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不想跟大佬谈恋爱 > 第九十二章 他对她居然那个意思!

第九十二章 他对她居然那个意思!

  丛欣虽说是明星助理,但她只管生活,老板外边的事情不归她管,所以她还是老样子,很少关注娱乐新闻。

  这一天,方敏过来,提起了明珊的新闻,她才去关注。

  没想到一打开页面,满满都是明珊恋情的传闻。

  娱记们拍到了明珊跟一名男子亲密相处,并且还一起回了家,很多网友都在怀疑那个男子就是蒋以航。

  不过,当事人并没有出来证实,或者回应什么。

  丛欣看了几遍,可以肯定,照片没有伪造,而且那名绯闻男子她也可以断定是蒋以航无疑。

  明珊和蒋以航在一起了?

  蒋以航终于得偿所愿,抱得美人归了?

  丛欣忍不住替他高兴,这可谓是近期以来发生在她身边最好的事了。

  丛欣怕宋景行心里有什么,就故意装着不经意的样子,提及明珊和蒋以航的事,然后观察他的反应。

  当时,宋景行正拿了本书看,听到这话,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说了句,“人家在不在一起跟你有什么关系?”

  然后又低头看书去了。

  丛欣观察了会儿,确定这人好像真的不关心,看来对明珊是真的没意思。

  得知这个好消息,丛欣其实想打电话给蒋以航来着,只是,人家还没回应,她也不好说什么,就没打。

  她没打过去,蒋以航反倒打了过来,并且还约她见面。

  丛欣见那天没事,就答应了下来,因为她也很想知道他跟明珊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就打动了明珊,走在了一起?

  蒋以航一见她,就笑的合不拢嘴,“看新闻了吗?”

  “你指的是你和明珊姐的新闻?”丛欣故意吊他的胃口,“满网都是,想不看到都难,不过,生活在这个圈子里,早就习惯这些了,看到的未必是真的,没看到的未必就没有。”接着漫不经心地搅拌咖啡。

  蒋以航愣了片刻,朝丛欣凑近了些,像是得了糖果的小孩子忍不住炫耀一般,”这次是真的。”

  “真的?那是好事啊。”丛欣淡淡说了句。

  “就这样?”蒋以航有些傻眼。

  丛欣忍住笑,“那要不然呢?”

  蒋以航不满地瞪她,“亏我还巴巴地过来告诉你。”

  丛欣乐的不行,“恭喜,恭喜,终于抱得美人归,你不就在等这句话吗?”

  “谁等这句了?”蒋以航狡辩,“有了好事,第一时间就想与你分享,没想到你却是这副态度。”?“一直替你高兴着呢,看到新闻,就想给你打电话,只是见你们没正面回应,我也不敢确定。”丛欣忙安抚,“你之前不是说没希望吗?这话你说了可还没半年呢,怎么就把人给追到手了呢?快说说你用了什么特殊手段?”边说边冲他挤眼。

  蒋以航没好气,“我能用什么特殊手段?再说了,我就是有特殊手段,我也不敢用在她身上啊?”

  丛欣摇头,“我不信。”

  蒋以航喝了口酒,嘚瑟道,“这有什么不信的,若说有什么特殊手段,那也只能说咱长的帅,有才。”

  从欣忍不住嗤了声。

  蒋以航不满,“怎么?难不成我长的不帅?”

  “帅。”丛欣有气无力。

  “回答的这么敷衍,是觉得我不如宋景行帅?”蒋以航斜了她一眼。

  “都帅,只是帅的风格不一样罢了。”丛欣笑着说。

  蒋以航还是不满,“你还是那样,跟泥鳅似的滑溜,谁都不得罪。”

  丛欣转移话题,“网上都快翻天了,都在坐等你们两当事人的回应,你们准备公开还是偷偷交往?给我个准信,等别人问到我的时候,我好回应。”

  蒋以航叹了声气,“我当然是想公开了,小爷我一向光明磊落,行的正坐得直,有什么是不能拿出来说的?自然不想偷偷摸摸了,可是,她那边不回应,我这边也不好回应什么啊?这种事,总是要尊重女性的吧?”

