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不想跟大佬谈恋爱 > 第116章 隐忧
  宋夫人看到两兄弟一起回来显得很是高兴,立马张罗着上茶水点心。

  “看到没有,这些茶水点心,都是你喜欢的。”宋衍撇嘴,在宋景行耳边小声嘀咕。

  忙完这些,宋夫人又去厨房安排晚饭。

  宋景行说,“一准儿做的都是你喜欢吃的。”

  “你在嫉妒?”宋景行说。

  “我这么明显,你现在才知道?”宋衍嘴角抽动,“我在她眼里就是没用的儿子,她可能做梦都想要你这个聪明的儿子,不行,就打下一代的主意,非要找个好基因的媳妇,希望得到一个基因好的孩子。”

  “我的基因好?”宋景行语气中透着嘲讽。

  宋衍意识到什么,忙说,“撇开那点,在她眼里你就是最优秀的,是她理想中的儿子,而不是我这样资质平庸的人。”

  “嘀咕什么呢?”宋夫人走回来,“你们两怎么想起来一起回来了,这可是很稀有的事?”

  宋衍干咳了声,“他说想看看你,就顺便一起回来了。”

  他什么时候想看她了?宋景行瞪他,宋衍装着喝茶,不看他。

  宋夫人听到这话,很高兴,“我也想去看你,只是怕你们有自己的事,怕打扰,其实,照我说,住在外面那有住在家里方便啊?家里这么多人侍候,我听说你那而什么人都没有,这那行?”

  宋景行不吭声。

  宋衍却忍不住说,“搬回来好被你管,听你唠叨吗?”

  “你这说的什么话?”宋夫人瞪儿子。“是嫌我管的太多了?”

  宋衍不吭声了。

  宋夫人却不放过他,开始数落起儿子,“你但凡争气一点,我也不至于操这么多心,你若是有你弟弟十分之一的本事,我都不会像现在这样管你,你以为我吃饱了撑的。”

  “你现在这样说,你忘了你当初是如何跟人丛欣说的。”宋衍反驳,“你没管,你那点少管了?”

  说起来,宋衍对这个强势的母亲是满腹的抱怨,“因为你,他生了好大一场病,吃了好多的苦,这些你在意过吗?你只管你自己那一套。”

  提到这个,宋夫人也是满心的愧疚,但是被儿子这样指责,面上怎么挂的住?“我那也是为了他好,他的情况本就我这是为他的身体着想”

  “您总是这么一套,为他好,为他好,他到底好了吗?你是为他好,还是为您自己好?”

  “你,你反了是吧?”

  宋景行打断,“我的事就让我自己决定吧,我希望伯母以后不要再插手了。”

  “可是”面对宋景行强势的目光,宋夫人最终说,“好了,以后不管就是了。”

  “既然他的事不管,那我的事你也别再参合了。”宋衍紧跟着说。

  “不行。”宋夫人很是坚决,“他我不管,你是我儿子,我不能不管。”

  宋衍说,“我是你儿子,你就更应该心疼我。”

  宋夫人说,“我正是因为心疼你,才如此。”

  宋衍说,“那我宁愿不要你的心疼。”

  宋夫人脸色严肃,“你一回来就到处跟我对着干,我看你回来不是看我的,是有事要跟我说吧。”

  宋夫人是什么样的人,岂会不知他想做什么。

  宋衍见被揭穿,只得说,“是,我这次回来,是有事要跟你说。”

  宋夫人说,“你不回来,我还要打电话给你呢,正好我也有事跟你说,你孙叔的女儿从国外回来了,我跟他提起你,他对你挺感兴趣的,就想着让你跟他女儿先见见,她女儿”

  “又是相亲?除了相亲,你就没有别的事给我说了吗?”宋衍打断,“我不管他女儿如何,我也不管别人家的女儿如何,我是不会相亲的,今天不会,过去也不会,我喜欢的人是晓雨,除了她,我谁都不要。”

  “你想造反啊。”宋夫人大怒。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宋衍梗着脖子,“反正我是不会再听你安排了。”

  “你这是要气死我啊。”宋夫人猛拍桌子,“都是被那个狐狸精蛊惑的,自从认识了她后,你整个人都变了,处处跟家里作对,你看你现在像什么?我非要找到那个狐狸精不可。”

