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不想跟大佬谈恋爱 > 第八十七章 我的助理我的人

第八十七章 我的助理我的人

  宋景行受伤住院,都是丛欣在照顾,侍候的时候比之前还要尽心,几乎二十四小时不离身边,饭亲自喂到嘴边,水一定是不冷不热才给他喝,并且每天还要给他擦两遍身体,比伺候皇上都还要细致。

  之前宋景行让她做事的时候,偶尔还会阳奉阴违,而现在一句怨言没有,让她做什么就做什么,简直比狗还要听话。

  以往宋景行骂她的时候,她偶尔还会反驳几句,现在几乎一声不吭,虚心听着,一副你骂的都对,你要是觉得不解气,你可以继续骂。

  她越这样,宋景行反而越生气,有时候连医生护士都有些看不下去,对她无不投以同情的目光。

  这天,丛欣喂他吃完饭,又给削了水果,拿叉子,一块块地喂到他嘴里。

  吃了几块,宋景行抬了下手,丛欣知道他不吃了,便把盘子拿了下去。

  然后又把电脑拿出来,接上电源,开机,这才拿到他面前的桌子上放好。

  丛欣就在旁边坐着吃他剩下的水果。

  吃到一半,抬头看了他一眼。

  宋景行似有察觉,回望她,“有事”

  丛欣见他心情还算好,不禁干咳了声,“警察问话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说那些人是冲着我来的告诉了他们,说不定能更快找到那些人。”

  宋景行不屑冷笑,“你以为那么人就那么容易被抓住都是预谋好的,不会给你留下线索的。”

  丛欣说,“但不告诉他们实情,更不利于破案,你这样做是因为”后半句实在不好意思说出口。

  “你想说我是为了你”宋景行接过话。

  丛欣讪笑了声,无疑是默认了。

  “做什么白日梦呢”宋景行嗤笑了声,“我不说,那是不想再惹是生非,说是冲着你来的,外面还不知道会传成什么德行呢,不说,别人只会认为是一桩冲着我来的绑架案,无非是想勒索些钱财,只要是有钱人都能碰到,没什么值得挖的。”

  丛欣也觉得他说的有理,不禁脸红,干笑了两声,“是我想多了。”

  宋景行横她一眼,没再说什么。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敲门声,两人回头,见宋衍正站在门口。

  “没打扰到你们吧”“没,没有。”丛欣因为自作多情,正浑身不自在呢,见他来了,忙起身,“你来的正好,我正想着出去一趟呢。”

  丛欣匆匆离开了,宋衍走到门口,左右看了看,这才关上门,走回房间,“我若再不进来,这气氛就要糟了。”

  宋景行眉头紧皱,“你来多久了”

  宋衍意味深长,“久到足够看到该看的,本来我还担心来着,你最憎恶的就是医院了,可现在看来,我是白担心了,其实你还挺享受的。”

  宋景行不耐烦地白他一眼,“你想说什么有事说事,没事走人,不要打扰我休养。”

  “是不要打扰你休养,还是不要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啊”宋衍笑的极其暧昧。

  宋景行瞬间通红,“什么二人世界都告诉你了不要瞎说,你没长脑子是不是”

  宋衍不但不生气,反而兴致挺高,“行行行,我不瞎说了,那我就说点正事,你要我查的事情,我已经查清了。”

  宋景行不禁坐直了些身子,“谁”

  “钟家二小姐。”宋衍说。

  “钟家二小姐那就是冲着安易来的,我就知道是他。”宋景行并不意外。

  “为了不让安易把她踢出家族公司,就想了这么一招,绑架丛欣来威胁安易,这位二小姐,认识不少这样的人,之前也通过他们办成过不少事,本以为这次十拿九稳,不想你那么护着她,并且身手还那么好,算是栽在了你身上。”

  宋景行愤怒,“多亏我在,若是被那些人抓去,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想想都后怕。

  宋衍表情变的严肃,“不脱层皮,也要丢半条命,有的甚至一辈子都完了。”

  宋景行的眼神变的极其可怕,“安易知道吗”

  宋衍说,“应该是知道的。”

  宋景行说,“他就没做什么”

  宋衍说,“怎么没做他正想尽设法地对钟家二小姐赶尽杀绝呢,只是,钟家二小姐待在公司那么多年,还是有不少人支持的,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宋景行说,“那就暗中帮他一把。”

  宋衍疑惑,“为什么暗中光明正大不好吗丛欣知道了还会感激你,你这样,功劳反倒都成了他安易的了。”

  “我干嘛要她感激我这样做,是为了我自己,为了我身上的伤。”宋景行辩驳。

  宋衍嘴角抽了抽,自然是不相信他这话,不过碍于他的脾气,也不好揭穿,“你不准备告诉你那助理实情”

  “怎么告诉”宋景行气不打一处来,“不告诉她都这样了,再告诉了她,那她还不自刎谢罪啊。”

  说来说去还是心疼人家,宋衍惊奇地望着他,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见他对谁这么用心考虑过。

