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唐圣 > 第六十三章 榜上的风光

第六十三章 榜上的风光

  卓星辰在驭兽斋内纵情厮杀,利用囚笼中的猛兽来泄愤。

  没有人知道他那愤怒情绪的来源。

  就连李青山也不太清楚,只当他是为了明日的玄武榜之争蓄势。

  卓星辰的杀伐之道,讲究的是以杀搏杀,足够多的血腥和战斗,才能将他的潜能和战力发挥到极致。

  关于这一点,驭兽斋的修炼功法和修魔者倒是有几分相似。

  这也是一直以来,卓星辰将魔圣传人冷笑笑当成最大竞争对手的根本原因。

  可是此刻,驭兽斋囚笼中,卓星辰双目通红,将眼前扑杀过来的一头劈山虎当成敌人给生生撕裂后,眼前浮现的身影,却不是那位同样冷酷的冷笑笑,而是另一位少年。

  那位少年的天性与之恰恰相反,很是平静温暖,带着一股书生气,眼中温和,面色淡然,像是与世无争。

  此刻他正走在天地神院的一条小道上,缓缓迈步,不惊不扰,偶尔路过神院的某个建筑或风景时,他会停下驻足,用心观赏。

  不过很短的时间,便又重新动身,似之前的很多个日子般,一直走在路上,直到终点。

  那把细细的短剑安静的束在他的腰侧,将锋芒收起,剑意微藏,低调的像是一把拿来装饰的配剑。

  没有几个人知道,那把不起眼的小剑,其实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一把剑。

  它来自南山丘陵,后来被缚于某座高山。

  直至多年以后被山上的那位夫子交到了这位少年手中。

  那把剑很骄傲,原本只臣服于南山丘陵那位同样很骄傲的剑圣。

  后来落入老夫子手中,它便不再是臣服,而是心服口服,乖乖的不敢显露半点剑意,生怕惹怒了那位人间夫子。

  最初的那段时间,那把剑以为自己今生可能只会被剑圣和夫子握在手中,也只有这两个人有资格拥有自己全部的锋芒。

  直到那位唐国少年出现。

  那时的唐青刚刚迈步先天,开始修行,几乎是站在了人间修行界的最底层。

  那把剑理应不会对他多看一眼。

  可是当他将剑握在手中,系于腰侧,陪着自己在人间大陆四处穿行,拜走天下。

  那把原本很骄傲的剑,不服人的剑,却突然变得不再骄傲,很是服帖。

  它一直安安静静停在唐青的腰间,从不轻易出声。

  很是莫名。

  要想一把世间最锋利的剑臣服于一个人。

  要么,那个人就一定得比那把剑更锋利,好比剑圣。

  要么,那个人就一定得让那把原本很锋利的剑锋利不起来,好比夫子。

  要么,那个人就必须有足够的机缘和天性,让那把剑看到他未来的高度,可能会立足于剑圣和夫子之上,好比唐青。

  此时天色阴沉的有些可怕,那场仿佛随时都会落下的雨幕已经在云间可见。

  唐青仍是安静走着,心绪没有任何晃动,那把剑陪着他,沉静无声,似乎早已习惯他的这份平静。

  脚下的这条路一直往前延伸,穿过了天地神院的很多个地方,见证了太多的风景,直到遇见一处广阔的平地。

  那处平地在暗云下显得有些冷清,带着几分孤寂,往前绵延而去,几乎望不到尽头。

  平地周围很是荒凉,看不到多余的高阁庭楼,也看不到神院中的那些风光,只有一块高达数十丈,上面缠绕着一片水色,带着隐隐光晕的碑石横立在平地正中位置。

  唐青抬起头望着那块碑石,默然走近,眼中光晕莫名,沉静了很长时间,然后心里轻声念道:“原来这就是玄武榜。”

  天地神院玄武榜,为人间修士证道成名,早已成为这个世界上最有说服力的一块试金石。

  天下半数高手皆自榜上出,这句话并不是空穴来风。

  玄武榜三十年评选一次,修行者皆可参与争榜。

  每一个境界又独立分榜,七境从圣当属最榜首,如今榜上巅峰处,五位圣人尊号一字排开,沿着玄武榜的斑驳纹路散发处隐隐的圣人之光,让人望而生畏。

  唐青静静的观望着七境榜单的位置,一眼便看到了唐国帝圣的尊号,他就这样看了很久,脸上的b表情没有任何改变,只是眼中的神色却微微有些低沉。

  他沉静了很长时间,随后便目光直下。

  六境榜单处自然便是七位人神的尊号,他没有过多停留,只是微微躬身,表现出自己应有的尊重,便直接望向了五境榜单的位置。

  入五境榜单者人数最多,几乎横跨了大半个玄武榜。

  唐青凝眼细看,在上面寻找着一些人的名字,很快,他的双眉稍稍展开,嘴角露出了一丝微不可觉的笑意。

  五境榜首位有四人并列,除了一个叫周例外的只是有些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外,剩下的三个人唐青都认识,甚至可以说很熟。