  “你”提到晓雨,宋衍也怒了。宋景行忙扯他的袖子,示意他冷静。

  宋衍呼吸了好几口,才喘匀气,“你不用再去找她了,我已经找到她了。”

  “你找到她了?难怪如此?她又跟你说什么了?你想干嘛?”宋夫人怒不可遏,“不管如何,我都不会允许的,我是不会准许她进这个家门的。”

  “你还不准许?人家还未必稀罕呢?”宋衍冷笑。

  “她不稀罕?”宋夫人嘲讽,“我看她连做梦都在想着攀高枝。”

  “在你眼里的高枝,在人家眼里什么都不是,反而是能避多远就避多远。”

  “这怎么可能?她告诉你?,别她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宋夫人就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

  宋衍看着他母亲,很是悲哀,“你为何如此想?”

  宋夫人说,“不是我如此想,是人的心理就是如此。”

  宋衍说,“并不是每个人都是这样。”

  宋夫人说,“但你不能排除很多人都是这样想的,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让这样的人进到我的家门。”

  “进不了,那我离开行吗?”宋衍说。

  “你这是真要反了?”宋夫人惊愣。

  “是,我就是反了。”宋衍说,“不过都是被你逼的,我都快被你逼疯逼傻了,我若是不离开,我都要活活被你逼死了。”

  “你”宋夫人脸色蜡白。

  “什么都要听你的,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宋衍说,“不怕告诉你,晓雨怀孕了,是我的孩子,快要生了,我来只是告诉你一声,不管你如何做,我都是要跟他们在一起的。”

  “怀孕了?”宋夫人身子晃了晃,“真的?”

  “这点我弟弟可以作证。”

  这话说的?为何他能作证,他又不是孩子的爹?不过在伯母看过来的时候,宋景行还是点了点头。

  宋夫人沉默好一会儿,突然说,“无论如何要把孩子夺过来。”

  宋衍冷笑,“我就知道你会这样想,你如果这样做了,那你就是让我死,你得到孩子的那一刻,你就会失去您的儿子。”

  “你给我住口。”宋夫人呵斥,“瞅瞅你现在什么样子,为了一个女人,要死要活的,还有一点骨气吗?”

  “什么都听您的那才叫有骨气?我正因为什么都听您的,才变成今天这样的?才弄的妻离子散。”

  宋夫人说,“不管你说什么,我也不会让她进家门,让她带孩子。”

  “人家之所以躲着,就是不愿意进,您还真当自己家是金窝银窝了?”宋衍说,“她现在连看我一眼都不看,我就是想娶,人家都不要。”宋衍蹲下抱住了头。

  毕竟是自己亲生的,再不争气,也不忍看他难过。

  一时间客厅里静默下来。

  宋景行开口,“宋衍这段时间的痛苦,我最清楚不过,伯母若是为他好,还是不要插手的好,你不想的不过是个儿媳妇,但若是儿子没了,那你什么都不用想了。”

  “我”宋夫人哑口无声。

  宋景行继续说,“你若是不满他,你可以培养下一代吗?孩子马上就要生了,孩子不比什么都重要,你若是执意如此,说不定最后儿子没了,孙子也没了。”

  “那孙子我来养。”宋夫人又说。

  “没有母亲,孩子岂不更可怜?”宋景行说,“母亲对于一个孩子的重要性,是任何东西都无法替代的,这点我再清楚不过,为了儿子,为了孙子,您就放下偏见吧。”

  宋夫人不说话。

  宋景行和宋衍没吃饭,就离开了,宋衍忐忑不安,“你说她会答应吗?”

  宋景行说,“他只要还想要儿子孙子,她就会答应,这就像拉锯战,你表现出了强硬,她就会退缩,你若退缩,她就会越法发强硬,伯母就是这样的人,她不傻,尤其是历经沙场的人,很会衡量利益得失。”

  “你,你们,一个个的。”宋衍懊恼,“反正就我最笨,活该得不到幸福,被人欺负。”

  两人边说边往走的时候,一人突然挡在了前面。

  看到那人,宋衍瞬间收敛了情绪,小心翼翼地打招呼,“小叔好。”看看宋景行,“那个,我有事先走了,你们慢慢聊。”

  不等话落,人已经跳了出去,边走边对着宋景行,示意了一个打电话的动作。

  宋衍走后,路上就剩下父子两了。

  两人都不是爱说话的人,再加上关系本来就不亲密,一时间谁都没有开口。

  “回来了?”最终还是父亲开了口。

  “恩。”宋景行略微点了下头,算是回应了。

  宋父看他这样,很是不满,只不过一直压着怒火,“你不是说过,没有什么事不再回这个家吗?”