  宋衍说,“也是,本来已经够伤心内疚的了,若再知道这事是她招来的,还不知道会内疚成什么样,只是,就是不告诉,她也是会怀疑的,她可不像个笨人。”

  “她是不笨,但她得过且过。”宋景行不满冷哼了声,“怀疑是一回事,确定又是另外一回事,只要不确定,她就不会太往心里去,就说是我的仇家,想拿她来要挟我。”

  先说可不可信,关键是,“你替他背锅”宋衍不禁张大了嘴巴。

  “行了,别说了,人该回来了,这事就到此为止。”宋景行不耐烦,“没什么事,你可以先走了。”

  “你这也太无情无义了吧,刚替你办完事,就这么对我,你这叫卸磨杀驴,你知道吗”宋衍不满。

  “行了,赶紧走吧,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宋景行无奈。

  “这还差不多,我没有什么要求,今生就只有一个”

  “打住,那个不行。”

  “我还没说呢。”

  “你一开口我就知道你要说什么,其他什么都行,唯独那个不行,没得谈。”宋景行坚决。

  宋衍哼了声,“好吧,不过你欠我一次,你给我记着,别下次找你的时候耍赖。”

  “赶紧滚吧,我什么时候耍赖过。”

  宋衍走到门口,又说,“对了,有件事忘了说了,家里的人知道了,大概会过来看你,你最好有个心里准备。”

  “你多什么嘴”宋景行怒道。

  “这可不是我说的,这么大的事,他们不可能不知道。”宋衍很冤。

  宋景行黑着脸,“那你就让他们不要来。”

  宋衍耸了耸肩,苦笑,“你觉得他们那个人会听我的”

  丛欣拿着饭菜进来,发现室内的气氛有些不对,下意识脚步放轻了些。

  宋景行抬头看了她一眼,“是什么”

  丛欣打开给他看。

  宋景行看完一脸嫌弃,“你这是喂兔子的吗”

  丛欣愣了下,忙哄道,“医生定的食谱。”

  宋景行哼了声,“医生,医生,整天把医生的话挂在嘴边,医生说什么你就听什么,我说什么你怎么就从来不听”

  “怎么不听你说的我都听了。”丛欣说,“只是这里是医院,医生的话也是要听的,人家可是为了你的身体着想。”

  丛欣心里直犯嘀咕,这又是怎么了走的时候还好好的,回来就发这么大脾气,这两天吃的饭菜不一直都这样的吗虽然嫌弃,但也没见他如此发作过啊

  宋景行说,“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去,给我弄瓶酒来,不让吃东西,喝酒总可以吧。”

  “也不行。”丛欣摇头。

  宋景行烦躁地摔了筷子。

  丛欣就一副做错事的小媳妇样,忙去捡筷子,

  转身的时候,宋景行看到了她脸上的神情,人顿时清醒了些,“我不是针对你,我这是”

  “我知道。”丛欣忙强颜欢笑。

  “你知道什么”宋景行气血上涌。

  丛欣说,“你就是针对我也是应该的,你要是有气,你就发,发在我身上没关系的,但是酒什么的,是真的不能喝,你都伤成这样了。”

  “什么叫应该算了。”宋景行心中的气顿时一泄而光,拿起筷子吃饭。

  只是没吃两筷子,安易来了,他的脸色立马又黑了下来,吧唧又把筷子放下。

  丛欣的心情也跟着暗淡下来。

  “恕我眼拙,不知这位先生是谁莫不是走错门了”宋景行开口。

  你不知这位先生是谁丛欣回头望了自家老板一眼,表情一言难尽。

  安易心情很是复杂,听出他话中的嘲讽之意,却也只能忍着,提着慰问品走了进去,“我是安易,丛欣的朋友,听说你因为护着她受伤,特地过来表示感谢。”

  宋景行听了这话,狠狠瞪了丛欣一眼,回头问他,“你想怎么感谢”

  安易诚心地说,“只要我能办到的,绝不推辞。”

  “哦,我记起来了,你不是那钟家的少爷吗”宋景行做出一副惊讶的样子,以极为夸张的口吻说,“钟家那可是大家族啊,就是手指缝里漏出来的,都够我们这些穷苦老百姓奋斗一辈子了。”

  他是穷苦百姓丛欣满头黑线,可碍着他的淫威,又不敢随便插话。

  安易的脸色略微变了变。

  宋景行回头看了丛欣一眼,“护着你这事做的再对没有了,看来这次我要走大运了,听安先生的话意,你对他似乎蛮重要的,就是不知我要钟家的全部财产,他会不会给”

  “老板”丛欣小声哀求,希望他不要闹了。

  “喊什么你也认为他不会给是吧”宋景行自顾自说。

  你这那是索要报酬啊,你这分明是羞辱人吗

  饶是安易再能忍,可还是黑了脸,“我这次是诚心感谢,还望宋先生不要戏弄于我。”

  “戏弄”宋景行收起了那副阴阳怪气,“你当我吃饱了撑的了你谁啊跟我有什么关系跑来我面前感谢我,我需要你感谢吗我护着她,那是因为她是我助理,我的人,我护着我的人,跟别人有什么关系需要你横插一扛来感谢。”

