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唐圣 > 第五十五章 玄武榜

第五十五章 玄武榜

  清晨。

  微风。

  天色刚亮的那一刻,古镇客栈中的那群异乡客开始动身,走上那条苍茫大道,往江心湖畔而去。

  有些人宿醉未醒,也被同行的人抬上了马,踩着阳光行进,马蹄声渐隐。

  玄武榜评选之日临近,离江边还有两百里,他们需要抓紧时间赶路。

  昨夜的小楼春风,只能等到评选结束,再来品味一番了。

  等到客人陆续走完,客栈的孙老板拍拍鼓的老高的钱袋,嘴角的笑意不断。

  他将客栈里的两个伙计赶走,然后便揣着钱袋来到了三楼的一间客屋里,这间屋子处在客栈东南边的角落里,倚着那条大道,面朝大江,是个吹风看景的好地方。

  昨夜客栈人满为患,所有的客房都已经住满,客屋明显已经不够用,那些同行的宗门中人甚至是带着酒意挤在了同一间屋子里,可是即便如此,这间位置最佳的临江客屋依然被孙老板给空了出来。

  因为昨夜众人酒醉之时,有个身穿青袍,头戴高阔黑帽,左手端一厚簿,右手持一长笔的老人从长江那头的岛屿间走出,来到了这间客栈里。

  那个老人来的时候一声不吭,面容刻板严肃,眼中带着一丝迟暮与冷漠。

  他径直走上了三楼的那间客房,轻车熟路,似之前来过很多次一般。

  然后便再也没有出来过。

  孙老板在那间屋子门前静立了片刻,将身上的衣衫仔仔细细整理的很是平整,因为他知道那个老人有一些轻微的洁癖,可能不太喜欢看到别人的衣衫有一丝凌乱。

  然后便将呼吸调匀,心绪放静,轻轻叩响了房门。

  得到应允后,孙老板便小心翼翼推门而入,才发现那个老人已经站在了窗户边上,青袍束好,黑帽摆正,有些一丝不苟的严谨。

  老人的视线顺着天边的光线平视,一直往大江的方向而去,不知已经观望了多久。

  孙老板不敢打扰,将手上提着的那一袋钱放在了桌子上,然后便微微躬身站在一边等候。

  等到阳光渐渐洒过,照射在窗户边上开始有些刺眼,老人这才转过身来,面色沉静,他看了一眼孙老板,终于开口说道:“你来这里已经多久了?”

  孙老板低着头,恭敬说道:“自上一任的林老板被提拔至经商学院总教习算起,已经整整三十年。”

  老人沉默了片刻,然后点点头,说道:“也有些时日了,可有想过回神院。”

  孙老板有些惶恐,他说道:“在下不敢妄想,一切听周教习安排。”

  “当年天地神院在这座古镇设立这间客栈的目的只是为了监听外面的世界,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能够第一时间通知神院。如今神院既然决心借着玄武榜向人间证道,并且已经将江心的十三道禁制撤除,外界的诸多门派也已经赶到了神院,这间客栈以后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老人忽然拿起那支长笔在那本厚簿上划了几道,然后继续说道:“这段时间你就将这里的事情安排妥当,给这镇子里的居民分发一些钱财,算是稍微弥补下这许多年的叨扰。若是有合适的孩子,仔细询问他的家人,征得同意后便可带入神院,由你亲自教诲。”

  说到这里,老人忽然看了下桌子上的钱袋,说道:“这些钱怕是不够,回头你去神院照这笔数目再领两百份,如数分发给镇子里的居民。”

  孙老板点头应允,眼神中带着很多惊喜。

  为天地神院守门于此,三十年坚守,如今终于可以回去。

  孙老板惊喜之余便是感动,一时间有些无语凝噎。

  老人却忽然坐了下来,背靠在那把太师椅上,上身挺的笔直,他再次开口,问道:“昨夜的那群人,去神院是为了看热闹,还是真的想要参与玄武榜之争?”