  原来问题出在明珊那里,看他情绪有些低落,丛欣不由安慰他,“其实也没什么,那些都是给外人看的,只要你们两好好的,不就行了。”

  蒋以航的神色又好了起来,“说的也是。”

  丛欣说,“你今天约我出来见面,不会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吧?”

  “怎么?不行吗?”蒋以航说,“事成之后,我第一个想要告诉的人就是你,除了你,真还觉得没什么人可告诉的。”

  丛欣感概,“生活在这个圈子里也挺不容易的。”连个说真话的朋友都没有。

  蒋以航说,“不过,这次叫你出来还真不止这件事。”

  丛欣不由问,“还有什么事?先说好,我能力低,能做的有限。”

  蒋以航不屑地瞅她一眼,“看把你吓的,不会让你做什么的,我就是想让你帮我筹划筹划,这不明珊的生日快到了吗?在一起的第一个生日,不能再像以前一样了,我又没什么主意,而你眼光还不错,就想着让你帮我筹划筹划。”

  “你身边那么多能人异士,那里需要我?”

  “我身边是有不少人,可他们没有你这份眼力劲啊。”

  “你就夸我吧,我若是有你说的那么好,我就不是现在这样了。”

  “我就相信你的眼光,怎么了?”

  “说来说去,你到底帮不帮吧?”

  “只要你不嫌弃,我可以帮啊。”

  “这样才对吗,”蒋以航拍拍她的肩膀,“事成后,我一定重重酬谢,大不了下次你需要我的时候,我为你上刀山下火海就是了。”

  “求人办事,你咋还咒人呢?我有什么事,需要你上刀山下火海的?我只希望我今后都平平安安的。”丛欣还四处拜了拜。

  蒋以航抱歉,“是我说错话了,你肯定平平安安的,我主要想表达我的诚意罢了,要不我换个说法?”

  “还是别了,就这样吧,我心领就是了,就你现在这样,眼里除了明珊姐再没别人了,嘴里能说出什么好话来?”丛欣不无吐槽。

  蒋以航笑道,“你不是明珊的粉丝吗?自然也是希望她幸福的,现在她找到幸福,难道你不替她高兴?”

  丛欣哼了声,“真就没见过像你这么脸皮厚的,希望如此吧。”

  丛欣为他忙了大半天,才被他放回去。

  临走前,蒋以航说了声谢谢,“明珊肯定会喜欢的,就知道我没找错人。”

  “现在说这个还有些早。”丛欣冲他挥了挥手。

  过了一个星期,蒋以航打来电话,喜不自胜地说,“明珊很喜欢,并且已经考虑求婚的事了。”

  丛欣也替他们开心,只是想到晓雨和宋衍的结局,又不由得替他们担心,希望他们不要步晓雨和宋衍的后尘,没谈婚论嫁的时候,还好好的,一到谈婚论嫁,反倒分手了,难道说婚姻是感情的终结者不成?

  丛欣虽然不想关注安易的事,但是钟家是一个大家族,一举一动都吸引人们的视线,生活在这个资讯发达的时代,想不知道都不行。

  钟家的三个女儿,之前都在家族公司里身兼要职,可自从安易回去后,就一个接一个的出事,很快就从要职上被赶了下来,对公司再也产生不了影响,算是被踢了出去。

  而网上又爆出,钟先生的身体又不大好,有意把公司管理权交给后辈,现在公司里有话语权的只有安易一人,毫无疑问,要交给的那个后辈,自然就是安易了。

  大家都在感叹安易的手段高明,虽说钟夫人不会罢休,但是以钟先生现如今对他的偏袒程度,用脚趾头想,都能知道最后的赢家会是谁。

  钟夫人就是再不甘,也没办法越过钟先生。

  安易即将成为钟家的掌舵人,很多人都聚集在他的身边,就连网上那些媒体都对他多了几分追捧和宽容。

  没有引起民众反感,反而有了不少拥泵者,丛欣感到意外,难道是只要长的帅,做什么都行?