  宋景行说,“有事。”有事才回来,没事他是不会回来的。

  宋父瞪着儿子,“你就没什么话要跟我说?”

  宋景行这才正眼看他,“该说的我早就说了。”

  宋父叹了口气,“你还在记恨我?”

  宋景行拿鼻子哼了声,没有说话。

  “你觉得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宋父好久才说。

  “难道不是?”宋景行说,“虽说我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但我已经见过她了。”

  “她告诉你,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宋父瞪圆了眼睛。

  “没有,她什么都没说。”宋景行盯着父亲,“至始至终都没提及一点,否则我也不会去问你,从小到大,你从不曾告诉我一点。”

  宋父叹气,“那你”

  宋景行说,“就她那副样子,能做出什么?这也就罢了,为何你不许她探视?你这是剥脱一个做母亲的权利,而且你还让我一直以为是她不要我,这么多年一直让我活在仇恨中,憎恶别人,也憎恶自己。”

  “你知道什么?”宋父看着他,“你什么都不知道。”

  “我是不知道。”宋景行说,“我只知道你辜负了她,这么多年她都郁郁寡欢,以至于得了癌症?”

  “癌症?”宋父突然定住,“她,她如何了?”

  “她如何你还关心吗?”

  “我问你如何了?”宋父猛然打断。

  宋景行见他这样,也不再刺激他,“发现的还算及时,并没大碍。”

  宋父默念,“没有大碍,没有大碍,那就是说她还活着。”

  “活着。”宋景行说,“没有意外,能活很久。”想要把那人说出来,可最终也没说出口。

  接着又问,“你为何不让她见我?”这是他一直耿耿于怀的,也是在所有的事情中,他最不能原谅的。

  宋父看着他,“你能找到她,你觉得我不能?”

  宋景行不知道他这话什么意思。

  “我听说你有女朋友了?”宋景行正琢磨他话的时候,突听他这么问,不由愣了片刻,“是,怎么?你也不同意?”

  “我的确不同意。”宋父说。

  “你不同意是你的事。”宋景行说,“我的事不需要征求任何的同意。”

  宋父凝视他一番,接着叹了口气,“不能动情,情字一动”

  “我知道,万劫不复吗?”宋景行说,“这个我早知道。”

  宋父说,“若是自己万劫不复就好了,最关键的是你还会伤害到你身边的人,你最在意谁,谁就会伤害最大,最好的就是冷漠地看待这一切。”

  宋景行并不以未然。

  “你应该听你伯母的,她虽然有些固执,但在这件事上却是正确的。”

  “正确?”宋景行冷笑,“你居然跟我说正确,你放心好了,我绝对不会像你对待我母亲那样对待她的。”

  宋父好一阵没有吭声,“你血液中流淌的是疯狂因子,你觉得你能控制得住?”

  “我能?不管如何,我也不会伤害我爱的人。”宋景行像是保证。

  宋父讥笑,“你可别忘了,越是在意,就越疯狂,我是过来人,我让她走,不让她看孩子,那是对她的仁慈,否则,她能有这么多年平静的日子?若不是我还存有一丝理智,她就像你奶奶一样了,你若是真喜欢别人,真为她着想,你最应该做的就是放手,给她平静的生活,不是被你折磨。”

  “不可能,你这是在为你自己的恶行推脱。”宋景行摇头,“我不会那样做的,她也不会因我受到伤害,我能控制自己。”说这话的时候,连他自己心虚。

  宋父并不把他的保证放在心上,仿佛那是一句不堪一击的谎话,“为自己也为你身边人着想,你都应该做到清心寡欲地看待这个世界。”

  “你要我当一辈子的和尚?”宋景行说。

  “我没那么说。”宋父说,“若是那样,那咱们宋家也不会繁衍至今了,你可以结婚生子,找一个无关轻重的人结婚。”

