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不想跟大佬谈恋爱 > 第134章 分手
  从宋家回去之后,丛欣就一直等电话,也没心情去做其他事。

  一直等了四五天,才接到宋衍的电话,说是宋景行同意见她了。

  见面地点是一家酒店。

  丛欣接完电话,整个人都来了精神,忙爬起来去洗漱,换衣服,换了一圈都没找到满意的,最后看时间来不及了,就硬是穿了一套出去。

  正出要出门,碰到了晓雨,问她干什么去,丛欣说去见宋景行,晓雨听到宋景行三个字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丛欣已经进了电梯,“时间来不及了,有什么事回来再说。”

  晓雨满脸担忧。

  丛欣下车付钱,拿着拐杖走进去了酒店。

  很快,她就找到了宋景行的身影,因为酒店这时并没其他人,可是不等她走近,人就呆住了,满腔的热血顿时冻住。

  宋景行不止一个人,他的身边还坐着一个女人,依偎在他身前,他竟没有推开。

  丛欣心头涌起一股无名火,很想上前把那女人扒来开,但她还有理智,遏制住了,走过去,勉强挤出一抹微笑。

  “我去你住的地方找过你,你没在,保安说你这段时间都没回去,那你这段时间住在哪儿?”

  宋景行抬头看了她一眼,忙移开目光,盯着手中的酒杯,“我没在那里住。”

  “那你住在那儿?”丛欣忍不住追问。

  “住在那儿?自然是住在我那儿啊。”旁边那女子腻歪歪地说。

  丛欣这才把注意力移向那女子,那女子察觉,更是把傲人的身姿挺了挺,下巴也微微抬起,手更是缠在宋景行的右臂上,就像个无尾熊似的。

  丛欣的指甲都快把掌心捅出血来了,但面上还是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这位是?”

  那女子说,“我是谁你不用管,听说你要见他,不知什么事?有事就说,说完了我们还要去旅行呢?”

  “旅行?”丛欣看向宋景行。

  “是啊。”那女子说,“所以,有话就好好说,不要耽误我们的时间,我听说你是他前女友,看你也不像个厚脸皮的人,就是不知一而再而三地纠缠做什么。”

  “我是前女友?”丛欣冷笑了声,“那你是现女友了?”

  “这还用说嘛?”那女子又靠近了几分。

  丛欣的目光慢慢变冷,“你们交往多长时间了?”

  那女子说,“足够爱上我的时间。”

  丛欣又问,“你说你们住在一起了?”

  那女子说,“是啊。”

  宋景行这时插话,“你找我有什么事?若是没事,我就先走了,以后也不要再来找我,我们就到此为止了。”

  丛欣不理,却继续问他身边的女子,“我看他精神不太好,两眼都是黑眼圈,你跟他住在一起应该知道,他晚上是不是没休息好啊?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他休息的挺好的,丛来没这样过,怎么跟你在一起,就这么憔悴呢?”

  那女子一听,忙矢口否认,“他睡眠挺好的,他有黑眼圈,那是因为工作太忙的缘故。”

  “行了,你不要再说了。”宋景行不耐打断,那女子忙闭了口。

  丛欣却不禁笑了,“这是在那儿找的啊?就是找也该找个差不多的。”

  “我怎么了?”那女的不高兴了,“什么叫差不多的?我那一点比不上你?”

  丛欣更加好笑,“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你的演技太那啥了,你应该跟你身旁的人好好学学。”

  那女子还想说什么,宋景行一个眼神扫过去,她便不敢吭声了。

  丛欣盯着宋景行说,“我本来有一肚子的话要说,可现在看来没必要说了,既然如此,那我就祝你生活幸福美满。”说完起身就走。

  一直走到酒店好远,她才蹲下身,捂住肚子大口喘气,泪水更是大颗大颗地往下滴。

  酒店里,等丛欣一离开,宋景行就把旁边的女子推开,眼光盯着门口的方向,似乎在极力隐忍,接着拿起杯子猛地摔到了地上。

  女子吓的瑟瑟发抖,“我,我那里做错了吗……”