  不过,这些也跟丛欣没多大关系,自从宋景行受伤以来,她跟安易已经没有什么联系了。

  在丛欣眼里,她和安易这辈子估计是连朋友都没法做了,俗话说的好,道不同不相为谋。

  这虽然不是她想看到的结果,但现实就是如此,她不得不接受。

  这天她去买菜,身上的电话响了,拿出来一看,不由愣那儿了,竟然是好久没联系的安易。

  一开始她没想接,只是电话一个劲地响,她不得不接了起来。

  本想说几句就挂的,可一接起来,就发现了不对劲。

  对方的声音很虚弱,几乎听不大清楚。

  “安易,你怎么了?”丛欣下意识问。

  那边说了个地址,接着请求,“你,你能来一趟吗?”声音断断续续,像是随时都会断气似的。

  丛欣一时没有吭声。

  “你,你若是不愿意来,也没关系。”

  丛欣当然不想去了,每次见面准没好事,她现在是有多远就想避多远,可是那人说了这话之后,就没声了,而电话却一直没挂,不断有滋滋啦啦的声音传来,接着就听到砰的一声响,像是有重物倒在了地上。

  “安易,安易,你在吗?”丛欣开始紧张。

  那边没有声音回答她。

  电话若是就那么挂了的话,丛欣绝对不会多事的,可就是这样,丛欣才无法做到视若无睹,丛欣放下手中的东西,最终还是出了超市,开车去了安易刚才所说的那个地方。

  那个地方,她再熟悉不过,她在那里住了好几年,那是她以前租住过的地方,是安易帮着租的,说是他一个朋友的房子,只是想找个人看房,随便给点钱就行。

  丛欣虽然不会真随便给,但房租还是比外面便宜了许多。

  后来,丛欣准备在宋景行那里一直干下去,就让安易帮她把房子给退了,可现在看来似乎不是那样。

  房子没锁,推开门进去,房子跟她离开时一模一样,一点都没有变,就连垃圾桶都还在原来那个位置上。

  屋内也不像很久没住过人的迹象。

  客厅里没人,喊了几声,没人应,丛欣忙跑去了卧室。

  然后在卧室的地上,倒着一人,附近地上有不少血迹,丛欣当场呆若木鸡,因为那人就是安易。

  丛欣呆了一下之后,忙跑了过去,摸了摸,发现还有呼吸,急忙把人扶了起来,“安易,安易,你这是怎么了?”

  一点反应都没有。

  而且满头满身的血,把丛欣吓坏了,好一会儿,才镇定下来,拿出电话,准备叫救护车。

  刚拨出去一个数字,手机突然被人按住,“不,不要去医院。”

  “安易。”见他有了知觉,丛欣惊喜交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把你弄成这样的?你这样子不去医院是会出事的。”

  安易却一直按着她的手机,很是坚决,“不能去,听我的,家里有急救箱,你学过急救,帮我处理。”

  “我学的那些东西没用,你伤成这样,需要的是专业的医生,不是我这种学了几招急救措施的业余人员。”

  看到到处都是血,丛欣急的说话声音都是抖的,可这人偏偏还不让去医院。

  “你放心,我死不了,相信我,我还不想死,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呢,不会轻易就让自己这么挂掉的,帮帮我。”安易不停哀求。

  丛欣与他对峙了会儿,拗不过他,只得妥协。

  见她答应,安易松了口气,人也跟着再次晕了过去。

  丛欣拿急救箱,帮他处理伤口,边处理边流泪,触目惊心,伤的实在太重了,像是出了车祸,又像是掉进了海里,因为他浑身都湿哒哒的。

  丛欣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只得镇定心神,尽自己最大能力去帮他处理伤口。

  处理完之后,又帮他换了套衣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人搬到床上。

  至于结果如何,丛欣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人一直是昏睡的,到了后来又发起了高烧。

  丛欣又帮他物理降温,高烧却依旧没有退下去的迹象,丛欣着急的不行,宋景行却又一直打电话过来,问她什么时候回去,她说暂时不能回去。

  他又问她做什么,在什么地方。

  丛欣就告诉他,有个朋友生病了,她正在照顾他,而且晚上也没办法回去了,让他自己吃饭。

  能听的出来,宋景行明显不高兴。

  不过,丛欣也顾不得其他了。

  她没办法离开,若是离开了,安易死了估计都不会有人知道。

  别说是认识了二十多年的人,就是个陌生人她也没办法做到一走了之。

  安易一直没醒,脸烧的红彤彤的,见物理降温没有效果,丛欣只得找药给他吃。

  好在急救箱里的药比较齐全,该有的都有备。

  丛欣不停给他换水,直到后半夜,温度才总算降了下来,丛欣给他喂了点水,后来,她实在没撑住在床边睡着了。

  等第二天睁开眼睛的时候,正好对上安易的视线。

  “你醒了?”丛欣一咕噜爬起来,“醒了,怎么不叫我?”

