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不想跟大佬谈恋爱 > 第九十三章 捅破窗户纸

第九十三章 捅破窗户纸

  至今也没晓雨下落的宋衍,郁闷地在客厅喝酒,门口突然传来声响,回头一望,见是宋景行回来了,害怕被他骂,正要藏起酒瓶的时候,猛然间瞅到他的脸色,人不禁吓了一大跳,也不顾其他了,忙迎了上去。

  “你这是怎么了?是要发病了吗?药呢?药吃了吗?”

  阴沉着的宋景行一把推开他,瞄到桌子上的酒,二话不说,抓起来就往嘴里灌。

  宋衍浑身的酒意一扫而光,上前去夺,却被宋景行一个用力给甩到了沙发上,半天没爬起来。

  “你想谋杀啊?”揉着被撞的生疼的屁股,宋衍呲牙咧嘴抱怨,“这又受什么刺激了?”

  宋景行也不搭理他,只顾喝酒。

  宋衍紧接着去找药,“药呢?药在哪儿?”

  “不用。”宋景行开口说了句。

  宋衍审视了他半晌,见他虽然愤怒,但人还算清醒,便没再提药的事,柔声问,“怎么了?谁又气着你了?”

  宋景行没回他,而是瞅了他一眼,不无嫌弃,“你怎么还在这儿?”

  “你这里这么多空房间,给我住一间怎么了?”宋衍说,“若不是为了找人,你以为我愿意赖在这儿?”

  “我这里没你要找的人,赶紧滚。”宋景行烦躁赶人。

  “我不滚,你那个助理肯定知道晓雨的下落,她一天不告诉我,我就一天不走……”说到这里,宋衍突然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盯着宋景行,“你这样该不会是因为她吧?”

  “别跟我提她。”宋景行将瓶子狠狠墩在桌子上。

  “看来还真是她。”宋衍了然于胸,接着好奇问道,“她不都事事顺着你吗?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怎么会惹你生这么大的气?”

  宋景行听了这话,不禁冷笑,“顺着我?表面一套,背后一套,这叫顺着我?”

  宋衍确定两人是吵架了,只是让他奇怪的是,向来伏低做小,头脑灵活的丛欣是怎么把人气成这样的?

  当然,他也了解宋景行的脾气,暴躁的也实在没几个人受得了,若有得选择,他也不愿意接近这样的人。

  他劝说,“既然对人家有意思,就……”

  还没说完,就被他一个眼刀子甩过来,“谁对她有意思?”

  宋衍不屑撇嘴,嘴硬也是要有个限度的,“先不说你为了帮她发展事业背地里做的那些事,就说最近你为了她你都躺医院里去了,为了揪出幕后的人,你这个最不想跟家里有牵扯的人,愣是拜托我帮忙,查出真相后,怕她伤心,怕她愧疚,愣是隐瞒不说,宁愿自己背锅……”这还叫没意思?那什么才叫有意思?

  宋景行无力反驳,顿时恼羞成怒,“你哪儿来那么多废话?蠢成她那样的人简直少见,我怎么可能会对她有意思?我眼睛又没瞎。”

  “那你干嘛生那么大的气?病都快给气出来了。”宋衍提醒,人只有真正在乎,才会动怒。

  “为了去见那人,她一直说谎骗我,我能不生气吗?”宋景行妒火再次翻涌,“你说说那小子都那么对她了,不恼恨不说,却还一个劲地往他身边扑,这待多迷恋人家才能记吃不记打啊?我会对这样的蠢人有意思,真是可笑了!”

  宋衍拿同情的眼神瞅着他,说来说去就是吃醋了吧,还说对人家没意思,没意思你会闭嘴那小子,张口那小子吗?不就是羡慕嫉妒人家没对你这样迷恋吗?

