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寒兰 > 第八章:获得了赞美

第八章:获得了赞美

  “公孙钰,你别找那么多的理由,你就赶紧帮小爷把他的毒解了,要么,我可惨了。”祁睿给他一个具有威胁意味的眼神说道。

  “世子,您的皇叔自己没有皇子可以娶她吗?这公主和亲不都是和皇子的吗?”朱翠翠有些不解的问道。

  “我哪知道我那个老狐狸似的皇帝叔叔怎么想的呢!他可能觉得他的儿子们身体没我强悍吧!”祁睿想到这个事情,连扇扇子的心情都没了。

  “那个齐国太子,他的那个毒是怎么一个奇特法啊?”苏颜儿也加入了话题中。

  “开始的时候,他是每一年毒发一次,毒发三次后,他时间继续缩短,改成半年。到了今时今日,他已经是每隔十日就毒发一次。

  毒发之时,他会感觉浑身如放在火上炙烤一般,严重的时候,他会在折腾一整日后,身体会出现大面积的脱皮,每次毒发后,整个人像重生了一般,可是,他不是神采奕奕,而是,要昏迷几日才能清醒过来。

  等到他毒发的时间缩短到三日一次的时候,他的寿命也就到了尽头......”公孙钰为大家解释完,不由地叹息一声。

  “简直是生不如死!”楚沐凡也感叹道,若是,他日后中了此毒,他一定会自行了断。在他心中,男人活着若做不了任何事情,要每日靠人照顾着活着,真的毫无意义。

  “是啊,我若是他,我肯定会活不下去的。”苏颜儿心有戚戚的说道,想到那样的病在自己身上,她肯定早就撞墙死了。

  “我也受不了,实在不理解那个太子的想法,这样活着多痛苦啊!”上官柔觉得男人就应该像楚沐凡那样的人,那个人苟延残喘的活着,实在让她有些看不起。

  “是挺痛苦的!”罗茵也给了自己的看法。

  除了萧景轩和寒兰,其他人都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寒兰听了公孙钰的话,她小声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唉!那个人很勇敢!”

  寒兰的声音很小,可是,房间内有内力的人都能听见。

  罗茵在她身边,也是有武功的人同样也听到了。

  “小月妹妹,你倒是和我们的见解不同呢!那个太子勇敢吗?你不觉得他很懦弱吗?真男人不是应该放弃了吗?”罗茵淡笑着问道。她的声音很轻,可是,却足以在场的人都听到。

  寒兰即使低着头,也感受到他们的目光都看向了自己这边。

  她咬着嘴唇,低着头轻声说道:“死比活着容易多了,一死百了。可他选择了活着,心中就有必须要活下去的理由。

  生命只有一次,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想去爱,也想被爱。

  这么多年他一直被病痛折磨着,他内心也渴望有朝一日去看看外面的精彩,去会一两好友把酒言欢。

  他会如此坚持着,他的信念就是他一会好起来的。

  真正的男子,绝对不会因为一些挫折,困难就放弃自己的!男儿有泪都不轻弹,何况事关生死!”

  寒兰心里轻叹,自己一个女子都要努力活下去!生命对于她这个已经重生两次的人何尝不是更加珍贵呢!

  想到自己生死几次的命运,她不由得红了眼眶。

  寒兰说完这些,房间内异常的安静。

  “人家都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没想到女子也是如此!”萧景轩感叹道。对于这个陌弦月,他对她印象不是很好,可以说,也曾经为好友觉得不公。

  没想到半年多没见,这个女子竟然会能出这样的话。

  听好友说她是前几天跳湖磕了头,看来这次她跳的是对了。

  能有这样的见地,她兴许会能让好友对她有信的认识,放弃休掉她的打算。

  寒兰听萧景轩在称赞自己,她心中五味杂陈,若是从前,她肯定会开心的躲在一个角落傻傻地笑出来。可是,此刻的她已经笑不出来了。

  他的赞美成了一把锋利无比的刀狠狠地扎在自己的心上。

  寒兰表情有些僵硬的抬头对他礼貌,客气地说道:“谢谢萧大......萧公子的赞美。”她险些说出了曾经对他的称呼。

  “月儿妹妹,你说得真的太好了!没想到你这失忆后变化真大啊!我觉得你还是别恢复记忆了。楚大哥,你说柔儿说的对吗?”上官柔嗲嗲的说道,说话的时候眼神一直含情脉脉的看着身边的楚沐凡,那目光已经粘在了他的身上。

  话里话外的透露着陌弦月只是失忆了才这样的,恢复记忆了还是会和从前一样。

  楚沐凡看着那边低着头的女子,他刚刚也的确很意外,没想到那些话能出自陌弦月之口。也正如上官柔说的,她恢复记忆后又回到了从前一样了。

  只是,现在的失忆的她是真实的她,还是从前的她是真实的她呢?

  “王妃今天的话的确让本王有些想重新认识她了。”楚沐凡还是扔出了这样一句话。

  寒兰看向楚沐凡,心想重新认识她是什么意思?她也许因此有机会去接近他了吗?对于完成那个不可能的任务,她的心里有了些许希望。

  上官柔一听楚沐凡说出了这样一句话,她眼底一沉,心中有些莫名的慌张起来。

  “锦王妃,受教了,听你这么一说,我们都对那个太子有些好奇了。”苏颜儿说话的时候把“锦王妃”三个字咬的特别重,有意提醒上官柔的意味。

  寒兰对她礼貌微微一笑,没有再说什么。

  “小王妃,若是那齐国的太子白书墨听了你这么一席话,估计肯定会有对你一见如故的感觉。”祁睿说道。

  说真的,放自己身上,自己肯定坚持不了这么久的。那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痛苦,没有很大的毅力一定办不到。

  齐国现在的确有些内忧外患,太子的身体不好,还一个小皇子年纪又才七八岁,本来还有俩成年的皇子,却在去年莫名其妙的相继意外死去。

  栾国和燕国的皇帝又都是有野心的人,想必都暗中较劲想吞了齐国那块肥肉。

  看看屋子里的人,他可不想和曾经多年的兄弟战场上兵戎相见。

  在他心里还是暗暗希望那个齐国解决了自己的问题,还是如今和平相处的日子快活,想必那些百姓们和自己更是相同的想法。

  “真的治不好了吗?那个药引究竟是什么啊?”朱翠翠也出于同情地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