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不想跟大佬谈恋爱 > 第八十四章 他会来吗?

第八十四章 他会来吗?

  晓雨说,“不管如何,这个时候,我也不会放弃。”

  这就是丛欣跟晓雨的区别,若是她,碰到这样的事,想到的首先是放弃,这是毫无疑问的。

  丛欣不知道晓雨这种锲而不舍的精神用在感情上,到底是对还是错。

  “不放弃,那你准备怎么做现在看来,宋衍对他前女友还是有很深感情的,而且有句话说的好,情人还是老的好,不是没有道理的,他们有很长的相处时光,而你并没有。”

  她想提醒晓雨的是她并没多少胜算。

  晓雨却似乎很有信心,“你知道他跟他前女友是怎么分开的吗”

  丛欣摇头,“我怎么可能知道若不是你说,我都还不知道那女人是他前女友呢”接着又问,“他们是怎么分开的”

  晓雨说,“家里人不同意。”

  “谁家里人不同意宋衍”

  晓雨点头,“宋衍家里嫌弃对方是个模特,所以不同意。”

  “那宋衍就不反抗”

  “反抗了,可没用啊。”晓雨说,“你看他们这样的人,只要家里不同意,有几个是成功的,除非你脱离家族,即使你脱离家族了,也未必就一定幸福。”

  从欣说,“显然,在家族和女友两者之间,宋衍选择了家族,放弃了那女人。”

  晓雨瞪了她一眼,“他要是选择了那女人的话,那还有我什么事”

  “即使他前女友回来,家里还是不会同意的。”

  丛欣心说,难怪晓雨那么有信心了,相比较来说,晓雨的身世和职业还是说的过去的,至少比起那个女人应该算是顺眼一些。

  丛欣说,“你要嫁的不是家族,是宋衍这个人,你若是不能得到他的心,即便嫁过去又有什么用你贪图的又不是他家里的钱。”

  晓雨说,“不嫁给他永远不能得到他的心,人在一起才能培养感情,而且我还就不信,他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

  这点丛欣相信,从他看晓雨的眼神里是能看的出来的。

  他是欣赏晓雨的。

  丛欣说,“你说那女人是模特,我怎么都没见过”

  晓雨说,“她一直在国外,所以你对她可能不熟悉。”

  “那她这次回来,是要挽回宋衍了”

  晓雨没有说话,只喝酒。

  丛欣替她发愁,“若是宋衍被她感动,你可真没办法了。”

  晓雨说,“办法是人想出来的,她想挽回也没那么容易,两年不见,很多事情都变了,我就不信,他们的感情也能保证跟以前一样。”

  “这还真不好说。”丛欣说,“照我看,你还是做好最坏的心理准备才行,”

  晓雨抿了抿嘴,“我看上的人,没有放弃的道理,再说,我又不是小三,他们已经分开,我不存在插入的问题,她回来,大家还是要公平竞争的。”

  “公平竞争你竞争得过她”丛欣说,“人家有很多的回忆,你什么都没有。”

  “所以这才需要你的帮忙。”

  “我我能帮你做什么”

  晓雨在她耳边嘀咕了阵,丛欣的脸色越来越严肃,越来越不可思议,“这样不太好吧这样行吗”

  “这有什么不好的又没让你做伤害她的事,不过让你探探她的底罢了。”

  丛欣说,“可我没干过这事啊”

  晓雨说,“我也没干过啊,你帮不帮”

  “你让我想想。”

  “你还想什么啊”

  “宋衍若是知道,会杀了我的。”

  “他敢。”晓雨说,“再说,他也不会知道。”

  晓雨意志坚定,丛欣没想到她会为宋衍做到这一步。

  可想而知,她在宋衍身上投入了太多感情。

  更加让她没想到的是,短短的几天,她竟已经想了那么多,也得到那么多的信息,不得不让丛欣佩服。

  按照晓雨的指点,丛欣来到了那家酒吧。

  酒吧里的人不多,但贵在清幽,气氛很好。

  离着老远,丛欣就看到那个女人坐在吧台边。

  丛欣迟疑了下,然后走了过去,在她身边坐下,冲侍应生点了杯酒。

  然后随意问身边的人,“等人”

  那女人摇头。

  丛欣说,“那就是郁闷了,我也是,这个世界上,做女人可真不容易。”

  “谁说不是”那女人看了她一眼,“你也有伤心事”

  丛欣说,“被男朋友的家里嫌弃家穷没背景,然后眼睁睁地看着他跟别的女人订婚,这算不算伤心事”

