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唐圣 > 第三十四章 人间有重担

第三十四章 人间有重担

  风起时,庙前只闻风语,不闻人声。

  唐青望着山间百色,有些意兴阑珊。

  他从唐国来,去往人世中。

  生命中的每一刻都在被自己这条很不好的命所打扰。

  那样的感觉有多无助和难熬,经历过的人才会懂。

  十六年,少年几乎已经麻木。

  老夫子摸摸唐青的脑袋,眼中光晕流转,他说道:“世人都以为你的命不好,虽是唐国的皇子,却还不如寻常人那般开心快乐。你听多了,想多了,于是真的以为,自己是一个可怜人,可能会死在生命中的任何一秒钟。”

  唐青问道:“难道不是吗?我的病,就是自己的命,无法医治。”

  老夫子说道:“这个世界上有治不好的病吗?”

  他看着唐青,眼神清亮如水,继续说道:“你那位在荒原中的朋友当时命脉已碎,气机全无,全靠那把古刀的意志才能吊着最后一口气。他几乎已经是一个死人,可他最后还是活了下来。”

  “那是因为老师您救了他。”

  唐青说道:“自我出生那刻,唐国医官术士尽出,为我卜算天命,结果一无所获,得出的结论就是,我的病根本治不好。连父亲和大祭司都束手无策……”

  唐青话没说完,老夫子却笑了起来。

  他问道:“你可知道圣人意味着什么?”

  唐青看着老夫子,有些不明所以。

  老夫子说道:“人间事看遍,前尘事入眼,不入轮回,不惧生死,不死不灭。除了来世岁月,这个人间便再没有圣人看不透的命格,也不会有他们救不了的人。”

  唐青身体微微僵硬,似乎有些不可置信。

  他在风声中沉默,过了很久才开口:“那他们为什么不救我?”

  “因为你根本没病。”

  老夫子提了提手中的戒尺,斜斜的指向苍穹,像是在进行一场授课:“藏在你血脉里的那一片冬雪,不是你的病,它只是你身体的一部分。”

  “你之所以虚弱多病,受不得风吹,是因为你现在的身体确实扛不住那片冬雪的力量,换句话说,你的实力,还配不上它。”

  “它来自人间之外,很多年前破开这个世界的枷锁禁制来到这片大陆,最终选中了你。”

  “如果说从小到大被你当成病的那片冬雪,是你的命,那也是条很好的命,是上天眷顾。但它从不轻易给予,而是要让你百转煎熬,直到你有足够强的力量可以掌控它。”

  “你的父亲知道这些,那位喜欢读书的书生也知道,但他们不敢说,不能说,也没资格说。圣人气运,只能在人间纵横,人间之外的因果,他们碰不到,也管不得。”

  “所以他们才会安排你走出唐国,凭自身机缘求圣,顺便看一看,被整座大陆喻为天选之人的唐国皇子,能否跨过人间七境的那道坎,去往人间之外走一走。”

  言及至此,老夫子收回戒尺,目光平静,神色悠然。

  这是一堂他很满意的课。

  讲的是世间最玄妙的道理。

  教的是世间最有前途的学生。

  当然,这些道理,只有他敢讲。

  这个学生,也只有他能教。

  因为,他是老夫子。

  人间之师。

  唐青的情绪有些复杂。

  总觉得老夫子说的话有些飘渺,却又让人有种不得不信的执念。

  他对着风声沉静,过了很久才问道:“既然圣人都无法染指这些因果,老师你怎么敢?”

  老夫子笑道:“这个世界上,听过老夫子名声的人都知道我生而知之。却从没有人问过,我为何生而知之。”

  “我已经记不清是多久了,或许是人间气运刚刚出现的时候,又或许是这个世界的因果关系开始轮回的时候,我在天地间的某个空间里睁开了眼。”

  “这一眼,便看到了整个世界。人间气运向我涌来,因果机缘在我身边环绕,我往下看是前世今生,往上看是来世命运。那一刻,我甚至能感觉到,我就是这个人间。”

  “世人都在我的意志里,他们所作所为,所思所想,多经历的一切,无论爱恨,或是情仇,皆在我一念之间。从那时起,我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生而知之。”

  “所以你身上的命运和因果,在别人看来是无法跨过的一道禁制,在我眼中,不过是平静岁月中翻起的一层小小的涟漪。”

  唐青早已呆立在原地,他艰难开口:“老师你到底是谁?”

  这是个不算问题的问题。

  却也是这个世界上最难回答的一个问题。

  老夫子望向遥远的天边,叹道:“在过去的无数个日子里,我也一直在问自己这个问题。我是谁?我花了很长时间去寻找这个答案,结果都是一无所获。”

  一个人最大的寂寞和悲哀便在于,他知道这个世间的所有答案,能解释天地间所有的因果,却无法回答一个最简单的问题,自己是谁。

  很是讽刺。

  “我能看透世间所有人的前世今生,除了自己,或许,这就是生而知之的代价。”

  老夫子在风中伫立,眼中有黑白二色闪过,犹如白天黑夜的交换。

  他轻轻叹气,稍显悲凉。

  唐青沉默,沉思,沉静,最后沉声低语:“那么,我又是谁?我是说,除了唐国的皇子这个身份外,我还是谁?你们口中的天选之人,究竟是什么意思?”

  老夫子说道:“人间有重担,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我立足顶峰多年,上临苍穹,下对人间,努力维持着人间和外界的平衡,这或许便是我存在的意义。而你,将会是我的接班人,这也是我当初去荒原一趟收你为徒所祈求的最大机缘。”

  唐青抬起头,凝视着老夫子。

  眼中神韵莫名。

  老夫子也在凝视着他,目光深邃,仿佛能看穿人心。

  他继续说道:“你血脉里的那片冬雪预示着总有一天你能走到人间之外,在那之前,暂时只有我一人站在天门边,守着这个人间。我期待未来的某天,你会是人间第二个夫子,不曾生而知之,却也能将人间重担扛起。”

  言及至此,老夫子将戒尺放下,平静伫立。

  少年眼中恍然,在风声中喃喃低语:“人间之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