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不想跟大佬谈恋爱 > 第九十一章 孩子

第九十一章 孩子

  一段关系中,好与不好,只有当事人才知道,旁人看法再透彻洞明都没用,所以,在晓雨和宋衍的这件事上,丛欣并没发表太多意见,一直都尊重晓雨的意思,她若铁了心分手,那她自然无条件支持,无论如何都不会把她现在的住址告诉宋衍。

  虽说是晓雨主动分的手,但她知道晓雨的痛苦一点都不比宋衍少。

  所以,一有时间她就会去晓雨那儿陪着她。

  有个人说话总比她一个人待着要强。

  不过,晓雨一直都很要强,即使这个时候也表现的让自己不至于太痛苦,在丛欣面前总是表现出一副解脱的样子,但丛欣知道,她内心并不是这样。

  丛欣也不去揭穿她,只是找些事给她做,讲一些有趣的事给她听,试图转移她的注意力。

  而这一天,丛欣又来看她的时候,却发现她呆坐在沙发上,脸白的跟纸一样。

  一直以来都试图证明自己没事的人,却像是身处深渊一般,这太不寻常了。

  丛欣放下手中给她带的东西,忙走过去,询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唤了两声,她才缓缓转过头来,看向丛欣的眼神空洞无比。

  丛欣心里不由咯噔一下,心想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否则她不会这样,就连跟宋衍分手时,都没看到她这个样子过。

  丛欣一开始问她的时候,她没有吭声。

  人像是石化了一样,丛欣晃了她好几下,她才回过神来,看着丛欣,嘴唇蠕动了下,“完了。”

  “什么完了?”丛欣很是着急,忙打量她全身上下,“是生病了吗?就是生病了也不至于完了啊?现代医学那么发达,还有什么病是看不好的?”

  晓雨一直摇头,“看不好,再好的医生和技术都没用。”

  丛欣听了这话,手脚开始发凉,嘴巴张了好几张,才吐出两个字,“是癌?”

  晓雨摇头,“不是。”

  丛欣听到不是,悬着的心算是放下了一半,“只要不是癌就行。”

  只是她这一口气还没喘匀,就又听她说,“我怀孕了。”

  “怀孕了也不怕,只要不是癌,其他的都好说……什么?你刚才说什么?你怀孕了?”丛欣突然震惊地看着晓雨。

  晓雨点了点头,“我怀孕了。”

  好半天,丛欣才回过神来,试探地问,“宋衍的?”

  晓雨白了她一眼,“不是他的还能是谁的?你以为我能有多放荡?”

  丛欣很想质问老天,这都叫什么事,分手了才知道自己怀孕?这问题不是一般的严重。

  分手并不可怕,在现在这个社会是再稀松平常的事。

  再深的感情,有个一两年也就走出来了。

  可怀了孕,那就另当别论了。

  那可是一条生命,不是一件东西。

  丛欣坐倒在沙发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虽说她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可却从来没碰到过这样的事。

  她太震惊了,于是,她取了瓶酒,给自己倒了一杯压压惊,又倒了一杯,准备递给晓雨的时候,猛然想起来,晓雨这个时候似乎不太适合喝这个,忙尴尬地缩回了手,自己喝了。

  两杯酒下肚,丛欣总算好了些,“之前怎么就没做预防措施呢?你也不是第一天出来行走江湖了,怎么连最基本的常识都给忘了呢?”

  晓雨叹了口气,“谁又能想到我和他是以分手告终?都谈婚论嫁了,自然是怀上就生啊,况且我也老大不小的了,也该生孩子了,根本就没想过做预防措施。”

  丛欣头疼不已,别说晓雨,就连她都没想到两人会连婚姻殿堂都没走进去,就分了手。

  “你这也太点儿背了。”丛欣忍不住感概。

  “谁说不是。”晓雨叹气,“之前我一直想着怀孩子,可一直没怀上,我还以为自己有什么问题,还想着结了婚去医院看下,可谁曾想,分手了却发现自己怀孕了?想它来的时候,它不来,不想它来的时候,它反而来了,老天简直就是在跟我开玩笑,或者说,这是对我的报应。”

  “别瞎说。”丛欣呵斥,“宋衍知道吗?”问完才知道自己问的有多多余。

  晓雨摇头。

  丛欣又试探地问,“不准备告诉他?”

