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唐圣 > 第五十六章 有少年入江 有姑娘下山

第五十六章 有少年入江 有姑娘下山

  孙老板闻言有些意外,他说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位少年不过刚入知命境,在他这个年纪只能说资质尚佳,想要参与到玄武榜的争斗中,只怕还远远不够。”

  周例外仔细的盯着那本厚簿,过了很长时间才说道:“你只看出了他的境界,却没有看穿他的剑。”

  孙老板有些不解,问道:“那把剑有何玄妙?”

  周例外没有回话,只是抬起手,将那本厚簿放到了孙老板面前,厚簿翻开在最前面的某一页,这一页的纸张有些微微泛黄,带着几丝古朴的气息,像是年代久远。

  孙老板一眼望去,只觉得双目有些刺痛,像是被某种极其锋利的物事刺穿了双眸一般,有种难以忍受的灼烧感。

  他忍不住眯起眼睛,细小的眼眸间带上了几层莫名的光晕,以及突如其来的震撼。

  那页纸上画着两把剑。

  一把在纸页的最顶端,明明是画在纸上面,可是落入孙老板眼中,却好像是镶嵌在其中一样。

  那张纸是天空,那把剑便是空中的游龙,无比真实。

  一股浩瀚无比,仿佛能将整个天地贯穿的绝强剑意在纸间酝酿,隐忍待发,不知何时就会破开厚簿的纤薄纸层,直接呼啸而出。

  另一把剑在纸页的最下端,除了尺寸,规模比上面那把剑小很多之外,它的造型和在纸张间的比例,甚至是萦绕在纸层之间的那股绝强剑意都仿佛是照着上面那把剑复刻过来的一般。

  孙老板盯着那两把几乎一模一样的剑,眼眸刺痛无比,他忍不住转过身去,稍稍避开了纸层间那两股强的没有道理的剑意,过了很久才问道:“这是谁的剑?”

  周例外的眼神此时也放在了厚簿的纸张之间,他同样微眯着双眼,瞳孔深处带着两股厉芒,就这样静静的看了很久,然后左手轻轻放低,将那本厚簿合上,重新收回,随后便开口说道:“下面那把剑,就是刚才那位少年腰间的佩剑。而上面那把剑,是很多年前我有幸破境合道后,在南山丘陵间见到一位世外剑修时,看到他手中那把剑锋芒毕露,隐有神韵,不似人间凡物,便将其画在了纸上。后来我才知道,那位世外剑修便是剑圣,南山丘陵便是他的道场。”

  孙老板眼中震惊,有些不可置信。

  周例外沉静片刻,继续说道:“所以我第一眼见到那位少年的佩剑时,就觉得无比熟悉。世间可能会有一模一样的剑,但绝对不会有一模一样的剑意。少年那把短剑之内蕴藏的那股剑意隐藏的很好,但是剑意当头,那股桀骜不驯,仿佛能将整个天地斩开的绝强剑势却无法隐藏。那样的一把剑,只要看过一眼,可能终生都无法忘记,无论它是大是小,是握在手中还是系在腰间,或是画在纸上。”

  孙老板摇摇头说道:“可是您也说过,圣人之后此刻就在神院当中,所以那位少年不可能是剑圣的传人。”

  “这也是我的困惑所在。”

  周例外眼神平静,声音却逐渐低沉:“那把剑是剑圣的无疑,如果那位少年不是剑圣的传人,那把剑就一定是剑圣赠与他。可是放眼整个人间,又有谁有那个资格,能让剑圣将自身的剑意相赠?只怕我们的几位人神大人都没这个面子?”

  孙老板试探着问道:“或许是偷来的?”

  听到这句话,周例外右手的长笔微微颤抖,差点就在孙老板的脸色划了一道。

  开什么玩笑,剑圣的剑,谁能偷?又有谁敢偷?

  周例外稍微平复了下心情,将孙老板的荒唐言抛之脑后,觉得跟这个家伙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

  于是便微微整理身上被风吹的有些凌乱的青色长袍,将头顶的那顶高阔黑帽稍稍摆正,随后理都不理孙老板,直接转身往江心湖畔的那座神院走去。

  留下一脸惶恐神色的孙老板在客栈内暗自心慌。

  谁也不会想到,周例外这次真的是误会孙老板了,那把剑虽然不是偷来的,却比偷来的更荒唐。

  因为那把剑是要来的,或者说,是抢来的。

  遥远的某处人间顶峰处,有个手拿戒尺的白发老头站在庙前,他的瞳孔深处闪烁着耀眼的黑白异芒,仿佛是听到了客栈前周例外和孙老板的对话一般,白发老者突然在风声中笑了起来,然后自言自语道:“南山丘陵的剑,有什么了不起,我想要的话,他得乖乖送过来。”