  “你的意思就是不喜欢的?像伯母那样?”宋景行眼梢间满是嘲讽。

  “你伯母也没什么不对,难保宋衍体内没有疯狂的因子,宋家找对象,任何人都行,唯独忌讳爱的死去活来的。”

  宋景行冷笑,“真的有够可笑的,我要结婚那必是我喜欢的,否则,我是不会结婚的。”

  “不结婚也有不结婚的好,找什么女人都行,但记住一点,别动情,否则,就跟我一样。”宋父说完离开了。

  宋景行却一直怔怔地站在那里。

  “怎么了这是?跟见了鬼似的。”

  一直没走的宋衍,见小叔走了,这才走了出来。

  宋景行缓缓扭头,盯住宋衍,“你妈跟你爸的感情如何?”

  “怎么突然问这个?”宋衍一头雾水。

  “说不说?”宋景行不耐烦。

  “干嘛啊这是?”宋衍啧了声,“你是不是又被小叔给刺激到了,早知道,我应该拉着你一起走的,你们父子在一起总没有好事发生。”

  “快说。”宋景行拧着眉头。

  “好好好,我说我说,你别急。”宋衍想了想,“其实,这根本就不用问,我妈和我爸若感情好了,她就不会这么管我们了,一看就是缺乏感情滋润,根本不懂什么感情,才会如此对待我们。”

  “伯母和伯父的感情不好?”宋景行愣了下,“从小到大,我没见过他们争吵什么的啊?也没听说伯父在外面有什么不好的绯闻啊。”

  “不争吵就叫感情好了?”宋衍反问。

  “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宋衍陷入到了回忆中,“两人倒是相敬如宾,但是相敬如宾的太过头了,就像两个人搭火过日子,根本看不到感情的火花,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过来的。”

  伯父和伯母就是这样过来,难怪也不让宋衍跟晓雨,硬是给他找一个不认识的人,不怕喜欢,就是怕他太喜欢了。

  他也是,一得到消息,就连忙阻止。

  或许是为他们着想,但这却不是他们想要的,他们的人生应该有他们自己做主才行,要不然那不是白活了。

  “想什么呢?”见他半天没反应,宋衍不禁问。

  “没什么。”宋景行看了他一眼,并没提,“我只是在想,她的生日快到了,我该怎么给她庆祝,毕竟这是我们在一起之后,她过的第一个生日。”

  “原来是这事。”宋衍笑着说,“这自然要看她了。”

  “她?”

  “生日吗?就是满足愿望的时候。”宋衍说,“她想要什么你就给她什么不就行了。”

  宋景行没好气,“我怎么知道她要什么?她从来不告诉我这些?”

  宋衍嗤了声,“她不说,你不会问吗?问她身边的人。”

  宋景行想起了晓雨,心里有底后,就朝着车子走去。

  丛欣正在电脑前工作,宋景行的电话打了过来。

  “在做什么?”

  “处理照片。”

  “我们去约会吧?”

  “啊?”丛欣愣了下,“我要把照片处理出来啊,过两天就要用了。”

  “就不能明天做吗?”那人说。

  “可明天还有明天的事啊。”丛欣回。

  “可我现在非常想你在我身边。”宋景行在电话那端说。

  丛欣听到,先是愣了下,接着嘴角不禁弯了起来,心脏止不住的砰砰跳,不过还是按耐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怎么了?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就是想见你。”

  丛欣实在无法拒绝,就答应了下来,因为那人丛来没这样直白地表达过自己对她的需要,向来都是用恶言恶语来掩饰,“那行吧,我现在在工作室,你在哪儿,我过去找你。”

  “我就在你工作室的外面。”那人说。

  丛欣忙跑到窗户前,果然看到了那人,正依靠在车前,给她打电话。

  丛欣说,“你等我一下,我现在就下去。”

  丛欣随便收拾了下,就出去了,走到跟前,“我若是不在,你岂不是跑了个空。”

  宋景行说,“我算准了你这个时候会在这里。”

  丛欣笑了,“那你算算这会儿我心里在想什么。”

  宋景行说,“在想我呗,除了想我,你还能干什么?”

