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不想跟大佬谈恋爱 > 第八十八章 远方亲戚?

第八十八章 远方亲戚?

  丛欣一直等到宋景行给她打电话,才回来。

  回来后,就只有老板一个人,那人已经离开了,没想到居然这么快。

  “你是怎么回事”宋景行吼她,“躲那么远干什么”

  “没躲,我就是口渴。”丛欣赔笑。

  “少来那一套。”宋景行说,“你有没躲难道我还看不出来说吧,为什么要躲开不说清楚,你也别回去了,可以直接滚了。”

  丛欣扭捏着,“你们说话,我在这儿也不合适啊,我不想当电灯泡”

  “你说什么”宋景行猛地瞪大了眼睛。

  丛欣匆忙改口,“没说什么,我是说中午吃的太咸了,快要渴死我了。”

  “你当我耳聋我听的清清楚楚,你说的是电灯泡。”宋景行声音提高了八度。

  丛欣无奈,看看周围,“你小点声。”

  宋景行充耳不闻,死死盯着她,“你以为我和他是那种关系”

  要不然呢不过丛欣可不敢实话实说,“不是我以为的,网上不都那么传的吗”她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

  宋景行一副被雷劈过的样子,“你竟然这样认为你竟然这样认为”感觉像是受到了极大刺激,给刺激疯了。

  “网上的那些能信”宋景行猛然大吼。

  从欣被他吼的差点心脏没蹦出来,“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信网上的,小心伤口。”

  宋景行给她的反应是让她滚,也不让她推了,直接把方敏喊了过来。

  方敏过来后,把人推到病房,然后问从欣是怎么回事,“我本以为有你当助理会省心些,没想到一出事就能要人命。”

  丛欣被说的低下了头,“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发那么大的脾气网上都在传,而且传了那么久,都没听他说什么,到了我这儿,就不行了。”

  方敏听了后,若有所思了会儿,看看病房的方向,又看看丛欣,“老板的性取向很正常。”

  丛欣惊诧。

  还真不是原来她和晓雨都误会了,只是怎么会呢

  不是那种关系,那他和那中年男人是什么关系

  方敏肯定是知道的,只是这个时候她也不敢再问了。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丛欣觉得这话放在宋景行身上同样适用。

  自从知道丛欣误会他跟那人的关系后,整个人都不一样了,对她不理不睬不说,还动不动就发脾气,好像她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一样。

  丛欣真是想不明白,误会他性取向的又不是她一个人,网上都在传,都没见他辟谣过一次,他还曾说过并不在意,怎么到了她这里就不行了呢这是专一跟她过不去

  要说单单嫌弃她的话,也说不通。

  自己害他受了这么重的伤,也没见他抱怨过一句,而且人一醒来,还关心她的安危。

  真是令人费解。

  丛欣贴身照顾他,但他一天到晚不跟她说一句话,丛欣就是在房间里,他也是黑着脸瞪视着她,这是多大的仇恨啊

  丛欣不想惹他生气,怕影响他伤口愈合,做完事就尽量避开,不碍他的眼。

  就这样还不行,反而更生气,并且还质问她有没职业心,他都这样了,她还跑的没个人影。

  从欣是真的难,怎么做都不是。

  动不动就挨骂,动不动就发脾气。

  好像又回到了之前鸡飞狗跳的状态,甚至比过去还要严重。

  不管如何,丛欣都不会跟他对着干,之前不会,现在更不会,毕竟人家是因她受的伤。

  你要打我左脸,那我就把右脸也给你打。

  即使到了这一步,也没见他怒气有所减缓。

  母亲知道了宋景行受伤,就打电话过来问候。

  丛欣拿电话给他接,他没拒绝,电话通了之后,这人对母亲倒是极其的尊重和温和。

  等挂了电话,面对她的时候,就又是一副嘴脸,变脸都没他变的快,

  丛欣只能在心里叹气,别无他法。

  从欣在医院里照顾宋景行,吃住都在医院,晓雨怕她闷,就经常过来陪她,有时一待就是很久。

  看来不工作的日子,很是自由,从欣忍不住羡慕。

  这天两人正在门口说话,一个中年贵妇朝他们这边走过来。

  晓雨看到赶紧迎了上去,“阿姨,你怎么来了”

  “我来探病。”那中年贵妇看看晓雨,又看看丛欣。

  晓雨忙介绍,“这是我的好朋友丛欣。”

  那中年贵妇说,“你也是来探病的”

  晓雨说,“算是吧,不过,主要还是陪她,我怕她一个人在这里无聊。”

  说到这里,中年贵妇再次看向丛欣,眼神里透着股冷意,“你就是景行的那个助理”

  丛欣懵懂,为何这种口气,她不记得得罪过像她这样的人

  贵妇冷哼了声,“助理不该是为老板分忧的吗你倒好,害他躺到了医院里,却还像没事人一样优哉游哉的,真不知道他为何要招你这样的助理”

