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不想跟大佬谈恋爱 > 第101章 你在心疼我?

第101章 你在心疼我?

  丛欣晚上回到家时已经十二点了,本以为宋景行已经睡了,谁知打开门的时候,那人正看电视呢。

  “都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丛欣不禁问。

  “你不也这时候才回来。”那人盯着电视屏幕。

  丛欣抬眼看过去,那人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我巴不得早点回来休息,可这不有工作吗?没办法,你又是睡不着?看电视更不容易睡着。”

  宋景行抬头问,“工作很多?”

  “是啊。”丛欣揉着酸胀的脖子。

  “杂志社就没别的摄影师了?”

  “有倒是有,不过,我不是好用吗?”

  “你又不是他们的正式员工,你是可以拒绝的。”那人提醒。

  “我为什么要拒绝?”那可都是钱,她又不是有毛病,正缺钱的时候,反把钱往外推?

  “你不觉得辛苦?”宋景行眉头皱着。

  “辛苦啊。”天天忙到十二点,不辛苦才怪。

  “辛苦你还这样?图什么?若是为了钱,卡就在你那里,又没限制你用。”那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

  “你这意思是我不用工作,你养着我了?”

  “那你觉得给你卡是干什么的?”宋景行白了她一眼,好像她问的纯粹是一句废话。

  “可我不能什么都不做啊?”

  “你有很多事情可以做。”至于做什么,宋景行看了她一眼,不自然地干咳一声,并没往下说,“我也没说你不用工作,我只是觉得你没必要这么辛苦,你可以把工作当成打发时间,当成兴趣,至于挣钱,你根本不用操心,我不是没那个能力。”

  他说的这些正是少奶奶们的生活方式。

  “你是希望我什么都不做,就在家里照顾你吗?”丛欣看着他。

  宋景行嘴巴张了几张,视线转回到电视屏幕上,“我没这么想。”

  表情分明就是这么想的。

  “你是觉得我这段时间对你照顾不够?”丛欣抱歉地说,“让你吃我提前做好的饭菜是我的不对,不过,这都是一时的,等我忙完这阵,就好了。”

  “这话你一个星期前就说过。”那人瓮声瓮气道。

  “要是不想吃,我可以帮你点外卖。”丛欣讨好提议。

  “这是吃的问题吗?”宋景行啪的按掉电视。

  那是什么问题?之前她也不是没这样过,也没见他如此抱怨,果然,谈了恋爱就是麻烦不断。

  “工作就那么重要?”那人盯着她。

  丛欣愣了下,“重要啊。”衣食父母能不重要吗?

  “重要到超出一切?”

  丛欣想说是,可察觉到他的表情有泛冷的趋势,便不敢说了。

  “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宋景行忽然问。

  “什么事?”丛欣绞尽脑汁也没想出来遗忘过什么,接下来又去扒拉她的行程表,“没有啊,你交代的那些我都完成了啊?我虽然记忆没你好,但是只要记在这上面的,我是不会漏掉的。”

  那边的宋景行早气的脸色铁青了,怒瞪着她的双眼,仿佛要喷出火来。

  丛欣下意识退后,“我,我,我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知错能改,我若是忘了什么事,你,你告诉我,我一定竭力弥补。”

  “没必要。”宋景行起身,绕过她身边,转而上楼。

  几句话没说话,又生气走人了?可丛欣根本不知道他为何生气?

  正发愣之际,听到厨房门口传来一声叹息声。

  “小余?”丛欣吓一跳,“你是人是鬼?从那里冒出来的?”

  “别误会,你没回来之前,我就在厨房了,只是看你们谈话气氛不大对,我就没敢出来打扰。”小余解释。

  “大半夜的,你这样很吓人的。”丛欣捂着胸口,不无抱怨。

  “你一向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吗?还会怕这个?”小余居然调侃她。

  “谁说我不怕?”丛欣横了他一眼,继而有些不好意思地问,“刚才你全听到了?”

  小余笑笑,“你若是希望我听到,那我就是听到了,你若是希望我没听到,那我就什么都没听到,明天我只记得,我下来喝水的时候,看到你刚回来,就这些。”

  “你才是最适合做助理的那个人。”丛欣叹了声气。

  小余笑笑,转身回房,只是走了几步,忽然转身,“你真的不知道老板在气什么?”

