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唐圣 > 第六章 明月间的姑娘

第六章 明月间的姑娘

  日头渐斜,开始往西边沉沦。

  高之叶牵着那匹白马,从白日走到了黄昏。

  唐国的那条官道笔直而且狭长,从深宫出发,沿途经过了十七城,除了之前那队来自夜云城的骑兵营,陆续还有其它城池的兵马将领顺着这条官道来拜见入世的皇子。

  只是有高之叶在,那些将领不敢久留,只是微微寒暄,便开始逃离。

  一路平安无事,只是有些无聊。

  唐青坐在马上,望着渐渐沉郁下来的天色,开口说道:“有高总管带路,倒是比我独行要快很多。”

  “殿下人在唐国,奴才就必须要保护您的周全,只是......”高之叶忽然停身,松开牵绳的右手,方正脸膛上露出一丝怅然。

  他看着前方的境域,那里有一道天堑横跨在两山之间,天然形成一座巨大的峡谷,山体之后,是一座小镇的虚影,此刻正值黄昏光景,夜色小镇很是热闹,隔开一段峡谷的距离竟然还有人声传来。

  高之叶继续说道:“穿过这座峡谷,便是大陆俗世,那片境域不在唐国管辖之内,更不是其余四位圣人安命之所,乃是真正的人间所在。接下来的路,需要殿下自己走,奴才只能陪您到这了。”

  唐青点点头,翻身下马,他顺着高之叶的目光望去,忽然问道:“高总管离开过唐国吗?”

  高之叶很快点点头,声音沉静的宛若此刻的天色,很是冷清:“年轻的时候纵马奔驰,哪里没去过。”

  “那,外面的世界怎么样?”

  唐青眼眸间骤然涌现出两抹星光,在这渐沉的黄昏光景间很是明亮,他说道:“我以为自己离开唐国,走向人世之后,或许会很不舍,或许会很期待,又或许,会有很多害怕。可是直到此刻,再走一段路便会踏入陌生的领域,我的心情为何只剩平静?”

  “殿下在深宫之中读了十六年书,虽不曾出门,却早已心有天下。这一次,只不过是将书本里有过的风景再去看一遍,然后去读更多的书罢了,又有何不舍或期待,更别谈害怕。”

  高之叶说道:“至于外面的世界,纷扰三千,眼界不同,看到的自然也不同。奴才不敢妄言,殿下且行且看。”

  此刻天色渐沉,风声微起,空气中多了几股寒意。

  唐青感觉不到以往的寒冷,只觉得风吹的很舒服,夜色很是安静。

  他点点头,简单说道:“如此,高总管可以回去了。十年之后,或许可以再见。”

  这句话很是平淡,却又有几分韵味,像是生离死别。

  高之叶叹了口气,他开始整理官袍,摆正高帽,将瞳孔中的两束刀意藏好,随后微微恭身,轻轻拜下,在黑夜间留下了最后一次的臣子礼节。

  唐青将腰间的那本民间志怪奇谈放到了马背上,随后便直接转身,往那道峡谷中走去。

  “高总管帮我把书带回去,放在偏殿东南角的书架上第三层,让丫鬟们勤打扫,千万不要落了灰尘。”

  渐远的年轻背影下传来唐青的声音,平淡沉寂,随风渐散。

  高之叶直起身来,眼神中情绪种种,带着几许叹息。

  他将那本书放入怀中,细心摆好,然后牵着白马顺着黑夜而回,再次走上那条官道。

  夜,开始沉了。

  那座峡谷似乎只是个分界点,充当着划分俗世和唐国领域的角色。

  唐青沉默着独行,在满地碎石之间平稳迈步,任由峡谷之间黑暗来袭,他的视线却始终盯着峡谷之外的那些明亮。

  人声开始大了起来,外围像是一片夜色间的闹市。

  透过峡谷尽头的出口,唐青已经能看到一座小镇的轮廓。

  那是一座平凡的小镇,立足人间,很是逍遥。

  只有一群简单的平民,持剑的游侠,还有无数努力修行,想要在有生之年触碰到圣人门槛的苦行修士。

  唐青很快越过那座峡谷,穿出了那片黑暗,在一条平坦笔直的大道间走了两柱香的功夫,随后便来到了小镇的长街之上。

  此刻入夜不久,镇子里夜市刚起,十分热闹。

  遍街都是唱曲卖艺的活计,人来人往间常有结群之仕相伴饮酒游玩,数不清的绣花折扇摆满街头,被那些中气十足的小贩奋力吆喝,很快便吸引了一群姑娘公子哥前去挑选欣赏。

  长街上的客栈红灯笼高高挂起,打铁的铺子火光四射,奢靡的青楼中妙龄女子穿行不息,更远处的地方还有孩童燃起了烟火,五颜六色的光色在天边炸开,美丽中带着平凡的快乐。

  唐青从未见过这些,十六年的深宫生活,他几乎与世隔绝。

  似乎,他看过的那些书里,也从未记载过这样的日子。

  他就这样默立在长街当头,宛若黑夜灯火中最格格不入的一个异乡人,看着眼前的诸多光景,竟有些醉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唐青开始顺着长街走动,跟着人群后面微笑,看见烟火便开口赞叹,遇到路人搭讪便开心回应。