  那女人听到这里,不禁扭过身子,注意力放在了丛欣身上。

  丛欣明白一个道理,要想让别人对你敞开心怀,你首先要对别人敞开心怀,说一些自己的心事。

  “当然算。”那女人看着她,“你还别说,我还真觉得你有些眼熟,哦,我想起来了,你是哪个”

  好了,丛欣也不用证明自己话中的真实性了,绯闻帮她证明了。

  从欣说,“如何你也认为我是一个狐狸精”

  “那些东西又有几分可信。”那女人嗤之以鼻。

  从欣说,“也不都是假的,在他回家之前,我跟他是青梅竹马,也的确是有些情意的,只是都没表白,后来,也不用表白了,再后来就成了你看到的那样。”

  那女人同情地说,“能看的出来,所以说你是因为他家里人不同意才分的手”

  丛欣愣了下,“可以这么说。”

  那女人喝了口酒,“做女人是真不容易。”

  “听你这话,似乎也有这方面的烦恼我看你如此优秀,可不像有这样烦恼的人,男人蜂拥而上才对啊。”

  那女人叹气,喝光一杯酒,又朝侍应生要了一杯,这才对丛欣说,“我跟你一样,我们很相爱,只是他家里嫌弃我的职业上不了台面。”

  从欣接过她的话,“然后就让你们分了手”

  那女人说,“也不是,他家里让我放弃工作,在家里相夫教子。”

  丛欣愣了下,没想到还有这茬,“你没同意”

  “我当然没同意,没有工作,我还有什么价值所在,就只能每天等着丈夫下班回来,生孩子,然后再照顾他们吗”

  “难道不是这样吗”丛欣问。

  “当然不是这样,女人没有工作,还有什么价值,不管你如何,你都是一个没有工作的家庭主妇。”

  “那你还是不够爱那人吧”

  “谁说的我若是不爱,我就不会再次来找他了。”

  “若是足够爱,你就会为了他放弃自己的职业。”

  “不对。”那女人摇头,“我若放弃了,那也就是说我放弃了自我,一个放弃了自我的人,还谈什么别的。”

  丛欣说,“那你这次来,是打算放弃工作了”

  那女人摇头,“不。”

  丛欣不明白。

  那女人说,“我准备让他跟我一起走。”

  丛欣倒抽了口凉气,“他跟你走要放弃什么吗”

  那女人说,“他的家族。”

  丛欣说,“你不愿意放弃。却让他放弃这是不是不公平”

  那女人说,“没有不公平。我太了解他了,他根本就不喜做生意,他跟我走,放弃家族,是一种重生,是一种解脱。”

  丛欣半天没回过神来,“这是他跟你说的”

  “不需要他说,我也知道。”那女人很肯定。

  丛欣朝后面的方位瞄了眼,然后又说,“他会为了你放弃家族家族对于一个人意味着什么,咱们都知道,不是那么容易就做到的。”

  “我知道,不过,我相信他会这样做的,尤其是见了面之后,我更加的肯定,他不会让我失望的。”那女人似乎很有信心。

  丛欣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淡,“可我看你并不开心,既然你都这样肯定了,为何还如此不开心呢”

  那女人说,“我也不知道,他说后天会过来告诉我答案,不等他亲口告诉我要跟我一起走的那一刻,我大概不会心安了,因为我太爱他了。”

  丛欣心说,他就是跟你走了,也未必就开心,心里有个疙瘩,以后能幸福吗

  “祝你心想事成。”丛欣起身,“我等的人到了,我要走了。”

  “也祝你心想事成。”那女人冲她举了下杯,“下次见。”

  丛欣心说,没有下次了,这是最后一次了。

  出了酒吧,晓雨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丛欣叹了口气,“我们说的话你应该都听到了吧”

  晓雨点了点头,脸色很不好看。

  丛欣说,“你也要想清楚,那样的家族也会让你放弃工作,在家相夫教子。”

  晓雨说,“我可以。”

  丛欣没想到女强人的她会为了一个男的放弃工作,之前她都当她是说着玩的,没想到她真是这么想的,爱情的魔力可真够强大的,反正不管如何,她是不会做到这一步的。

  丛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便问她,“那现在怎么办后天宋衍就要给她答复了,很有可能就跟她走了。”

  “没那么简单。”晓雨说,“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回去的时候,宋景行问起了晓雨和宋衍的事。

  “他们怎么样了”

  丛欣说,“不知道,不过,我认为晓雨跟宋衍并不是明智的选择,她应该找一个稍微普通一点的家庭。”

  宋景行就瞪她,“普通一点的家庭就没有烦恼了”