  “你那什么眼神?”宋景行看到更加火大。

  “没什么。”宋衍掩饰性地干咳了声,“主要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宋景行心中的无名火实在无处发泄,迟疑了片刻,便把事情简单说了下。

  “原来是这么回事。”

  “什么叫是这么回事?你这表情是在我说我无理取闹,不该生气吗?”宋景行质问。

  宋衍就是心里这么想,嘴上也不敢这么说啊,“没有,我就是觉得你应该好好听听人家的解释。”

  “有什么好解释的?这不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吗?瞒着我就是心虚,就是心里有鬼,若不是我起了疑心,追了过去,我还一直被蒙在鼓里呢,被这两人如此玩弄,他们心里不知道多得意呢?”

  宋衍忍不住说,“其实,也不算欺骗吧?丛欣说是朋友也不算说错,只是没跟你详细说明罢了,再说,明面上你不过是人家老板,并没有到事事都要向你详细交待的地步,尤其还是个人私事。”

  “你是站在那边的?”宋景行突然瞪过去。

  “我自然是站在你这边的啊。”宋衍叹了声气,“我是在提醒你,对丛欣生这么大的气,怎么没见你对方敏生这么大的气过?”

  “这不废话吗?方敏那有像她那么蠢,蠢不说,还撒谎骗人,就更可气了。”宋景行咬牙切齿。

  宋衍一个劲摇头,“方敏就是蠢到极致,你也不会生这么大的气,你只会把人给开了。”

  宋景行嘴巴张了几张,似乎想反驳来着,但最终也没能找出一句有力的话,气恼地坐在沙发上,闷头喝酒,不吭声了。

  宋衍心情也郁闷,就又去酒柜拿了瓶酒,回来陪他一起喝。

  大半瓶酒下肚,宋景行突然说,“我也发现了,一碰到她的事,我就很难控制住自己,尤其最近一段时间。”

  一看到她与哪个异性走的近,他心情就莫名烦躁,尤其是她那个青梅竹马,他简直想将他撕成碎片,嘴上说着那人不行,其实说穿了就是嫉妒人家了,可他又无力对抗这种情绪。

  为什么嫉妒?还不是他对那女人起了不该有的心思,想到这些,宋景行又强行灌了口酒,想把那些苦恼忘却,可越喝,人反而越清醒,脑海里不断联想那两人待在一起的情形,越联想,眼睛越发殷红。

  宋衍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之前我也不在意,得过且过,可直到她真的走了,我才意识到,她对我并不是可有可无的,无形之中,她已经渗透了我的生活各个角落,她一走,我的生活完全不对了,我才意识到,我对她的喜欢,并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简单,心里想的就是一定要找到她,让她回到我身边,生活似乎才能完整,我想这大概就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

  宋景行情绪有些沮丧,“你知道我的情况不宜碰这些。”

  宋衍扭头,看他,“你能控制得了吗?”

  宋景行苦笑,他若控制得了,就不会生那么大的气了,“我怕伤害到她。”

  “像我这样没病的,晓雨不也受到了伤害?为了躲避我,连自己家都不敢回了。”宋衍叹气,“事情都有两面,有利就有弊,再说,我也觉得她很适合你,脾气好,头儿又灵活,怎么骂都不生气,搁别的女孩子身上,早哭着跑走了。”

  宋景行眼神迷茫,“你真这么想?”

  宋衍说,“若说谁适合你,那还真找不出比她更合适你的女人了,当然,最主要还是你自己喜欢。”看了看他,转而又说,“你若实在不想,那就把她开除,然后老死不相往来,以绝后患。”

  宋景行想也不想摇头,“不行。”一开始的时候或许还行,现在他已经做不到了,那个女人似乎已经掌管住了他的一切喜怒哀乐。

  宋衍说,“若你还没想明白,那就继续这样。”

  宋景行摇头,“也不行,她应该已经猜到了。”

  “这就是有些难办了。”宋衍沉吟了下,“事不宜迟,你要快刀斩乱麻了。”

  宋景行不禁扭头问,“怎么样快刀斩乱麻?”