  “他整天阴阳怪气,喜怒无常的,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我那儿知道?”丛欣嗤了声。

  小余一个劲摇头。

  “难不成你知道?”丛欣看他。

  “难怪老板那么生气?你竟是一点都没意识到。”

  “我该意识到什么?”丛欣反问。

  小余走回了几步,“你别的事情上那么精明,为什么唯独在这件事上就如此不开窍呢?”

  “想说就说,不说拉倒,怎么还上纲上线了呢?别以为你帅,我就不敢对你做什么。”

  小余无奈提醒,“你是不是忘记了你和老板是恋人这件事?”

  丛欣没好气地白他一眼,“我还没老到连这点事都记不住,当然没忘,一直谨记着呢。”否则,她也不会这么起早贪黑了。

  小余显然不信,“你这样根本不像记得的样子。”

  丛欣不耐,“不是在说老板生气的事吗?你扯这些干什么?你要是不愿意说,我就去睡觉了,都已经这么晚了,再不睡,估计又睡不了几个小时了。”哈欠连连。

  “你还能睡几个小时,老板今晚估计连一个小时都睡不了。”小余在一旁摇头叹息。

  听到这话,正要上楼的丛欣不得不停下脚步,“那你到底是说不说啊?”

  “我一直在说,是你一直意识不到。”小余嘀咕了句,“我能有什么办法?你这样子,难怪老板气的都不想跟你说话了。”

  又困又累的丛欣,本不想跟他耗着,只想回房,倒在床上,好好睡上一觉,可想到那人的失眠症,丛欣的腿脚再也挪动不了,“我这次好好听着,保证不插话,你说吧。”

  小余问她,“你还记得你有多长时间没在家吃饭了吗?”

  丛欣想了想,“我是没怎么在家里吃过饭,可我每餐都做好了放在那里,你们只要稍微热下就能吃,而且每餐饭我也没偷工减料,都是按着以前的规格来的。”

  小余这次的叹息声更大了,“这根本就不是饭的问题。”

  “是你问我饭的问题的,怎么又不是饭了呢?”丛欣很想扭头走人。

  小余无奈地说,“是,你是每餐都做了饭,可老板要的不是这些?”

  “他要什么?”丛欣已经很不耐了。

  “他要的是陪伴。”小余说。

  “可我要工作啊?”丛欣反问。

  “你是要工作,可你也是他的女朋友,而且还是刚确立关系不久的女朋友,每天天不亮就出去,到了半夜才回来,同住在一处,却整天没有见面的机会,你觉得你这个女朋友称职吗?”

  小余一番话说下来,丛欣竟找不出一句话反驳,只得说,“不称职,看来我是真的不适合给人当女朋友。”

  “意识到自己不称职后,你想的居然是你不适合?难道不应该是反省自己,以后多加陪伴吗?”小余一言难尽,转身走了,像是不想再多说的样子。

  丛欣站了好一会儿,才抬脚上楼,经过那人房间的时候,停下来叹了声气,然后去敲那人的房门。

  里面没人应。

  丛欣说,“我知道你没睡,我进去了。”

  依旧没反应。

  丛欣推门而进。

  灯没开,透过外面路灯传来的昏暗光线,可以看到那人在躺椅里,望着外面的落地窗,似一蹲雕像般,那架势就好像要准备在那里待一晚上。

  丛欣走过去,缓缓蹲在他跟前,“还在生气呢?”

  没反应。

  丛欣只得检讨自己,“我这段时间早出晚归,的确不对。”

  宋景行这才扭头,木然地看着她。

  丛欣接着说,“我只是想着,刚好有工作,那我就多做些吧,你也知道我们这行不好找工作,所以就疏忽了你。”

  宋景行哼了声,“我又不是没事做,需要你惦记着?”