  “行了,这没你什么事,你可以走了。”宋衍走过来把一个信封交给她,“回去以后,嘴巴闭严实点,否则……”

  “我知道,我什么都不会说的。”那女人看到宋景行这样,早吓的魂不附体,别说给钱,就是不给钱,她也想尽快离开,简直太可怕了,也不知道那女子是如何忍受的,竟然还不想分手。

  女子逃也似的走了,宋衍看到不禁叹气,“像丛欣那样的女人没有几个。”对宋景行的做法颇为不赞同,“我就说不行,丛欣那么精明,不可能看不出来的,只是奇怪的是,她都看出来了,为何还同意分手了?之前,她还死活不分,找到家里去呢?”

  宋景行发泄完之后,却呆在哪里,像是没有了魂魄一样,宋衍看到忙去找药给他吃,并把人赶紧弄回了家。

  丛欣回来的时候,晓雨还没走。

  晓雨看到她情绪不对,忙追进了屋里,“怎么了?不是说去见宋景行了?”

  丛欣说,“我和他分手了,从此各走一边,一别两宽。”

  晓雨啊了声,大概也没想到见过面后会是这么个结果,走过去安慰她,“心里不好受就哭出来。”

  丛欣苦笑,“哭就不难受了?放心吧,我没事,其实,我早就料到会是个这么结果。”

  晓雨看着她直摇头,别人痛苦,是会发泄出来的,可丛欣什么时候都不会,都保持理智,晓雨也不知道这样是好还是不好,只是心里又是心疼,又是担心的。

  她跟宋景行在一起,她觉得不妥,她跟宋景行不在一起了,她还是觉得不妥,晓雨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总之一句话,就是,她其实都是为了丛欣,丛欣好,她就赞同,不好,她就不赞同。

  第二天丛欣照样上班,下班。

  没办法,她有家要养,再如何,也不能让自己倒下。

  自打那次见过宋景行后,丛欣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外界也听不到他的消息,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她跟明珊一直保持着联系,明珊的事业再次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再加上心无旁骛,精力全投入到了事业中,比之前还要好。

  她本身国外的知名度就很高,国外不少杂志找她合作,而她就把摄影师留给了丛欣,丛欣也算是因祸得福,外面都说她好人有好报。

  因为明珊,她在业内的名气越来越响,直到她的作品接二连三的获奖,这时,再也无人敢小觑她,敢说她有今天的地位全靠别人,她的实力算是得到了业内认证。

  一晃半年过去了,明珊闲下来,叫丛欣过去吃饭。

  吃饭的间隙,明珊问她,“还没有宋景行的消息?”

  丛欣摇了摇头。

  “真分了?”明珊不死心地问,这个时候她纯粹是关心丛欣,没有别的意思。

  丛欣点头,“是的。”

  明珊不明白,“可你都看出他是找人演戏,为何就转变了心意要分手呢?”

  丛欣说,“姐啊,不是我要分,是他要分,都找别人演戏来给我看,我还赖着有什么劲?我都把人逼到这份上了,你说我还能怎么着?”

  明珊喝了口酒,“我就不明白了,若说他不喜欢你,我是一点都不相信,他这人我还是有些了解的,不喜欢的人,他连看都不会看一眼,这些年,从没见他跟那个女演员传出过绯闻。”

  “怎么没有?你不是吗?”

  “我那不算,你还调侃我。”明珊说,“我那都几百年前的事了,再说,我这都是妾有意而郎无情,你又不是不知道,而且,说到底我也是付出昂贵代价了的。”

  丛欣叹气,“可你现在走出来了。”

  “是啊。”明珊说,“我走出来,那可是脱了一层皮,现在想起来都觉得那时的自己简直像得了失心疯一样,怎么会那样?所以说,宋景行这人有毒,中了毒,就不是那么容易戒掉的。”

  丛欣苦笑一声,这话甚有感触,可不是咋地。

  明珊说,“不过也多亏了他,若不是他,咱两也不会成为朋友。”

  丛欣说,“是啊,不光是这些,若不是他,我可能也不会混到这个圈子里来。”

  明珊看了她一眼,“所以说我就是想不明白,他为你做了那么多事,公开支持你,不惜爆出自己家世,为你引开热度,为何还要分手呢?”