  宋衍说,“她既然知道,那就不能像以前一样了,要么表白,要么把人赶走,彻底把人隔绝出你的世界。”

  宋景行不吭声。

  宋衍又说,“现在要是把人赶走,那可就等于把她往青梅竹马那里推。”

  宋景行面孔扭曲,那是绝对不行的。

  宋衍察言观色,“那就向她表达你的心意。”

  “为何要我向她表白?要表白也是她向我表白。”宋景行严厉拒绝,万一被她拒绝,那该如何收场?

  丛欣回去后,在门口踌躇不前,正在她迟迟不进的时候,门从里面突然被打开。

  “还不进来?难道要三请四请才行。”宋景行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接着转身朝客厅里走,转身的瞬间,丛欣瞧见了他脸上的尴尬之色。

  丛欣暗自叹了声气,只得跟着往里走。

  “吃饭了吗?没吃的话,我这就去做。”丛欣没话找话,因为气氛实在太微妙了。

  前面的人没有吭声,继续往里走。

  丛欣当他还在生气,也没多想,左右看了下,并没看到小余的身影。就问前面那人,“小余不在?”

  “有事出去了。”回的心不在焉。

  “哦。”丛欣说。

  然后两人就又没话了。

  丛欣正想找个借口躲出去的时候,突然听到吧嗒一声,紧接着四周一片漆黑,正想问是不是跳闸了的时候,就见那人打开了餐厅的门,昏黄的光线正从里面传出。

  那人在门口对她说,“进来。”

  “哦。”丛欣知道他心情不好,不想雪上加霜,就听话地走了进去。

  可等她走到门口,看清楚餐厅内的情形时,人不禁傻那儿了。

  烛光晚餐!我去!

  桌子上,酒,菜已经备好,硕大的蜡烛正往外喷着暧昧的火光,再加上一大束的火红玫瑰,更是把气氛提高到了顶点。

  从欣面目僵硬,已经做不出任何表情了。

  宋景行先是干咳了声,瞅了她一眼,然后别扭地把脸转到一边。

  丛欣干笑了几声,试图缓和气氛,“这是要……有什么贵客要来?要不我先回房……”

  宋景行扭回脸,狠狠瞪她一眼,“能把自己说成贵客的也只有你这么厚的脸皮了。”

  丛欣在心里磨牙,都这个时候还不忘奚落他,这人也真是。

  丛欣额头直滴汗,真是走也不是,进也不是。

  “还愣那儿做什么?难道还要我八抬大轿把你抬进来啊。?”这人语气透着烦躁。

  本就尴尬的很,再听到八抬大轿这么敏感的字眼,丛欣就是有再厚的脸皮,这个时候也插科打诨不起来了,脸红的不行。

  很快宋景行也意识到了,脸也红了,起身走到对面拉开了桌前的椅子,然后就那么看着站在门口的丛欣。

  丛欣还想挣扎一下,“我突然胃有点不舒服,我能先回房吗?”

  那人看着她不说话,眼神仿佛要吃人。

  丛欣见不行,只得干笑了声,“其实,也没那么不舒服,少吃一点也还是可以的。”

  硬着头皮,亦步亦趋地走了过去,那神情举止,简直跟上刑场差不多。

  身体僵硬地在椅子上坐下,那表情好像坐的不椅子,而是针毡,只敢挨着一点边坐。

  丛欣坐下后,宋景行就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拿起杯子,给两人分别倒了杯酒。

  丛欣急需一杯酒压惊,拿过当即一饮而尽。

  饮完之后,才发现对面的人拿着杯子的手举在半空中,无措而又恼火地看着她。

  好一会儿,从欣才明白这人是要跟她碰杯,而她早已一饮而尽。

  宋景行的嘴角抽动了几下,缓缓缩回手,就着杯子喝了一大口酒,这才说,“渴成那样,在他那里难道水都不给你喝?”

  丛欣心虚,没有吭声。

  “照顾了一天的病人,还要撒谎骗人,肯定饿了,赶紧吃吧,都是你平常喜欢吃的。”那人又喝了口酒,一副很无奈头疼的样子。

  若她没领会错的话,今天这顿饭这人应该是想向她表白吧?可有这样表白的吗?都这个时候了还这样,她有毛病才会答应他?