  不需要?那你这么晚给我闹这么一出干什么?知道他嘴硬,人骄傲,丛欣只得说,“是我想陪你。”

  宋景行这才没说话。

  丛欣又说,“我这不第一次谈吗?也没什么经验,更不知道别人谈恋爱要做什么,我就以为还是跟以前一样,我若是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你就告诉我,你不告诉我,我哪儿知道?”?“有些事情是心之所向,需要告诉的那就没什么意思了。”那人叹了声气。

  丛欣嘴巴抽了抽,忙提议,“明天我可以休息一天,我们明天下午去约会吧?”

  宋景行的眼底闪过一抹亮光,可接着又板起脸,“你有空,也未必见得我就有空?我一当红男明星,又是公司老板,可不是什么时间都有空的,很不好意思,明天公司还有事呢,要去公司。”

  丛欣暗自腹诽,公司能有什么事?若是有事,方敏早找来了,此人分明是在傲娇。

  丛欣忙哀求,“我好不容易休息一天,就不能往后推推吗?”

  “你以为什么事都能推吗?公司里的事那件不重要?那都是上亿的合作。”

  丛欣听出了弦外之意,这是在敲打她呢,认为她为了自己工作的那点工资累死累活没必要。

  “既然你都这样哀求了,我若是不答应,那岂不是太不近人情了吗?免得你说我这个男朋友没有时间陪你,那我就把明天事情推了吧。”那人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

  丛欣的嘴角都快抽筋了,傲娇反讽个没完了。

  接着又见他蹙起了眉,“既然休息一天,为何要下午?”

  “上午我有点私事。”丛欣说。

  “私事?我们的事就是公事了?”那人的脸又黑了下来。

  “当然不是。”丛欣忙说。

  “既然没时间,就算了。”宋景行起身要走开。

  丛欣那能让他就这么离开,否则这气还不知道怄到什么时候呢,忙拉住他的胳膊,“为何算了,我都计划好了。”

  “因为我不想你把这事当公事应付。”宋景行露出受伤的神色,眼睛都红了。

  丛欣自知有愧,“不是,我是真想跟你在一起。”

  “你若是真想,就不会只空出半天时间,或者说把在一起的时间都像公事一样计划好,若不是发自内心,那还有什么意思?说到底,我比不过你的公事,更比不过你的私事?”

  丛欣拽着他的胳膊,无奈地问,“那你要我怎么做?”

  “我没让你怎么做,你可以什么都不做,时间一长,你我也就生疏了,到时也就是分手的时候了。”宋景行淡淡地说。

  “分手?”丛欣没想到会听到这两个字。

  “你干嘛这么意外?分手对于你来说又有什么影响?你本来也不怎么情愿,是我一直追的你,你不过是迫于压力罢了。”宋景行眼神控诉。

  “我没想过,我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明天上午的事一早就定好的,没办法更改的。”丛欣解释。

  听到这里,宋景行猛地变了脸色,“你说是一早定好的?”

  “是啊,否则我就推了。”丛欣说。

  这话没让宋景行高兴,反而让他更加的生气,“我明白了,若是你明天没事,那你明天也不会有休息时间了?”

  “不,不是的。”丛欣眼神躲闪,明显底气不足。

  “你出去。”宋景行指着门口,怒不可遏。

  “我。”丛欣心里也是一肚子委屈,可见他这样,只得朝门口走去,怕继续惹怒他。

  只是还没等走到门口,手臂却被大力抓住,一个转身,猛然落入那人怀里,就那么把她抱的紧紧的,也不说话。

  愣了好半天,丛欣才叹了声气,抬起胳膊,拍了拍他的背脊。

  此刻,她感觉到了这人对她的情感,之前争吵的不悦,都不复存在了,只余下一个念头,那就是怜爱,想要照顾他,不想他受伤,也不想他难过。

  “等我把事情忙完,我会尽快赶回来的,我们去看电影好吗?”丛欣细声慢语,“我错了,你就别跟我计较了,我以后一定注意。”

  那人没有说话,只是抱着她。

  “去睡觉好吗?时间已经不早了。”丛欣小声哄着。

  “你要陪我?”宋景行猛地松开,一脸惊讶地瞅着她,同时脸也微红。

  丛欣意识到他误会了,不禁干咳了声,“不,不是。”

  宋景行眼神倏又暗淡下去,转身坐回到躺椅上,“我睡不着。”

  “睡不着啊?”丛欣有些不敢看他,“是不是没吃药啊?”

