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不想跟大佬谈恋爱 > 第102章 吃醋个没完了

第102章 吃醋个没完了

  虽说拿了房卡,可丛欣并没直接拿房卡开门,反而先敲了敲门,只是,敲了一会儿,里面并没人应,丛欣只得拿房卡开门。

  进到房里,转了一圈,也没看到蒋以航的身影,想来是还没回来。

  既然要她做饭,她就直奔厨房,厨具倒是一应俱全,只不过看上去像是从未使用过。

  打开冰箱,不管是保鲜的,还是冷冻的,都填的满满的,一看就是刚补充的,想来是看到她以后特意让人买回来的。

  丛欣就着冰箱里的食材,捡着那人爱吃的,做了四菜一汤。

  做到最后一个汤的时候,蒋以航回来了,一回来就直奔厨房,“好香啊,有一刻,让我觉得有回到家的感觉。”伸手去拿,却被丛欣打掉,“洗手了吗?”

  蒋以航讪讪收回,转身去洗,不无惋惜道,“要是做饭的不那么凶就完美了。”

  丛欣哼了声,“我工作的时候,还要给你做饭,有的吃就不错了,居然还嫌我凶?”

  蒋以航反驳,“我吃,你不要吃吗?”

  丛欣无所谓道,“我吃什么都行,面包白开水也是一顿饭,不像你们吃顿饭都那么挑。”

  “这不叫挑,这叫追求,懂吗?”他瞥了丛欣一眼,“这么好的手艺,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也太没品味了。”

  “品味能当饭吃吗?”丛欣不屑,“再有品味,没有东西吃,还是照样饿肚子。”

  “可不是,没有你给我做饭,我就吃不到这样的美味。”蒋以航洗过手,坐下来吃饭。

  “捧的太假了吧?”丛欣不以为然,“这里可是五星级酒店,什么样的大厨没有?我做的再好能好过他们去?你别说能,你说了我也不信,我知道自己做饭还过得去,但绝对达不到五星级大厨的水平。”

  蒋以航说,“是,论水平你可能比不上他们。”

  丛欣给他盛了碗汤,“这不是可能,是一定。”

  “只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我就喜欢你这一类,吃着你的菜,有种家的感觉。”蒋以航说。

  “做的就是家常小菜,能没有家的感觉吗?”丛欣不禁笑道。

  蒋以航抬头,想说什么,可最终也没说出口,继续吃饭。

  丛欣看到了,不禁问,“是有什么烦心事吗?”

  蒋以航苦笑。

  丛欣试探,“你跟明珊姐还好吗?”

  蒋以航夹了一筷子菜放到碗里,“一年到头见不了几次面,你觉得能好到那里。”

  “明珊姐很忙?”丛欣问。

  “自己筹拍了一部戏,自编自导,能不忙吗?”

  丛欣边吃边说,“我也听说了,据说还是一部巨资大作,请了不少大腕呢,就连宋景行都被邀请客串,我还以为待一段时间呢,这是要开拍了吗?光看阵容,就知道必定大赚特赚。”

  丛欣说这些的时候,蒋以航的兴致并不高。

  丛欣狐疑,打量他一番,“明珊这么有本事,你不应该高兴吗?还是说你在吃醋她找宋景行客串的事?若是因为这个你大可不必。”

  “不是。”蒋以航又去盛了碗饭,“我是吃过宋景行的醋,不过我也知道宋景行对她没感觉,两人是不可能的。”

  丛欣说,“那就是怪明珊姐没有时间陪你了?”

  蒋以航好一会儿没说话。

  看来她猜测的不错,宋景行这样,他也这样,从欣忍不住为明珊说话了。

  “明珊这样,不也是为了工作吗?又没做其他对不起你的事,你应该体谅,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不能还拿过去的要求来要求她,什么事都不做,只在家里相夫教子?相夫教子也不是不可以,可关键是现在的男人都太精明了,不像以前不能休妻,现在他们动不动就要离婚,女人没有保障,只能靠自己了。”

  与其在为明珊说话,还不如说是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

  “我没有说一定让她在家相夫教子。”蒋以航抬头,“我只是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冒那么大的风险,做那些事,是钱还不够吗?显然不是。”蒋以航说起来,意见很大。

  “或许她要的不止是钱。”丛欣又说。

  “那就更不值了。”蒋以航说。

  “你是怕她没那个能力?”