  桌子上的东西的确是她喜欢吃的没错,关键这个时候,她要是还能有心情享受美食,那她真是达到了至高境界。

  丛欣还是拿起了筷子去夹菜,慢慢地往嘴里放。

  吃一筷子菜,吃一口饭。

  “味道如何?”那人问她。

  “不知道。”丛欣实话实说。

  “不知道?”

  “光顾着紧张了,不知道什么味道。”丛欣笑笑。

  宋景行拿筷子的手停在半空中,“为什么紧张?”

  这话问的?丛欣放下碗筷,垂着头,小声说,“不明知故问吗?搞这么大阵仗,我要是还能心平气和就怪了。”

  “紧张也有可能是兴奋激动,你是这种吗?”宋景行身子坐直了些。

  丛欣差点没把吃进去的东西给吐出来,“我,我是受宠若惊。”

  宋景行索性说,“看来,我不说,你心里也已经清楚了。”

  丛欣能回答清楚了吗?不能,“我,我可能还不是很清楚,这样的摆场,我觉得跟我的气势可能不符,就像牛嚼牡丹一样,对我来说,就是一种糟蹋。”

  砰的一声,宋景行手中的杯子突然墩在了桌子上,丛欣被吓的直哆嗦,“你什么意思?”

  “我,我没什么意思,我,我就,就是……”丛欣语无伦次,愣是找不出一句话。

  “什么叫不符?你这是在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吗?这一切都是为你准备的,我准备的这一切,难道说你不知道为什么?若是别人说这话,我还会信,至于你,你觉得我会信?说什么牛嚼牡丹?我看你心里想的可不是这样,或者说在你心里我才是那头牛。”

  她就是这么想的,她也不敢说啊。

  丛欣拼命摆手,“不是,绝对不是的,我才是那头牛,像您这样的,就是牡丹都形容不了你的高贵。”

  宋景行冷哼了声,“好,既然你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那我今天就明明白白的给你说清楚,你给我听好了,我要你做我的女朋友。”

  不是说喜欢她,爱她之类的,而是要她做他的女朋友?不是想,是要!不是征求,是命令!

  丛欣在心里冷哼了声,不过面上却是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不要开玩笑了,这样的玩笑,可是开不得的。”

  宋景行表情越发冷冽,“我没有跟你开玩笑,你敢说你一点都没感觉到?”

  若回答没有,那太假了,“没有。”

  “你!”宋景行猛地站了起来,咬牙切齿,那表情仿佛要活吞了她,这那是表白,这分明是血案现场?

  “你若是一点都没感觉到,那没关系,我现在告诉你了,你若是还没听清,我可以再说一遍。”

  “我知道了。”丛欣忙端起杯子喝了口酒。

  “就这样?”宋景行扬起双眉,非常不满。

  “那还要怎样?”丛欣无辜反问。

  “你还在跟我装傻充愣。”宋景行死死瞪着她。

  “我没有,一开始我不知道,你现在说了,我也就知道了,那里有装傻充愣?”丛欣顾左右而言他。

  宋景行气急败坏,“可你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什么问题?你有问问题?”丛欣试图逃避。

  宋景行气的握起了拳头。

  丛欣下意识往后退。

  “你在吊我胃口,抻着我?别以为我喜欢你,就能任由你骑到我的脖子上。”宋景行警告她。

  从欣气的几乎要吐血,到底谁骑在谁的脖子上?