  “吃了。”那人说。

  “吃了啊?”丛欣问,“那你一般失眠都会几点睡?”

  宋景行说,“有时候一整夜都不睡。”

  “一整夜都不睡?”丛欣震惊地说不出话来,难怪这人脾气经常阴晴不定了?她若是睡不够一整天都会心神不定,要是一整夜不睡,那简直没法活了。

  丛欣心下更加怜爱,想要离开睡觉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那我陪你?等你睡着了,我再走。”丛欣试探地问。

  “好。”宋景行略微呼吸不畅,“可是你不困?”

  “没事,反正明天不用早起,晚睡一些没关系。”丛欣边说边打了个哈欠,其实她早困的不行了。

  宋景行回到床上躺着。

  丛欣给他盖好被子,起身朝床头灯的地方走去,那人却一把拉住她。

  丛欣忙说,“我不关,我只是把灯光调暗一些。”

  宋景行这才放手。

  丛欣调好了后,就坐在了床边。

  躺在床上的宋景行就大睁着眼睛看着她,眼里毫无睡意。

  “把眼睛闭上,这样睡的更快。”丛欣拿手盖上他的眼睛。

  还没触及,手就被他握住,然后翻了个身。

  本来丛欣很紧张的,可见他接着并没什么逾越举动,反而闭上了眼睛,这才放松下来。

  两人虽然确立了关系,可丛欣跟他,总觉得太突然了,有种不现实的感觉,再加上又比他年龄大,对他做出些什么亲密举动,总觉得难为情,所以两人自确立关系以来,顶多也就抱下,连亲都很少。

  上床,那是连想都不敢想。

  别看她整天嘴上说的自己很有经验似的,其实她根本什么都不懂,而且还有传统心结,觉得发生关系都是在结婚之后的事。

  所以,也从来没想过在他房间留宿这个问题。

  那人闭上眼睛后,丛欣这才敢大胆地打量他。

  眉若燕翼,鼻若悬胆,当今圈子里比上他颜值的没几个,也难怪那些粉丝喜欢,连她看了,心都忍不住跟着颤动,他的事业成功,并不是说他演技有多好,可能很大一部分是他颜值的功劳。

  “你老看我做什么?”那人突然张开眼睛。

  丛欣顿时尴尬不已,“你闭着眼睛怎么知道我看你。”

  “直觉。”那人看她微曲着腰,“你不难受吗?”

  “难受。”谁长久保持这个姿势会好受?

  那人微垂下眼帘,嘴唇蠕动了下,“你可以上来。”

  丛欣下意识一挣,不过没挣开,那人又握紧了几分。

  “我又不做什么,你想什么呢?”宋景行没好气,“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你若不愿意,我还能勉强你不成?”

  丛欣干笑两声,“我没想什么。”

  “没想那就上来啊。”

  此人一副挑衅的样子。

  丛欣牙一咬,心一横,只得爬了上去,挨着床边躺下,刚躺下,那人便把头枕在她的腿上。

  “你还说不做什么?”丛欣当下紧张起来,刚才是怎么说的?

  “这样睡会舒服些,别说话了,再说我又要睡不着了。”那人还嫌上了她?

  从欣瞪了他几眼,只得闭上了嘴,“那睡吧。”缓缓抬手,轻轻地拍着他的背,像拍孩子一样。

  后面那人又翻了个身,抱住了她的腰,丛欣身体僵硬,脸红的不行,刚要给他掰开,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居然就睡着了?丛欣顿时不敢动了。

  手上的动作也没停,又拍了一会儿,认为他睡踏实的时候,这才小心翼翼地挪开他的头,以及搂着她腰的双手,揉揉发麻的胳膊腿,下床,轻轻关上门,回自己房间。

  只是刚打开门就看到了不远处的小余。

  “差点没被你吓个半死。”丛欣拍着惊魂未定的心脏,“你半夜不睡觉,站在哪里干什么?”

