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唐圣 > 第三十三章 说不清的情爱唯有自品

第三十三章 说不清的情爱唯有自品

  清晨。

  微风。

  暖阳。

  庙前。

  老夫子站在山间石层阶梯上,手中提着那把一尺长的戒尺,目光平静肃穆,顺着渐渐升起的光线望向遥远的天边,神色悠然。

  小花就趴在老夫子脚边,眯着眼睛打着哈欠,昨晚深更半夜跑去山顶接老夫子下来,想来是没太睡够。

  需要稍稍补个觉。

  山前空旷静远,很是安宁。

  一人一驴已经在风中沉静了很久。

  直到身后有人走来。

  月牙昨晚睡得不太好,仿佛心事重重。

  早上起床也比往日里迟了些许,神色有些疲倦。

  她出门便看到了顶风而立的老夫子,没有太惊讶于老师为何会突然回来,想来是过去的很多个日子里,早已习惯了他这般神出鬼没。

  轻轻走到老夫子身前,低下身子摸了摸小花的脑袋,月牙开口说道:“老师一路可还顺利?”

  老夫子收回远望的视线,说道:“谈不上顺利与否,只是出去和一些人打了个照面,稍稍嘱咐了几句,至于他们能听进去多少,就看自己的造化了。”

  说到这里,老夫子看了一眼月牙,忽然笑了,说道:“小月牙有心事?”

  清风徐徐,姑娘心头一慌。

  她低着头不敢抬起来,声音很轻,说道:“每日都在佛堂念经,静心养神,哪里会有什么心事。”

  “既然没有心事,今日为何乱了作息?连功课也不着急做了。往日里起床后,可都是先诵读会儿经书就去给老师做饭的。现在看上去,小月牙你像是心情不太好。”

  老夫子拍拍手中的戒尺,笑得意味深长:“难不成是你小师弟在家欺负你了?还是与之相处不来?”

  月牙很快说道:“自然跟他无关,小师弟虽说性格孤僻,不爱说话,对我却很有耐心,相处起来也比我预想的更容易。这些日子他都在认真修行,每日都很辛苦,老师不可说他了。”

  这些话说的有些着急,略带偏袒,却是从心出发。

  老夫子听在耳中,一切心思尽在掌握。

  教了十六年的小月牙,他自然知道眼前这位自小伴身的姑娘什么心性。

  所思单纯,不近凡尘,情绪心情向来不惊不扰。

  可如今唐青进山之后,相处日久,姑娘平静心湖上却起了涟漪。

  怕是,暗生情愫了。

  少女怀春,本就是这么简单。

  想到这里,老夫子笑容愈发灿烈,他说道:“既然与他无关,那总得有个缘由,小月牙要是心情不好,不要说我,连小花都会睡不好觉。”

  暖阳下,小花享受着月牙的抚摸,很是舒服。

  嘴角哈喇子流了一地,正打算美美的睡过去。

  听到了老夫子的话,它紧闭的双眼象征性的跳了跳,嘴里两排白牙哒哒出声,算是一种回应。

  只是很快,风中便传来小花沉沉的驴鸣呼吸声,两只大耳朵紧闭,不闻梦外事。

  睡不着觉,不存在的。

  老夫子看着小毛驴这副憨样,摇头失笑。

  月牙却笑不出来,她想了想,最终说道:“师弟他,应该不会像我这般,在这座庙里一直住下去吧。老师您带他上山,肯定是有自己的安排。”

  老夫子没有说话,静静听着。

  月牙继续说道:“他的病不好治,过去的很多个日子过的都不太好,我想帮他,却不知道怎么做,只能试着教他修行,只是结果还未可知。”

  “他在外面有很多放不下的事,也有着很牵挂的人,或许他,根本就不属于这里。如果可以的话,等到他迈过先天,我希望老师您能让他下山,去走他自己的路。”

  “我这十六年来,除了老师还有小花,再没有其他人和我说过话,现在多了一个小师弟,月牙欢喜的很。只是每每想到他总会有离开小庙的那一天,心里便有些难过,又怎么开心的起来。”

  月牙喃喃自语,情绪低沉。

  老夫子叹了口气,说道:“老师我这一生看遍人间气运,算计天下,轮回因果皆在掌控之中,但是情之一字,我却百思不得其解。故而你从小到大,老师教了你很多东西,唯有人间情爱,无法授予,只能自品。”

  话及至此,他摸摸月牙的脑袋,眉宇间有些心疼。

  月牙缓缓起身,眼眸间清亮袭人,带着几分莫名的忧伤。

  她微微抬头,迎着风声和暖阳,望向了小庙门前。

  那里,唐青静静伫立,不知道已经在那里看了多久,听了多久。

  姑娘有些脸红,她轻轻说道:“师弟起床了,我去给你们做饭。”

  说完这句话她便离去,带着很多慌乱。

  心想若是之前那番矫情的话被师弟听到,该有多羞人。

  唐青却面色沉静,他走到老夫子身前,一言不发,只是躬身拜下,很是尊敬。

  自荒原中回来,他和老夫子算是第二次正式见面。

  虽有师徒缘分,却没有过多的交流。

  老夫子看着唐青,微微点头,说道:“身子倒是结实了些。”

  不等唐青开口,他便再次说道:“你师姐说的那些话你都听到了?”

  唐青说道:“声声在耳。”

  “你怎么想的?”

  “师姐爱我护我,唐青无以为报。往后余生,必将念她想他,视作亲人,不敢相忘。”

  “哪怕你离开了这座山?”

  “哪怕天涯海角。”

  老夫子默然叹气,微微点头。

  过了很久才继续说道:“人世间的情情爱爱,本就像一场镜花水月,无法轻易捕捉,却总能在不经意间撩人心弦。月牙终年隐居深山,关于那些,总是懵懂。希望以后不会在这方面受伤,影响心境。”

  唐青沉默着没有再回话。

  情绪有些复杂。

  老夫子抬头望天,将心头所虑放下,忽然转口问道:“有没有想过自己什么时候离开这里。”

  唐青有些意外,他说道:“自然是听老师安排。”

  老夫子笑道:“若是让你这辈子就留在这间小庙,终生不出山呢?”

  “那便一直留在这里听老师和师姐教诲。”

  唐青很快说道:“只是一辈子,怕是有点难。我的病,撑不了后半生。”

  少年轻声说。

  语气低沉。

  却没有太多伤感。

  似乎,谈论起自己这条很不好的命,他早已习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