  “也是,但至少没那么多吧,你这是怎么了你不是一直提醒我安易家里背景不简单,不让我靠近吗”

  “也并不是每个家族都是那样的,你不能一概而论,一棒子打死。”宋景行说。“还是要看人。”

  “你的意思是你赞同晓雨跟宋衍”

  宋景行气结,“你那只眼睛看到我赞同了我才懒得管他们呢,我又不是吃饱了撑的。”起身上楼。

  丛欣嘟囔,不是,你刚才说那么一大堆干嘛还说不是吃饱了撑的

  自从那次之后,晓雨没有让她再接近宋衍的前女友了,她说接下来的事情她自己来办,无需她再出手。

  说实话,丛欣当时是松了一口气的,这样的事她并不擅长,而且也不是她惯常的做法,若不是为了晓雨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去做的。

  按道理来说,她只要静静等待消息就可以了,可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天她还是来到了酒吧。

  进门之后,她下意识地朝吧台的方向看,奇怪的是,吧台并没有那个女人的身影。

  丛欣莫名一阵失落,难不成事情已经落幕了可不应该啊那女人说的时间是今晚九点,现在还没到九点呢,难道说那个女人自己先反悔了,已经回去了

  这个可能更是微乎其微,她大老远地跑来,正是为了宋衍,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反悔

  丛欣的视线在酒吧里扫射,灯光昏暗,丛欣只能一点点地搜索,最终她的视线定格在了一个偏僻角落里。

  那个女人正在那里喝酒,抱着膝盖,就连丛欣走过去,在她面前坐下,她都没发觉。

  “嗨。”丛欣冲她打了声招呼。

  她这才抬起头来,眼神迷离好一会儿,视线才聚焦在丛欣身上,“是你啊”

  丛欣冲她笑了笑,“没想到你还记着我。”

  那女人苦笑了声,“当然记得,我的记忆一向很好,只要是见过一面的人都不会忘记,有时候我巴不得我的记忆不要这样好,否则就不会有那么多的苦恼了。”

  丛欣愣了下,试探问,“一个人,还是在等人”

  “等人。”那女人再次抱住膝盖,下巴放到膝盖上。

  丛欣装作这才想起来的样子,“我想起来了,你在等你的前男友”

  那女人没有吱声。

  “他还没来”丛欣装模作样环顾了下四周。

  那女人抓紧酒杯,无力地摇了摇头。

  丛欣说,“现在还没到时间,不急。”

  那女人紧张的神情,并没有因为丛欣的话而有多少放松,“他一向都很守时,向来早到,从来不让女人等他。”

  从欣只能安慰她,“两年过去了,或许他改变了也说不一定。”

  那女人苦笑了声,“你说的没错,两年时间是可以改变很多,当我见他第一面的时候,就有所发现,只是我不愿意承认,愣是装作没看见,认为是长时间没见,生疏的缘故,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

  从欣说,“人都会改变的,只要他对你的感情不变就好。”

  那女人这才露出一丝笑容,“你说的很对,最关键是心意,那些都不是问题,等我们生活在一起了,自然就会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丛欣说,“你能这样想就好。”

  那女人又说,“对了,回去我看了下新闻,那个钟家的公子已经跟赵家的小姐订下了婚期,他们要结婚了。”

  丛欣点头,“我知道。”

  那女人看着她,“你不难过你不要做些什么”

  丛欣摇了摇头。

  那女人睁大了眼睛,“你真的不再爱他了”

  丛欣认真想了想,“我想是的,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之间就没有情意可言了,毕竟我们可是一起长大的。”

  那女人很是好奇,也很不可置信。

  这个问题,身边有不少人问过她,似乎都不相信她对安易不抱有感情了,就连宋景行都不相信,一直认为她现在还在爱着安易。

  但她自己却可以肯定,她对安易已经没有那种感情了,有的只是从小到大的情意。

  对她来说,感情本就不是生活的全部,更加经不起折腾,经过这些事情,自然不会再剩下什么,她跟安易或许做兄妹做朋友才更加合适。

  当然了,现在应该是形如陌路比较好。

  那女人似乎很羡慕她,“我也很想像你这样,两年前我离开的时候,就是这么想的,忘记过去,从头再来,可两年时间过去了,我还是没有忘记,反而越发加深,每天都会想到他,也没心情去接触别的男人,总会拿他们与他比较,就连工作有时都提不起劲来。”

  丛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那女人又再看了看表,时间已经过了,那人却连一点影踪都没有,她的情绪也逐渐不稳定起来,更加的沮丧和紧张。

  丛欣说,“或许还在路上。”

