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不想跟大佬谈恋爱 > 第105章 酒店偶遇相亲

第105章 酒店偶遇相亲

  赵清惊恐地倒退几步,“他告诉你了?不管如何,你们没有证据,不能拿我怎么样。”

  丛欣站了起来,“他没有告诉我,有关那次的事他提都没提,是我猜的,逃出来之后,我就猜到有可能是你。”

  “你猜的我?是你告诉安易,让他来对付我的?原来是你。”赵清满眼恨意。

  丛欣摇头叹息,“我没有,我都能猜出来,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赵清见她不像说谎,不可思议问,“你都怀疑是我,为什么不找我?为什么不报复我?”

  “报复?”丛欣不禁笑了,“我没有那个时间,对我不公的事都要报复,那我这辈子就只能活在仇恨里,什么事都不用干了,人生就那么长,我不想把我的时间都浪费那些无意义的事情上。”

  “你不怕我一次不成,再来一次?或许下次你就没那么幸运了。”赵清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她。

  丛欣摇头,“世界上每天都有无数的天灾人祸,若每件都担心,那是担心不来的,我只能说,与其担心,不如好好地过好当下,若真有那么一天,那只能说我命运不济,现在看来,我的运气还算可以。”

  “你居然这样想,你这是自欺欺人,懦夫行为。”赵清不甘心。

  “你倒是报复了,你最后得到了你想得到的吗?”丛欣不禁反问。

  赵清沉默了,好半晌才说,“没有,不但没有,还把自己弄的人不人鬼不鬼,我宁愿当初不认识他。”

  丛欣哼了声,“你现在认识到还不算晚。”

  赵清却说,“可我不甘心,我咽不下这口气,他凭什么把我利用完了之后,就将我一脚踢开?”

  丛欣提醒她,“你当初可是说你们是合作关系,各取所需,安易他完成了协议,不算违背。”

  “他是完成了协议,但那是在我没有爱上他之前定下的,我爱上了他,他凭什么不爱我?没有男人能把我利用完再丢掉的,只有我能那么做。”

  这就是一个太把自己当回事的人,丛欣无话可说。

  赵清走后不久,晓雨就推门进来了,“我听丫头说,来了一个很横的女人,谁啊?没怎么着你吧?”

  “赵清,她现在自顾不暇,能怎么着我?”丛欣看了下她的肚子,“倒是你,应该多注意些,没事不要瞎跑。”

  “这不丫头给我打电话,怕你吃亏吗?”晓雨在椅子上坐下来,丛欣去帮挪椅子,“赵清?她来干嘛?”

  “要我帮她求情。”丛欣叹气。

  “求情?求什么情?”晓雨扭头看她。

  “你还记得我上次绑架的事吗?”

  “怎么不记得?都快把我吓死了好吗?怎么?绑匪抓到了?难不成是赵清干的?”晓雨瞬间明悟。

  “我当时也只是猜测,并不敢确定,今天她找来,我才敢确信,”丛欣说。

  “她居然还敢找来?”晓雨气得要站起来,“我……”

  “行了,赶紧坐下吧,别我了,你这样子就悠着点吧。”丛欣忙去搀扶她。

  “这也太气人了,你还没找她的麻烦,她反倒找上来了,她想干嘛啊?再来一次?”晓雨愤愤不平。

  “不用我动手,安易已经动手了,大概针对他们赵家做了不少事,她能来找我,应该是扛不住了。”

  “门都没有,她怎么有脸呢?”晓雨不可思议。

  “可不是,来的时候还气势十足的,你说你一个求情的,不先道歉,反倒把我辱骂了一顿?真是开了眼,你说他们这些人的脑子都是怎么想的?逻辑完全是围绕着自己,就没想过别人如何。”丛欣也算是涨见识了。

  “先别慌,我先查一下。”晓雨拿出手机,折腾起来,过不多久,猛地拍着大腿,欢呼,“真是大快人心,活该,活该。”

  “什么啊?”丛欣问。

  晓雨说,“自从怀了孩子,我就不关心那些事了,不过关系还在,我询问了下那些人,他们说赵家近期接二连三地出事,单子单子被抢,资金资金短缺,已经是强弩之末了,继续下去,要不了多久就要破产。”

  “破产?这么严重?那可是个大家族?”丛欣不敢置信。

  “甭管什么大家族,走了霉运那还不是照样死。”晓雨啧啧两声,“要是安易干的,那我要对他竖大拇指,终于干了一件像样的事,只是……”

  “只是什么?”丛欣不由问。

  晓雨疑惑不解,“只是以钟家的能力,并不足以打败赵家啊?更何况还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赵家可不是什么小公司?”

  丛欣不懂这些,“难道是墙倒众人推的缘故?”

  晓雨说,“那也要墙先倒了才行啊?难道说我久不在江湖,已经不知江湖事了?”