  “你不也没睡?待在老板房里干什么?”小余反问她。

  “怕他有什么问题啊?”丛欣没好气。

  小余笑的很是意味深长,“我也是怕他有什么问题,才没敢睡。”

  丛欣这话是随手找来的借口,可小余的话却不像。

  “哦。”半晌,丛欣不禁问,“他除了半夜不睡觉,还能有什么问题?”

  小余说,“我见他近来情绪不太稳,不是怕有什么问题吗?你干什么去?”

  丛欣说,“回房睡觉啊?”这还用问吗?

  小余眨了下眼,“有这必要吗?就是被我看见了,也没什么,我又不是外人,再说,你俩的事我可是一清二楚的。”

  丛欣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斜了他一眼,径直回了自己房间。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丛欣去厨房做饭。

  饭做到一半,宋景行也起来了,气色看起来不错,想来昨晚睡的还可以。

  丛欣端饭的时候,他去摆碗筷。

  饭后,丛欣把一切收拾妥当,准备出门。

  宋景行一身外出的装扮,也往外走。

  丛欣不由问他,“要去公司?”

  “不去。”

  “那你这是?”

  “陪你啊。”宋景行说,“我本来上午就没事。”

  “这……”

  宋景行打车门,“我可不像我们还没开始,就因为相处时间太短分手,圈子里的情侣都是这样分手的,一出去拍戏,就是几个月,再浓烈的感情慢慢也变了,再加上,我们本身就没多少感情基础。根本就要不了几个月。”

  “可是,这次真的不方便。”丛欣着急。

  “你要见的是安易?”这人眉头皱了起来。

  “不是。”丛欣忙摆手。

  “那是别的男人?”

  “不是男人是女人。”丛欣说。

  “我认识的?”

  “晓雨。”丛欣不得不说。

  “晓雨就更没什么要顾忌的了。”宋景行说,“她的事我又不是不知道,你没必要藏着掖着。”

  “可是晓雨不知道你知道啊?”

  “她早晚要知道的。”宋景行不以为然,“不是跟你说过了,我什么都不会说的,对我这点信任都没有?”

  丛欣看着他不说话。

  宋景行说,“虽说我是宋家的亲戚,但是这事,我是站在你们这边的,对于他们的所作所为,我也是不赞同的,再说又不是很亲的亲戚,我吃饱了撑的去告诉他们,你们要做什么尽管做,我给你当司机。”

  这人不是容易打发的主儿,断然拒绝的话,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来,丛欣只得说,“那行吧,只是到时要把你这张脸包好,否则,被人拍到传出去,你就完了。”

  宋景行一点都不在意,“拍我两吗?这不是早晚的事,俗话说的好,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菲。”

  丛欣白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地址是……”

  “我知道地址。”宋景行打断她。

  丛欣便老实地坐在副驾上。

  到了之后,丛欣给晓雨打电话,告诉她,她已经到了,可以下来了。

  “其实,你没必要跑一趟的,我自己可以的。”晓雨扛着个大肚子走了出来。

  丛欣忙去搀扶她,“我知道,是我想去的,我可不想错过看我干女儿的机会,省的以后埋怨我不关心她,车在这边。”

  “我怎么看到车里有人啊?”晓雨不禁皱眉。

  刚走到车边,车窗就被打开了。

  看到宋景行,晓雨呆愣那儿了。

  同样,宋景行也是一脸吃惊地看着她。

  “晓雨,你听我说,他什么都知道,当然这不是我说的,是他自己查的,不过他说他不会告诉那边人的。”丛欣忙在旁解释。

  晓雨已经吓的说不出话来了。

  宋景行收起惊讶的表情,下车打开了车门,“先上车吧。”

  丛欣忙把人扶上去。

  丛欣给宋景行报了家医院的地址。

  路上,宋景行透过后视镜不时看晓雨。

  被丛欣发现后,迅速移回。

  丛欣觉得他的神情有些古怪。

  到了之后,宋景行去停车,丛欣扶着晓雨去产检。

  晓雨突然说,“上次你跟他吵架,大半夜来我家,说是不回去了,可没过一天,你就又回去了,是不是那时候他就知道了,所以要挟你?”