  那女人摇头,“他是从来不迟到的,你不用安慰我,他应该是不会来了。”

  从欣说,“人总会有一些身不由己的,或许他被什么事给绊住了也说不定,你既然等了,为何不多等一会儿呢”

  那女人还是摇头,“这不是等不等的问题,他是不会来了,不管是多重要的事,只要跟我约好了,他都会推开的,在时间方面他非常的守时。”

  “一次都没有过吗”丛欣不以为然,再守时的人都有爽约的时候。

  那女人想了想,“就有一次,是在他来的路上出了车祸,可即便是这样,他也提前跟我打了电话,说他人在路上处理交通事故,处理完就来。”

  丛欣心想,看来宋衍这人还很有原则的,当然,也有可能是宋衍很爱这女人的缘故。

  不过,与此同时,从欣也非常好奇,晓雨是用了什么手段拖住了宋衍,以至于他连个电话都没打过来。

  知道内情的丛欣有些于心不忍,只能说,“你应该再等等,或许他就快到了。”她没说的是,也很有可能不会再出现了。

  那女人很难过,“他不会来了,他要来的话,早来了,这样已经很明显了,他是不准备跟我一起走了,怕面对我,干脆就不来见我。”

  “我以为,我以为你说的对,两年的时间能改变很多事,他也变了,或许在这期间,他认识了新的人也不一定,像他那样优秀的男人,身边不可能没人的,都是我一向情愿,以为他跟我一样,其实并不是这样”那女人掩住面孔,肩膀耸动,似乎在无声哭泣。

  从欣说,“既然你如此爱他,当年为何还要离开他”

  那女人摇了摇头,“我即便是留下来,也不会幸福快乐。”

  丛欣说,“可你让他放弃自己的家族,跟你私奔,他以后也未必幸福快乐。”

  那女人说,“可他现在也不快乐,他现在做的那些事根本就不是他所喜欢的。”

  在她看来,跟着她离开,宋衍才能得到解救,得到解脱,才会快乐。

  可事情若有那么简单就好了,世界就不会有那么多想不明白的伤心人了。

  不过,那女人还是没起身离开,又叫了瓶酒,喝起来,虽然嘴上说不会来了,但心里还是有所期待的吧

  丛欣忍不住唏嘘,男人女人之间的感情问题,永远是这个世界上最复杂最难解的一个课题。

  时间已经来到了晚上十一点,人还是连个影子都没有,这个时候,那个女人已经喝到半熏了。

  给丛欣讲了不少她和宋衍的美好回忆,边讲边流泪。

  丛欣无法做到不动容。

  从她的讲述中,丛欣听出,宋衍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男人,对她呵护有加,有时候为了等她,一等就是好几个小时,从无怨言,每天接送她,送她喜欢的花,布置他们居住的地方,在她生病的时候悉心照料,几乎把她当公主般对待。

  从来不对她发脾气,反而是她,经常无缘无故冲他发脾气,各种嫌弃他,以为分手的必定是她,没想到的是问题出在他的身上。

  她以为他会为了她离开,结果他没有,她一气之下离开,以为伤心的必定是他,最后求和的也必定是他,她必不留恋。

  可结果呢反而是她找了回来,放下自尊,求他跟她一起离开,可到头来还是没用。

  她的自尊被人践踏在地,不走,居然连句话都没有,她再次一败涂地。

  她很生气,“他已经变了,过去他从来不说谎,可他现在,一边说着爱我,一边说考虑,可到最后,连到最后他都避而不见,他已经变的跟别的男人没什么区别了,他变了,他变的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他了,他变的我已经不认识他了,我还找回他干什么可是,我还是心痛,还是不甘心,还是会想他,我真是没用,我若是像你一样就好了。”

  丛欣没说的是,她也是经过很多事才变成这样的,她也不是生来就绝情的人。大概没多少人是生来就冷血的。

  再者,她也不认为自己是冷血,否则,她也不会落到这步田地。

  那女人仰头喝干了瓶中的酒,踉跄起身,“对不起,麻烦你陪我说了这么多话,我要走了。”

  见她喝成这样,丛欣有些不放心,“你要去那儿我送你吧”

  “我回家,回我自己的家,这个地方,我以后是不会再来了。”她伤心欲绝。

  正在这时,丛欣眼角余光,突然扫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进酒吧来。

  她呆了下,忙起身对那女人说,“对不起,我有急事,要先走了。”不等那女人说什么,就已经不见了人影。

  那人在门口找人,丛欣又不能出去,一出去就会被逮个正着,只能先躲在酒吧暗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