  “臭美吧,你就。”丛欣横了他一眼,“我这会儿的确是在想你,不过想的是待会我们干些什么。”

  “这个我知道。”

  “还是用算的吗?”丛欣调侃。

  “不是,这个是我早就安排好的。”宋景行说,“刚才我也不是算的,而是靠猜的,就你这样的工作狂,这个时候,一准儿在工作。”

  丛欣说,“不做,工作积压在那里,总觉得不踏实。”

  宋景行说,“我这么把你叫出来,是不是很任性?你怪我吗?”

  “是有些任性,不过没怪。”

  宋景行说,“你却从来不会这样做。”

  丛欣说,“我比你大吗?总是要懂事一些,否则不是白长了吗?”

  宋景行就瞪她,“你怎么动不动就提年纪?真就那么介意?”

  “说不介意是假的,你要是比我大三岁,那就好了。”

  “好什么啊?到时候你再嫌弃我老。”

  “不会的,男的比女的大,这是很正常的,找男朋友的时候,他们都愿意找比自己大个几岁的,这样比较会体贴自己”意识到不妥,丛欣忙住了嘴。

  “还说不介意?这叫不介意?”

  丛欣尴尬一笑。

  “年龄的问题,是没办法改变了,不过,在体贴方面,我会试着多努力的。”宋景行说。

  丛欣讶异,“你今天怎么了?感觉怪怪的。”

  宋景行没有说话,过一会儿,又问,“我这样的你是不是很辛苦?”

  “辛苦?”丛欣愣了下,“今天的专场是倾诉吗?”

  “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丛欣看着他,小心翼翼试探,“的确是有些辛苦,但你这样的又不能改变,那有什么办法?”

  “你这是无奈?”“你才知道啊。”丛欣见他皱眉,忙说,“虽说你不那么好相处,但这不是你吗?你若是改变了就不是你了。”

  “若是以后你受不了呢?你会怎么做?”

  “那不是没到以后吗?”丛欣看他。“你怎么不说往好里变怎么老往坏里想呢?你这态度就不对。”

  “我这不是随便说说吗,若万一受不了,你会怎样?”宋景行继续问。

  “不知道。”丛欣说,“只有到了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谈恋爱,你不要把我想的经验多丰富似的,我跟你一样,都是摸着石头过河,以后发生了什么,只有等以后再说,现在说那些没发生过的事有什么用?”

  “也是。”宋景行还在说,“若是有一天我伤害了你,你会离开我吗?”

  丛欣猛地扭头,再次感觉到他今晚不太对劲,警惕道,“你,你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吗?”

  “没有。”意识到她误会了,宋景行忙解释,“我就说万一。”

  丛欣打量他一番,“真没有?”

  宋景行摇头,“没有。”

  丛欣说,“但是我感觉ni  有事瞒着我?”

  “真没有,我只是这么随口一问。”宋景行说这话时一直看着前方,并不看她。

  丛欣没看出什么来,便说,“那要看你做了什么伤害我的事呢?若是找了别的女人,那我绝对是不能忍的。”

  宋景行肯定地说,“这个绝对不会。”

  丛欣说,“其他我就想不起来了,除了感情生变,我真的想不到别的了”

  宋景行沉默,“你的意思除了感情生变,其他都不是什么重要的,是可以原谅的?不至于离开我?”

  丛欣说,“可以这么说吧。”原来是害怕她离开啊,绕了这么一大圈,这人肯定是有事瞒着她,不过他不说,她也不好再问,谁心里还没点秘密啊。

  两人先是去看了场电影,这次不是恐怖片,又找了一家餐厅吃了顿饭,牵着手,又闲逛了一个多小时,这才恋恋不舍地回去。

  宋景行把她送到小区门口,这次不止宋景行恋恋不舍,丛欣也不想分开,就问他,“宋衍怎么说的?”

  宋景行就把今天与伯母的对抗,给她讲了一遍。

  听到这里,从欣说,“还算他有些骨气。”

  宋景行说,“也不怪他,家里有些复杂。”

  丛欣看他,宋景行忙说,“你别怕,他们管不到我的事,我已经明确告诉伯母了,她以后不会再找你了,你就不要再想这些事了。”

  “我没有想,其实她说什么都是应该的,站在她的立场是没什么错。”丛欣说,“那孩子?”