  “你要我怎么告诉他?我们都分手了。”晓雨强调。

  丛欣沉吟道,“或许宋家知道你怀了孩子,会有所好转。”

  “暂时或许会好些,可以后呢?”晓雨说,“我太了解他们一家子了,也看清了宋衍这个人,我没有回头的打算,你不用再试探我。”

  丛欣叹气,“那你准备怎么办?”

  “我不知道。”晓雨眼神迷茫,“你说我该怎么做?”

  丛欣没吭声。

  晓雨接着又说,“若是你,你会怎么做?”

  从欣想也不想地说,“我不知道。”

  她确实不知道,她是一个不愿回头的人,既然分了手,那自然就没有再复合的可能。

  若是留下孩子,那孩子将成为单亲孩子,而单亲孩子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她再清楚不过,她不想自己的孩子生活在单亲家庭里,所以她可能不会要。

  不然还能怎么办,她并没有能力去照顾一个新生命,她连现在的家庭都照顾不好,又何必让一个新生命跟着她受苦呢?

  但这只是她个人的想法,并不代表别人也这么想,所以她没说出来,不想误导晓雨。

  “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丛欣想了下,“你若是决定打掉,我就陪你去医院,你若是决定生下来,我帮你一块照顾它。”

  晓雨靠在她的肩膀上,“谢谢,有你这话,我感觉好多了,也没那么慌了。”

  丛欣轻轻拍拍她的头,“我们之间那用得着说这些,不过,这么大的事,你还是要好好想想,想清楚了再做决定。”

  丛欣在晓雨那里一直待到很晚才回去,一路上心情都起伏不定,真真体会到了那种闹出人命的感觉。

  忍不住替晓雨难过,不管这个孩子的结果如何,晓雨的命运都将不一样了,它将一辈子影响晓雨的生活。

  父母常嘱咐孩子交男朋友要慎重,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的,那是大人们自己总结出来的人生经验。

  丛欣到家的时候,发现宋衍也在,身上透着一股酒气,显然又是喝了不少酒。

  看到丛欣,他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质问,“晓雨在哪里?”

  “我那儿知道,她又没跟我联系。”丛欣闪开。

  宋衍坚决地说,“你知道,你是她最好的朋友,别人说不知道还有可能,但你不可能不知道。”

  “可我的确不知道。”丛欣否认。

  “你知道,你跟晓雨一伙的,你替她瞒着我。”宋衍抓住丛欣的手臂。

  丛欣冷笑,“我不跟晓雨一伙,难道要跟你一伙?你是还嫌欺负的不够还是咋地?”

  宋衍懊恼,“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知道晓雨在那里。”

  丛欣问,“知道了,又如何?”

  宋衍说,“我会劝她回来,我会跟她解释,我跟她道歉,她要我做什么,我都会去做的。”

  丛欣讥笑,“她以前听到这话估计会很开心,因为那时她很希望你能为她做些什么,可现在她可能最希望的就是你离她远远的,然后什么都不要为她去做。”

  “为什么?”宋衍似乎还不明白。

  “为什么?”丛欣冷笑两声,“因为人的感情是有期限的,过了那个村就没那个店了,谁都不可能一直等着你。”

  宋衍摇头,“我不信,晓雨是爱我的,她不可能就这么放下。”

  丛欣说,“她是爱你的,可你似乎并不爱她。”

  宋衍说,“我之前似乎是那样,可现在不一样了,有了她之后,我发现我离不开她了,自从她走了之后,我做什么都提不起劲来,我不知道我爱不爱她,但我知道我不能没有她,我求求你,你就告诉我吧。”

  宋衍抓住她的肩膀摇晃,丛欣都快被他晃散架了,胳膊也被他抓的生疼,挣都挣不开,虽说喝醉了,可他毕竟是男人,在体力上,不是女人能比的。

  “你放开我,我不知道,要怎么告诉你。”

  “你知道。”

  丛欣快受不了的时候,宋景行从房间走了出来,一把将宋衍扯开,“闹什么闹,回自己家闹去。”

  “我不回去,我没地方住,她不告诉我晓雨在哪里,我就不走。”宋衍耍无赖。

  “告诉了你又能怎么样?人家都不要你了,找到人又能如何?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还能有点出息吗?”宋景行嫌弃。

  “我是没出息,我从来就没有你有出息,我什么事都听他们的,可到头来,我还是没出息,而你这个事事都跟他们对着干的人,反而有出息了,为什么?”宋衍痛苦质问。

  宋景行警告地瞪他一眼,“你我有什么可比性,你是豪门公子,我是一普通人,自然是不能比的。”

  “你放屁,你这个伪君子,要不是你,我也不会有今天,我早该过自己的日子了,是你,都是你,现在晓雨也离开我了……”

  丛欣不解地看着他们。

  宋景行说,“别听他瞎说,喝醉了,胡言乱语呢。”

  “我没有胡言乱语,若不是你,我不会现在这个样子。”

  宋景行说,“我可没让你这样,是你自己要这样的,要做个乖乖孩子的,你若是之前对人家好点,人家至于这样绝情吗?”