  蒋以航停顿了下,“我只是觉得她太过急功近利了,从来没导过戏,一上来就搞这么大的制作,太冒险了。”

  丛欣不懂这些,也不好说什么。

  “作品还没出来,不好说这些丧气话。”丛欣给他加了碗汤,“说不定出来成爆款呢,这种事谁都说不好。”

  蒋以航似乎心中有很大的苦闷,叹气道,“我倒并不在意这些,成也罢,败也好,都很寻常,本来就是有输就有赢。”

  “既然如此想的开,那你还郁闷什么?”丛欣没好气,“找了个明珊这么漂亮的女人,况且还这么能干,你应该知足,怎么还唉声叹气起来了呢?你这样会让我觉得你很矫情。”

  “漂亮?能干?”蒋以航有些不以为然,“你拿她当偶像,是觉得自己不如她?”

  “这还用说吗?我怎么可能跟她比?她可是国之女神。”丛欣一副跌落眼睛的样子。

  “可我觉得你那儿都比她强。”蒋以航凝视着她。

  丛欣愣怔片刻,继而调侃道,“这要让外人听去,还以为你喜欢的是我呢。”

  蒋以航说,“也不是没有可能啊。”

  丛欣白了他一眼,“开什么玩笑,想想当初,你求而不得的情形吧,那个时候,若是明珊愿意看上你一眼,估计你死了都愿意,现在人家成了你女朋友了,你反倒唧唧歪歪起来了。”

  “你说的没错,我也经常这么安慰自己,若不是这样,可能早走不下去了。”蒋以航递过来碗,“再来一碗汤,这汤的味道真是好,不管怎么说,跟你唠叨了这些之后,心里好多了,对了,你跟的那个艺人,对你怎么样?要不要我做些什么?”

  “不用,那孩子挺好的。”丛欣忙说。

  只是,让丛欣没想到的是,时隔几天之后,蒋以航竟找上了丛欣工作的那家杂志社。

  当时丛欣正在与赵主编他们讨论照片的事情,就听有人跑过来告诉她,有人找她。

  “谁啊?让你激动成这样?”赵主编看到手下那副慌里慌张的样子,不满道。

  “蒋,蒋以航。”那人结巴。

  “那个蒋以航?无论有什么事都让他等一下,我们这正忙着呢。”赵主编继续看手上的资料。

  “让他等?”手下一副听错了的样子。

  赵主编看她那样,这才意识到,不禁问,“你刚才说谁?蒋以航?”

  只见他倏地瞪大眼睛,“是我想的那个蒋以航?”

  手下人猛点头。

  办公室外传来轰动声,想来是不会错了。

  一把拉住那人问,“你刚才说是找谁?”

  丛欣按着眉头,适时接话,“找我的,我去看看。”

  “找你的?哦,去去,赶紧去。”赵主编完全换了个姿态,比刚才那个手下还要激动,双眼放光,看丛欣就像看财神爷似的。

  丛欣在心里叹息,她那能不知他打什么主意,他一直想找蒋以航,只是人家看不上他。

  不等丛欣出去,蒋以航已经被领了进来。

  “你怎么过来了?”丛欣无比头疼。

  “经过这里,顺便过来看看。”蒋以航打量四周,扫视到赵主编和刘副主编的时候,“这两位是?”

  “这位是刘副主编,这位是赵主编,同时也是杂志社的合伙人。”丛欣一一介绍。

  蒋以航伸出手打招呼。

  老赵握手的时候很是激动,都忘记松开了。

  刘副主编同样激动,只是激动中带着几分苦涩。

  “你跟丛欣很熟?”赵主编问。

  “熟。”蒋以航冲她眨了眨眼,“经常吃她做的饭,能不熟吗?”