  宋景行说,“不用担心,她再如何也不会胡来的,她总是要考虑到孩子的,对她而言,孩子同样重要,她不喜晓雨,但也要考虑孩子,或许她也不是不喜欢晓雨,她不喜欢的是宋衍对晓雨的态度。”

  “恩?”丛欣不明白。

  “她大概是不想儿子沉迷情爱不思进取吧。”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这样的人。”丛欣说,“希望她不要做什么,这样晓雨生的时候才没有后顾之忧,说实在的,晓雨为这事一直没少担心,好了,我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

  宋景行拉住她的手,握了会儿,才松开,放她走。

  丛欣回来的够晚了,可没想到还有人比她回来的还要晚,刚一进小区门口就看到了走在前面的安易,想也不想就躲到了一片绿植后面,虽然她自认没什么对不起他的,但总归是心虚。

  一直等他走了好远,她才出来。

  正准备回去呢,就接到了晓雨的电话,然后又开车去了晓雨的住处。

  晓雨正顶着个大肚子在客厅里走来走去。

  “怎么了这是?不舒服?”丛欣紧张问道,怕她因为白天的事,情绪激动影响到胎儿,“不行咱们就去医院。”

  “一开始是有些不舒服,孩子活跃的厉害,不过现在已经好多了。”晓雨摇头,“不用担心,我问过医生,医生说是正常的。”

  “那就好。”丛欣松了口气,“还有一个月就临产了,可马虎不得,我看不如听我妈的去我家住算了。”

  “现在还好,实在不行我就去你家住。”晓雨说,“反正住的也不远,若有什么事我就给你打电话。”

  “那也行。”见她不去,丛欣也不好硬拉她去。“你自己也警醒些,一有不对,就赶紧给我打电话,我电话会保持二十四小时开机。”

  “知道。”晓雨感激看了丛欣一眼,“因为这个孩子,没少让你折腾,从头到尾几乎都是你在忙前忙后,还有阿姨,好吃好喝的给我送,生产要用的东西,她也一早就准备好,况且她本身也有病,我”

  “你这是怎么了?叫我过来就为了说这些?”丛欣在沙发上坐下,自己给自己倒了杯水,“我可是孩子的干妈,不做些事,怎能指望他以后孝顺我。”

  晓雨笑笑,没再说什么,张口想问什么,却最终没张开那个口。

  丛欣倒是主动提起说,“我听宋景行说,宋衍已经跟她妈摊开说了,宋夫人应该不会再找你的麻烦,你不用再有什么顾忌,好好把孩子给生下来。”

  “宋夫人会听他的?”晓雨深表怀疑。

  “听宋景行说宋衍表现的很坚决,完全豁出去了,宋夫人只要还顾忌儿子,还想要那个儿子,就不会再做什么的。”丛欣强调,“宋景行是这样说的。”

  晓雨叹了口气,“若不是无路可走,我实在不想走到这一步,若不是必须,宋家的人我是一个都不想再打交道,但是,人微言轻,势单利薄,不得不如此啊。”

  丛欣说,“那是宋家,不是普通的人家,你也不要有什么心里负担,这也没法子的事。”

  晓雨看了丛欣一眼,“所以说我现在非常的后悔,当初就不该去招惹那家人,而你现在”欲言又止。

  “我怎么了?”丛欣装作不经意地问。

  “宋景行不管怎么说,也是宋家人。”晓雨提醒。

  丛欣低下头,“他说他早就离家了,将来也不会回去,宋家的人不太会管到他的头上。”

  “那宋夫人前段时间不也给你打电话了吗?”

  “他说他已经给宋夫人说了,以后不会再过问了。”

  晓雨说,“那他的病?”

  丛欣说,“他说没有寿命之忧,你不赞成我跟他?”

  晓雨说,“从我的教训来说,应该劝你远离那家人的,但感情这种东西,那是说远离就能远离的,再说你也不是我,或许在你身上,不会上演我的悲剧,我只是提醒你,决定之前,要把这些事情都想清楚,我当初就是想的太轻率了,但凡想仔细一点,或者稍微谨慎一点,没有孩子,也不会落到这种难看的境地。”

  虽然没有明说,但丛欣也知道她在暗示什么,脸刷地红了,“我和他并没那个”

  “没有那个?”晓雨一时间没有明白。

  “就是那个啊。”丛欣恼羞成怒,“不是你提醒我不要那个,省的有孩子吗?”

