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不想跟大佬谈恋爱 > 第131章 分歧
  中午,丛欣刚忙完,就接到宋景行的电话。

  丛欣以为他是找自己吃午饭的,就说下午还有许多事,意思就是在表示自己没办法同他吃午饭,或者翘班去约会之类的。

  宋景行说,“我也很忙。”

  丛欣不禁多问了句,“你在忙什么?”

  这人自从退居幕后,天天就像无所事事的样子,他那公司,不说他,就是方敏都能玩着转,除了一些重大的事外,平常根本不需要他操心。

  宋景行没好气地说,“帮宋衍。”

  丛欣不禁乐了,帮宋衍其实就是在帮宋家,这人终究还是答应了宋夫人,只是不好意思,觉得这样很没面子,这才死不承认说是帮宋衍。

  丛欣也不揭穿他,说,“那你忙吧。”

  从欣要挂电话了,那人却说,“等等。”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丛欣问。

  那边有些犹豫,最终还是说,“那,那个……”像是难以启齿。

  “那个什么?”丛欣不知道他要问什么。

  “就是那个昨天你答应我的事。”宋景行有些不耐烦了。

  “我昨天答应你什么了?”丛欣一时没反应过来。

  “就是跟蒋以航说你不去的事。”宋景行话锋一转,“你到底跟他说了没有?还是说你已经忘了这事,说那话纯粹是敷衍我的?”

  原来是这事,这人还真是的,一大早打电话就为了追问这个,就是问也待给她时间好吧,这一大早的,她只得说,“我没忘,我这刚上班,你总要让人喘口气吧。”

  “那你什么时候问吗?”那人还在紧追不舍。

  丛欣说,“中午吧,中午我找个时间跟他说下。”

  宋景行这才挂了电话。

  丛欣叹了声气,到了中午,正要给蒋以航打电话说这事呢,没想到他本人找来了。

  “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吗?”蒋以航说。

  丛欣看了下表,“我只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

  蒋以航说,“那我们就在附近找家店吧。”

  地方是蒋以航推荐的,这些人出外都很引人入目,一般都选私密性好的地方。

  落座之后,丛欣说,“你来找我的时候,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

  蒋以航抬头看了她一眼,“找我有事。”

  “是。”丛欣有些不好意思,“就是上次你说拍照的事,我可能没法去了,你能找别人吗?”

  “为什么?”蒋以航说。

  “我,时间上有出入。”丛欣垂下头。

  “你当时可是看了时间才答应我的。”蒋以航盯着她。

  丛欣说,“当时没看仔细,漏看了。”

  “你做事可不像这么不严谨的人。”蒋以航哼了声,“我看不是漏看,是有人从中作梗吧。”

  丛欣干笑了声,“那能?没有人作梗。”

  蒋以航说,“你也别遮掩了,肯定是宋景行那小子知道了,不让你去吧。”

  从欣不知道该说什么,说不是,显得自己挺那啥的,说是吧,还是显得自己挺那啥的,干脆不说话。

  蒋以航打量她一会儿,说,“我可以找别人,虽然他们没你好使,但我还是找得着的,但是,最关键的是这次对你很重要。”

  丛欣看向他。

  蒋以航喝口水说,“之前我没跟你说,怕你有什么心理负担,其实这次拍照,上的是一个很著名的杂志,而且还会评奖,你若是得了奖,这对于你来说,在事业上,将会是一个很重要的过程,这个奖我想你也是听过的……”

  蒋以航说了之后,丛欣很是震惊,她无论如何没想到会是这样,那是个很有名气的奖,在业内含金量很高的,他说的对,她若是拿了奖,那在业内才真正站稳了脚跟,别人才不敢小觑她。

  蒋以航说,“这可是难得一见的机会,你不能因为某人的无理取闹就轻易放弃。”

  丛欣看了他一眼。

  蒋以航像是看透了一切,“我知道那小子看不顺眼我,不但他看我不顺眼,我也未必看他顺眼,但工作归工作,私事归私事,不能因为私事而置工作不顾,这样就显得太不成熟了,不像一个成熟之人该做的事。”

  “他……”丛欣下意识要给他辩护,却不知如何说起。

  蒋以航又说,“你也是,他如此任性,你却还任由他这样,他什么都不放在眼里,难道你也是?你若是觉得工作不重要,要靠他,那你的确什么都可以不做。”

  “不是的。”这戳到了丛欣软肋处,“我从来没那样想,摄影不但是工作,更是我一直喜欢做的事情。”

  蒋以航说,“既然做,那就把它做到最好,不能因为外界因素,就妥协,若是那样,你就不是我当初认识的那个人了。”

  丛欣简直被他说的无地自容,“你让我再想想。”?蒋以航说,“我给你两天时间,两日之后,你若不回复,那我就再找别人。”?丛欣说,“不用两天,明天我就给你答复。”其实也不用等到明天,她现在心里就已经有了答案。

  吃饭的间隙,蒋以航突然问,“宋景行那人对你如何?”

