

  “他没欺负我,他欺负了……”晓雨两个字差点脱口而出,好在她反应的够快,及时给咽回去了,装着随意的样子,“你觉得宋衍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软骨头的人。”这人一向看不起别人,说出这样的话也没什么奇怪的,不过,丛欣想知道的不是这些,继续问,“他很有女人缘吗?”?丛欣问的隐晦,其实她想问的是宋衍是不是很喜欢招惹女人,但她知道宋景行应该能听出她要问的是什么。

  宋景行先是愣了下,接着朝厨房的方向看了眼,“问这些做什么?他如何我又怎么可能知道?都跟你说了不熟。”

  丛欣还不死心,“我就是想知道这人的作风。”

  宋景行似乎很不愿意谈这些,顾左右而言他,“你还是赶紧收拾收拾去做饭吧,我都饿的前胸贴后背了,这些都是别人家的事管那么多干什么。”

  丛欣不服,“这怎么能是别人家的事?这牵扯到晓雨好不好,我要知道他宋衍是不是一个沾花惹草的人。”

  宋景行一直给她使眼色,丛欣却一直不明白,她现在还沉浸在震惊中,大脑比较迟钝,

  “小欣,你问这些做什么?”晓雨竟然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后面还跟着方敏。

  宋景行按着眉心,无奈叹了口气。

  丛欣傻眼,怪不得宋景行那么奇怪,“你怎么在这里?”

  晓雨说,“我去找表姐,听她说要过来吃饭,刚好我也好长时间没吃你做的饭了,就跟她一起来了。”

  丛欣干咳了声,“既然这样,那我这就去做,多做几个你们爱吃的。”

  丛欣边说边往楼上去,想尽快逃离这个地方,可是还没走几步,就被晓雨给拦了下来。

  “我去换衣服。”丛欣说。

  “你先别去,说清楚再去。”晓雨盯着她。

  “说什么清楚,我没什么要说的啊。”丛欣装傻,试图蒙混过关,因为她实在还没想好要怎么跟她开口。

  晓雨却不放过她,“你平常可不这样,你别以为这样就能躲过我。”

  “我没躲,我躲你干嘛。”丛欣都快哭了。

  “躲没躲你自己心里清楚。”晓雨盯着她,“前几天你还在跟我说宋衍是不可多得的好男人呢,这才多久,你就问他宋衍是个什么样的人,若没有发生什么,你干嘛无端端地问这些?”

  聪明的女人真是难缠。

  在晓雨的逼视下,丛欣不得不说了实话。

  晓雨听完,脸色蜡白,一点血色都没有。

  “我不相信,肯定是你看错了。”

  “我也希望我看错了。”丛欣叹气。

  “宋衍他不是这样的人,你还说在女色这点上,他是少有的好男人呢。”

  “是,或许是我看的角度不同,他们其实没怎样。”丛欣安慰。

  “你也说他是喜欢我的?”

  “是,我们不能就这样断定他是好色之人,我也不认为他是一个玩弄感情的人,所以在没搞清楚之前,我本来就没打算告诉你。”丛欣只能这样说。

  晓雨这时看向宋景行。

  宋景行忙说,“我什么都不知道,不过,他人虽然软弱了些,讨人厌了些,但应该还不是一个玩弄别人感情的人,这里面或许有误会也说不定。”

  宋景行试图帮宋衍开脱,丛欣很意外。

  看来,宋景行对宋衍也并不如他表现出来的那么讨厌。

  方敏也说,“你先别急,或许这里面真有什么误会。”

  “他不是那样的人。”晓雨一直强调。

  其他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丛欣说,“你这样想就对了,等我换了衣服,就给你做好吃的。”

  晓雨松开了手,有些呆呆的,“好。”

  丛欣上楼换衣服,等她再下来的时候却并没在楼下看到晓雨的身影,“人呢?”

  丛欣看向方敏和宋景行两人。

  “她说她有事先走了。”宋景行说。

  方敏叹了声气,“本以为这事成了,却没想到出了这么个岔子。”

  丛欣沮丧,“要是我不多嘴就好了。”

  “这跟你没关系,若是真的是那样,早发现也好,总好过蒙在鼓里被人耍弄的好。”方敏语气似有不忿,那毕竟是她表妹,自然是站在晓雨这边。

  宋景行想说什么,可最终也没开口。

  丛欣说,“晓雨这样实在让人担心。”

  方敏说,“这个时候她一个人静静也好,她不是小孩子了,会挺过来的,对了,那女人长什么样?”

  女人好奇的点永远是对方长什么样。

  丛欣说,“很出众的一个人。”

  “跟晓雨比呢?”方敏又问。?丛欣说,“只好不差。”

  方敏叹气,“你能给出这样的评价,看来那女人在外表上要比晓雨强太多。”

  丛欣虽然不想承认,但也不得不说,“女人不止长相这一点,脾性,气质,能力也是组成的一部分,晓雨在这些方面可是不输给任何人。”

  “希望是这样。”方敏说。

  这事之后,晓雨就消失了,打电话不接,信息不回,去家里家里也没人。

  从欣实在担心的厉害,去公司询问,人家说她请假了。

  跟方敏说起此事,方敏也很担心,说是再联络不上人,就要联系她家里人了。

  就在他们准备联系她家里人的这时候,晓雨突然出现了。

  对从欣说,“你那天没看花眼,就是他们两个,那个女人是他的前女友。”

  “前女友?”从欣心说难怪了,“这算什么,旧情复燃?”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我认为宋衍从来就没忘记过她,你不一直追问他为何不向我表白吗?大概就是因为心里还有人。”

  说的这么平静,丛欣有些讶异,再看她的脸色,发现她的脸色还算可以。

  丛欣不得不刮目相看,跟哪天的状态截然不同。

  丛欣说,“既然忘不了,那就不要再招惹别人啊,男人啊,都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没一个好东西。”

  晓雨说,“他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坏,除了这个前女友,他并没什么桃色绯闻,在富家子弟中,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

  从欣惊叹,“都这样了,你还维护他?他要怎样才算坏?”

  晓雨喝了杯酒。

  丛欣问,“前女友的事是他跟你说的?”

  “不是,是我调查出来的,他并不知道我知道这事,宋景行那边你最好也不要说。”

  丛欣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段时间你就是在忙这些?”

  晓雨点头。

  丛欣打了她一下,“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吓人的。”

  晓雨说,“我当时只想一个人静静,谁都不想见,原谅我。”

  “你自己亲自查的?”丛欣好奇。

  “不是,找私家侦探。”晓雨自嘲,“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

  丛欣叹气,晓雨如此,更加证明她对宋衍用情至深,看来不会那么容易就放弃了。

  “你准备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