  晓雨愣个片刻,不禁笑了,“谁说不要你那个了?我又不是你妈,就是你妈也不会这样要求你啊,现在都什么时代了,我是要提醒你,那什么的时候要做好防范措施,不要像我这样被动。”

  丛欣羞恼,“那你不明说。”

  晓雨好笑,“那我怎么可能知道你们两个还没那个。”丛欣瞪了她一眼,“我和他才确立关系多久?”

  晓雨更是好笑,“这跟确立关系多久有什么关系?看看你这一脸纯真的样子,那像二十几岁的人,不过,真的没有?这怎么可能吗?”

  丛欣当下火了,“怎么不可能?你以为我在说谎骗你。”

  晓雨忙说,“我没有那样想,我只是觉得不可思议,长成宋景行那样,你居然把持得住。”

  丛欣说,“我又不是色狼。”

  晓雨说,“可你们每天都住在一起啊?”

  丛欣说,“我么住在一起,那是为了工作,把你脑中那些龌蹉不堪的思想给我删除掉。”

  “工作也不影响那啥啊。”晓雨故意调侃,“你也就罢了,比老一代的思想都传统,只是那宋景行也不为所动,就有些奇怪了,他就没有对你下手?或有所暗示?”

  “没有,没有。”这么羞耻的问题,她居然也拿来讨论。

  “这真是不可思议。”晓雨啧啧了两声,“你说那宋景行该不是那方面无能吧?”

  “说什么呢你?”丛欣都想打人了,那人无能怎么可能?

  晓雨说,“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宋景行从出头至今,可没传出什么异性的绯闻,不管是戏里戏外,都不与异性肢体接触。”

  丛欣说,“怎么可能?我看过他演的亲密戏。”看的她都想打人。

  晓雨说,“我可是听我表姐说过,那些都是使用的替身。”

  “替身?”丛欣说,“我知道戏里有武替和替,难道还有这方面替身的?”

  “我那儿知道,反正我听我表姐说的,宋景行接戏,都会避开这些,避不开,大概就用替身吧,所以我在想他会不会有这方面的毛病。”

  “当然没有。”丛欣断然否认。

  “你又没试过,你怎么可能知道?”

  “我,我我反正就是知道。”像宋景行那样的怎么可能哪方面有问题吗?

  晓雨说,“你干嘛那么激动?就是有问题,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现在医学那么发达了,什么病看不好?”

  “你行了,换个话题。”丛欣不想谈下去了,虽说她不信,但也不得不联想之前,她和他似乎的确没有太多肢体接触,除了牵手就没别的了,连亲吻都很少,难不成他那方面真有什么问题?

  晓雨见她半天没有说话,忍不住问,“你想到什么了?”

  “没,没什么”丛欣忙把脑中的东西抛出去,她怎么想到那儿去了,这,简直太离谱儿了,都怪晓雨。

  “这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晓雨说,“又不是十几岁的小姑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十几岁的小姑娘,说起来都不会脸红,只有你才会这样。”

  “能说别的,别老说这些吗?”从欣无奈。

  “这种东西,早晚要发生的,避讳也没用。”晓雨嘲笑,“只是,我要提醒你的是,别大意,在这之前一定要做好防范措施。”

  “行了,你快别说了。”丛欣羞的不行,都要找块地缝钻进去了,“那都是结婚以后的事。现在想那么远干什么?”

  “结婚以后?”晓雨愣了。

  “那要不然呢?”丛欣说,“这是最安全的。”

  “拒绝婚前那啥?没想到你真的那么传统?”晓雨惊愕。

  丛欣说,“我不是传统,我只是认为婚前那啥太尴尬,太别扭了,行了,我不跟你说了,若是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明天还要上班呢,你也早点休息。”说完,起身逃也似的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丛欣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就连躺在床上也在想,若是晓雨不提,她也没觉得有什么,可在晓雨看来,他们这种连接吻都很少,似乎很不正常,好像那些确立了关系的恋人,都恨不得立即发生关系似的。

  在晓雨看来,这不仅是情到了一定程度,也是感情的培养,更是一种人的本能,对于男性尤其如此。

  宋景行作为一名男性,不该没有这方面的要求,可是,两人吃住在一起,他的确没有这方面的暗示,也的确没有趁机接近自己的行为,从头到尾,表现的都很绅士,丛欣就想当然地认为他跟自己一样,要把这些留到婚后。

  当然,她并不是打算要跟他结婚之类的,她就纯粹认为这些行为该是在婚后才做的,跟对象没有关系。

  她到底在狡辩什么呢,难道她还真想跟那人结婚不成?可是不结婚她跟他又谈什么恋爱呢?那不是耍流氓吗?