  宋衍说,“我是有错,可即使我知道,也没办法啊,你是知道他们的,我是不可能斗得过他们的,我一直听他们的,并不是懦弱,我只是想清静些,想省点事罢了,可现在我发现不是这样的,我大错特错。”

  “知道错了就好。”

  “你不要以为自己如何,我现在的状况就是你以后的下场,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只会比我更惨。”

  “你少诅咒我。”宋景行忍无可忍地把他扛回了屋里,一把扔到了沙发上,回头对丛欣说,“不是我要替他说话,这小子知道错了,或许……”

  丛欣打断他的话,“我尊重晓雨的决定,而且我也不觉得嫁到宋家是什么好的归宿,还没嫁过去就被欺负成这样,一旦嫁过去,还有命吗?你看他痛苦,同情他,可你不知道晓雨比他痛苦百倍。”

  宋景行不吭声了,脸露尴尬之色。

  丛欣转身去了厨房。

  宋景行又在她后面说,“我没有站在他那边,我只是想说,或许他们是适合的,两人彼此都有感情,就这么分开了岂不可惜?或许以后很难再碰到这样合适的人了。”

  丛欣回他,“能分的开的就不适合。”

  堵的宋景行无话可说。

  晓雨不提孩子的事,丛欣也不主动提起,心里虽然着急,但也只能装作不动声色。

  过了有三四天的样子,晓雨突然告诉丛欣她想好了。

  那一刻丛欣突然有些不想知道了,不过她表面还是很淡定。

  晓雨说,“我想好了,我不能要这个孩子。”

  丛欣虽然有心里准备,可还是忍不住抖了下,好一会儿,才稳定下来,“我陪你去医院。”

  晓雨坐在沙发上,神情一直呆呆的,“我从来没想过这事会发生在我身上,它还没成型,我就不要它了,你说我是不是太心狠了?”

  丛欣只能说,“若是没有做好准备,那还不如不要,否则也是受苦。”

  晓雨说,“我也是这样想的,可它始终是有生的权利的,我却不给它这个机会,你说它会不会恨我?”

  丛欣沉默一会儿,“或许你跟它没缘,若是有缘的话,它会在对的时间来的。”

  晓雨的泪哗哗地往下流。

  丛欣看到,心里很不是滋味,不由说,“其实,你若是真不舍,可以把它留下来。”

  晓雨抹了把眼泪,坚决地摇了摇头,“我想了很久,觉得还是不能要,不瞒你,我对宋衍并没有放下,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把他放下,等孩子生下来,每天面对孩子,我就更难把他忘掉,那样的话,我岂不是要痛苦一辈子?”

  丛欣不由抬头看她。

  晓雨说,“你说我自私也好,心狠也罢,反正这孩子不能要,而且……”

  丛欣接过话茬,“而且,一旦宋家的人知道,势必要把孩子夺走,自己养,那时候孩子长在宋家,待在宋夫人的身边,可想而知长大会是什么样,这是你最不想看到的。”

  晓雨点头,“你说的没错。”

  丛欣说,“即使是动手术,也是要防着些,一旦被他们知道,后果可能会很麻烦,毕竟宋家子嗣单薄,除了宋衍并没听说有别的孩子,只怕到时候他们无论如何都会让你把孩子生下来。”

  晓雨说,“我想过这事,我之前认识一位妇产科医生,到时找她,她不会乱说。”

  丛欣听她已经找好了医生,就知道已经打定了主意,不会再更改了,便问什么时候,她好空出时间来。

  晓雨说,“宜早不宜迟,明天吧。”

  丛欣说,“好,明天我来接你。”

  宋衍还在宋景行那里赖着不走,丛欣回去看到他,心情很是复杂,甚至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他这辈子都不可能知道,他曾经有过的孩子不曾出生就没了。

  一等忙完自己的事情,丛欣便躲回了自己房间,当晚,丛欣鲜少地失眠了,并且做了一晚上的噩梦。

  第二天起来,眼圈黑的吓人。

  丛欣跟宋景行说有个外景要拍,宋景行问了几句,就放她走了,只是在她离开的时候,不由多看了她几眼。

  宋景行这人深不可测,丛欣生怕被看出什么,连忙出门。

  宋衍不忘说,“有了晓雨的下落,不要忘了告诉我。”