  “我怎么敢?我自己什么身份我清楚的很。”丛欣心里也有气。

  宋景行被这话堵的脸红,解释道,“我不是那意思,我若是嫌你,就不会对你这样了。”

  还你嫌我?是我嫌你才对。

  丛欣低头不吱声。

  “我……你到底什么意思,你的答案呢?”宋景行给逼急了。

  丛欣避无可避,只得说,“老板,我觉得我们之间还是不要掺杂太多感情的好,老板与下属的关系,对于我们来说,是最合适的。”

  “这样说的话,你是不愿意了?”宋景行即意外又愤怒。

  “你想听实话还是客套话?”丛欣问他。

  “自然是实话。”宋景行恶狠狠道。

  丛欣说,“实话就是我一直拿你当老板,从来不敢妄想,所以……”

  “你这可不是实话,你这分明是说你不愿无非是嫌弃我。”

  丛欣忙撇清,“这是你说的,不是我说的。”

  宋景行一边瞪她,一边握紧了拳头,丛欣不由吞咽。

  “君子动口不动手啊,我一普通女子,你犯不着跟我计较,你说你一国民男神,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何故在我这儿浪费时间,外面大好的女人,可都在等着你呢,你应该眼光往外看。”

  宋景行一脸嫌弃,“我若是眼光能外看,我会跟你在这里废话?”

  这话说的,好像他多被逼无奈似的,她有那么差吗?

  “咱能不把关系搞这么尴尬吗?以后咱们还是要共事的。”丛欣几乎哀求了。

  宋景行烦躁地抓起杯子,灌了杯酒,“这么说,你是一点都不想了?”

  说了这么多,简直白说了,“这不是想不想的问题,这是合不合适的问题,我一小小生活助理不敢高攀。”

  “我说你可以高攀。”宋景行直视着她。

  那我还不想高攀呢,“这毕竟是感情问题,不是你说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若都像你说的那么简单,世上也就没那么多痴男怨女了。”

  “你对我真的一点意思都没有?”宋景行揪着这点不放。

  丛欣干笑了声,“这话怎么说的,你若是需要我,不管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我都不会有任何的意见。”她说的这是真心话,不是客套。

  “可我要的不是这些。”宋景行失望。

  “我能为你做的也就这些。”丛欣弱弱地说。

  “你还是爱着安易?”宋景行猛地盯住她。

  “这跟他没有关系。”丛欣说。

  “怎么没有关系?他对你都那样了,你却一点都不介意,你是傻的吗?还是说你已经痴迷到好坏不分了?”宋景行嫉妒的眼睛都红了。

  丛欣耐心解释,“我之前跟他的确没有联系过了,这次他受伤,打电话给我,我去的时候,他已经昏迷了,我总不能丢下不管吧。”

  宋景行哼了声,“都是借口,若不是你心里对他余情未了,就不会他一个电话打过来,你就屁颠屁颠地过去了?”

  丛欣无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丛欣越这样,宋景行越火大,好一会儿,他才说,“你知道他母亲的事是谁泄露的吗?”

  丛欣一时间没明白他在说什么,迷茫地望着他。

  宋景行说,“是他自己,这一切都是他自导自演的,为了夺权,为了夺取家财,而你呢?你落得了什么?他从来就不曾顾忌过你,只把你当棋子利用,你却还那么地相信他,我都不知道说你什么好?”

  从欣怔愣摇头,“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我不信,你有什么证据?”

  宋景行说,“这还需要证据吗?你只要想想事情爆出来,谁最终受益就知道了,当然,若是你想要,我手里也不是没有。”

  “那你之前为何不告诉我?”丛欣质问。

  宋景行叹气,避开她的视线,“我是不想你伤心。”

  丛欣忍不住提高了嗓门,“现在就舍得我伤心了?”

  宋景行烦躁地抓了把头发,“我这也是逼不得已,谁叫你对他那么死心塌地了?我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你继续被他骗,我虽然脾气不好,但绝对不会像他那样,一而再再而三地利用你,大不了我以后注意些就是了。”到了最后声音几乎微不可闻。

  脾气是天生的,那能说注意就能注意得了?丛欣说,“这不是脾气的问题,这是……

  宋景行不等她说出下面的话,就打断了她,“现在你也知道了,好好考虑考虑。”

  说完,急忙走出了餐厅。

  宋景行离开后,丛欣半天没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