  “我也是刚醒。”安易声音嘶哑,有气无力。

  丛欣干咳了声,“你感觉如何?”

  安易冲她笑了笑,“我感觉好多了,养几天就没事了。”

  丛欣不赞同,“怎么可能没事?你知道自己伤的有多重吗?你应该看医生。”

  安易说,“被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感觉到浑身都疼,浑身都没力气,能给我点东西吃吗?”

  丛欣知道他在试图转移话题,不想谈去医院的事,叹了声气,只好去厨房煮粥。

  喝了些粥,安易精神略微好些,“昨晚多亏了你,其实,你可以不用管我的。”

  “说这话?那你为什么还给我打电话?”丛欣没好气。

  “除了给你打电话,我不知道该给谁打电话。”说的自己好像孤零一人,多可怜似的。

  “你若是需要帮忙,一个电话打出去,帮你忙的能从这里排出去好远。”丛欣说。

  安易摇头,“风光的时候或许是这样,落难的时候就未必了。”

  丛欣说,“你未婚妻总不会不管你吧?”

  安易凝视着她,“在这个世界上,我能信任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我妈,一个是你,我妈年纪大了,受不了惊吓,所以,我只能找你了。”

  丛欣叹气,“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不能去医院?”

  安易神情变的阴冷,“有人希望我消失,那我就暂时消失给他们看。”

  “谁想你消失?你这样是被人害的?”丛欣不由张大了嘴巴。

  安易哭笑不得,“我没事不会把自己弄成这样的?我消失了对谁最有好处?”

  丛欣沉默,说来说去,还是争名逐利的事,“弄成这样,你觉得值吗?”

  “没有值不值,你若是问我后不后悔,那我告诉你,我早就后悔了。”安易盯着她。

  “既然后悔了,为何不放手?”丛欣不禁问。

  “没办法放手,开弓没有回头箭,站上去就没办法再退回来,我就是想退,别人也不会让我退,所以,我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进,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否则将万劫不复。”安易说。

  “你醒了,我也该走了。”丛欣起身,她实在是不想参合他那些事。

  丛欣收拾东西往外走,安易叫住她,“你什么时候再过来?”

  丛欣没有吭声。

  安易说,“你若是不方便来,也没关系,我自己也行。”

  “我下午来。”丛欣没好气,即便是看在阿姨的份上,她也不能不管。

  安易听了,眼中闪过一抹亮光。

  路上想着还要面对宋景行,丛欣是又困又发愁,

  宋景行自然没给她好脸色看。

  丛欣几近讨好,他都爱答不理。

  下午丛欣提出出去的时候,他的脸黑的更厉害了,“生病了不能去医院吗?医院里可是有大把人照顾,还是说除了你,就没别的认识的人了?”

  丛欣理亏,就任他骂。

  丛欣去了安易那儿,帮他重新换了药,又给他煮了饭。

  见他状态还好,晚上就没留下,回了宋景行那里。

  宋景行说明天没事,想找个地方散散心,让丛欣陪他一起去。

  丛欣就问,“什么时候回来?”

  宋景行说,“看心情吧,若是心情好的话,就待到后天。”

  出去两天,丛欣犯愁,不管时间长短,安易那里每天至少要去一次的,否则,他饭都没法吃。

  丛欣就跟宋景行商量,“明天晚上能回来吗?那个朋友,我还是要去看一下的。”

  “既然那么不放心,那就不用去。”说完直接甩门而去。

  又把老板给惹毛了,丛欣懊恼不已。

  第二天一大早,丛欣就起来了,去找宋景行,想跟他说,待两天就待两天吧,安易那里她只能让他自己想办法了。

  可是家里没人,到处找遍了都没有,给他打电话,说是已经出发走了,让她爱干嘛干嘛去。

  宋景行不需要她照顾了,丛欣待在家里也没事,索性去了安易哪儿,他早点好,她也好早点解脱。

  刚到安易那儿没多久,就听到外面有人敲门,丛欣不由问安易,“找你的?”