  “好,”丛欣敷衍了句,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丛欣先去接了晓雨,然后才去医院。

  晓雨去看诊的时候,丛欣就在外面等她。

  一开始是坐着的,后来心神有些不宁,就起身走到了窗户边,看着下面来来往往的行人。

  “妈妈。”正在这个时候,一道奶声奶气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并且自己的双腿也被人给抱住了。

  丛欣低头一看,见抱着自己腿的竟是个两岁左右的小女孩,长的跟个洋娃娃似的,嘴里一直喊着妈妈。

  丛欣身体僵硬,一动不敢动,她从来没跟这么小的孩子接触过,不知道该做什么,那么小,那么软,她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把人家孩子给碰坏了。

  忙看向四周,试图寻找她家大人,这家孩子的大人也真够心大的,竟然任这么小的孩子到处乱跑。

  “宝贝,我不是你妈妈,你认错人了,你是不是跟你家大人走散了?”丛欣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尽量轻柔。

  孩子听到她说话,大概也听出声音跟她家妈妈的不同,一直仰头看着她。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男子走了过来,“宝宝,这不是你妈妈,妈妈在工作,不在这里,这位是阿姨。”

  边说边把孩子给抱了起来,并且向丛欣抱歉地说,“不好意思,你穿的衣服,她妈妈也有一件,她就把你当成她妈妈了。”

  丛欣忙说,“没关系。”

  那位爸爸给孩子整理帽子,“这是阿姨,叫阿姨。”

  那小女孩子奶声奶气地,“阿姨好。”

  丛欣忙说,“宝贝好。”

  丛欣以为这事就完了呢,谁知那孩子接下来却说,“阿姨,抱抱。”伸出胳膊,就让她抱。

  丛欣愣了,那孩子一直伸着手,丛欣只得硬着头皮将孩子抱了过来。

  孩子的爸爸不好意思地说,“她看你跟她妈妈有些像,所以跟你很亲近。”?那孩子过来之后,就趴伏在了她的肩膀上。

  丛欣还从来没被这么小的东西亲近过,心一下子柔软了下来。

  没多久,孩子的爸爸忙完要回去了,就把孩子给带走了,可是丛欣的心却久久不能平静。

  晓雨的孩子若是生下来,估计也会像她一样可爱,而她们现在却要剥脱它生下来的权利。

  丛欣心里涌起一股冲动,不行,她要劝晓雨留下这个孩子,她这么想,也这么做了,连忙去了诊间,只是推开门,并没看到该在那里的晓雨。

  她问医生,“晓雨呢?”

  “她去做超声了。”医生告诉她。

  丛欣忙又去超声科寻找,可是到了之后,并没看到晓雨的身影,她急的满头大汗。

  心想难不成这孩子真不该来?

  丛欣又回到了诊间。

  等她赶到的时候,发现晓雨正失魂落魄地坐在候诊椅子上,脸色白的吓人。

  丛欣心里不由咯噔一下,心里在想,孩子这就没了?

  丛欣一步一步地走过去,“手术做了?”

  晓雨回头看着她,“医生说我的情况不能做,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说了一大堆的专业知识,丛欣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唯一听进去的就是,手术不能做,孩子要生下来。

  “太好了。”丛欣大大松了口气。

  “太好了?”晓雨看向她。

  丛欣干咳了声,“我正要阻止你呢,觉得这孩子不能打,毕竟是一条生命,可没想到你不能手术,可见这是天意,你跟这孩子有缘,注定要把它生下来。”

  晓雨似乎也松了口气,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也只能这样了。”

  确定生下来后,接下来她们就有得忙了,有很多事情要解决。

  首先晓雨要重新换个地方住,她现在住的地方是临时找的,周边的环境并不利于养胎。

  于是,丛欣就帮她找了一个安静的住处,并亲自布置,还有那些婴儿用品,也是该置办的置办。

  晓雨的饮食,丛欣也尽量去给她做。

  宋衍还是没放过丛欣,一直向她询问晓雨的下落。

  每次问,丛欣的心都慌慌的。

  他毕竟是孩子的父亲,按道理来说,是有权知道的,只是,他家里的人太强势了,一旦知道孩子的存在,一定会要过去的,所以晓雨才不敢告诉他。

  丛欣心想,要怪也只能怪他有那么一个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