  丛欣笑道,“这倒是有可能。”

  好巧不巧的是,赵清刚走,安易后脚就来了。

  听到安易的声音,丛欣忙走了出来,把晓雨留在了会客室,领安易去了自己办公室。

  “怎么这时候来了?没去公司?”丛欣给他倒了杯茶。

  “办事经过这里,顺便过来看看。”安易接过茶,在她对面坐了下来,“你现在是越来越有老板的气势了。”

  自从说开之后,两人相处起来就自然多了。

  “我这那叫老板?不过是在你们这些大佬的照顾下混口饭吃罢了。”丛欣转着笔,“否则,谁知道我是谁啊?”

  安易愣了下,笑道,“这口气似乎有些不对啊?是谁给你气受了吗?”

  “干我们这一行的,那还不是天天受,受气算什么?糟心的是,打了你的人,不向你道歉不说,还要让你去求情?”

  “是赵清来了?”安易听出了话意,笑容有些冷,“我就说刚才看到的背影有些眼熟,没想到还真是她。”

  丛欣也没否认,“都找到我这儿来了,可见你没让她好过。”

  安易干咳了声,身子坐直了些,“按道理来说,这事我应该告诉你的,毕竟你才是真正的受害者,有权知道,只是这些事吧,太糟心了,不想拿来烦你。”

  丛欣说,“若不是赵清找来,这事我都快忘了。”

  安易冷冷道,“你能忘,我却忘不了。”

  丛欣问,“赵清家的事真是你做的?”

  “可以这么说。”安易狠狠地说,“她能那么做,就别怪我不客气,你觉得我太阴毒了?连帮过我的未婚妻都下手?”

  “我可没那么想。”丛欣摆手,“她都要毁我容了,我还帮着她说话,那我不是脑子有病吗?”

  “没有就好。”安易喝了口茶,“这女人可不值得你去同情。”

  丛欣好奇地问,“既然说到这儿了,我就想问下,当时逃走的时候,我听到他们谈话,他们似乎还是两拨人,除了赵清还有谁对我恨之入骨的?”

  “他们不是对你恨之入骨。”安易垂头。

  “什么意思?不是针对我的?”

  安易干咳了声,“是针对我的,这之前,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你是谁。”

  “钟家的人?”丛欣问。

  安易一脸心虚,“不是,是生意上的,因为我,他们的公司经营不下去了,于是,就对我怀恨在心,刚好被赵清得知,于是赵清就告诉了他们你的存在,说只要抓到你,要多少我都会给的,而她只要我受苦,并且……”

  “并且要把我的容给毁掉,让我再也勾引不了男人,让我痛苦一辈子。”丛欣替他把话说完。

  安易没有说话。

  “只是没想到那帮人不认识宋景行,连他也给带走了,以至于让我们给逃了出来。”

  安易叹气,“是啊,这也是我唯一感激他的地方,若不是他在,我是真无法想像后面会发生什么事,你知道绑架案后面是没几个能完好无损地回来的,一想到这个,我就无法平静,而这一切都是那个女人引起的,别说毁了赵家,我都恨不得扭断她的脖子。”

  丛欣叹息了声,不禁问,“赵家破产是真的吗?他们可是富了好几代的大家族,不是那些新兴的有钱人家。”

  安易抬眼看她,“按照我以前想的,可能要花上一两年的时间,只是没想到实施起来却无比的顺利,尤其像是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一样。”

  “推波助澜?”丛欣不禁问,“那是谁?”

  “宋家。”安易说。

  “宋家?是我想的那个宋家吗?”丛欣问。

  “正是,所以,赵家是要彻底完蛋了。”安易肯定地说。

  丛欣说,“赵家还得罪宋家了?”

  “这倒没听说。”安易摇头。

  丛欣问,“那他们为何要为难赵家?”

  “这也正是我纳闷的地方。”安易看着她,“我还正想问你有没认识宋家的人?”

  “你认为他们是为了我?”丛欣不可思议,“这怎么可能?我是认识宋家的人不假,但他不可能为了我做这些的?”

  “你认识谁?”安易急切追问。

  “宋衍啊。”丛欣说,“就晓雨以前的那个男朋友,他是宋家的人,也的确有那个能力,但是他不可能帮我的?他与晓雨不欢而散之后,我是一直没给过他好脸色的,他恨我恨得咬牙切齿,一直都说是我把晓雨藏起来了,你说他怎么可能因为我去对付赵家?”

