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不想跟大佬谈恋爱 > 第136章 举止怪异

第136章 举止怪异

  丛欣第二天醒来,头昏脑涨的,到了工作室,赶紧泡了杯咖啡提神,暗下决定,酒这种东西以后还是少沾为妙,虽说心情不好受,但宿醉同样也不好受。

  临近中午的时候,小高推门进来,神秘兮兮地说,“姐,你猜谁来了?”

  一听这话,就让她想起了昨晚的事,顿时没好气地瞥他一眼,低头继续忙手里的活,“你要是实在没事,就去数手指玩去,你看我现在像是有时间陪你玩你猜我答的游戏吗?”

  小高讨了个没趣,嘟囔道,“活跃一下气氛嘛,干嘛发这么大脾气?是不是更年期来临了?我妈更年期的时候也是动不动就发火,我看你还是吃些药吧,我妈吃了药后,就好很多。”

  “你才更年期,你才该吃药。”丛欣抄起本杂志朝他头敲去,“你这个嘴欠的臭小子,我若不是看你是我师弟,我早把你开除了,简直气死我了”

  小高抱着头,往门外躲。

  “开除谁啊?”刚打开门,就看到蒋以航站在门口,好整以暇地瞅着丛欣。

  丛欣讪笑了下,忙放下手中的杂志,朝一旁的小高没好气地瞪了眼,“人来了,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小高委屈抱怨,“正要跟你说呢,是你不听,还冲我发火。”

  丛欣气不打一处来,“我那是不听吗?我是不想跟你玩你猜我答的游戏。”

  蒋以航笑着,“你这个助理怎么当的?居然把她气成这样?”

  小高分辨,“这真不是我的问题,我就说了句是不是更年期来临了,她就把我打出来了。”

  听到更年期三个字,连蒋以航也惊讶了下,接着笑道,“你是该打,难道你不知道越是上了年岁的人越在意别人说自己老吗?”边说边冲小高挤了下眼。

  “你,你们。”丛欣气的说不话来,“是,我年岁是不小了,可也没到更年期的时候,我才三十,不,确切地说,是二十九,距离三十,还差两个月呢,到你们嘴里,就好像七老八十一样,难道我不该发火?”

  “该。”蒋以航忙点头。

  “该。”小高也忙附和,可两人眉梢间均带着笑意。

  “算了。”丛欣也懒得跟两人计较,问蒋以航,“你怎么来了?”

  蒋以航说,“办事路过这里,顺便找你吃个饭。”

  丛欣看了下表,发现是该吃午饭了,就对他说,“你先在外面等我一下,我收拾下就来。”

  蒋以航出去等了,小高却探头走了来,“你跟蒋大明星是不是在谈恋爱啊?”

  “你是不是找打啊?”丛欣又抄起本杂志。

  小高忙退后了步,可还是不怕死地说,“他经常过来找你,我看他对你有意思。”

  “你个小屁孩懂什么?我和他是朋友,朋友。”丛欣强调。

  小高嗤了声,相当不以为然,“还朋友?我敢打赌,他要对你没意思,我就把我这只手剁掉,你信不信?”

  丛欣气得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你那手,剁掉不剁掉都没啥区别,完全就是个摆设。”边说边走了出去。

  小高兀自在后面叫嚷,“我这可是大摄影师的手,怎么能是摆设呢?那是艺术家的手,不知多值钱呢”

  走到门外,丛欣的耳朵都还嗡嗡直响,摇头冲蒋以航抱怨,“若不是看在他有几分天赋,我早开除他了,这小子简直不是一般的烦。”

  蒋以航打开车门,让她上车,“你若是真的烦他,早不理他了,在我看来,你却是很欣赏他,拿他当得意门生在爱护。”

  丛欣继续嘴硬,“爱护他?我恨不得抽死他,个臭小子,天天能把人气死,自从招了他之后,跟他置的气,简直让我少活十年。”

  蒋以航笑了笑,突然说,“宋景行回来了,你知道吗?”

  丛欣脸上的笑容淡去,“知道,昨晚在活动上见到了。”

  蒋以航愣了,不禁朝她看过来,“如何?”

  “什么如何?”丛欣装作不知。

  “就是见了面如何啊?”蒋以航追问。

  丛欣白了他一眼,“明知故问,我就不信你没看视频?”

  蒋以航讪笑了声,没说什么。

  丛欣叹了口气,“没说话,他待了没多大一会儿就走了。”

  “那你是怎么想的?”蒋以航盯着她。

  丛欣故作调侃,“你这人真有意思?我们都分手两年了,我还能怎么想?”

  蒋以航边说边观察她的表情,“可这两年来你并没有找?难道不是对他旧情难忘?”

  丛欣没好气解释,“我不找,那是因为工作太忙,你看我不是工作,就是陪我妈,除此之外,还要照顾小宝,那有时间找?”“真的不是因为他?你这样很让人误以为是旧情难忘的缘故,毕竟,你的岁数也不小了,早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

  丛欣眉头打结,“你能不能不提年纪啊?你再这样,这饭就没法吃了,老扎心,谁还吃得下饭?”