  没有人听到这句话。

  自然也没人回应。

  只有一头小毛驴静静的卧在老者的脚边,眯着双眼打瞌睡,仿佛整个世界与它无关。

  而在那座本应与世隔绝的江心湖畔边,天地神院却迎来了千万年间最热闹的一次盛会,这次的盛会,与整个世界都有关。

  人间修士千千万,借着这次玄武榜评选全部聚集到了江边,自然也轻易找到了那座隐没在江心岛屿间的天地神院。

  无数的教习带着各自学院的学生出来迎接各门各派的修士,将其陆续带入了神院往北的客房中住下。

  玄武榜评选不过两日便要开始,这两日便是所有人休整调息的时间。

  争战之时,所有参战的门派和人选自行上台,战败者自动退出,战胜者可进入下一轮,生与死的较量,全凭实力或天命。

  驭兽斋的白衣少年卓星辰和藏书楼的天才少年白夜行当时就站在天地神院最高的一层楼阁顶峰上,他们盯着那些纷涌而入的人间修士看了很久,眼中的嘲讽之意清晰可见。

  风声吹过时,卓星辰眼中带着极强的肃杀之意,他忽然说道:“千万人到来,能战的有几人?”

  “一群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白夜行将目光从人群中收回,突然望向了藏书楼的方向,用那种完全不属于这个年纪的冷漠语气说道:“我的目标在藏书楼,那个小道士和小和尚,偷看了那么多宗谱典籍,总不能这么轻易放他们离开。”

  卓星辰沉声说道:“道圣和佛圣的传人虽性子温和,极少战斗,但是毕竟圣人之后,即便再怎么低调,也是来自人间巅峰处,他们的资质和天赋必然不必我们差,你别掉以轻心。”

  白夜行冷着眸子不说话。

  “剑圣和魔圣是出了名的爱打架,他们的传人自然也是深得其真传。我在驭兽斋观察了冷笑笑多日,以他的实力,若真拼起命来,我也未必能赢。”

  卓星辰眼中带着一股战意,继续说道:“那位百里断江的实力也不在冷笑笑之下,依我看,两日后的玄武榜之争,这两位将是我们最大的障碍。”

  白夜行沉默了很长时间,忽然说道:“周教习手下有个学生叫阿刁,当日神院门前曾有一战,那个使刀的阿刁打败了用剑的百里断江。”

  过了片刻,他补了一句:“听说周教习对这个学生很有信心。”

  卓星辰皱着眉头,说道:“那个阿刁什么来头?”

  白夜行摇摇头,说道:“不太清楚,人间各门各派没有听过他的名声,也没有听说过大陆上有哪位成名的少年刀客。现在最大的可信度便是,他是唐国那位高总管的传人。”

  闻言至此,卓星辰没有再去接话。

  一位没有交过手的年轻刀客,暂时还没资格被他放在眼里。

  甚至是那位一剑隔世的剑圣传人百里断江,也没有被他当成真正的对手。

  也许只有那个在驭兽斋中搏杀多日,像一位不知疲倦的远古魔神般的冷笑笑,才是他的宿命之敌。

  白夜行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他的脑中满是江河和九儿的面容,眼中冷漠与战意并存,带着一股极强的隐忍和冷厉。

  风声吹过,这两位天地神院年轻一辈中的最强两人在高阁之顶开始沉默下来,不知所思何物。

  而时当此时,那位来自唐国异乡的独行少年,终于是带着满身风尘,来到了天地神院的那扇青褐色的大门前。

  他从唐国跨江涉水而来,在人世间百转千回,历经生死,终于来到了旅途的终点。

  他想过很多到达天地神院后可能会出现的心情。

  兴奋,满足,快乐,甚至是一种极端的幸福。

  可是当他真正站在这里,默立在学院门前,看着那些川流不息的人间修士,他的心里,却只剩下平静。

  他只是来神院读书。

  仅此而已。

  不需要过多的情绪。

  心念至此,唐青将身上的长衫理顺,握紧了腰侧的那把短剑,目光平静,心绪淡然,踩着当空而下的那一束阳光,迈步而起,走进了神院的那扇青褐色大门。

  与此同时,就在唐青过门而入的那一刻,那座遥远山头的小庙前,有位身穿白裙的温柔姑娘在山间小道上静静伫立了很长时间,随后便对着那位手拿戒尺的白发老头轻轻跪下,在山风中沉沉磕首,郑重其事。

  姑娘早已泪如雨下,双眸间带着依恋和不舍。

  却终于还是在风声渐敛的关头,隐没了所有的心情和愁绪,告别了这座生活了十六年的山头。

  当阳下。

  小庙前。

  姑娘骑驴下山。

  去找寻那位离别的少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