  “也是。”安易说。

  “不过,也有可能是他做的。”丛欣想了想,突然说。

  “为何?”安易问。

  丛欣说,“宋景行是宋家的远房亲戚,他很可能是因为宋景行被打咽不下这口气才出手的。”

  安易摇了摇头,“远方亲戚,这不太可能吧,普通人家都不亲,更何况是有钱人了,亲情更是淡薄。”

  丛欣说,“的确是这样没错,可是放在他们宋家却不一样,宋景行住院的时候,宋衍的父母,宋衍的小叔都来过,虽然没有见过他们相处的场面。”每次见面都被宋景行打发了出来,“但是能够看的出来,他们似乎是打从心眼里关心宋景行的,尤其是宋衍,对他更是比亲弟弟还亲,能这样对待远方亲戚,可见这宋家在这一点上还是有人情味的。”

  安易若有所思,“经你这么一说,还真是有可能。”

  丛欣说,“是不是他,下次见了他问问就知道了。”

  “你们经常见面?”安易不由问。

  丛欣说,“这人是三天两头地往宋景行家里跑,一见我就问我晓雨的下落,我都快被他烦死了。”

  “你真不知道晓雨的下落?”安易冷不丁问。

  丛欣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没好气地说,“我说不知道那就是不知道。”?“你说不知道,那我就当不知道。”安易宠溺地说。

  丛欣唉叹了声,“若真是宋衍做的,那他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的。”

  安易临走前,冷不丁说,“你若不想别人发现,就把事情做的严密些,至少在别人问起,经常在工作室出现那个孕妇的时候,你好有措辞。”

  丛欣脸色蜡白。

  安易冲她眨眼,“我就是这么建议,我是什么都不会往外说的,你不用担心。”

  安易走了,丛欣却是不禁打个冷战,这段时间他们的确是太放松了,竟然没注意到这一点,看来还是要提高警惕才行。

  过没两天,宋衍果然又来了,丛欣趁机问起了这事,“赵家的事是不是你也有份?”

  “赵家?”宋衍似有若无地看了旁边的宋景行一眼。

  “你不知道?”丛欣疑惑。

  “知道。”宋衍忙说,“是我让人做的。”

  见宋景行上楼了,丛欣不由说,“没想到你还挺有义气的。”

  宋衍的尾巴瞬间翘了起来,“我本来就是这样。”

  丛欣打量他一番,“平时可没看出来你有这么大的魄力。”

  宋衍说,“那要分在什么事上,对了,我都帮你报复了,你也应该告诉我晓雨的下落了吧?”

  丛欣头疼,“你这都快成每日一问了,也不嫌烦。”

  “你要嫌烦,就告诉我,否则我会一直这么问下去的。”宋衍无赖道。

  “你对待晓雨要是有对待别的事一半的魄力就好了。”丛欣唏嘘。

  “我知道我过去做的不够,但是你也要体谅我一下,那是我父母,你希望我怎么样对他们?”宋衍苦笑。

  “那是你的父母没错,但人是要讲理的。”丛欣说,“你父母在欺负你未过门的妻子,你不能装作不知道,再说,你未过门的妻子还是弱势。”

  宋衍看着丛欣,“若换做是你你会怎么做?”

  丛欣说,“自然是反抗到底了。”

  宋衍说,“怎么反抗?我妈是打定主意不喜欢晓雨的。”

  丛欣说,“你的婚姻干嘛要你妈说了算?你若是不能决定这事,那你一开始就不要招惹别人,你应该按照你妈的意思,找一个她满意的媳妇。”

  宋衍说,“可我也有我的喜欢。”

  丛欣说,“这就是你的问题,什么都想得到,那有那么多的好事。”

  宋衍说,“我都想得到就有错了?”

  丛欣哼了声,“你没错,可你只会让你周围的人伤心。”

  宋衍说,“我知道,可是我能有什么办法。”

  丛欣最讨厌就是这句话,转头要离开,宋衍却先一步挡在她面前,“你还没告诉我晓雨在那儿呢。”

  “不知道。”

  丛欣虽然不满意宋衍对这件事的态度,但她还是能听的出来他的无奈和为难,夹在晓雨和家里之间,或许他的日子也不好过。

  丛欣在上班的时候,跟晓雨说起了这事,“其实宋衍这人还行,当然我可不是因为这次他帮我的缘故,以前我就这么觉得,此人重情义,而且又不像别的富家公子那样。”

  “这个还要你说?他若是一无是处当初我会看上他?”晓雨翻了个白眼。

  “既然如此,跟他分手,你就没有一点动摇?况且你肚子里可还是他的孩子。”丛欣试探地问。

  “没有。”晓雨想也不想,“我一开始就知道这是个不可调和的矛盾。”

  丛欣说,“可是,宋衍曾经说过,他可以离家的。”

  晓雨嗤了声,“他想离开就能离开啊?你太天真了,他是不会离开的,就算他离开,他家里也不允许。”

  丛欣怀疑,“不能吧?”

  晓雨叹气,“你不信,那是你对宋家人了解的还不够。”

  “听你这么说,宋家人好像跟别家不一样?”丛欣产生了兴趣,“相对来说,这宋家的人际关系并不复杂,就宋衍的父母和他小叔,他小叔又没儿子,以后这宋家顺利成章就是宋衍的,没什么大的利益冲突啊,按道理来说,应该很和谐才对啊,以我看,这宋家发展到现在这个程度,根本就没必要找个有家底的亲家来帮势,人家本身就已经很强了。”

  晓雨说,“一开始我也这么想的,可是,宋衍的母亲不但要找个有家底的而且还要找个高学历有经商能力的。”

  丛欣说,“她这是要找个能为他宋家打天下的人啊,这样的人好找吗?”