  一个叫昆仑,一个叫沧海,这二人都是唐国位高权重的上将军,成名已久。

  当年昆仑沧海二位上将军如唐帝一般以武入世,纵横天下,在人间大陆闯荡了千百年,留下了太多传奇。

  当年的他们便已是五境巅峰,自最初于神院玄武榜以五境合道期的实力刻下自己的名字后,他们便再也没有参与过后来的玄武榜评选。

  如果岁月恍惚,他们常年奔波于唐国疆界,几乎再也没有与外界有过接触,如今的实力有多强,早已无人知晓。

  甚至有传言昆仑沧海早已跨过了五境的门坎,晋身人神之位。

  传言始终是传言,可以茶余饭后拿来说说,却当不得真。

  只是五境榜首并列位的最后一人,他的名声之大,实力之强,就绝不是传言这么简单了。

  而且真的不能再真。

  因为那人叫高之叶。

  和昆仑沧海二位上将军不同,高之叶不仅在过去的那些日子里随着唐帝征战天下,靠着手中一口大刀在这个人间砍下了诺大的名声。

  并且在后世的无数岁月间,这位唐国大内第一总管,仍然好战不休,每三十年一次的玄武榜评选,他一次都没有落下过。

  手持刀一口,性喜割人头。

  高之叶的刀术修为在一次次的战斗中愈发强大,名声也越来越大。

  最后硬是凭着一人一刀,将自己的名字从玄武榜五境榜单靠后的位置,砍到了榜首,与昆仑沧海,以及神院的教习老大周例外并列。

  这是高之叶年轻时候的一段励志故事。

  唐青没有经历过,也没有亲眼见识过,但是曾听唐国的那位书生提起过那些唐国名士的一些往事,其中自然就包括了高之叶。

  他对这位高总管一直都有种莫名的好感,不仅是因为离开唐国时对方曾一路将自己护送出国,更重要的是,在唐帝没来看过自己的那些日子里,这位高总管常常为他带来民间的一些有趣的玩物或故事,让自己这位深宫中的皇子灰色的童年也多了点别的色彩。

  甚至在某些自己极度悲观的日子里,冷面寒目的高之叶总会静静的守候在自己的宫殿外面,他从来没有多说过什么话,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却让自己有了很多的存在感。

  也就是那时候开始,无论高之叶的名声有多恐怖,在唐国其他人听来是多么可怕的一个人物。

  可是在唐青眼中,他就是一个喜欢冷着脸的热心肠大叔。

  心念至此,唐青脸上的笑意更浓,甚至嘴角都已微微打开。

  他的眼神从那四个人的名字上掠过,尤其是在高之叶三个大字上多停留了会儿,然后沉沉呼吸,感觉很好。

  唐青继续往玄武榜下首位置看去,却发现五境之后,便再也没有一个名字。

  一境到四境的榜单上,只有玄武榜的古老韵色在其间闪耀,似乎正在等人将名字刻上。

  唐青心绪沉静,嘴角的笑意收回,眼中神色莫名。

  难怪这次的玄武榜评选,天地神院的诏令中便已表明五境合道者不可参与。

  想来是在过去的那些日子里,五境之下的修行者,还没有资格能将自己的名字刻在玄武榜上。

  而如今圣人之后皆以入世,神院传人也已崛起,大陆之间百花齐放,是时候给这些人间的少年一个证道成名的机会了。

  唐青看着玄武榜上的空白处,心绪很是平静。

  他不愿证道成名,只想登上藏书阁第七层楼,然后好好读书。

  如此,便只能竭尽全力,以知命境和那些人间少年战上一场。

  唐青在原地沉静了片刻,随后便将眼神平视,在微微的风声中望向了玄武榜正中的位置上。

  他的目光变得很是认真,甚至可以说是虔诚。

  他也不再站立,而是突然跪了下来,在有些潮湿的平地间神色庄重。

  那把系在他腰侧的短剑也突然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剑鸣之音,充斥着一种很古老的气息,像是对着玄武榜正中位置上的那个名字表示出自己的尊重。

  玄武榜划分七境,各有榜单。

  七境之外,榜单正中,人间夫子四个大字熠熠生辉,仿佛天生于玄武榜中,供世人敬仰。

  “拜见老师。”

  唐青看着那四个字,恭敬拜下,沉沉叩首。

  遥远的高山之巅,老夫子手拿戒尺,面带微笑。

  在清风中点了点头,很是满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