  “好了,好了,不说就是了。”看她真要生气了,蒋以航连忙打住,讨好道,“为了表示歉意,今天带你去吃顿好的。”

  “这还差不多。”丛欣说。

  去的是一家圈内人开的餐厅,进去之后,碰到不少圈内人。

  蒋以航说,“在这里吃饭,饭菜有特色之外,最关键是不怕吃饭的时候被人打扰。”

  正往里走的时候,蒋以航突然停住了脚步,转身拉着丛欣就往外走,“突然不想吃这家了,咱们换一家。”

  “来都来了,干嘛”丛欣话没说完,就嘎然而止,看着前面的人,她知道蒋以航为什么要走了。

  再巧没有,竟在这里碰到了,那人回来后,竟然接二连三地碰见,就连吃个饭都能看到。

  蒋以航扯住她的胳膊,“走吧。”

  丛欣正要跟着蒋以航离开的时候,那人突然开口了,“等等。”边说边走了过来。

  “好久不见。”那人朝他们伸出了手。

  “好久不见。”蒋以航皮笑肉不笑地握了上去,只是好久没分开,明显是在较劲,宋景行的面色没有什么改变,蒋以航却是面容扭曲,直到弯下了腰,那人才放手。

  冤家就是冤家,两年过去了,见了面却还是这样,丛欣暗自叹了口气。

  握手较量落败的蒋以航面上讪讪的。

  见两人打过招呼,丛欣正要伸手跟他打招呼的时候,却发现那人已经把手收了回去,一句话没有。

  被忽视,丛欣好不尴尬,就对蒋以航说,“走吧。”

  刚转身,就听那人说,“我们定好了位置,一起来吧。”

  “不打扰了。”丛欣下意识拒绝,“下次有机会再说。”

  “我还有工作想找你谈呢。”宋景行突然注视着她,“你曾经说过,我若是有工作找你,你是不会推辞的。”

  “是。”她是这样说过。

  都说到工作了,丛欣无法再找借口离开了,只得跟着他来到了他们那桌。

  昨晚见过的那女人已经在座位上落座了,看到他们过来,忙落落大方地站了起来。

  “舒洋。”她自我介绍。

  丛欣说,“丛欣。”

  轮到蒋以航时,舒洋说,“蒋大明星我还是知道的,经常听你的歌,算是你的粉丝,其实,丛小姐我也有耳闻,摄影圈名气也不小。”

  丛欣谦虚道,“不值一提。”

  一番观察下来,她竟看不透这女人,当然,她也更看不透眼前的宋景行,或许从跟他交往以来,她就没有看透过他,而现在的他比之前更加深沉,更让人琢磨不透。

  介绍完之后,气氛出现了沉寂。

  “听说你这两年出国了?”蒋以航打破沉默。

  “是。”宋景行简短回了句。

  蒋以航扫了他身旁的舒洋一眼,意味深长道,“看来你这两年过的很不错啊。”宋景行回了两字,“还行。”

  蒋以航回头看向丛欣,“想吃什么?算了,还是我帮你点吧?你这两天胃口不好,我还是帮你点些清淡的吧,粥如何?”

  丛欣回了句,“好。”昨晚喝了那么多的酒,的确没什么胃口,粥之类的确实比较适合她。

  宋景行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扫视了圈,丛欣突然觉得有些凉,忙拉了下衣服。

  正在这时,就听宋景行对身边的舒洋说,“你刚回国,应该吃吃这家的招牌菜,还不错,刚好符合你的口味。”

  丛欣下意识地看过去,就见那叫舒洋的女人,冲他温和一笑,说了声好。

  察觉到丛欣的目光,她不禁说,“你脸色有些不好,是生病了吗?”

  宋景行也朝她看过来。

  丛欣忙说,“不是,是昨晚跟朋友喝酒,喝点有点多。”

  宋景行听到这里,召来服务员,让她煮碗醒酒汤。

  丛欣愣住,目光移向他。

  宋景行说,“我给我自己点的,昨晚我也喝了酒,你若是想喝的话,倒是可以分你一些。”

  舒洋看了宋景行一眼,嘴角不禁浮起一抹笑意。

  宋景行看到,瞪了她一眼。

  只见那叫舒洋微笑着耸了耸肩。

  而丛欣也笑了,她笑的是自己又自作多情了,“还是不用了,我没喝醒酒汤的习惯。”

  “没喝过,那就更应该试试,喝完之后,确实好上许多。”宋景行这样说。

  丛欣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没再说什么,这人本来就不是个接受别人拒绝的人。

  蒋以航突然问舒洋,“你们两人之前都在国外吗?”

  舒洋说,“是。”

  蒋以航又问,“在国外生活不习惯吗?怎么想起来回来了?”

  舒洋说,“我还好吧,倒是他,在外面不习惯。”

  蒋以航的声音提高了些,“也就是说,你是陪他回来的了?”