  晓雨说,“她自己本身就是那样的人,宋衍的父亲简直跟宋衍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都不是经商的料。”

  丛欣说,“这也没关系啊,宋家不是有宋衍他小叔在管吗?不都说宋衍他小叔是商界奇才吗?”

  晓雨说,“是这样没错,只是他小叔好像大多时间都不露面,很多事情都是宋衍的父母在处理,我几乎没见过他。”

  丛欣倒是见过,只不过每次都不是什么好的印象,总觉得那人太过于冰冷,似乎没什么人情味。

  晓雨叹气,“说句实话,虽说谈婚论嫁了,可我并没有去过宋家。”

  “啊?”丛欣讶异,“你居然连他们家都没去过?这实在是太过分了。”

  晓雨冷笑了声,“你问我后不后悔,我有什么好后悔的,人家根本就没打算接纳我。”

  “宋衍居然都不吭声?”丛欣问。

  晓雨说,“他认为理所应当。”

  丛欣问,“那你们都在那里见面?”

  晓雨说,“都在外面的宅子,以前我不知道,后来我才知道,那房子他们并不怎么住,大多都住在老宅,我曾问过,我说我们都要结婚了,你怎么也不领我到老宅看看啊,你猜他怎么说?”

  “怎么说?”丛欣不由问。

  “他说他跟他小叔住在一起,不方便。”晓雨嗤了声。

  丛欣问,“这是他说的?”

  晓雨叹气,“他亲口说的。”

  丛欣说,“这也太那啥了,你们都要结婚了,见他小叔本就是一种礼貌,怎么还不方便?他小叔是皇上吗?闲杂尔等不得觐见?”

  晓雨说,“反正我是知道,我和他之间隔着太多了,是不可能的,况且我也不是那种伏低做小的性格,处处听他们摆布。”

  丛欣不禁叹了声气,没再说什么。

  丛欣跟客户约在一家酒店谈事情,中间去洗手间的时候,眼角余光无意间扫见了一个熟悉人的身影。

  丛欣正想着要不要过去打招呼的时候,就看到坐在宋衍对面的是一个打扮入时的女子,而且两人之间的气氛也不对劲。

  那个女子边说话,边悄悄打量对面的宋衍,目光中透着娇羞,断断续续地能隐约听到那女人在询问宋衍的兴趣爱好,以及家庭情况等。

  丛欣不禁冷笑,前两天她还觉得这宋衍有些可怜,没想到没过两天,就碰到了他相亲的场面,这还是她碰到的,没碰到的还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了。

  丛欣真是对他刮目相看啊。

  这多亏晓雨没看到,若是被她知道,还不知道怎么想呢,她都被恶心的够呛,更何况是晓雨这个孩子的妈了。

  晓雨受怀孕之苦之余还要忙工作,而孩子的爸,却在风花雪月,男人啊,果真是不能相信。

  丛欣去完洗手间出来,迎面刚好碰到宋衍,丛欣只当没看到,目不斜视地走了过去,她怕她一开口就飚出脏话。

  “丛欣。”这个时候他反倒喊住了她。

  丛欣只当没听见,继续往前走。

  “你怎么回事?看到了当没看见,我又怎么得罪你了?”宋衍追了上来。

  丛欣这才停下,笑了笑,“我这不怕影响了你的好事吗?”

  “你说什么呢?”宋衍居然这么问。

  丛欣脸上的笑容越发冷冽。

  “你刚才都看到了?”宋衍终于明白了过来,神情有几分尴尬。

  丛欣说,“真是不凑巧,你说这么多家的酒店,怎么偏偏就让我们给碰上了呢?那位小姐不错,漂亮,又知书达理,而且一看就知是富家女,提前说声恭喜。”

  “你说什么呢?”宋衍着急忙慌。

  “我说什么你不清楚?我说恭喜你找到如意伴侣。”丛欣嘲讽。

  “你误会了。”宋衍说。

  “我误会了?”丛欣冷笑,“宋大公子,你可真令人失望,敢做居然不敢当,你若是认了,我并不认为有什么,反正你与晓雨也分手了,你再找并没什么,可是你居然否认?这就太不男人了吧,我真替晓雨不值。”

  “我没有做对不起她的事。”宋衍还在强调。

  “你能说你与那女子不是在相亲?”丛欣嘴角弯起一抹冷笑,“别说你在相亲,你就是这会儿结婚,都没什么对不起晓雨的,晓雨是谁啊?晓雨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是在相亲,可这并不是我的意思。”宋衍委屈。

  “我知道,这是你母亲的意思。”丛欣说,“若没有其他事,我就离开了,我那儿还有客户等着我呢。”

  宋衍却跑到她前面,堵住了她的路。

  “让开。”丛欣冷冷道。

  “不让。”宋衍挡在前面。

  丛欣往左走,他也往左走,丛欣往右走,他也往右走。

  “你想干什么啊?”丛欣怒了。

  “你要听我把话说完,你不能就这么带着误会离开。”宋衍坚决。

  从欣冷笑,“你已经承认是在相亲了,这有什么误会的?”