  晓雨一向精明,知道瞒不过她,丛欣只得说,“是,但我回去,不光是因为这件事,你不用担心,他说了不会告诉,我想以他的脾气,应该不会说谎。”

  晓雨突然抱住了丛欣,“我一早就知道不可能瞒住所有人。”

  “那你?”丛欣惊讶。

  “能瞒一天是一天,瞒不住了,到瞒不住时再想辙。”晓雨语气透着无奈和苦涩,“要不是你陪着我,我都不知道要怎么熬下去。”

  “行了,别说这些了,预约的时间快到了。”丛欣说。

  晓雨去做检查的时候,宋景行找了来,在她身边的位置上坐下,“我没想到都分手了,她还愿意把孩子生下来。”

  丛欣说,“不能打掉,打掉对晓雨的身体不利,有生命危险,再说,当时,我们都不舍得,毕竟那是一条性命。”

  宋景行犹疑了会儿说,“宋家若是知道晓雨怀了宋衍的孩子,会让他们结婚的,并且也会好好对孩子的。”

  “怕的就是这点,晓雨已经对宋家的人绝望了,不会再踏进去那个门了。”丛欣说。

  宋景行沉默一阵,“孩子有了父亲,晓雨也不用这么辛苦了。”

  丛欣说,“话是这么说,可孩子的妈不想要孩子的父亲。”

  宋景行又说,“宋衍对她有感情,而且也改变了很多。”

  “改变再多也没用,心都死了,还怎么和好?即便和好,就能幸福吗?”丛欣说,“我尊重晓雨的选择。”

  宋景行看着丛欣没有说话。

  “你看我作什么?你来时不还说跟他们不亲,你应该不会说吧?”丛欣忐忑不安起来。

  宋景行说,“在这件事上,你也是这么想的?”

  丛欣说,“那要不然呢?”

  宋景行说,“我就是想到这事若发生在我身上,我就忍不住打寒战。”

  “说什么呢你?”丛欣脸红了,“我们这才哪儿到哪儿,八字还没一撇呢,再说了,你又没有宋家那样的家人,而且,生孩子那不都是结婚以后的事。”

  “是啊。”宋景行如梦初醒,“要先结婚才行。”

  “你给个准话,会不会说?”

  宋景行横了她一眼,“我不说,可你们现在这样,很容易暴露的,要找个隐秘的医院才行。”

  “这家医院还不行?”丛欣说,“晓雨找了相熟的医生,那人应该不会乱说的。”

  宋景行说,“宋家有在这里设立公益点,宋衍的妈妈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到时碰上了就露陷了。”

  “啊?”丛欣顿时脸色蜡白,“那怎么办?”

  宋景行说,“你们若信得过我,让我来安排吧。”

  “你?”丛欣扭头看向他。

  宋景行说“我找家医院,不管是产检还是生产时,宋家的人都不会发现,而且医生的技术还很过硬。”

  “真的?”

  宋景行点头。

  “等会儿晓雨出来,我会跟她说,只是,你为何要帮她?”丛欣不明白。

  “我帮的不是她。”宋景行望着诊室的门。

  帮的不是晓雨,那就是她了?丛欣神情顿时不自在起来,

  跟晓雨说这事的时候,晓雨没怎么想就同意了,丛欣反倒疑惑起来,“你就不怕他明着帮我们,实际是在帮宋衍?你也是知道他跟宋衍的关系一向很好。”

  晓雨不以为然,“只要有你在,他就不敢太过分。”

  丛欣愣怔,“你这话什么意思?”

  晓雨说,“只要他还喜欢你,就不敢把事情做的太绝,否则你还不恨死他啊。”

  与宋景行关系的变化,丛欣也在适应中。

  当然了,有关两人,她也想了许多。

  她不是十八九岁的小姑娘了,有些事不可能不想。

  想两人会如何,想两人会不会有结果,可想来想去,她都觉得跟宋景行都将是一时之乐。

  尽管宋景行表现的像是长久打算,比如给她卡,比如改变自己的工作。

  在别人看来,已经认真不能再认真的了。

  当然,丛欣也不否认他的认真。

  只是,宋景行这个人太不能以常理而论了,完全是个不按理出牌的人,前一刻他可能是个圣人,下一刻他就有可能变成魔鬼。

  这样的人又怎能是个合适之人?