  他似乎很享受这样的日子,不曾与人相识,却足够暖心,填补了他过去十六年的孤独日子。

  他最终来到一间客栈前,一天的风尘,也有些累了。

  可是当他准备迈步而入的刹那,竟又呆在了原地。

  因为客栈里走出了一位姑娘。

  唐青自幼于深宫长大,每日见面次数最多的人,除了日夜陪他读书的大祭司,便只有从小侍奉他的一群丫鬟。

  那些丫鬟是后宫的嚒嚒亲自挑选,心灵手巧,温婉可人不说,单是容貌风韵,也都算得上是一等一的美人儿。

  可是和客栈门前的这位姑娘比起来,唐国的那些丫鬟,甚至是后宫深处美艳绝伦的妃子,都不过是最普通的配角。

  唐青在很短的时间内比较了很多人,大概也只有自己的母亲能够在韵味上胜过她一二,但却输了一个年轻。

  那位姑娘从门前走过,与唐青擦肩,身上的味道很好闻,没有使用任何特殊的香料,或许只是她身上独有的香味,像是春天里盛开的海棠花。

  姑娘的蓝色长裙很快隐入了人群,长发平躺在她的肩头,任由夜风轻扰,只留下那阵香味在空气中游荡,像是等待一次邂逅。

  唐青随着姑娘转身,他的眼神始终盯着人群中那个走动的蓝色身影。

  几个眨眼的时间过后,他做出了一个决定。

  唐青选择跟了上去,在这条长街的人流之间快速走动,去追那位一面之缘的姑娘。

  姑娘却在某个转弯处忽然停下,她转过了身,脸上情绪很淡,然后便看到了来自异乡唐国的皇子殿下。

  “你一直在跟着我?”

  姑娘很快开口,声音很轻,似风拂过空气,很不真实。

  唐青看着她,认真的点点头。

  “为什么?”

  姑娘再问。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唐青说道:“但我保证自己毫无恶意。”

  “但我很想听你的回答。”

  姑娘第三次开口。

  不容置疑。

  唐青皱起眉头,他读了很多书,想要在记忆中翻找自己的答案,结果一无所获。

  或许有些问题和答案,本就不是文字能够记载。

  好比情爱。

  所以他决定说出心声。

  他看着姑娘,认真说道:“我想我喜欢上了你。”

  不是玩笑,很是郑重。

  姑娘没有意外,平静说道:“只是擦肩一眼?”

  “一眼足够。”

  唐青认真说道:“过去的十六年,我见过很多女子,她们都很美丽,我也读过很多书,书里的女子大都有情有义。我在女人和书本的世界中长大,可是那些日子,我并不快乐,也无法向谁袒露心声。可是却准确的知道,自己需要喜欢谁。”

  姑娘忽然笑了,明亮袭人,夜色间像是多了一轮月亮。

  她说道:“我不懂你的意思。”

  唐青想了想,再次开口:“意思很简单,我喜欢你,是一见钟情,所以只需要看一眼。”

  姑娘伸手将垂落眼帘的一缕发丝抚到耳后,轻声道:“真的有一见钟情这种东西吗。”

  “不是有没有,而是你信不信。”

  唐青说着:“在很久以前,我父母之间的相遇,就是因为一见钟情,所以我深信不疑。”

  原来,爱情观也能传承。

  姑娘掩嘴轻笑,然后开口:“可是我的家教很严,家里都希望我以后嫁给一个盖世英雄。”

  唐青有些激动:“何为盖世英雄?”

  姑娘低头想了很久,然后抬起头来,脸上的笑意已经消失,她认真说道:“圣人盖世,便是英雄。”

  长街很闹,唐青却只听到这句话。

  原来,她要嫁的是圣人。

  两个人都开始沉默,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

  姑娘歪头看着他,料想他会放弃,平静转身准备离去。

  蓝色长裙刚刚飘开,唐青的声音却再次响起:“如果可以的话,等我十年。另外,我的名字叫唐青。”

  少年的眼神韵味很足,里面藏着两抹星光。

  十年成圣。

  此前为命,此后为情。

  姑娘再次笑了,没有肯定或否,只是说道:“我叫碧水蓝。”

  说完这句话,她便离开。

  蓝色身影很快消失在拥挤人潮。

  唐青沉默立在原地,眼神平静,望着那道离去的背影。

  突然感觉,今夜的相遇和对话,好似一场梦。

  或许,他这一生,本就是一场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