  孙老板沉思片刻,说道:“很大一部分只是为了一睹七位人神大人的风采,加上神院千多年来一直隐没在人间之后,除了神院出来的学生,很少有人能够找到神院的大门,故而这一群人当中,还是以凑热闹居多。”

  老人点点头,没有说话。

  孙老板继续说道:“但是龙虎山和孤龙山,以及一剑山庄这三个人间宗门领袖般的存在也都派有传人过来,再加上其他大大小小各门各派高手不下百人,再往后的人就更加不计其数了。依我看,这次玄武榜评选竞争太过于激烈,若是没有点真本事,只怕在榜上写上自己名字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夺得榜首之位了。”

  老人说道:“这次玄武榜之争关乎到宗门证道的机遇,无论实力如何,很多人还是想上去试一试的。更何况神院早已放出了风声,圣人之后也会参加,所以人间大陆那些心高气傲的年轻人,更没理由会错过这次机会。”

  孙老板点头称是,过了片刻说了一句:“既然圣人之后也参与进来,那这次的玄武榜评选似乎就没有了悬念。”

  老人眼神微凝,然后说道:“一场没有悬念的比斗,是不值得如此劳师动众,引千万人而去的。”

  孙老板有些诧异,问道:“莫非藏书楼的白夜行和驭兽斋的卓星辰这些年又有突破?这两个人自小便是神院数一数二的天才人物,就连几位人神大人都对他二人赞誉有佳,若是他们倾尽全力,倒也不是没有获胜的可能。”

  老人听到这些话沉默下来,过了很久才问了一句:“圣人在你们眼中,就那么强大吗?”

  这句话若是别人问起来,孙老板一定会大骂出口,然后回一句你这不是废话吗?圣人七境巅峰,已是人间极致,他们不强谁强?

  可是在老人面前,他自然不敢放肆,只是微微低头,轻声说道:“不曾亲眼见识,只是自古便有传闻,圣人无敌,我想这句话应该不是空穴来风。”

  老人身躯挺得笔直,面色沉静,没有再说话。

  孙老板则有些尴尬,他在想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

  可是仔细想想,自己明明说的都是大实话。

  气氛变得有些微妙。

  屋子变得很是安静。

  孙老板额头已经渗出了冷汗,他想起了这位面容刻板严肃的神院教习老大过去很多个岁月里的诸般手段,心想若真得罪了这位老人家,自己回神院升官发财的机会不就断送了?

  想到这里他便有些紧张,刚想说些什么来缓和下此刻有些尴尬的气氛,一楼大厅中却忽然响起来一个声音:“有人吗?路过此处想买碗茶水喝。”

  这个声音不大,带着些许旅途中的疲乏,却依然很是清亮,咬字十分清晰。

  孙老板和老人告罪一声,便退身而下,来到一楼便看到有位腰侧系有一柄短剑的少年好似一杆标杆般静立在原地。

  他身上的长衫有微微风尘,兴许是走了太多路,也有了一些褶皱和凌乱,只是当他站在那里,眼中淡然,面色平静,没有多余的动作,便让人感觉十分舒服。

  孙老板倒了碗茶水递过去,笑道:“小兄弟风尘仆仆,莫不是也要往大江那头而去?”

  来人自然便是唐青,他从人世来,在那条苍茫大道间走了一夜,终于是在正午之前找到了这处可以歇脚的地方。

  唐青接过茶水一饮而尽,轻声谢过,然后说道:“莫非已经有其他人过去了?”

  孙老板点点头,指着通往长江的那条大道说道:“此去大江将近两百余里,那些客人清晨出发,以他们的脚力,怕不是已经到了那座江心岛屿了。”

  唐青闻言皱起了眉头,他将茶碗放下,从怀中掏出了一挂钱,递到了孙老板手上,说道:“谢过老板,在下着急赶路,不便久留了。”

  言及至此,唐青刚准备转身,三楼的老人不知何时下了楼,他一眼便看到了唐青腰侧的那柄短剑,原本刻板端正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意外,就在唐青转身的那一瞬间,老人开口说道:“小兄弟留步。”

  话音刚落,孙老板很识趣的往前迈了一步,用最快的速度再次倒了碗茶水递到唐青面前,嘿嘿笑道:“旅途劳顿,小兄弟还是多喝几碗茶水再赶路吧。”

  唐青微笑致意,却没有接过这碗茶水,而是将眼神望向了那位老人,凝声问道:“老先生何事?”

  “老朽周例外,也是在此处歇脚的赶路人,我别无它意,只是想问一下,那是谁的剑?”

  周例外指着唐青的那把剑说道。

  “那是老师送我的剑,至于他老人家的名讳,恕我不太方便说。”

  唐青眼神平静,声音更加平静:“如果没有别的事,在下先行告辞。”

  说完这句话他便转身,简单直接,沿着那条苍茫大道一路直行,往江风而起的地方走去。

  孙老板看着那道年轻的背影,沉默片刻后便躬下身子对着周例外轻声说道:“周教习,要不要拦下他?”

  周例外摇了摇头,他突然拿出右手的长笔在左手的厚簿上划了起来,然后说道:“看来这场面向整个人间的玄武榜之争,又增加了几分悬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