  丛欣希望过的是一种安定平淡的生活,夫妻两相敬如宾,照顾好母亲,养个下一代,如此度完这一生。

  安易就是那样的人,但那只是以前,现在已经不是了。

  可宋景行显然更不是,不但不是,并且还与之相差十万八千里。

  既然这样,那她为什么还要答应?细究起来,她也不知道,可能是被他感动了吧,也可能是内心深处是真的喜欢他,只是因为他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而一直压抑着。

  只是,他有多让人感动,下一刻就有可能多让人咬牙切齿。

  这样的人,根本让她无法想到以后,可既然答应了,就只能走到那儿算那儿了。

  她连自己的命运都把握不住,又怎么可能把握的住虚无飘渺的感情呢

  不过,庆幸的是,工作倒还算顺利。

  工作中,虽然也被人认出来,但因为热度已经下去,并没有多少人揪着这点不放。

  圈子里就是这样,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早就认识到这点的她,还是忍不住唏嘘。

  这天她出外景的时候,竟然碰到了熟人。

  “你怎么在这儿?”蒋以航在酒店大堂看到她很是诧异。

  “跟拍。”丛欣朝那边的艺人看了看。

  “他啊?”蒋以航打量了番,“还不错,现在挺火的。”

  “能得你一句,那他真的还算不错。”丛欣说。

  “行啊你,前一段时间,见你连照都不拍了,专心当宋景行的助理,我还替你可惜,真怕你就此一蹶不振,没想到这么快就恢复了。”蒋以航脸上的神情不是说说而已,是真心替她高兴。

  “那是我一蹶不振?我那儿都是被逼的。”丛欣苦笑。

  “不管如何,看到你又拍照,挺好的,就是你工作的那家杂志社不咋地,跟你的实力不相符,想想你之前都跟什么人合作,现在又合作些什么人?”蒋以航难免替她惋惜。

  丛欣纠正道,“这家杂志社也不错,虽说没什么地位和名气,但是氛围不错,立意也好,还是很有发展前景的,况且,现在这种状况已经很不错了。”

  那像她以前待过的那家杂志社,没有自己的特色不说,还老想着碰瓷名人,赚快钱,到最后把自己给作死了。

  蒋以航不以为然,“他们能有现在,还不是多亏了你。”

  丛欣笑笑,“焉知不是因为它,我才能这么快重操旧业?”

  蒋以航点了下她的鼻子,“你啊,总是这样,什么事都不居功。”

  “干嘛?”丛欣惊吓后退,“你想我上明天的热搜吗?”

  “放心吧,没事,在这里没人敢拍你。”蒋以航很肯定地说。

  丛欣白了他一眼,“你怎么能这么肯定?你又不是这家酒店的老板。”

  蒋以航得意一笑,“还真被你说对了。”

  “你真是这家酒店的老板?这家酒店我可听说?”丛欣猛然回过味来,“这家酒店的老板也姓蒋,他是你……”

  “他是我家老头。”蒋以航说,“有时间吗?我们去那边吧台好好聊聊,他那里可存有不少的好酒。”

  “我在工作。”丛欣看了看已经在等她的艺人,“下次吧,我要工作去了。”

  “别啊,下次见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找你又不好找,宋景行又不喜欢我,总是从中作梗。”蒋以航一把拉住她,“我这两天都在这里,这是我的房间卡。”边说边塞到她的口袋里。

  “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我可是正经人。”丛欣惊恐不已,慌忙环视四周。

  蒋以航笑着眨眨眼,“又不是没独处一室过,装什么装,行了,我那里有厨房可以做饭,想吃你做的饭行了吧,晚饭我就不吃了,等你啊。”冲她抛了个飞吻,然后扬长而去。

  丛欣无奈摇头,收起房卡,去追艺人。

  “不好意思啊,碰到了熟人,让你久等了。”丛欣抱歉。

  艺人说,“没什么,反正也没什么急事。”

  反倒是他的经纪人一改往日不屑的态度,讨好地问她,“那个人是蒋以航吧?”

