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唐圣 > 第三十二章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第三十二章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思念是种很玄妙的东西。

  看不见,摸不着,只藏在心里,装在脑中。

  像一条平静流动的小溪,往日里只是缓缓流淌,不吵不闹,一旦撞击上记忆的石头,便会水花四溅,在风中飘摇。

  正如那一句,我很想她。

  情绪很浓。

  随着往事回忆汹涌。

  少年眼眸间有些惘然,脑海中的画面在小镇的那一次邂逅中短暂停留,然后便继续向前,定格在过去的很多个日子里。

  孤身入世,百转千回,在昆仑城历经生死,最后来到这间小庙。

  原以为自己已经做好去不成天地神院的准备,原以为自己已经接受了不能见她的一个事实,原以为,那些记忆只能在以后的日子里变成回忆……

  可是此刻,当他累了,倦了,坐在星空之下回望自己的种种往事,才知道,那些原以为,都是世间最可笑的自欺欺人。

  他想她。

  很想她。

  这才是心里的话。

  月牙静静坐在少年身边,听到这简单的一句话,心头没来由一酸,她问道:“她,是谁?”

  唐青说道:“离开唐国后遇到的一位姑娘。”

  “你喜欢她?”

  “第一眼见到就喜欢。”

  “她长的很漂亮?”

  “那一夜,看到她之后我的眼里再没有别人。”

  “她去了哪?”

  “她回家了。”

  “你想去找她?”

  “我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

  月牙低下头,忽然沉默下来,过了很久才再次开口说话:“喜欢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感觉?”

  少女眼中有月光,皎洁明亮。

  她盯着唐青,认真且专注。

  唐青低吟,轻思,心里想着那一席蓝色长裙,说道:“白天是她,晚上是她,灯火是她,风声是她,天空是她,流云是她,这世间的一切,看着都像她,连梦里,都有她。”

  月牙眼眸低垂,没有说话。

  唐青想了想,继续说道:“不能见面的时候,会想她,最孤独的时候,会想她,深夜来临的时候,会想她……师姐,喜欢一个人,可能无法说出是什么感觉,但是心里一定清楚的知道,任凭岁月流转,每个时间节点上,自己都会很想她。”

  言及至此,一切心思再不需多言。

  月牙站起身来,看着身边的少年,温婉一笑,如夜风拂眼,轻轻淡淡。

  她说道:“等过些日子,你就去找那位姑娘。不过前提是你能迈入先天境,那样我也放心些。”

  唐青有些意外,想要说些什么,月牙却默然转身,静静走入庙中。

  给这片夜色留下一个温柔的背影。

  风中传来她的声音:“师弟回房休息吧,记得先泡好药澡再上床。”

  语气依旧平淡轻柔,落入少年耳中,却听出来一丝不明缘由的愁绪。

  唐青望向小庙的佛堂,灯影下,那个似乎永远不扰凡尘的身影正在浏览经书,重复着往日的功课。

  一切如常。

  他却无法看到,佛堂前静坐的那位姑娘,脸上已经没有了笑意,眼中微微泛酸,情绪正浓,不知是感动,还是忧伤。

  ……

  夜深时,风声急。

  小花在庙前一角打着瞌睡,睡的正香。

  有人却因心事过重,无法安眠。

  星光涣散的那一刻,大山里传来一阵低沉的脚步声。

  一位身披大氅,提着一把戒尺,面色沉静如水,双眸中像是藏着漫长岁月的老者正走在那条曲折的山道上。

  老夫子上山。

  他从唐国离去后便一路直行,跨过山水平原,经过荒野人间,带着满身风尘回到了自己的主场。

  只是却没有走进那间小庙。

  小花听到了那阵脚步声,微微睁开双瞳,只是看了老夫子一眼,咧着嘴算是打了声招呼便再次睡去。

  厚厚的嘴皮微微张开,露出了两排白牙,还有一摊腥甜的口水。

  老夫子摇摇头,轻声说了句:“憨货。”

  随后便跨过庙前,一路往山顶而去。

  顶峰陡峭,几乎无法落脚,老夫子却步步向前,不借风,不蓄力,像是踩着空气直直往上,如履平地。

  很快便来到了高山之巅。

  当他站在这顶峰之处,透过漫天的风声往下看时,便好似在俯视整个人间。

  人间之上。

  苍穹之下。

  老夫子手中紧紧握着那把戒尺,双眸间有黑白二色异芒在疯狂闪烁。

  转瞬之间,黑白异芒犹如神龙掠空,穿瞳而出,从东过南,由南至西,自西到北,在人间大陆环绕了无数个周天后,钻入老夫子眼中消失不见。

  “气运不定,因果有变,这座大陆,终究是得动一动了。”

  老夫子叹息一声,手中戒尺微横,然后抬头往天上看了一眼。

  这里地势极高,藏在云间,已是人间巅峰,几乎与天平齐。

  再往上,便是人间之外了。

  或许,老夫子的眼光,本就已经放在了人间之外。

  他眯起双眼,高大身躯仿佛顶天立地,死死的盯着那片近在眼前的苍穹,手中的戒尺越握越紧,像是承受着人间不可承受之重。

  下一刻,他的眼神忽然变冷,戒尺不再横起,而是重重而落,身前三尺之地顿时出现了一片读书声。

  清脆悦耳,正气浩然。

  老夫子提尺肃立,面色沉静。

  宛若人间之师。

  他忽然消失在原地。

  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便又重新出现。

  像是从来都没有离开过。

  只是手中戒尺上莫名出现的一处细细的裂纹,在提醒着这个黑夜他曾离去,并且有过短暂却凶险的一种经历。

  只是没人知道那是怎样一种经历。

  老夫子看了眼戒尺上的裂纹,眉头皱了起来,轻声说道:“外面的世界太无奈,多看看吧,这大好人间。”

  话音刚落,前不久还在庙前睡觉的小花不知何时爬到了峰顶,它晃晃悠悠走到老夫子身边,微微低下了身子。

  老夫子轻笑,翻身而上,伸出戒尺轻轻拍打着小花的脖子,然后回望了一眼天上人间,说道:“走吧,回去睡觉。”

  小花轻嘶,扭着身子开始迈步。

  一人一驴,下山进庙。

  他们身后,留下一片苍穹。

  还有一片夜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