  不等丛欣有所反应,她又扭头对晓雨说,“姐妹情深是没错,不过,她是在这里照顾病人的,不是来度假的,还无聊你若是实在闲得慌,就去关心关心宋衍,学做一个合格的妻子,你嫁过去的不是普通人家,有很多东西要学,别以为结了婚就万事大吉了。”

  晓雨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说了声,“是。”

  中年贵妇说完,直接越过两人,走进了病房,丛欣要跟过去招呼,宋景行却把她赶了出来。

  丛欣不由说,“谁啊这是”

  “我那未来婆婆。”晓雨兴致不高。

  “宋衍的母亲”丛欣啧啧了两声,“你这未来婆婆真够厉害的。”

  晓雨只是叹气。

  房内的宋景行看到来人也不禁叹了声气,“都告诉宋衍了,不用来,我没事。”

  “瞅瞅都伤成什么样了,这还叫没事”宋夫人不无责怪,“你也是,为了一个助理居然把自己伤成这样,傻不傻”

  宋景行说,“不是那样的。”

  “不是那样的”宋夫人白了他一眼,“我可听说了,这事全都是你那个助理惹出来的。”

  “你听谁说的宋衍”宋景行猛地抬头。

  “他要告诉我就好了,从小到大都跟你一块糊弄长辈。”宋夫人不无埋怨,“是你爸让人查的,你那个助理,我在门口看到了,长的一脸晦气样,赶紧辞掉,再找一个。”

  宋景行板起面孔,“我用习惯了。”

  宋夫人说,“可她是个祸害,以后不知道会给你惹出什么乱子呢,你若是找不到合适的,我帮你找,绝对比她能干。”

  “惹出乱子,那也是我的事。”宋景行一副不容人插手的架势,“没什么事,您先回去吧。”

  宋夫人无奈,只得起身离开。

  宋夫人开门出来,丛欣和晓雨看到,赶忙起身。

  视线落在丛欣身上的时候,眉头皱的死紧,嫌弃之意不言而喻,嘀咕了句,“真是什么样的人就交什么样的朋友。”

  丛欣和晓雨脸上都有些挂不住。

  等人离开后,丛欣看向晓雨,果然,晓雨的脸色很不好看,心里不禁替她担心,晓雨订婚后的日子似乎并不是很好过。

  “晓雨,你还好吗”丛欣询问。

  “我很好啊。”晓雨强颜欢笑,可发现笑的比哭还难看的时候,颓然坐在了椅子上,“不瞒你说,我并不好。”

  丛欣拍了拍她的肩膀,委婉道,“是刚辞职不适应的原因”

  晓雨苦笑着摇头,“不是,工作不工作对于我来说,都不是问题,我可以视工作为生命,也可以完全放开。”

  丛欣肯定道,“那就是宋家的问题了。”

  晓雨再次叹气,“之前我想的太简单了,我以为我可以应付,也承受得了,可现在我发现,我高估了自己。”

  “他们家欺负你”丛欣接着又说,“其实跟本不用问,从那夫人的做派也能看的出来。”

  “欺负我倒也罢了,我并不在意,关键是我父母。”晓雨伤心。

  “这跟伯父伯母有什么关系”丛欣讶异。

  晓雨苦笑,“谈恋爱的时候可能是两个人的事,可一旦谈婚论嫁那就是两个家庭的事了。”

  丛欣说,“他们家为难伯父伯母了”

  晓雨说,“他们那样的人家,即使为难也不会做的很明显,表面上对人很尊重,彰显他们大家风范和涵养,可其实并不是那么回事。”

  “他们从骨子里看不起我父母,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把我父母挤兑的几乎抬不起头来,我父母都是受人尊敬的知识分子,愣是局促无措。”

  “原本是商量婚事的,面上让我们提意见,可我父母提的意见,没一样采纳,都被他们以各种理由否决,既然这样,那我父母还商讨个什么劲”

  丛欣问,“伯父伯母有说什么吗”

  晓雨说,“正因为他们什么都没说,我才更加不好受,我是家里的独子,一早他们就想好了,我结婚的时候要如何如何,可现在他们完全成了局外人,而且很多我那边的宾客他们都暗示不要来,可能是觉得掉面子。”

  丛欣叹气,“结婚的确不是两个人的事,是两家人的事,只是他们这样的确有些过分了,咱们又不图他们什么。”

  晓雨红了眼睛,“我父母回去偷偷抹眼泪,当着我的面,却什么都不说,还装作跟没事人一样,你知道我心里是什么感觉吗我都恨不得抽我自己几个耳光,一手养大的孩子,没报答过他们什么,却还让他们受气,受侮辱,并且他们还反过来安慰我,说只要我开心就行。”