  丛欣说,“还好啊。”?蒋以航装作随意的样子,“业内都说他性格古怪,脾气暴躁,你怎么受得了的?”

  丛欣说,“还好吧,没像外界说的那样。”

  蒋以航说,“看来你没把我当朋友。”

  丛欣说,“这话怎么说的?”

  蒋以航说,“因为你没跟我说老实话,宋景行是个什么样的人,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我可听说他发起脾气来,可是六亲不认的,身边的人难免不会受到波及。”

  丛欣说,“人人都有生气的时候,我觉得他还好。”

  蒋以航说,“我没说他不好,我只是想说,你应该多了解他一些,若是有一些不为人知的事,你可能会受伤的。”

  “什么事?”丛欣突然停下筷子。

  蒋以航忙说,“这我怎么知道?这要问他啊。”

  丛欣也意识到不对了,这人像是话中有话,“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没有。”蒋以航说,“我听到的都是外面传的,想必你也应该听说过,都说无风不起浪,既然传出那么多,可见不是没有原因的,我就想这人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你跟他相处这么久,就没发现他有什么不对,或者有什么问题?”

  不对当然是有的,但这些丛欣那能跟外人讲,“没有。”

  蒋以航似不死心,“他也没跟你说过什么?”

  “没有。”丛欣说。

  蒋以航半天没有说话。

  吃完饭,蒋以航把丛欣送到她工作室门口,刚要离开,便看到宋景行从别处走了出来。

  蒋以航不禁一愣,接着便镇定下来,“好巧啊,你是找丛欣的吗?我们吃完饭,刚把她送回来。”

  宋景行说,“我已经警告过你了,让你少接近她。”

  蒋以航说,“我也说了,我不会听你的。”

  宋景行说,“你无论做什么都是没用的。”

  “你做的就有用?”蒋以航说。

  “你说什么?”宋景行看着他。

  “你不让丛欣跟我合作,到底是心虚怕了我,还是占有欲作祟?”

  宋景行说,“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蒋以航说,“跟我自然有关系了,丛欣那么好的一个女孩,我不忍她受到伤害。”

  “你在说什么,你说我在伤害她?”宋景行说,“她跟着我是自愿的,不是我逼的,你是不是得妄想症了?”

  “是我有病,还是你病?”蒋以航突然说。

  宋景行猛地僵住,拳头紧紧握住,“你在说什么?”

  “我在说什么,难道你不知道?”蒋以航说,“你还说没有伤害,你隐瞒她,这叫为她好?”

  宋景行胸腔剧烈起伏,目光死死盯着蒋以航,仿佛要杀人。

  蒋以航有瞬间的恐惧,但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不得不继续说下去,“你若是对她好,就应该对她坦白你的问题。”

  蒋以航本来想说病的,但还是改成了问题。

  “你知道什么?”宋景行隐忍着问。

  “知道的足够多了。”他知道的并不多,但是看宋景行的这表情,他心中越来越往下沉,看来,表弟猜测的是对的。

  宋景行额头在渗汗,浑身在颤抖,“丛欣她是不会离开我的。”

  蒋以航说,“那是因为你在极力隐瞒着她,这对她是不公平的,她有权知道一切。”

  宋景行死死望着他,“你知道你这是在找死。”

  蒋以航说,“你要像在读大学的时候,对付那些欺负你的人,也要把我置于死地吗?”

  宋景行的恐惧更甚了。

  蒋以航说,“或许你对丛欣是好的,可是有时候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你会伤害她,我不忍看着她被你伤害,你知道她以后要面对是什么吗?我觉得她有权知道这一切,然后重新再来做选择,这才对她公平,你那不叫爱她,你那叫占有。”

  “你胡说。”宋景行一拳砸了过去。

  蒋以航躲开,然后说,“你这样会把她引过来,或许我现在就可以告诉她。”

  宋景行生生忍了。

  蒋以航说,“我希望你能告诉她,你若不告诉,我会告诉她的,说完转身就走。

  宋景行留在当地,脸色苍白如纸。

  正在这时候,宋景行的电话响了,看到来电显示,他深呼了口气,然后才开口,“什么事?”

  电话那边的人问他,“吃饭了吗?”

  宋景行说,“吃了。”

  然后又问了一些无关痛痒的问题,明明有话要说,却愣是不进入正题,宋景行越发的烦躁,不过还是尽力克制,平静地询问,“你跟那人说了吗?”