  外面紧接着响起一阵轰动,想来不少人在偷听。

  做饭,那必是亲近之人才有的,赵主编和刘副主编都不禁看向丛欣,眼神中透着震撼。

  除了跟宋景行关系不明之外,没想到跟蒋以航关系也这么亲密,本来无意间找来的人,却没想到来头这么大,简直是捡到宝了。

  “做饭的样子经常见,就是没见过她工作的样子,我一直都想找她合作,只是苦于没机会,不介意我看看她工作的环境吧。”蒋以航冲两人说。

  “不介意,让丛欣领着你好好看看,哦,对了,若是中午没事,就跟我们一起吃饭吧,原本我们打算去吃火锅的。”老赵不失时机地邀请。

  丛欣以为蒋以航会拒绝,这人那会吃什么火锅啊?可谁知他却答应了。

  领他参观的时候,丛欣小声问,“你到底想干什么啊?来之前也不给我个电话。”

  “我若是打了,你就不会让我来了。”蒋以航凑近她耳边,周围一片哗然,丛欣顿时远离些,不用听,也知道那些人在说什么。

  “这还用说嘛?”丛欣说,“你这样会让我成为众的之矢的。”

  “他们只会羡慕你。”蒋以航又凑过来,“你怕什么,他们不会以为我两有什么的。”

  丛欣说,“你这样让我很不好做好吗?那两人正愁找不到门路呢,这下子看到我跟你认识,那还不找我给你说情啊。”

  “找你你就说嘛?”蒋以航不以为然,“我不是说过吗?一直都想与你合作呢。”

  “你还真想啊?你不是说他们不入流吗?”丛欣惊诧莫名。

  “是不入流,不过这不是有你在吗?再说了,宋景行都与他们合作了,我也不算太掉价。”蒋以航冲她眨眼。

  “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丛欣叹气。

  吃饭的时候,赵主编几近殷勤,连丛欣这个擅长溜须拍马的人,都有些不忍直视,果然,酒足饭饱之后,就提出了合作的事。

  不见蒋以航答应,也不见他拒绝,只说这事还需要再考虑。

  送他出去的时候,丛欣就忍不住问了,“你不是说合作的嘛?怎么不答应了?是条件不合适?你现在无论提出什么条件,估计他们都会满足,他们想找你合作,不是一天两天了。”

  蒋以航没好气,“我那是为了你。”

  说着关上车门走了。

  为了她?丛欣没明白。

  回去之后,看到赵主编,她才知道蒋以航话中的含义。

  “他是不是有什么不满啊?”赵主编忐忑不安地望着丛欣。

  “我不知道啊。”丛欣做出无辜的样子。

  “来来来到我办公室里说,我那里有好茶,咱们边喝边聊。”赵主编殷切地把丛欣请到他办公室,亲自泡茶倒水,拿点心,殷勤样,就差没拿袖子给她座位上弹灰了。

  “你太客气了。”丛欣做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

  “应该的应该的。”赵主编坐到她对面,“其实,你对杂志社的贡献,我都一一铭记于心呢,本来想好好奖励你一番,只是一直没时间,趁着这个机会,正要给你说呢,我们一致商定,给你的酬劳再涨个三分之一。”

  丛欣听到,心里差点没乐开花,可嘴上还是矜持地说,“这不太好吧?我可是刚来没多久,突然涨这么快,我怕别人有意见。”

  “有什么意见?他们若给杂志社做出这么大贡献,我也给他们涨,不要有什么心里负担,这是你应得的,只要你好好干,咱们杂志社是不会亏待你的,你就不要再说什么了,就按我说的办。”赵主编直接拍板决定。

  “这个……”丛欣一脸不太妥的样子。

  赵主编却说,“别的杂志社都关门了,为何咱们杂志社能脱颖而出?那就是咱们爱惜人才,你若再推辞,可就是看不起我们了。”

  见他这样,丛欣只得从善如流,“那好吧。”

  答应之后,丛欣端起杯子,不动神色喝茶。

  没过多久,赵主编就露出了狐狸面目,“丛欣啊,现在你也是咱们杂志社一员了,肯定是想咱杂志社越来越好吧?”

