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唐圣 > 第五十四章 这世界热热闹闹

第五十四章 这世界热热闹闹

  少年向前,踩着风和月。

  在人间大陆日夜兼程,面向着江水而去。

  而在这座大陆的很多个地方,有更多的人,因为天地神院的那两道诏令,离开了自己的属地和故土,如同来自唐国的那位皇子一般,临江而行。

  江心湖畔外大约两百里处,是一座有些年头的古镇。

  因为临近江边,这里的居民大都以捕食江鱼为生。

  在过去的很多个日子里,他们自给自足,像一群隐居在江边的古老渔民般生活在此,说不上幸福与否,只是那份难得的自在和洒脱,便已足够让人满足。

  如果天地神院没有将布置在江心湖畔的十三道禁制全部撤除,那片终年隐没在江水之边,笼罩住整座神院的迷雾便不会消散。

  倚靠着江水而活的这座古镇也许就永远不会被人注意到。

  也永远不会被打扰。

  ……

  某个很寻常的清晨,吹着很寻常的风。

  这座寻常的古镇里却来了一群不寻常的人。

  古镇的居民正准备像往常一般出船航行,外出打渔。

  继续着往日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

  那条将镇子和外面的世界,以及身后那条大江连成一线的苍茫大道上,却慢慢浮现了许多个身影。

  那些身影从遥远的地平线处浮现,跟随着清晨的朝阳,在大道的边缘处隐现,朝着古镇而来。

  不过几个时辰的光景,那些身影便跨过大道之间有些漫长的距离,来到了这座镇子里。

  他们穿着不同的服装,顶着各自的宗门招牌,彼此之间似乎十分熟络,只是行动之间保持的微妙距离在预示着他们的关系远没有表面上那么和谐。

  他们从外面的世界而来,要去往这条大道尽头的江心湖畔,需要借住这个镇子歇歇脚。

  古镇最中心的地带是一间常年没有客人,没有流水,几乎快要倒闭的客栈。

  若不是镇子里的管事人需要借着这间客栈撑撑排面,留住过往之间偶尔出现的赶路人,以及一些商贾小贩,以将捕捞而来的鱼虾换取钱财,只怕这间客栈早就关门大吉了。

  这间客栈很大,上上下下一共三层的楼阁,里面的陈设装饰说不上有多豪华,却十分干净。

  这得多亏客栈里仅有的两个伙计,他们终日无所事事,落得清闲时便通过清理灰尘来打发时间,说起来可怜又可笑。

  如果不是这座镇子的生活成本实在太低,这间客栈那位姓孙的老板和两个伙计早就关了店铺跑到江边去喝西北风了。

  所以当那条大道上那群来自外面世界的客人走进了这座古镇,来到这间客栈下榻休息的时候,客栈里的孙老板眼里冒出了红光。

  穷苦半生,投资了这间客栈,如今终于看到了回报。

  客栈里的两位伙计也是兴奋异常,开始忙碌起来,热情似火的招待这群来自异乡的客人。

  客栈里热闹起来。

  孙老板开心之余,直接大手一挥,在二楼那间大通间里摆上了十余张大圆桌,夜里江风从天边吹来,很是凉快。

  落座在此间最适合饮酒唱乐。

  夜色未深时,天边的光晕稍暗,这间客栈的饮酒碰撞声便响起。

  客栈二楼靠窗户的席间坐着四五个持刀的猛男壮汉,看他们身上的贴身劲装以及双掌之间粗糙的厚茧,显然都是用刀的好手。

  酒过三巡时,其中一位嘴角有一弧形刀疤的壮汉忽然拍了拍放在桌子上的大刀,望着窗外朦胧的夜色,轻轻笑道:“此处离江边怕不是还有百里之遥,悠悠江风便已如此醉人,若真身处江间,在那座岛屿上度过一生,该是何等快活?难怪神院从不肯泄露自己的位置,怕不是就为了不被俗世打扰。”

  另一位大汉闻言哈哈大笑,抱起酒坛猛喝一口老酒,他笑道:“我说郑老三,你个大老粗在那故作煽情有什么劲?说起话来文邹邹的也不怕兄弟们笑话。”

  郑老三摆摆手,故意沙哑着嗓子说道:“这你就不懂了吴老二,我们到哪里来就要懂哪里的规矩。这里离天地神院这么近,说起来也是在人神的管辖范围内,那些神院的教习们平日里教书育人,说话肯定就是我这样的调调,这叫入乡随俗你懂不懂。”

  吴老二自顾自饮酒不再理他。

  郑老三却是突然跟旁边另一位面色沉静,眼神阴郁的汉子碰了一杯酒,悄悄说道:“周老大,我们几个可是放弃了绿林的那些好勾当跟着你来到这,说起来我连那玄武榜是什么都没弄清楚,跟着你过来纯粹是来见见世面。到时候你要是在神院里捞到了什么好处可别忘了给兄弟们分杯羹。”

  那位周老大喝着酒还没说话,坐在角落里的最后一位汉子笑道:“我说郑老三,大哥做事从来公平,那些年我们抢回来的姑娘,哪回少了你的份?”