  那边有一瞬间的沉默,然后就听她说,“说了,我跟你打电话就是为了这事。”

  “他答应了?”宋景行貌似不经意地问。

  “他是答应了。”那边人话锋突然一转,“只是,这次我想去。”

  宋景行呼吸急促起来,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问,“为什么?”

  丛欣说,“这次不同以往,对我的事业发展有利,我想争取争取。”

  宋景行说,“为何偏偏是他?”

  “你在说什么?”那边的人似乎没明白。

  宋景行阴沉地看着蒋以航消失的方向,“我是说想在事业上发展有很多种方法,我之前跟你提过,你从来不答应。”

  丛欣说,“你那是特意,我这次却是碰着了。”

  宋景行说,“你确定这次不是特意?”

  丛欣说,“怎么可能?我和他非亲非故,他为何要特意帮我?”

  宋景行说,“说不定他喜欢你呢?”

  丛欣不禁呵呵大笑起来,就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他喜欢的是明珊。”

  宋景行说,“他们已经分手了。”

  丛欣说,“分手了也不代表不喜欢了。”

  宋景行说,“像他那样的,分手了,那就是不喜欢了。”

  丛欣说,“不可能。”

  宋景行说,“男人很容易变心的,这有什么不可能的。”

  丛欣不禁问,“你也是吗?”

  宋景行说,“若是觉得很累的话,过不下去的话,我也是会的。”

  “你怎么了?是发生什么事了吗?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丛欣那边察觉到了不对劲。

  宋景行说,“没有突然,只是想到那儿就说到那儿了,所以说蒋以航不是没有那种可能的。”

  丛欣突然笑道,“你这是吃醋吗?”

  宋景行始终保持不咸不淡地语气,“你觉得呢?”

  “我觉得你是。”丛欣说,“我并不排斥你吃醋,但是,不管蒋以航有没喜欢我,这都不重要。”

  “那什么才重要?”宋景行不禁问。

  “什么才重要,难道你不知道?”丛欣没有直接回答,也不好意思直接回答,觉得太尴尬了。

  “我不知道。”宋景行说,“我知道这人会影响到我们的感情。”

  “能影响到我们感情的是我们自己。”丛欣说,“首先,我们要彼此相信,才能不被人破坏,若是不能,即使没有外人,我们也很容易发生矛盾。”

  “我知道。”宋景行说,“可是有的人就是没办法相信,他告诉自己要相信,可还是会胡思乱想,想着想着,那些事好像就真的发生过一样。”

  丛欣说,“所以说很多事都是人想出来的,菩提本无树,何处惹尘埃。”

  宋景行已经没有说下去的欲望了,“你确定你要去?”

  “是的。”丛欣语气透着愧疚,“我向你保证,什么事都不会发生的,我只是去工作,工作完我就回来了。”

  “你不想做什么,可管不住别人想做什么。”宋景行说。

  “你别把我看得跟稀世珍宝一样,你喜欢,别人也喜欢。”丛欣说,“你能为我吃醋我很高兴,但是,你也不要太小看我了,我不是一个半途而废的人,决定了的事,都会坚持到底,不会受他人影响,这点你可以放心。”

  宋景行说,“不是我不相信,是之前有过这样的例子,我伯母一个电话,你就跟我分了手,我不能不担心。”

  丛欣说,“这是我一个人的错吗?那时是你要跟我分的手。”

  宋景行说,“我那是气话,而你是真的要跟我分手。”

  丛欣说,“是,我是想分手,但那主要是因为你隐瞒我这件事。”其实最根本的是她自卑,但这话她不好意思说出来。

  “隐瞒就让你这么生气?”宋景行问。

  “是啊。”丛欣说,“小事也就算了,这么大的事你隐瞒我,我能不在意吗?”

  宋景行说,“我隐瞒也许是为了我们好。”

  丛欣说,“话是这么说,可这会影响我对感情的判断力,毕竟你不能隐瞒我一辈子,这事我总会知道的。”

  宋景行说,“难道你喜欢的不是我本人?喜欢我这个人不就好了,其他的不就不重要了吗?”

  “是这样没错。”丛欣说,“但其他也是你这个人的一部分啊,你的身世你的家庭背景,这些都是你人生的一部分,你确定你能把这些完全割舍掉,不受其影响?”

  接着,丛欣说,“你没法做到,就像现在,你对宋家那么排斥,你还不是要回去帮忙,不光是你,还有我,都抛不开周围的一切。”

  过了好久,宋景行才再开口,“我知道了,什么时候走?”

  丛欣说,“后天。”

  宋景行说,“既然后天要走了,那明天晚上能去我那里吗?后天我刚好去送你。”

  其实,丛欣有很多的工作要准备,可是想到他就这么答应了,丛欣心里很是过意不去,就没拒绝,“好。”

  挂了电话,宋景行的脸上一脸的阴霾,同时还有绝望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