  “这个当然。”丛欣忙放下杯子。

  赵主编说,“你看,自从宋景行与咱们合作完之后,不止销量增加了,咱们杂志社立马提升了一个档次,再也没有人敢叫咱们野鸡杂志社了。”

  “别人称呼咱们野鸡杂志社?”丛欣一副愤怒的样子。

  “是啊,行内都是这么看待我们的,不过好在我们自己不这么看待自己,只是,自己光知道没用,虽说档次提高了,但他们都说我们不过是一时走运,骨子里还是野鸡杂志社。”

  “我们不这么想不就行了?嘴长在别人身上,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咱们管不了那么多。”丛欣劝慰。

  “话不是这么说的。”赵主编愁眉苦脸,“咱们吃的就是这碗饭,要用事情说话才行,若是这次能把蒋以航请来,他们就不敢再说什么了,到时实力上去了,广告代言什么的也全都来了。”

  “你的意思是让我找蒋以航?”丛欣做出很惊讶的神情,“可是我跟他并不熟,并不像他说的那样,你知道圈子里的友谊都是说说而已的,若当真那你就傻了。”

  丛欣之所以这么说,也是在为自己留余地,若是这人对蒋以航提出什么不合理要求,她不可能答应的,人家蒋以航之所以合作,那是想帮她一把罢了,她那能再去坑他?

  “我知道为难你了,不过还请麻烦你好好跟他说说。”赵主编苦苦拜托,“我给你最大的办公室,最好的设备,薪酬你若是不满意,咱们也可以再商量,你若是一直这么干下去,我还可以给你合伙人的资格。”

  “你太客气了,合伙人我可不敢想。”这下给丛欣震惊住了,没想他下这么大的血本,赶忙应道,“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只好试着跟他说的,但是,我做这些,真不是为了薪酬,我这也是为了咱们杂志社,我希望咱们杂志社有一天能够成为一流的杂志社走上国际。”

  这话说到赵主编心坎上了,顿时激动的不行,就差没抱住丛欣感激涕零了。

  不过,丛欣也不全是场面话,她是真有这么想,若是可以,她也想在这家杂志社一直干下去,她是真觉得这家杂志社的氛围很不错。

  出了办公室没多久,蒋以航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如何?”那人上来就问。

  丛欣不禁翻了个白眼,“他给我加了三分之一的薪酬,还许下了不少的大饼,我说我尽量,他就感激的不行。”

  “才三分之一?”蒋以航不无嫌弃,似乎觉得赵主编太不上道。

  “别看三分之一,这已经是他们能拿出的最大诚意了,杂志社正在发展中,所有的资金都投入到了杂志社里,就连老主编都还是以自行车代步呢。”丛欣不得不说,“这两个人是干实事的。”

  蒋以航赞同,“能看的出来,那姓赵的是个人才,不惜放弃一切机会,人算是有魄力,你回头找个合适的时间答应他们就是了。”

  “还有别的要求吗?”丛欣问。

  “有。”

  “什么?”

  “多给我做几次饭吧。”蒋以航说。

  丛欣愣了瞬,爽快地说,“好。”丛欣的薪酬增加那么多,多亏了他。

  “好,可以了。”丛欣放下相机,松了口气。

  “我看看。”蒋以航走过来。

  丛欣把照片转到电脑上给他看,“到时会选出几张最好的。”

  “这些几乎张张都是完美之作。”助理忍不住感概,“舍弃那一张都不舍。”

  “这只能说明你们丛大摄影师的技术好。”蒋以航说。

  “是模特长的帅,气质好,怎么拍都是精品。”丛欣说。

  两人互捧,对视一眼过后,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长的帅这是无需置疑的,但也要有一双眼睛发现,和一手好的技艺把它记录下来才行。”蒋以航要去攀她的肩膀。

  “说话就说话,动什么手脚?”丛欣笑着躲开。

  “我这不把你当兄弟了吗?”蒋以航耸了耸肩。

  “谢谢看得起,不过担当不起。”丛欣继而警告,“别拿兄弟套近乎,我不会任你驱使的,亲兄弟还明算账呢,我才不跳你的坑。

  “没劲。”蒋以航还是抬手拽了下她的头发,“你不跳,我跳好了吧,告诉你们同事,今晚我请客,不醉不归。”?明星嘛,尤其还是蒋以航这么大碗的,只要他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会放在他身上,他话音刚落,四周便响起一阵欢呼声。

  “看来不用我转话了。”丛欣边收拾东西边说,“只是,我可能去不了,我有事还要赶回去。”

  蒋以航拿眼瞥她,“没你这么没劲的,我请客,连你这个掌镜的人都不去,那像什么话?没你这样的,再重要的事都要给我来。”

  丛欣一脸为难。

  “又要赶回去给宋景行做饭?”蒋以航替她愤愤不平,“这人也真是的,懂不懂怜香惜玉啊?你都忙一整天了,回去也要给他做饭?”