  “这不是我的本意,是我母亲的意思。”宋衍还是那句话。

  丛欣都快听出茧子来了,而且她最不喜欢听的就是这句了,“不管如何,你都是在相亲,这没错吗?”

  “没错。”宋衍点头。

  “不管是谁的一意愿,结果都是一样的,这又有什么好争论的呢?”丛欣看着她,“你家里人不同意晓雨,你听从了家里,虽然不是你的本意,但是结果是一样的,你觉得有什么区别吗?即使有区别,可对于已经定性,已经过去的事,我们还有必要再去追究吗?那不是浪费时间浪费精力吗?”

  “好一口牙尖嘴利啊,骂人一点脏字都不带,却让对方毫无反驳的余地,你在宋景行面前的逆来顺受看来都是装出来的,他知道吗?”宋衍气极反笑。

  丛欣给了他个白眼,“从来就没有逆来顺受,只有忍无可忍,你觉得挂不住,可这都是你自找的,原本我是准备全当没看到的,是你非要拉住我找不自在的。”

  宋衍无奈道,“是,是我自己找不痛快,但无论如何,你要把话听我说完。”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丛欣不耐烦,“从头到尾你都有无数的话要说,说啊说的,可你为晓雨做过的事有几件?嘴上说不放弃,可你该相亲还是相亲,以后估计更是该结婚还是结婚,然后再说,那是家里的事,我也没办法,我心里只有晓雨,家里那个不过是形同虚设,你才是我心目中的老婆,只要你我相爱,名分又有什么重要的呢?”

  宋衍的头上冷汗直滴,“你快别说了,我不会那么做的。”

  丛欣哼了声,“你难道就没这样想过?”

  宋衍不说话了。

  丛欣气得够呛,“看来你还真这样想过。”

  宋衍说,“之前我是这样想过的,但是碰到晓雨之后,我是真没这么想过,我若真这么想,我就不会朝她求婚了。”

  丛欣叹气,“抛开我是晓雨朋友这点不谈,我对你并没什么意见,唯一的意见就是,既然你们都分手了,你就把她忘了吧,别再说什么不放弃的话,你知道你一边说着不放弃,一边相亲,这是多膈应人吗?”

  “我,我……”宋衍似乎想反驳,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你如果真的觉得对晓雨有愧疚,就不要再找她了,即使以后碰到了,也不要再追究她,放她一条生路吧,她比你过的还要悲惨,她放弃了她打拼多年的事业,她为了躲你,亲戚朋友一个都不敢联系,只能天天躲在家里,你若是真的体谅,你就放手吧。”丛欣的语气几乎哀求。

  宋衍呆在那儿,像个木头人似的。

  丛欣说,“你们有钱人家碰到一次事不算什么,但是对于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来说,却是致命的,你失去一个,还可以再找,我们,失败一次,有可能就再也翻不了身了。”

  晓雨以后带着个孩子,再找岂是那么容易的?

  “你这分明是歧视,我们有钱怎么了?有钱就不配拥有感情了吗?”宋衍不忿地看着丛欣,“失去了没什么,可以再找?你以为就那么容易?你又不是我们肚子里的蛔虫,你又怎么可能知道?”

  “我……”丛欣一时语塞,“你这不已经在相亲了吗?”

  “我都说不是我的本意了。”宋衍气急败坏,“我妈约我在这儿见面,等我来到之后,见到的就是那个女子,我是被骗来的。”

  丛欣并不在意,“哦,你是被骗来的,那我知道了,请问我可以走了吗?我真的有事,我的客户还在等着我呢。”

  宋衍皱眉,“你不相信?”

  丛欣说,“我相不相信,并不重要,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你若是我男朋友,我倒会问上一句,既然不是你的本意,为何不赶紧离开?”

  宋衍解释,“都是认识的人,不好把事情搞的太僵,我都说了我有喜欢的人了,可她却认为我是在骗她,你让我怎么办?”