  “啊。”丛欣勉强应了声。

  “还真是他,我就说远远看着像。”经纪人埋怨地瞅了眼自家艺人,“你应该去打招呼的。”

  艺人说,“人家并不见得想我去打招呼,看他打扮就知想低调行事,不想被人打扰。”

  “想不想那是他的事,打不打那是你的事。”经纪人教训,“那可是圈中的大佬,若是记恨你,那你就完了,当场就给你个不尊前辈的印象,若是被拍下来,那你就不用混了。”

  不用这样吧,人家蒋以航可是一点都不在意的,真像艺人说的,冷不丁打招呼,才让人不爽,微不足道的一点小事,就要念叨这么久,还上纲上线的,况且这还是个孩子,充其量不超过十八岁,丛欣有些看不下去。

  “没你想的那么严重,他没有介意,哦,对了,他刚才还说你很不错呢。”

  “真的吗?他真这么说?”经纪人大为激动,拉住丛欣的胳膊,“没想到他这么平易近人,哦,对了,丛老师,你跟他很熟吗?”

  前一刻对她还爱答不理,现在就变成了丛老师,丛欣暗自撇撇嘴,“还行吧,合作过。”

  经纪人却不以为然,“我看你们谈话,根本不像合作过那么简单,关系肯定很好,你看能不能在他面前美言几句,我们这个,接下来有档节目,刚好他是评委。”

  艺人脸色难看,直接转身走了。

  丛欣嘴上应付着,“若是有机会,我会的。”

  进了房间,经纪人有事出去了,丛欣拍了几张照,艺人给她倒了杯水,“刚才谢谢你。”

  “我又没做什么,有什么好谢的。”丛欣摆手。

  “他刚才说的那些,你不用管他。”那艺人似乎很有自己的傲气。

  丛欣笑道,“我就是说了,也不见得人家会在意,我不过就是个名不见经传的摄影师,没那么大的脸面。”

  艺人笑了,这笑容是她从跟拍以来,第一次看到的发自内心的微笑,“你说话真有意思。”

  丛欣自然没放过这一幕,端起相机拍了下来。

  见状,那人露出呆萌的表情,大概是没想到她会拿起相机,表情极其真实可爱。

  丛欣说,“跟拍了一天,就数这两张效果最好。”

  艺人一脸懵。

  丛欣说,“放松点,我听蒋以航说你不错,那应该是混的很不错了,怎么还这么紧张?”

  艺人想了下说,“在这行里没有不错,只有成功和失败,成功了就什么都有了,失败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丛欣愣住,“没这么极端吧?”

  艺人嗤了声,“我若是像蒋以航那样的咖位,经纪人敢这么说我?”

  接着又叹了声气,“要想有更大的自主权,就要先拥有更大的名气,这个圈子就是这样现实,你有名气,大家都看得起你,没有名气,大家就都来踩你。”

  他才多大,就说出这样的话,这个圈子可真能锻炼人。

  丛欣想起了宋景行,他入行的时候,也才十七八岁,是不是也像他一样,遇到诸多艰难。

  正在这时,身上的电话突然响了。

  不用看,丛欣也知道是谁打来的。

  “那人怎么样?没给你找麻烦吧?”宋景行在电话里询问。

  丛欣顿时黑线,“没有,很乖的一个孩子。”

  “孩子?”那人意外。

  “十八岁的年纪,可不还是孩子。”丛欣说,“看他那样似乎也吃了不少苦,对了,你也很早就入行了,你那时是不是也也碰到不少事?”

  宋景行不以为然,“谁会不碰到事?我脾气不好,方敏又年轻,不像现在这么有经验,能不被人为难才怪?”

  丛欣一时没说话。

  隔半饷,宋景行在那边问,“你是在心疼我吗?其实,在我看来,那些根本就不算什么,也不觉得苦,你没必要替我难过。”

  丛欣说,“那对你来说,什么才算苦?”

  “是……”宋景行猛地打住,“算了,以后再说吧。”

  丛欣放下电话后,还在想,到底是什么事会让他觉得那些为难并不算什么?

  只是来不及深究,丛欣就要出门了,蒋以航还等她做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