  丛欣感概,“可怜天下父母心,他们只希望你过的好。”

  晓雨说,“可关键看到他们那样,我没法开心的起来,我这个未来婆婆,打骨子里就看不起我们一家,无论我做什么都没用,无论我怎么讨好她,都不行,结婚本来我是主角,可我连我自己的婚纱都做不了主,完全有我那个未来婆婆一人说了算。”

  丛欣不由张大了嘴巴,“这也太那啥了,这些大家族简直太可怕了,宋衍怎么说”

  晓雨苦笑,“他说的更好,说有人喜欢操心,就让她操心吧,刚好我们省事了,还安慰我,说那些都是身外之物,让她做主也没什么。”

  结婚只有一次,怎么能什么都放手,一切都让别人做主况且结婚这种重大的事件,每个女人都有很多憧憬的好吗

  从欣觉得异常恐怖,订了婚之后,好像成了木偶,完成要听别人摆布了。

  晓雨说,“或许当初我的决定太草率了,没多想就答应了他,我想那前女友应该一早就知道这样,所以很坚决地走了,现在看来聪明是她,愚蠢的反而是我,这翻转真是谁都没想到,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我是越来越糊涂了。”

  从欣安慰,“你也不要这么悲观,生活总是要磨合的,就说我给宋景行当助理吧,都磨合了那么久,我本以为我足够了解他了,我们的关系也改善了,可谁知又回到了以前,你那么喜欢宋衍,不能因为这点就轻易放弃。”

  “若不是这样想,我早就退缩了。”晓雨说,“我再适应适应吧。”

  晓雨走了,丛欣却久久静不下心来。

  回到病房,拿了个苹果削,边削边感概,“这些豪门大户简直太可怕了,竟然连晓雨那样的人都应付不来,心生退意,可想而知有多恐怖,换做是我,我连踏进去一步的勇气都没有,光看看我就逃之夭夭了。”

  宋景行听到这话,居然没有嘲笑她妄想进豪门,神情变幻不定,像是有很大的心事。

  就连丛欣递给他苹果,他都二话没说地接了过去,“晓雨只要喜欢宋衍,就一定会挺过去的,换做你,你也会的。”

  “我我才不会,我若是碰到这样的人,肯定是敬而远之,有安易和晓雨这样的例子还不够,还不学乖好好的一个人,我干嘛要让自己遭那个罪,我绝对不会。”

  “若是你喜欢那个人呢”

  “再喜欢我也不会让自己陷入其中,我不会因为爱情让自己受这么大的委屈。”除却生存,没什么能让她付出如此大的代价,即使爱情也不行,而且爱情也不该是这样的。

  宋景行很奇怪,还在一个劲地问,“若是一个豪门公子喜欢你,向你表白呢”

  丛欣摇头,“不会的,我从来不认识什么豪门公子,认识的也从来不会向我表白,安易订婚了,宋衍也订婚了,蒋以航也有自己喜欢的人。”

  宋景行还在固执地问,“若是有呢。”

  丛欣说,“那我只能感谢他的好意了,别的爱莫能助,当然了,他若是付出更多的酬劳,说不定我也会答应的,你知道我一向爱钱的。”

  宋景行不顾她的玩笑,继续说,“若是你很爱他,爱的不能没有他,就这样还不能让你让步吗”

  “什么才叫爱的不能没有他这本来就是不成立的,没有谁离开了谁不能活,就算有这样的,可在我这里是行不通的,因为我爱自己远胜过爱别人,所以就算是为了我自己,我也不会让自己陷入,之前我还羡慕晓雨,可听她讲了豪门经历后,我有的只是毛骨悚然。”

  宋景行脸色发青,有恼羞成怒的架势,半天没说出话来,也不知道在气什么。

  丛欣随口关心了句,“你是身体哪儿不舒服吗要不要我叫医生”

  宋景行回头凝望着她,呆了片刻,然后摇了摇头,“不是。”

  “不是就好。”丛欣说,“对了,晓雨的未来婆婆怎么会过来探病”

  宋景行视线移向窗外,“我不是说过,我跟宋家是亲戚。”

  丛欣咂舌,“你还说自己没背景,跟宋家是亲戚,这背景还不够大啊很多人想攀上宋家都还攀不上呢,没想到你也是个豪门少爷。”

  “说谁呢”宋景行瞪过来。

  “不是亲戚吗”丛欣弱弱地说。

  “亲戚就是豪门少爷了他们是他们,我是我。”宋景行强调,“再说也不是什么很近的亲戚,是远房亲戚,八竿子打不着的那种。”

  这人似乎在急于撇清,“哦,是这样啊。”丛欣并没有说什么,并且认为他根本无需这样撇清,是不是又有什么关系呢人家想攀上,他却想撇清,真是够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