  丛欣沮丧,“可能是我不够好吧。”

  明珊又给她倒了杯,“男人啊,没一个好东西。”

  丛欣不禁乐了,“怎么没一个好东西?蒋以航其实就不错,我看你也不是对他毫无感觉,就没想过复合?蒋以航在圈中可是难得一见的好男人,家世好不说,人也不骄狂,不瞎混,况且对你又死心塌地的,你就不后悔?”

  明珊看了她一眼,“怎么不后悔?像他那样的的确很少找。”

  丛欣说,“既然后悔,那就找过去啊,反正他现在也没找女朋友。”

  “没女朋友是真的,但人家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明珊叹口气。

  “真的假的?”丛欣惊的合不拢嘴。

  “骗你做什么。”明珊喝了口酒,“他亲口告诉我的。”

  “可他没有告诉过我?果然,你还是比我重要。”丛欣开玩笑。

  “他告诉我大概是想我死心吧。”明珊说,“至于为何不告诉你,那我就不知道了。”语气有些古怪。

  从欣没听出来,还在问,“谁啊?我认识吗?”

  “不知道。”明珊说,“他没告诉我。”

  丛欣大为失望,“原来你也不知道,说的跟你知道似的,难道不会是像宋景行那样是故意的?”

  “不会。”明珊说,“有没有人,我还是能看的出来的,毕竟是相处了不短的时间。”

  “可惜了。”丛欣说。

  明珊说,“是可惜了,但怪不得谁,这一切都是我自己作的,人在你身边的时候,你不知道珍惜,等不在了,你再想珍惜也没用了,算了,我已经看开了,感情的事,强求不来,顺其自然吧,对了,你怎么想的?”

  “我?我能怎么想?你都顺其自然了,像我这样的,更要顺其自然了。”丛欣说。

  “碰到喜欢的,也要争取,你也老大不小了。”明珊一副老大姐的口气,“你都说蒋以航不错了,怎么?就没什么想法?”

  “他都有喜欢的人了,我能有什么想法?”

  “你也说不一定是真的,就算是真的,那万一喜欢的是你呢?”

  “是我?”丛欣摇头,“不可能。”

  “万一是呢?打个比方。”明珊却不放过她。

  丛欣说,“我对他没那方面的想法。”

  明珊叹气,“那真是可惜了。”

  丛欣笑笑没说什么。

  说到蒋以航,也真是巧,没过两天就来工作室了。

  当时,丛欣在忙,他就在旁边等着,等丛欣忙完了才过去,“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吗?”

  丛欣看了看表,“等我十分钟。”

  两人来到了工作室附近的一家餐厅,“最近如何?”蒋以航问她。

  “还不都那样,混日子吧。”丛欣说。

  蒋以航说,“我说的不是工作。”说到这里,看她一眼,“你分手都半年了,怎么也没见你找?”

  “找啊,怎么不找?关键是没有合适的啊?”丛欣说。

  “是没有合适的,还是不想找?”蒋以航问。

  丛欣愣了一下,打着呵呵,“怎么?你要给我介绍?”

  蒋以航也打着呵呵,“好啊,你看我如何?”

  丛欣说,“算了,我怕你那帮粉丝追着我打。”

  蒋以航说,“宋景行的粉丝也不少,当初也没见你因为这个拒绝。”

  从欣放下筷子,装着生气的样子,“我拿你当朋友,你却开我玩笑,这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蒋以航的目光陡然暗淡了下来,“你还在等宋景行?”