  安易的脸是青一阵白一阵,“我真心感谢,还望宋先生注意你的态度。”

  宋景行冷笑,“我一早就说过了,没人需要你的感谢,你是听不懂人话,还是说总喜欢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别人你离的远远的,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就是对我最大的感谢了,有时候存在就是一种伤害。”

  宋景行这话明显意有所指,就连丛欣都能听的出来,更何况是安易了。

  只见安易的脸色更加惨白了,身体晃了几晃,拳头紧握着,好一会儿,才把视线从宋景行身上移到丛欣身上,“小欣,你出来下,我跟你说几句话。”

  丛欣跟着安易出去了。

  宋景行的脸色黑的不行,居然看上这样的人,什么眼光

  丛欣跟着他走到了走廊尽头,安易询问,“你还好吗”

  丛欣说,“还好。”

  “没受伤”

  “没有。”

  接着就是一阵沉默。

  好一会儿,安易才再次开口,“这事是冲着我来的,我正在处理,”

  丛欣抬头看了他一眼,一直以来她都在怀疑,只是不愿意相信罢了。

  她没跟什么人结过怨,能花那么大手笔来绑架她,背后的人定是不简单,除了跟安易有关,她想不出还能有谁。

  按道理来说,这事不是安易干的,不应该怪他,可是,这次跟之前不一样,不是她一个人遭殃,而是牵涉到了旁人。

  宋景行躺在医院里,她无法做到淡定,所以她的脸色也说不上好看。

  见她一直没有说话,安易即愧疚又痛苦,“是我估计错了,我没想到会牵连到你,让你陷入危险之中,不过,你放心,再没有下一次了,我会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报应,让他们后悔对你下手。”

  丛欣想说什么,不过到底也没开口,他变的很陌生,已经陷入到了仇恨当中,无法自拔,以暴制暴,以牙还牙,可事情并不是这样的。

  是的,那些人是不对,是违法的,可若不是他不给人留余地,人家大概也不会这样。

  他已经被仇恨控制住了,听不进别人的话,丛欣干脆也就不说什么了。

  “你骂我打我都行。”安易见她一声不吭,更加忐忑不安。

  丛欣摇摇头,“我打你做什么打你这些事就不会发生了发生这些事,其实不能怪你。”

  “你真的不怪我”安易的眼睛迸射出一道亮光。

  丛欣说,“要怪只能怪我自己,我若是跟你保持些距离,也就没那么多事了,说到底还是我太自信,太固执,太无知的缘故。”

  安易眼中的亮光逐渐消失,“你不要这样说,你这样说,我心里更不好受。”“就这样吧。”不这样还能怎么样“里面还有个病人等着我照顾呢。”不等安易说什么,直接转身回了病房。

  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安易捂着胸口,缓缓蹲了下来。

  丛欣跟着安易出去后,宋景行在病房里烦躁不安,看什么都不顺眼,又见她那么久没回来,心里不住琢磨两人在干什么。

  是不是那人的几句花言巧语又把她给骗了去喜欢了那么多年的人,那还不是他说什么就信什么啊

  想到这里,宋景行实在是躺不住了,正挣扎着下床的时候,忽听门外传来脚步声,他赶忙又爬了回去,期间扯到伤口,疼的他呲牙咧嘴,不过他还是强忍着,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等人进来,宋景行漫不经心地问,“谈完了”

  “嗯。”丛欣情绪不高地应了句。

  宋景行气不打一处来,“不舍分开既然不舍,那怎么不追过去”

  “那有不舍不是那个原因。”丛欣无奈辩驳。

  “那是什么原因脸耷拉成那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虐待你了呢。”宋景行说。

  丛欣想了想,“安易说这事是冲他来的,之前我一直怀疑,却不愿相信,都是因为我,你才躺在这里,我心里难过,觉得很对不起你。”

  “你就是因为这个不高兴”宋景行的语气和缓了不少,“你有什么可对不起的,我之前还拿东西砸过你呢,咱们这就算两清了。”

  “这根本是两码事。”丛欣愣住。

  “我说两清就两清了,你那来那么多废话。”宋景行强硬道,“实在是觉得对不起我,以后就离那人远些。”

  “啊”

  “啊什么啊”

  “我以为你会说让我当牛做马一辈子照顾你呢。”丛欣惊诧。

  “这本来就是你该做的事,我干嘛还要说。”宋景行颐指气使,“你不要多想,我让你离他远点,也是为我自己着想,你有什么事,我也好不了。”

  她本来就没多想,不过还是应了声。

  宋景行丢下书本,心情大好的样子,“推我下去放放风,再待下去,非闷死不可。”

  “好,”丛欣说。

  走到花坛边的时候,丛欣看到一个中年男人朝他们这边径直走来。

  宋景行一看到那人,脸立马耷拉下来。

  丛欣也看清了那人是谁,待那人走近,忙说,“我口渴了,我去买瓶水。”

  不等宋景行说什么,就径直走开了,虽说好奇,可这事还是躲的远远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