  丛欣嗤了声,“好像你没有让我忙一整天给你做饭一样?”

  “是,我是有,但我才有几次?”蒋以航蛮横地说,“我不管,你今晚必须去,你不能过了河就拆桥,我不许。”

  丛欣被说的尴尬万分,就这么走了的话,确实有过河拆桥的嫌疑,见那人虎视眈眈地瞅着她,丛欣只得发信息告诉宋景行,晚饭让他自己吃,她可能会晚一些才能回去。

  刚发完,手机就被蒋以航给夺了去,很没正形地说,“跟蒋哥哥在一起,还玩什么手机,显得我多没魅力。”

  “还哥哥?”丛欣顿时无语,“你好像还没我大的吧。”

  蒋以航说,“是,你是比我大上一两岁,可你敢让我喊你姐吗?”

  丛欣还真不敢,那还不被他的粉丝给吃了啊。

  再说,喊姐她也别扭,好像她有多老似的。

  蒋以航的兴致很高,先是带着杂志社的人吃了顿饭,再后来又带他们去唱歌喝酒。

  这人显然很会玩,也很会搞气氛,一开始大家都还顾忌他的身份,有些拘谨,等几杯酒下肚,大家伙逐渐放开了,玩的越来越疯。

  丛欣被他们灌了一轮又一轮,即便她酒量再好,也搁不住这么多人灌的。

  正晕晕乎乎的时候,她听到了电话铃声响,很耳熟,下意识去掏自己的手机,一掏没有,这才想起来自己的手机被蒋以航给拿去了。

  接着便听蒋以航在那边不耐烦地说,“我在那儿?我在喝酒啊,我是谁?你打我电话,还问我是谁?你是不是有病啊?这不是我电话?怎么可能?”

  停顿了片刻,他才接着说,“哦,对了,这好像还真不是我的电话,丛欣在哪儿?她在我旁边喝酒呢,我是谁?我都听出你是谁了,宋景行,你居然还没听出我是谁,你太让人失望了。”

  蒋以航丝毫不加掩饰,声音很是响亮,宋景行三个字响起时,周围顿时安静了下来。

  丛欣忙去夺自己手机。

  蒋以航不给,对着电话,继续说,“你又不是三岁小孩了,没必要让丛欣时时照顾你,再说,她也需要自己的私生活,她也需要朋友,你不能把人管的跟个犯人似的,别说你只是她的老板,你就是她的男朋友也没有这样管人的。”

  “她不是你随叫随到的应声狗,我管不着?让丛欣接电话?我还就管了,丛欣的事就是我的事,谁欺负她,我就跟谁过不去,你少在我面前说三道四,我明天就把她挖走,你不珍惜,我珍惜,你现在就开始找人吧……”

  还没讲完,电话已经被丛欣抢走了。

  蒋以航还在那里抱怨,“你干什么啊?我还没教训完他呢。”

  “应该我问你想干什么?”丛欣气急败坏,等把电话放到耳边,只余一阵嘟嘟声,再打过去,那边直接给她挂掉,根本不接电话,以他那脾气,肯定已经气炸了。

  那边蒋以航还很得意地说,“宋景行现在肯定气死了,他越生气我就越高兴。”

  丛欣恨不得上去掐死他,把他凑过去的头扒拉开,“你害死我了,你知道吗?”