  她是以结婚为前提的恋爱,成不成那都是后话,不能认为有不成的可能就不认真。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还是在她心里留下了痕迹。

  怀孕的事情暴露之后,晓雨也没什么好隐藏的了,一时间周围的人全都知道了,方敏以及晓雨那方的父母也都知道了。

  当然,这期间好一通的乱,她的父母更是连夜赶了过来。

  生气是难免的,但都这样了,再说太多也没用了,骂肯定是要骂的,失望还是要失望的。

  晓雨对丛欣说,“我不怕他们骂,我最怕看到的是他们失望的眼神,他们都是高级知识分子,清高了一辈子,当初被宋夫人羞辱,已经很失望了,现在未婚生子,更是失望透些什么来安慰她,只能陪着她,听她倾诉。再后来,宋夫人也找来了。

  看到晓雨的肚子,也是大感诧异。

  因为宋衍打过预防针,她也没说什么难听的话。

  在丛欣看来,她应该还有怀疑,不确定孩子是不是宋家那一刻,她是不会做什么的。

  不做什么,这也是他们最希望看到的。

  宋衍也来,只是,晓雨从没给过他什么好脸色,离开之时垂头丧气。

  这天刚下班,宋景行给从欣打电话,给了一个地址,要她过去。

  丛欣不知他搞什么鬼,就过去了,谁知去到之后,才知道去的是一个游乐场。

  只是,游乐场一个人都没有。

  从欣站在那里,正手足无措的时候,就看到宋景行从身后走来。

  “怎么约我来这儿?”从欣不禁问。

  “那要不然呢?”宋景行反问她,“你希望我包个飞机,带你到国外,还是买个小岛,带你到岛上?”

  丛欣一头雾水,“为何要这样?”

  宋景行说,“那些有钱人不都这样做的?”

  “有钱人都那样?”丛欣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要求什么了吗?我怎么不记得?”

  “你是没要求,但我不能什么都不做。”宋景行说。

  “为何?”丛欣又问。

  “因为今天是你的生日。”宋景行说,“我希望这一天你能过的开心些。”

  “我的生日?”丛欣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对对对,的确是今天,难怪我妈早上给我煮了个鸡蛋。”每年过生日,她妈都要给她煮个鸡蛋。

  还有安易,她也终于明白为何问她今天有没时间,她告诉他自己有约,他便什么都没说了,只嘀咕了句,他早该想到的,当时没在意,现在才想起来才知道他是想给自己庆祝。

  “所以你就带我来这里了?”丛欣笑看着他,“带我来游乐场,你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不,是电视剧演多了?”

  “我问过晓雨了,她说你最遗憾的就是小时候没来这里好好玩过。”宋景行说。

  “晓雨?难怪。”丛欣的确是这样,家里一直经济不好,养活她都很吃力,那还有闲钱来这里,再说她一向懂事,即使母亲要带她来,她也会拒绝,说她不爱玩这些,可小孩子,又有几个不爱玩这些的呢。

  心被触动了下,从欣不禁看了他一眼,“可是里面没人,咱们也进不去啊。”

  “谁说进不去?”宋景行径直往门口走,“里面没人,那是因为这里被我包了。”

  “包了?”丛欣瞪大眼睛,“那要多少钱?”

  “果然,第一想到的还是钱。”宋景行揉着眉头。

  丛欣见他这样,不想扫兴,便把接下来的话全给咽了回去,“其实,没必要这样,买票也可以的”

  “你想时间浪费在等待上,我可不想。”宋景行说,“况且到处都是人,心烦。”嫌弃人多?难不成之前看电影包场也是因为这些?

  “你到底去不去?”宋景行站住,看她不动,远远喊道。

  “来了,来了。”丛欣忙追了上去。

  两人到了里面,想玩什么就玩什么,把小时候没玩过的东西都体验了一把。

  让她没想到的是,通过她的观察,其实,这人也没玩过,她没玩过,那是经济不允许,他居然也没玩过,那就不应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