  丛欣说,“你这样的确像是一句推辞,再说有喜欢的人怎么了?像你这样背靠宋家的,又长了一副好相貌,有喜欢的人也挡不住她们得到你的心啊。”

  宋衍瞪她,“你……”

  丛欣耸耸肩,“我怎么了?”一把拨开他的手,走回到了座位上。

  与客户把细节敲定之后,客户先离开了,丛欣把细节整理下,这才离开,往门口走的时候,突然听到宋衍在身后叫她,“丛欣。”

  丛欣下意识回头,等看到他对面的女人还在时,丛欣有种不好的预感,转身就要离开。

  可那人却不容她离开,迅速跑上前来,一把拦住她,“我求求你了,你就告诉我吧,不管我父母再怎么不同意,可我心里只有她,我只喜欢她一个人,无论他们给我找多少女人,我都没法再喜欢,因为我的心已经被她装满了……”

  “你疯了,你想干什么?”丛欣青筋暴跳。

  “若是你不告诉我她在那里,我是真要疯了,我求求你,你快告诉我吧。”一副痴情模样。

  大堂里的人,全都朝这儿看过来。

  丛欣又羞又怒,“你给我让开,我不知道,我都说了,我不知道。”

  “你不告诉我,我是不会让你走的,你是她最好的朋友,你肯定知道的,你不能这样,她是一时赌气,你这样不让我们相见,是在棒打鸳鸯,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我遭天打雷劈……”丛欣气的要吐血,“我先劈死你你信不信?”

  宋衍还拦在前面,“你不能这么心狠,她肚子里还怀着我的孩子呢,你不让我们相见,你这是想让我们的孩子生下来就没有父亲啊……”

  “孩,孩子?”丛欣脸色蜡白,直接石化在那儿了,他知道了?

  正在这时,那个相亲的女人走了过来,冲着她说,“他真的有喜欢的人?”

  丛欣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女人却当她默认了。

  女人又问,“那人肚子里已经有孩子了?”

  “孩,孩子……”丛欣依旧说不话来,她想说的是,他怎么知道的?

  那女人却直接转身,一巴掌糊到了宋衍的脸上,“有孩子了,居然还来找我,把我当什么了?”说着,拿着包就走了。

  宋衍居然还很委屈,“她凭什么打我?我可是一早就告诉她我有喜欢的人,是她自己不当回事的,一听说有孩子,才恼羞成怒,早知道,我就一早就骗她说有孩子了,不过这样也好,这下子传开了,就没那么多无聊女人往我身上扑了,一巴掌也算值了。”

  四周看热闹的,听到这儿,不禁摇头叹气,这些人的脑子都不正常。

  丛欣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尽力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你刚才是骗她的?”

  “那要不然呢?”宋衍叹息,“若真有个孩子就好了,这样晓雨就不会离开我了。”

  丛欣听到确切答案,瞬间变脸,“你太过分了,你居然为了赶走相亲对象,拉着我做戏。”

  “也不算做戏吧,那可都是我心里最想说的。”宋衍说。

  “在众目睽睽之下,你竟然……我记住你了。”

  丛欣要走,宋衍却一把拉住她,“行了,行了,是我冒失,是我不对,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好了吧。”

  丛欣说,“什么叫算?是你本来就欠我一个人情。”

  宋衍说,“好,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好了,你说,让我怎么还?要不我请你喝杯咖啡。”

  “一杯咖啡就把我打发了,你想什么好事呢?”

  “那你说让我怎么还?”

  “先记着。”

  “好,先记着,不过,咖啡还可以喝,你若是没什么事就陪我说会儿话吧,我现在心里很烦。”宋衍一脸郁卒。

  丛欣看他这样,就又跟着他坐了下来,她也有很多的疑问没解开。

  他这样,看来是真的没打算再找,今天这事传出去,可谓是件丑闻了,他居然连颜面都不要了。

  丛欣说,“你还是应该想想回去怎么交差吧。”

  宋景行给她叫了杯咖啡,却给自己要了瓶酒,给自己倒了杯,喝完,然后问丛欣,“你要吗?”

  丛欣说,“我下午还要工作,没你那么闲,咖啡就行。”

  “你可能以为我懦弱,认为我舍弃不了家里的舒适,不敢跟家里对着干?”

  “难道不是,不敢跟家里对着干的,不都是因为财产?”

  宋衍摇头,“要是因为财产那就简单了,我不是,我妈虽然蛮横霸道了些,但是她也是挺不容易的,我爸跟我一样,家里家外,什么事都要她操心。”

  丛欣问,“按说像你们家已经不需要再找个外戚来帮势了吧?”

  “谁家又嫌自己家发展的太好呢?大家不都有个心理,好了还想更好。”

  “你们家也是?”

  “当然。”宋衍说,

  “我听说你小叔是经商奇才,只要有他在,这又有什么好担心的?”丛欣喝了口咖啡。

  “我小叔的确是经商奇才,十六岁大学毕业,商界圈子里有不少他的传说。”宋衍突然话锋一转,“但是,小叔有病,并不可能事事处理,只负责指点,并不负责具体事务,负责事务的都是我父母。”

  有病?原来是这样,什么病?只是他不说,她也不方便问,“所以你就是唯一的继承人,不能离家了?”