  蒋以航却不在意,“这有什么?宋景行若生气不要你,你就去我那儿,我对你比他对你能好一百倍,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你只要偶尔给我做做饭,在我心烦的时候陪我说说话就行。”语气中透着烦闷和孤寂。?骂他的话,到了嘴边,愣是被她给咽了回去。

  丛欣重新坐了下来,蒋以航把头靠在她肩膀上,“我心里好难受。”

  见大家都在看着他们,丛欣不禁叹了声气,“喝醉了,开始说胡话了,你们继续玩你们的。”

  大家伙虽然又投入到喝酒唱歌当中,但目光时不时地会朝他们这边瞄来。

  看了眼歪倒在自己身边的人,丛欣不知该说些什么。

  只听那人说,“我不过是让他着急了下,你就开始心疼了,为什么你们都对他那么好?为什么?我那点比不上他?在她那里,我不能说一句宋景行的不是,我若是说了,必定不理我,甚至连提都不敢提。”

  丛欣叹气,这也是个可怜人。

  “有时候我想,干脆不如分手算了。”

  丛欣愣了,“大哥,你到底喝了多少啊?”

  蒋以航说,“我是喝的多了点,但我心里清醒着呢,我喜欢的人,心里并没有我。”

  丛欣安慰,“你想多了,她若不喜欢你,是不会跟你在一起的。”

  蒋以航冷笑一声,“只有你才会这么想。”

  丛欣不相信,“不是因为喜欢你,还能为了什么?以明珊姐现在的地位要什么没有,干嘛为了别的委屈自己。”

  “要什么没有?”蒋以航苦笑,“谁又敢说要什么就有什么?”

  丛欣说,“不管怎么说,你也不能单方面这么认为。”

  蒋以航说,“我也就跟你说说,你不用着急,我也就能在你这里倾述倾述。”

  丛欣说,“你要多一点耐心,像明珊姐那样的人,可不是寻常的女子。”

  蒋以航说,“我宁愿她不是现在这样,我宁愿她像你一样一事无成。”

  “哎,说什么呢?”怎么还攻击人呢?

  “不过一事无成,也有一事无成的好。”

  “你再这样,我就走了。”丛欣生气。

  “但你有自知之明啊,你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你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管怎么说,你都是认认真真在活。”

  “谁不在认认真真地活着?”丛欣心说这不废话吗?

  蒋以航打了酒嗝,“多了去了,像我就没有,你一事无长,那是你运气不好,我事业有成,那是我运气好,但运气这个东西,不可能一直都在的,你现在没运气,并不等于你以后没运气,你不缺能力,也不缺耐心,你缺的只是机遇,放心吧,你会成功的。”

  “谢你吉言了,不过,我没你说的那么好,我干的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钱。”丛欣说,“我也没你想的那么高尚,我利用你,也利用宋景行。”

  “我不知宋景行心里怎么想的,反正我是甘愿给你利用。”蒋以航说,“你身上就有那种魅力。”

  什么魅力?她怎么没发现。

  蒋以航说,“你身上有种母性的特质。”

  丛欣嘴角抽了抽,这算什么魅力?只要是个女的,都有母性的特质好吗?

  “跟你待在一起,就觉得踏实,温暖,心灵能够得到治愈,不用担心背叛,不用担心背后捅刀子。”头还在她肩膀上蹭了蹭。

  丛欣嘴巴张的老大,“你这意思是把我当母亲了?我都老到能当你母亲的地步了?”

  蒋以航白她,“我只是打个比喻,当谁母亲,占谁便宜呢?要不,你再考虑考虑,跟着我?”

  “还是免了,我觉得现在就很好。”跟着他?除非她不想活了。

  蒋以航嗤了声,“好什么好啊?一听到宋景行的名字就怕的跟鬼似的,你现在也有自己的工作了,干嘛还要给他当老妈子。”

  现在已经不是老板与助理那么简单的关系了,丛欣咳嗽了声,没说话。

  蒋以航白她一眼,恨铁不成钢。

  “你该不会也喜欢上宋景行了吧?”蒋以航说。

  丛欣当场愣那儿,“你,你说什么呢?”

  蒋以航并没注意到她的惊慌,“千万不要喜欢他那样的,要喜欢也应该喜欢我这样的。”

  原来他不知道,丛欣松了口气,神情自然了许多,“你都有主儿的人了,我那儿敢?”

  蒋以航瞪她,不满道,“你不是不敢,你是不想。”

  丛欣赔笑,“不是的,我只是不喜欢有主儿的。”

  “或许很快就不是了。”蒋以航神情黯然。

  “你说什么?”丛欣没听清。

  蒋以航说,“我说我要是没主儿,你会喜欢吗?”