  安易警惕,“没人知道我住这里。”

  丛欣说,“难不成是房东?”

  安易避开她的视线,“也不可能是。”

  丛欣不知道他说这话什么意思,不过,也没追问,敲门声很不耐烦,丛欣只得去看。

  从猫眼里看到是宋景行时,丛欣吓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他怎么在这里?

  “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宋景行恶声恶气。

  丛欣只得去开门,宋景行一进来,就推开丛欣,在客厅扫视一圈,然后直奔卧室。

  看到卧室里躺着的人,脸色立马铁青,“这就是你所说的那位朋友?”

  谎言被当场揭穿,丛欣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我那样说是怕你生气。”丛欣弱弱解释。

  “怕我生气,你还来?”宋景行吼道。

  “是我叫她来的,你不要吼她。”安易挣扎着要起来。

  “这里有你什么事?”宋景行怒视着他,“你算老几?”

  看他要动手的架势,丛欣忙拉住他,“有什么事我们回去再说行吗?”

  宋景行见她死拽着不放,一脸担心的样子,脸色阴沉的可怕,“你担心我动手打他?”

  丛欣嘴上说着没有,可手并没放松。

  宋景行冷然一笑,“放心吧,我不会打他,他伤成这样,我打他,那叫胜之不武。”边说,边掰开丛欣的手,淡漠地扫视了一眼床上的安易,以及丛欣,接着转身离开。

  丛欣那能这么让他离开,急忙追了出去,边追边解释,“我说朋友也没错,他本来就是朋友。”

  “朋友?他是安易,不是别人。”宋景行冷冷地说。

  “我知道,可也没什么区别啊,你没必要生这么大的气,是你说的,有事尽管告诉你的。”丛欣小声嘀咕。

  “你拿这话来堵我?”宋景行停下脚步,眼底布满血丝,“我是体谅你,不是让你们狗男女来相会的,我为什么生气,你难道不知道我为什么生气?”

  意识到什么,丛欣突然石化在了那里。

  宋景行气呼呼地走了。

  丛欣好半天没过神来,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宋景行早不见人影。

  想到自己包还在安易那里,忙又回去拿包。

  回去的时候,安易正扶着墙,艰难地往客厅里走,看到她,不由关心地问,“他没怎么着你吧?”

  “他能怎么着我?”丛欣心不在焉,“他不会对我做什么的,他就是脾气不好而已,发发脾气也就没事了。”

  “不对,你表情不对,他肯定对你做了什么?他若是欺负你,你告诉我,我一定不饶他。”安易握紧拳头。

  “你现在都这样了,还不饶谁?”丛欣在他伤口上按了下,他立马倒在了床上。

  “我这是要替你出气。”安易抽吸了两声,“你放心吧,我绝对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的。”

  丛欣白了他一眼,“你就消停点吧,他就是怪我骗他,不过说到底,这事也怪我,是我的错。”

  “真没事?”安易仍不放心。

  “真没事。”丛欣横了他一眼。

  丛欣话虽这么说,可心里却是波浪汹涌,一点都不平静。

  她就是再迟钝,也该听出来宋景行那话里的意思。

  他那意思是喜欢她?!

  可这怎么可能?!

  丛欣被惊的七魂去了六魄。

  宋大明星放着明珊那样的大美人不喜欢,却来喜欢她?这简直也太那啥了。

  丛欣的虚荣心是得到了满足,可冷静下来之后又觉得以后的处境肯定尴尬的不行。

  连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两人是不可能的,自己和他根本就不是一路人,再说了,就算自己对他有意,也是不行的,晓雨就是她的前车之鉴。

  更何况自己对他也没那个意思,像他那种脾气的人,压根不是她喜欢的类型。

  只是这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以后该如何相处?从欣都快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