  舒洋点头,“算是吧。”

  蒋以航啧啧了两声,拿羡慕的口吻对宋景行说,“人家对你可真够好的,这样的女朋友可是很少有的。”

  舒洋似乎想说什么,宋景行却看了她一眼,她便没再说了,只是冲蒋以航和丛欣笑了笑。

  没有否认,那两人正就是男女朋友关系了。

  丛欣神情暗淡,忙低头,装作喝水。

  蒋以航还在问,“你们认识多久了?看你们感情那么好,不像是刚认识的。”

  舒洋说,“二十几年了吧。”

  “二十几年了?那岂不是上学时候就认识了?”蒋以航边说边看了丛欣一眼。

  丛欣明白他的意思,青梅竹马感情就更稳定了。

  舒洋说,“可以那么说吧,因为两家是世交,所以打小就认识,算是一起长大的。”

  一起长大,家里还是世交,这情分跟外面那些人不一样,若是不出岔子,那将是携手共度一生的人。

  蒋以航又看了丛欣一眼。

  丛欣回望他,“怎么了?”

  蒋以航忙说,“没什么,就是觉得你挺好的,好的想让人娶回家。”

  开玩笑开的也太过了,丛欣正要提醒他的时候,就听宋景行那边砰的一声,杯子被他狠狠地墩在了桌子上。

  三人都看着他,蒋以航问,“你这是对我的话有意见?”

  宋景行冷笑了声,“我只是在怀疑你对好的定义。”

  丛欣的脸色也不禁冷了下来,他拿是怀疑蒋以航的定义啊,他这分明觉得丛欣不够好吧。

  “个人喜爱的标准不一样。”舒洋笑着打圆场。

  “这话说的不错。”蒋以航说,“萝卜白菜各有所爱,而我恰恰就喜欢丛欣这样的。”

  丛欣下意识地看向宋景行,果然发现他的脸色说不上多好看,只是从头到尾,丛欣也没见他的脸色好看过,倒也没觉得怎么样,反倒是蒋以航这人,今天有些奇怪,竟说这些不着调的话。

  气氛一度很紧张,舒洋就问,“你们是恋人关系吗?”

  丛欣忙摆手,“不是。”

  蒋以航却说,“我正在追求她。”

  丛欣给了他个白眼,让他开玩笑时,适可而止。

  这一幕落在有些人眼里,就好像是在打情骂俏。

  就听宋景行冲服务员大喊,“醒酒汤还没好?”

  服务员吓的一哆嗦,忙道歉去催促。

  不一会儿,醒酒汤端过来了,宋景行直接让服务员放在了丛欣哪里,“突然不想喝了,全给你喝了吧。”

  说实话,丛欣也不想喝,不过她并没说什么,而是拿起了勺子,不想再争执,不想再说话,只想尽快结束这尴尬难熬的饭局。

  只是醒酒汤太烫了,喝进去的全给吐了出来,烫的她不停地伸舌头。

  “刚煮出来的,就往嘴里喝,你傻啊?不知道烫啊?”宋景行边吼边拿纸,只是那边蒋以航早已将纸递了过去。

  宋景行拿着纸巾的手忙垂了下去。

  蒋以航递完纸巾,又贴心地给她倒了杯温水让她喝,把醒酒汤端到自己面前,不停地搅拌,等差不多的时候,才舀起一勺,喂到丛欣嘴边。

  别说当众喂食了,就是私下里都没有过,丛欣窘的不行,“我自己来。”

  蒋以航却不让,勺子一直放在她嘴边,丛欣无奈,只得硬着头皮喝了,喝完一勺,连忙夺过勺子,“我自己来。”

  蒋以航却还在说,“我主要是怕你再烫到。”边说着边挑衅地看向宋景行,“别看她平时看起来挺精明的,其实在有些事上很马虎的,就比如吃饭吧,自己本来做的一手好菜,可自己吃的话,却很随便,有时候,一个馒头就是一顿饭,因为这点,我没少操心,没少说她,可说了她也不听,所以我只得,经常带她出来吃饭,省的她自己不好好吃。”

  丛欣古怪地看向蒋以航,然后又看向宋景行。

  只见宋景行扭脸对舒洋说,“赶紧吃,吃完还要送你去上班呢。”

  舒洋善解人意地笑笑,“不着急,好不容易碰到朋友,你应该跟他们多聊会。”

  宋景行却一副很替她着想的样子,“第一天上班,迟到不好。”

  丛欣听到这里,跟吃了个苍蝇似的,心里着实不好受,人家急着走,她应该识趣离开才是,只是一时间又找不到借口。

  正在这时她突然看到一个熟人,忙抱歉地说,“我正说下午找她谈工作呢,刚好碰到,就跟她沟通下,省的下午还要专一去找她。”接着对蒋以航说,“你不用等我,谈完工作,我自己打车回去。”不等其他人说什么,掉头离开了。

  等她逃离那桌人的视线,她才找回自己的呼吸。

  丛欣跟那人谈完后,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了,来到门口准备叫车的时候,发现蒋以航正在门口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