  丛欣直截了当,“不会。”

  蒋以航愤怒,“你就不能多想一会儿再说吗?”

  丛欣笑,“忘了,那我就多想一会儿。”

  两人正说笑间,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动静很大。

  房间顿时寂静无声,纷纷看向门口。

  等看到门口的人时,丛欣顿时脸色煞白,他怎么会在这里?下意识就要往蒋以航身后躲。

  宋景行的视线在室内扫视,等看到丛欣的举止时,脸色阴沉的可怕。

  “您来了?快快请坐,我让他们上……”赵主编回过神来忙凑过去,殷勤打招呼,却被宋景行一把推开。

  只见他径直走到蒋以航的面前,一把将丛欣从他身后拽出来,“跟我回去。”

  “你做什么?”蒋以航拉住丛欣另外一只胳膊,“我们这儿正玩的高兴呢,你这样打扰,不太好吧?”

  宋景行阴冷的目光盯着蒋以航拉住丛欣胳膊的那只手,“拿开。”

  “不拿。”蒋以航迎着他的目光,“要拿开的是你,你吓到她了你知道吗?你一来,她就躲起来,她明显是在害怕你,明显不想跟你回去,你就是他老板,你也不能这样强人所难。”

  “我再说一遍,放开。”宋景行的目光透着一股死气。

  周围的人大气都不敢出,但蒋以航一点都不为所惧,“我也再说一声,你放开,丛欣被你抓的很不舒服。”

  “我,跟你回去就是了,你们别说了。”丛欣忙说。

  “你这样回去,我不放心。”蒋以航说,“他现在都能这样对你,回去还不知道会怎么对你呢?你听我的,现在就跟他说,你不在他那里做了,看他还怎么管制你,这简直就是暴君吗?”

  丛欣急的不行,一个劲地使眼色,“你快别说了。”

  蒋以航不在乎,“你怕他做什么?不怕,有我在呢,我是不会让他伤害你的。”

  他越这样护着丛欣,宋景行越生气,额头的青筋都露出来了,丛欣这会儿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

  宋景行突然盯着丛欣,“你不想跟我回去?”声音阴冷的仿佛来自地狱。

  丛欣忙摇头,“不是。”

  宋景行又咄咄逼人地问,“他说我没有管的资格,你说呢?”

  丛欣先是愣怔,可在他目光逼视下,不得不点头。

  看着这一幕的人,全都呆若木鸡。

  宋景行再次扭头看向蒋以航,意思在说,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蒋以航说,“她这分明是害怕你才这样说的,她是你的助理不是你老婆,就是你老婆,你也不能这么对待她。”

  宋景行冷笑一声,“这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蒋以航愣了下,“我看不惯。”

  宋景行说,“你看不惯,那是你的事,把手拿开,如果你再不拿开,别怪我不客气。”

  “两位,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若有误会,咱们坐下来说……”赵主编站出来,试图打圆场,可两人却异口同声地说,“没误会。”

  赵主编尴尬的顿时不知该说什么了,正要开口劝解几句,毕竟闹大了不好,闹出什么事来,他们杂志社也脱不开关系,可刘副主编这时却拉住他的胳膊,示意他闭嘴,这两人的矛盾,可不是他能管的。

  “我不拿,你能拿我如何?”蒋以航哼了声,“我忍你很久了,宋景行,要打架,我奉陪。”

  听说要打架,丛欣急了,蒋以航又岂是宋景行的对手?“你快放开我,我跟他回去,他不会怎么着我的。”

  “你以为我会信?”蒋以航说,“我有眼睛看呢,现在都这样了,回去了一个人没有,做什么都没人知道,不行,我不能让你跟她走。”

  他话还没说完,宋景行抡起拳头就去砸蒋以航。

  丛欣一看,忙挡到蒋以航的身前。

  宋景行的手突然停在她的头顶,怒不可遏,“你想死吗?”