  “我等他?没有。”丛欣说,“前段时间我还相亲了呢。”没说的是,相了那么多次,却没一个合适的,不是嫌人家这儿,就是嫌弃人家那儿,晓雨说她不愿意,是因为那人不是宋景行,丛欣虽然不承认,可是心里却是哇凉哇凉的,难不成她这辈子就这么交代了?

  蒋以航说,“宋景行不见,是不是有什么病啊?”

  “什么病?”丛欣不禁问。

  “这我那知道。”蒋以航说,“就觉得他这样挺让人奇怪的。”

  丛欣说,“没什么奇怪的,你不是说他本身就很奇怪吗?”

  跟蒋以航分手后,她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在小区长椅上坐了很久才回去,她只能告诉自己,人生有太多的缺憾了,不是你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

  转眼又是一年,距离跟宋景行分手,已经两年了,此时的丛欣,再不是之前那个为了混口饭吃,什么都可以舍弃的人了。

  她现在事业有成,不再担心下顿饭的着落,也不用担心母亲的医药费,就连母亲以后做手术和养老的钱,她都已经妥善存好。

  她之前的愿望就是不用为三餐发愁,不用为母亲的医药费发愁,如果能达成,那将是她人生最圆满,最幸福,最轻松的时候。

  愿望提前实现,并且还超出了预期,可她真的轻松,真的圆满,真的幸福了吗?

  “妈妈!”

  丛欣刚一进门,一个小身影就扑进了她怀里,吓的她赶紧丢下手里的东西,把他抱了起来,并在他粉嫩的小脸上亲了口,“想妈妈了?”

  “嗯。”小家伙边点头,边趴她脸上,吧唧亲了下。

  “哎呀,亲了我一脸的口水。”丛欣故意嫌弃地说。

  小家伙看到,反而呵呵笑了,双手抱住她的脸,又要去亲,丛欣装作不胜其烦的样子,对一旁的晓雨喊道,“快把你儿子抱走,他又用口水给我洗脸了。”

  晓雨抱着手臂冷眼旁观,直到一大一小闹够了,她才接过来,“小宝,别玩了,你该睡觉了。”

  “我要新妈妈。”小家伙冲丛欣伸手,并拿亮晶晶地眼神瞅着她。

  “找你呢。”晓雨把孩子又塞回给她,没好气地说,“有了新妈妈,我这旧妈妈就不稀罕了,你知道他跟别人怎么说吗?”

  “怎么说?”丛欣笑问。

  “他说他有两个妈妈。”

  丛欣不无得意地说,“看来我没白疼这小子。”

  晓雨叹气,“别看才两岁,谁给他亲,他心里清楚着呢,他爸,他奶奶爷爷来,从来没这样过,喊过人,就去一边玩了,别说亲了,连抱都不是很情愿,你说咱们也没跟他灌输什么负面东西,他怎么像是什么都知道似呢,难不成这孩子是重生来的?”

  “电视剧看多了吧?”丛欣白她一眼,“别以为孩子什么都不知道,其实他敏感着呢,比大人都敏感。”

  丛欣抱着孩子来到他的小床上,给他盖上被子,拿出故事书给他讲睡前故事,哄他睡觉。

  晓雨倚在门框上看着。

  等孩子睡了,两人才关了灯,关了门,走回客厅。

  “你那么喜欢孩子,为什么不自己生一个?”晓雨倒了杯水给她。

  “生?跟谁生啊?我自己一个人能生出孩子吗?”

  “谁让你一个人生了,找一个人生啊?”晓雨横了她一眼。

  “那能说找就找得到的啊?再说工作一大堆,就是想找时间也不允许啊。”丛欣一副无奈的样子。

  “是不允许,还是你自己不想找?”晓雨目光复杂地扫了她一眼,“都过去两年了,还是不能放下吗?”

  “说什么呢?”丛欣斜她,“我是真没时间,你想那儿去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工作室有多忙?”