  “我可不是继承人。”宋衍居然这样说。

  丛欣不禁一愣,“那是谁?没听你小叔有孩子啊。”

  “他有个儿子,一直长在国外,没朝外公布,大家都不知道罢了,只有我家里人知道,不过我小叔的儿子,除了遗传了我小叔的能力,也遗传了我小叔的病,以后的我,就是扮演我父母现在的角色,照顾小叔的儿子,打理家族事务,可是我跟我爸一样,也不擅长打理事务,所以,我妈就希望我能找一个像她那样的的儿媳来接替她,她认为晓雨能力够,但是家世不够,眼界也不够。”

  原来是这样,看来她是误会他了,他的确是有难言之语。

  只是,虽说他有苦衷,但这还是一道难解的题。

  看到宋衍趴在桌子上,无论怎么叫都不醒,丛欣简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见过酒量差的,没见过差成这样的,两杯酒不到,居然就醉了?

  丛欣没法只得打电话给宋景行。

  宋景行来到之后,反而先问,“你早上出去的时候说是工作?”

  丛欣说,“本来就是工作。”

  宋景行指着酒,“你的工作就是跟宋衍喝酒?”

  丛欣无语,“先看清楚,这桌子上有几个酒杯,喝酒的是他宋大少爷,我不过是那个倒霉的,被强拉住倒苦水的人。”

  宋景行还不放弃,“你还没说你为何会跟他一起来酒店呢?”

  丛欣没好气,“谁会跟他一起来酒店啊?是我和客户约在这家酒店谈事,好巧不巧地碰到他相亲,然后还被拉住演了一场戏。”

  听到两人不是一起来的酒店,宋景行的脸色好了不少。

  丛欣见状,不由瞪了他一眼,“你有必要这样吗?我就是跟他一起来酒店又如何?他是我闺蜜的未婚夫,我还能跟他怎么样?”

  “前未婚夫。”宋景行强调。

  “不管是不是前未婚夫,我都不可能跟他有什么,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丛欣说。

  “当初你还说过我不是喜欢的类型呢。”这人记忆力可真够好的。

  丛欣有气无力道,“你的意思是说,我能喜欢上你,难保不会喜欢上他?”

  宋景行上没说话,无疑是默认了。

  什么人吗?吃醋也要有个限度好吗?丛欣磨牙,“或许我现在也未必喜欢你。”

  “你……”宋景行脸色铁青,“你终于说句心里话了。”

  “说什么心里话?”丛欣推了他一把,“赶紧把人弄回去吧,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被人拍了,免不了又生出许多的麻烦。”?“自己想办法。”这人却撒手不管了。

  “啊,你这人怎么能这样?”丛欣傻眼。

  “为什么不能这样?你都说不喜欢我了,我为何还要被你随叫随到?”宋景行赌气。

  “什么叫随叫随到?”丛欣满头黑线,“这可是你家亲戚,跟我毛线关系没有,我管他那是看在你的面子上。”

  “不用看在我的面子,我跟他不熟。”宋景行说。

  还有这样的人?丛欣愣了好一会儿,才说,“好了,我那不过是跟你开玩笑的,我不喜欢,才不会跟你在一起呢。”

  宋景行哼了声,这才动手把人弄走。

  弄到家之后,丛欣问宋景行,“他没事吧?”

  “睡一觉就好了,能有什么事?”宋景行依旧没好气。

  从欣啧啧了两声,“我是从来没见过喝一杯就醉的人,你们两真不像有多近血缘的人。”

  “什么意思?”宋景行猛地看她。

  丛欣说,“你是千杯不倒,他却一杯就倒,显然,血脉差的太多。”

  宋景行神色略微放松,“本来就是这样。”

  两人走回客厅。

  丛欣随口说,“你知道宋衍今天喝酒的时候跟我说什么吗?”

  “说什么?”宋景行再次愣住。

  “我怎么发现你有些紧张啊?难不成你有把柄落在他手里?”丛欣凝视着他。

  “笑话,我能有什么把柄?”宋景行转身坐在了沙发上。

  丛欣说,“说起来,这宋衍的处境也挺艰难的,照他说的那意思,他之所以这样,并不是因为懦弱,而是因为家里的原因。”

  宋景行没接话,似乎对此并无多大的兴趣。

  丛欣说,“你这人怎么能这样,难道一点都不好奇?”

  宋景行说了句,“好奇。”

  丛他的神情中,可看不出一点的好奇来。

  丛欣继续说,“他说他们家,他小叔是个经商奇才,他小叔有个儿子也是个经商奇才,只是,这父子两都有病,宋衍他爸那一代要辅佐宋衍小叔,到了他这一代,要辅助小叔的儿子,所以他不能随便离开,这样看来,其实宋衍也不算太差,你说他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我那儿知道。”宋景行烦躁地来了句。

  “你怎么可能不知道?你可是他们家的亲戚。”丛欣说。

  “请务必记得是远方亲戚。”宋景行强调。

  丛欣说,“可我看宋衍分明拿你当亲兄弟看,上次你受伤,他为帮你出气,都让赵家破产了,你说这话,也不怕寒了人家的心?”