  郑老三听到这句话猛然坐直了身子,指着那个汉子叫道:“王老四你别在那说风凉话,哪回抢了姑娘不是你先挑的?每次都是最年轻最风骚的被你选走,留下来都是……”

  话还没说完,一直沉静没有说话的周老大忽然将酒杯扣在了桌子上,他看了一眼郑老三,闷声道:“这里不比我们绿林老窝,说话都注意点!”

  他忽然将眼神转向了二楼的其他桌席之间,所幸周围吵吵闹闹,大家都在围着各自的宗门势力饮酒说笑,没有注意到这边来。

  周老大压低着嗓音说道:“看看周围的那些人,前门处坐着的是玉女派的那些老姑娘,这些人别的不怎么样,杀尽天下负心人的口号喊的比谁都响。更何况我们这些无恶不作,装门拐骗良家妇女的恶徒,若是被他们知道我们四个的来历,还不是玉女派齐出,把我们给先阉后杀。”

  郑老三脸色煞白,吴老二脸色铁青,王老四眼神震惊。

  三个人同时喝了口酒压惊。

  周老大咽了口口水指着另一桌人说道:“那几个道士是龙虎山老天师的隔代传人,传闻龙虎山别的没有,神仙一抓一大把。我看这次神院一行,这几个龙虎山的小神仙很有希望夺榜。”

  “看到角落里坐着的那位戴斗笠的黑衣小子没,你别看他长的老,实际年纪不过十六七岁。他是孤龙山山主的独子,孤龙山从来一脉单传,山主宁人往已经是五境合道的超级大高手,他对这个独子无比溺爱,一身本领几乎是倾囊相授。所以这个黑衣小子不仅来头不小,本事更是不小,据说脾气也不小,我们不要惹他。”

  “再看旁边正中大堂间坐着的那五个比我们还嚣张的年轻剑客,他们是一剑山庄的几个年轻后生,虽然年轻狂妄,却也有狂妄的资本。尤其是中间那个北小剑,传言他早已过了三境守心的那道坎,迈步进了四境镇魂。这次一剑山庄既然让北小剑带队往天地神院走一趟,自然对他的实力很认可。看来这一次,玄武榜之争有热闹看了。”

  ……

  接下的一段时间,周老大一边喝酒,一边和身边的三位好兄弟继续介绍着人间大陆聚集于此的各路英雄好汉。

  听得三兄弟连连点头,敬佩不已,直夸周老大见多识广。

  郑老三极其豪迈的敬了周老大一杯酒,脸上带着无比信服的神色,他说道:“我说周老大,原以为你只知道哪里的姑娘最漂亮,哪里的娘们最有味儿,却不想对这人间宗门也是这么熟悉,还真是让兄弟们大开眼界。这次神院一行,机会难得,你可要带我们好好品味下长江一带小妞们的滋味儿。”

  周老大已经有了几分醉意,他笑道:“好说好说,这次往天地神院一行,一是为了凑个热闹,而是为了领略下七位人神的风采,这三嘛,自然是想换换口味,趁着这次人潮聚集来个窃玉偷香。嘿嘿,我看玉女派的那几个娘们就不错,几位兄弟要是有兴趣,回头找机会我们就使出自己的老本行给她们办了。”

  四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中的邪恶神色遮盖不住,借着酒劲肆意的大笑,随着窗外的风声渐渐飘远。

  客栈內吵吵闹闹,桌席之间的说话声此起彼伏,听不真切。

  其他人看着那四位绿林汉子只当他们是性情豪迈,来到这江边小镇一时间兴奋过了头,有些忘乎所以了,也没有太过于在意。

  他们喝喝笑笑,热热闹闹,继续着整个世界的喧嚣。

  此时夜色已深,遥远的天边一片昏沉,唯有风声阵阵,带着跨江而来的几分寒意和冷清。

  古镇其他地方的灯火也早已熄灭,人声安静。

  只有这间客栈仍旧灯火通明,带着来自异乡客人的热情,可能还将持续很久。

  客栈老板和两个伙计早已笑弯了腰。

  他们在楼上楼下忙来忙去,一边数钱一边往二楼送着酒水,陪着这些客人醉生梦死。

  而在古镇外面的那条苍茫大道上,有个年轻的身影步步向前,也正朝着客栈这边安静走来。

  孤独。

  且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