  晓雨盯着她片刻,接着叹了口气,“再忙也不影响谈恋爱,现在已经不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时候了,家里有余粮,咱们完全可以少接些单子。”

  丛欣说,“你知道我忙惯了,闲不下来。”

  晓雨瞪她,“是闲不下来,还是忘不了他?你在等什么?两年过去了,那人一点消息没有,很显然人家早就把你忘了。”

  丛欣分辨,“我没等什么。”

  “没等什么,那你这是为什么?”晓雨不满。

  “我不是挺好的吗?”丛欣讨好。

  “好什么啊?好不好我能不知道?”说到这里,晓雨恨铁不成钢,“你以前的那种不回头的原则那儿去了?怎么一碰上他就不行了呢?”

  “没有不好使,真不是因为他……”丛欣解释。

  晓雨懊悔,“说起来也怪我,若我当初没给你介绍这份助理工作,也没后面这些破事了。”

  “若没有助理工作,也不会有现在的我,也不会有现在的工作室了。”丛欣说,“我真不是放不下,我就是有些不甘心。”

  晓雨扭过脸,“那还不是放不下?”

  丛欣拿了瓶啤酒喝,“我说的不甘心,不是对他还有留恋,是……”

  “是什么?”晓雨追问。

  “是抱怨,是恨吧。”丛欣喝了口酒。

  “恨?”晓雨愣了片刻,“你是该恨,他都你伤成那样,躺在医院那么久,他连去看你一眼都没有,可见心里没有你,这种冷酷残忍之人,着实可恨。”

  丛欣摇头,“我恨的倒不是这点,因为我的原因,他可不止一次地受伤住院,还救过我的命,我该感激他才对。”

  “那你恨的是什么?”晓雨不禁问。

  “我恨的是,他就那样一走了之了。”丛欣转脸看向晓雨,“没有解释,没有说法,就强行分了手,虽说我遵从他的决定,同意分手,但心里难免有怨气,人与人相处,难免有矛盾,有矛盾就试着解决,解决不了再分手也不迟,可是在我这儿,我连矛盾点在那儿都没弄清楚,就被分了手,我能不怨?”

  晓雨叹气。

  丛欣转而说,“可话又说回来了,我再怨又有什么用?日子还是要过,不用替我担心,我不是在一棵树上吊死的人,我没那么傻,我只是需要些时间。”

  “希望如此。”晓雨说。

  “不说我了,说说你吧。”丛欣说,“来的时候,看到宋衍开着车出去,他来过了吧?”

  晓雨点头,“来了,吃了晚饭走的。”

  丛欣试探地问,“看你们最近关系缓和了不少,你是怎么想的?”

  晓雨望着手中的水杯,“没怎么想,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关系缓和,那是因为不想在孩子面前表现什么。”

  丛欣说,“两年过去了,宋衍的表现你我都看在眼里,确实变了不少,也有担当了不少,你就没有动摇?宋衍那可是炙手可热的人物,不知道有多少名门小姐等着嫁给他呢?”

  “那就让她们嫁吧。”晓雨相当平静,“我是没兴趣了,你看我现在,家庭呢,有孩子傍身,有好朋友相伴,事业呢,有前途无量的工作室给我打拼,这就够了,我已经心满意足了,不想任何人任何事再来打扰眼前这份平静。”

  丛欣审视了晓雨一番,发现她说这些是认真的,那种安于现状的平静也不是装出来的,手搭在她肩膀上,冲她碰了碰杯,叹了声气,“只是孩子他爹要失望了,不早了,我该走了。”

  “今晚就在这里睡吧?”晓雨说。

  “不了。”丛欣拿着包,往外走,“回去还要处理些工作。”

  晓雨说,“没必要那么赶,明天再做不迟。”

  “明天还要去参加个活动。”丛欣说。

  “是有个活动,你不说我都忘了。”晓雨这才想起来,“那明天我跟你一起去。”

  “你不是跟孩子说陪他去游乐场玩的吗?说好就不能失言,不能因为他小,就糊弄,我让小高陪我去。”丛欣不满。

  “那行吧。”晓雨把她送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