  宋景行抬眼,“你不知道豪门都薄情的吗?亲兄弟还自相残杀呢,更何况还不是亲的呢。”

  “你是真不知道?”丛欣不死心地问。

  “我没必要知道。”宋景行说,“我对宋家不感兴趣。”

  “我明白了,你跟宋家的小叔原来是那种关系。”

  “不是你想的那样。”宋景行突然脸色大变,猛地起身。

  “你不用否认,肯定是那样,宋家的人对你并不好,我记起来了,上次你去了他们家,出来时一身的伤,肯定是被他们打的,这家人也太嚣张,不认就不认吧,居然还打人,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没有王法?我当时居然都没联想到这事。”

  宋景行颓然坐了回去,“你能不能一次性把话说完?”

  “我怎么了?我不是在说吗?”

  “你一惊一乍的,想干什么啊?”宋景行眉头紧皱。

  “哦,我这不是刚想到这事吗?”丛欣莫名其妙。

  “行了,人家的事又跟你没关系,操那么多心干什么?”宋景行一副不想谈此事的样子。

  “我这不是替你打抱不平吗?”丛欣说。

  “我谢谢你了,用不着,我又不为他活。”宋景行说。

  “宋衍若是能像你这样想的开就好了。”丛欣叹息。

  “你这意思是,宋衍还要羡慕我了?”

  “难道不是?”

  “是。”宋景行的笑容中带着嘲讽。

  “可惜了,晓雨和宋衍,若不是因为这些,说不定两人还真会幸福,尤其还有个即将出世的孩子,一想到孩子出生后就没有父亲,是私生子,我这心里就不好受。”

  宋景行丢掉手机,一脸的烦躁,“孩子是无辜的。”

  “谁说不是。”丛欣说,“虽说晓雨会是个好妈妈,我也会很疼她,但终究还是没有父亲,父母那个都不可或缺,虽然我嘴上说没有父亲没有关系,但谁又不想有呢?无数个时候,我都在幻想,我在被人欺负的时候,父亲高大的身影能挡在我前面就好了。”

  宋景行看着她。

  丛欣说,“可现在看来,两人显然是不可能的,你说宋衍的母亲怎么就那么固执呢?晓雨虽然没有好的家庭背景,但人家也不错啊,再说能力也很强,工作室在她的管理下,简直跟玩的一样。”

  宋景行问,“你想他两和好?”

  丛欣说,“我只是不想孩子那么可怜。”

  宋景行说,“那你就把地址告诉他。”

  丛欣瞪大眼睛,“你想什么呢?你是不是早就这么想了?你前面铺垫那么多是不是为了麻痹我?我告诉你,我是不会上你的当的。”

  宋景行皱眉,“你才是想多了,只有两人同心,才能战胜一切。”

  丛欣哼了声,“之前又不是没试过。”

  宋景行说,“之前是宋衍没发现晓雨的重要性,也不知道她如此决绝,如果这次再在一起,他肯定会坚持力争的。”

  丛欣摇头,“那又有什么用,他能做什么?”

  宋景行说,“别小看他,晓雨若给他一个机会,我相信他是不会再次让她失望的。”

  丛欣还是不信,“他或许不会,但是他妈妈呢?他妈妈不会对晓雨好的,晓雨依旧很难过。”

  “也许看在孩子的份上她就不会了,宋家子嗣单薄,孩子对于他们来讲,比其他什么都重要。”

  “真的?”丛欣问。

  宋景行说,“你可以去问宋衍啊,哦,对了,宋家的人也很快会找上你们。”

  “为什么?”

  “孩子的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这可怎么办?”丛欣着急起来,“你不是说可以帮忙的吗?你快想想办法啊?”

  “我暂时可以让他们找不到晓雨,但是,我一早就说过,这并不是长久之计。”宋景行说。

  丛欣在客厅里转来转去。

  宋景行提议,“与其让他们发现,不如先做通宋衍的工作。”

  “不行。”丛欣说,“太冒险了,晓雨很有可能到最后连孩子都保不住。”

  “这点,我可以保证不会。”宋景行说。

  “你又能保证了,你这会又了解宋家人了?”

  宋景行不吭声了。

  丛欣说,“你分明是站在宋衍那边。”

  “宋衍是站在你们这边的,而我也是站在你们这边的。”

  丛欣哼了声,“你终于承认你是站在宋衍那边了。”

  宋景行说,“你自己好好想想,到底是什么才是最好的。”

  丛欣说,“我想有什么用?要晓雨想才有用,你先把晓雨藏起来,到时我再跟晓雨说这事,如何都要看她。”

  “好。”宋景行说。

  宋景行说的没错,没过一天,宋衍的妈妈就找到了丛欣那里。

  不想跟大佬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