  丛欣解释,“他只是不放心我,他没有别的意思。”

  “他还没有别的意思?你没看到他在撺掇你离开我吗?”宋景行吼道。

  “他是开玩笑的,你听不出来吗?”丛欣说。

  “我没有开玩笑,我就是那么想的。”蒋以航突然接话。

  “你给我闭嘴,还嫌不够乱吗?”丛欣情急之下吼了句。

  被她这么一吼,蒋以航不敢吭声了。

  丛欣拉下宋景行的手,对其他人,“不好意思,我们先回去了,扰乱大家的兴致,下次我请大家。”边说着边拽着宋景行往外走。

  宋景行还在死瞪着蒋以航不动。

  “到底走不走?不走就一辈子留在这儿,别再回去了。”憋了一肚子气的丛欣也火了,丢下人直接走了。

  宋景行见状,指了指蒋以航,“你给我等着。”

  蒋以航还处在震惊中,听到这话,不在乎地说,“随时候教,哦,对了,刚才真不是开玩笑,我这里随时对她敞开怀抱。”

  正要离开的人,突然一个转身,上前拎住了蒋以航的领子,“你找死。”

  蒋以航笑了,“也不知是谁找死,你最好打下去,这次我帮了她大忙,她正心里愧疚,不知道怎么报答我呢,若是知道你出手打了我,还是因为她,你觉得她会如何?”

  宋景行愤怒的眼睛都红了。

  蒋以航继续说,“你也最好对她不好,这样她就能越发早点发现你的真面目,好早早离开你,然后投入我的怀抱。”

  宋景行的拳头都扬起来,可最终也没落下,抬脚踹翻了茶几,然后转身离去。

  蒋以航望着他的背影,笑的很是玩味,“原来是这样,可真够有意思。”

  “你还觉得有意思?我们都快吓死了。”赵主编抹着头上的汗,心有余悸地说。

  蒋以航拍拍他的肩膀,“怕什么,他不敢怎么着我。”

  “若是别人还好说,宋景行那就不好说了,以前只是听说他的事迹,只当是黑子黑他,直到上次亲眼所见才知道那些传言的真实性。”赵主编唏嘘。

  蒋以航把茶几扶起来,坐下来说,“上次看到了什么,来坐下来,好好给我说说。”

  赵主编便把宋景行在宴会上给人头上倒酒,打人的事说了。

  蒋以航听了后说,“不奇怪,那还真是他能做的出来的。”

  赵主编说,“我们只知道他脾气暴,却不知道暴成这样,只是一个助理,就气成这样?圈子里还从没见那个助理被老板这般器重的?都不惜上热搜?”

  “助理?”蒋以航玩味地道,“此助理非彼助理。”

  赵主编一头雾水。

  刘副主编插话,“既然你知道,为何还跟他对着干,难不成……”意识到自己说了过界的话,忙道歉,“不好意思,我不该说这些。”

  蒋以航看了他一眼,若有所思了会儿,接着笑道,“看来你是个明白人,不但如此,还是个有心人。”

  刘副主编听到这话,先是一愣,接着脸刷地红了。

  蒋以航叹气,“这小丫头可真够有本事的,也是,我能发现她的好,别人也能。”

  刘副主编愣了片刻,实在忍不住,“别人都在传你跟明珊?”

  蒋以航却摆手,“别误会,我对那丫头并没那个意思。”

  刘副主编这下更不明白了,“那你为何要说的那么暧昧?你这不是故意……”

  “故意找不痛快是吗?”蒋以航把他不敢说的话说出来,“我乐意,我高兴,更不痛快的是他宋景行,瞅瞅刚才他气得要杀了我的架势,想想就能多吃三碗饭,以前的我何曾想到这些?这可真是风水轮流转,终于可以出一口气了。”

  这话,旁人自然是听不懂的,只觉得他们这些人的脑子大概都有坑,才会如此想。

  蒋以航走了。

  一直没明白的赵主编,不由询问刘副主编。

  刘副主编叹了声气,“你还真觉得她就是个助理?”

  “难道不是?”赵主编琢磨了下,“好像是不太对劲啊,没见那家艺人如此在意助理的,若是不满,早开除了,犯不着这样,更何况,这助理还敢吼自家老板,而那老板还是个暴躁的,居然没有扭断她的脖子?”

  想到这儿的老赵,突然灵光一闪,终于给他抓到了什么,想找刘副主编证实的时候,谁知一抬头,那人早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