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唐圣 > 第六十六章 唐青的杀意

第六十六章 唐青的杀意

  唐青的睡眠原本极有规律,往往亥时而息,卯时而起,十六年来几乎没有改变过。

  可是自来到神院的这几个晚上,他要么因心事过重而整夜失眠,要么便是很晚才能睡去,昨日自玄武榜那边回来后,好不容易调整好作息准备安静的睡一觉,却又在黎明前夕被一阵喧闹声吵醒。

  此时朝阳未升,天色还有些昏暗,差不多还有一个时辰左右天才会亮。

  唐青在床上睁开了眼。

  脸色平静,看不出多少疲倦。

  只是因为稍稍提前了起床时间而觉得有些不适。

  隔壁的屋子里传来的说话声太大,想来是因为玄武榜的事而兴奋的睡不着。

  唐青犹记得刚来到神院的那一天,住进这间屋子前曾和隔壁的那一伙人打过一个照面。

  他们自称大陆江北绿林风尘四侠,来天地神院就是为了扬名立万,把在江北的名号打向整个人间的。

  所谓风尘四侠名头很唬人,其实就是四个浑身长满肌肉块块的带刀壮汉。

  唐青当日见他们不像什么好人,自己又没有和陌生人说话的习惯,便没有想着去串门结识一番。

  那四个人估计也是看唐青独行一人没有很强的门派势力庇佑,加上只有二境的修为,想来这少年只是个来凑热闹的主,也没必要认识一下。

  这几日做着邻居倒也相安无事,平时也没听对方有什么动静。

  只是此刻,那四个人的说话声越来越大,中气十足,偶尔说到兴起,便是一阵放肆的笑声传来,愈发清晰。

  “周老大,这天地神院果然名不虚传,单是能在这江心岛屿中盖起这么大规模的一片建筑楼阁,所需要耗费的人力物力财力,那得要多少?七位人神果然是大手笔啊,千万年前便知道落居在江心湖畔,寻一岛,盖一大院子,这整条长江可就是他们家的了。”

  这个声音粗犷雄厚,带着几分沙哑,言语之间惊叹之余又带上了些许戏谑。

  另一个声音很快响起,却仿佛刻意压低了声音般:“要死了郑老三!在人家的地盘你给我安份点,还当这里是我们的绿林老窝?人多耳杂,要是被神院里的人听到我们敢在背后编排七位人神,真的是想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郑老三的声音再次响起,嘿嘿笑道:“今天是玄武榜开榜之日,那些教习和学生都忙着去准备了,哪有空管我们?不过话说回来,周老大你真的要参加玄武榜之争?你可别忘了我们只是来见见世面,顺便窃玉偷香的。这次来的英雄豪杰数不胜数,甚至传言圣人之后也会参加评选,周老大你虽勇猛,但也仅限于在床上,真要打架来,我怕你吃大亏啊。到时候被打了个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被你抢去的那些压寨夫人我们几个可照顾不过来。”

  这句话刚刚落下,隔壁突然传来一阵拔刀声。

  随后便听郑老三再次大呼小叫道:“周老大息怒,息怒啊你倒是!兄弟只是开个玩笑,你没必真拿刀砍我吧!吴老二,王老四,你俩怎么也把刀拔出来了!”

  隔壁昏暗的烛火映照下,三把刀架在了郑老三的脖子上,周老大瞪着眼睛说道:“郑老三啊郑老三,你是不是整日里就惦记着几位大嫂呢,得亏我这回把你给带出来了,要不然我这头顶的绿帽子不被你轮着给戴一遍。”

  郑老三摆摆手,小心翼翼将离自己最近的那把刀撇开,说道:“我说大哥啊,你还不知道兄弟我嘛,有口无心,你可千万别放在心上,来,先把刀拿开......吴老二,王老四,你俩还愣着干嘛呢,快麻溜点!”

  吴老二笑道:“大哥都拔刀了,我没理由闲着啊,他不松口,我可不敢挪刀,要不然这长江一带的美妞,他可就不让着我了。”

  王老四拿着刀背拍拍郑老三的肩膀,说道:“得了,老三你以后就安分点吧,玄武榜评选开始后,这天地神院里的小美人可都得出来了,到时候你就往后稍一稍,别跟兄弟几个抢了啊。”

  言及至此,一阵轰然大笑很快传来。

  四个壮汉在屋子里自娱自乐,想象着这灵秀江水养育出来的好姑娘,不由贼心大动,说出来的话愈发不堪入耳。

  唐青在屋内皱着眉,有些不太想继续听下去,便准备起身穿衣洗漱,隔壁的笑声却在这时忽然刻意压低,像是正说起了什么不能示人的东西。

  唐青刚刚站起,却又突然坐回了床上,因为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你们知道吗,这江边的美女啊,那确实是多不胜数,但要说起最漂亮,最有韵味的,你们知道是谁吗?”

  周老大压着嗓子,看着身边瞪大眼睛的三兄弟,说道:“七位人神中的月神大人,传言她年轻的时候可是这座大陆上一等一的美人,哪怕在过去那个神仙打架的年代,也只有唐国的那位凤后能与之相比较。如今她正徐娘半老,风韵正盛,嘿嘿,实话实说,我这次来天地神院走这一趟的原因,参加玄武榜只是个幌子,最主要的,我是想见见这月神的风采,若真有机会,嘿嘿......”

  周老大话没说完,三兄弟已经竖起了大拇指。

  郑老三一脸崇拜的说道:“老大就是老大,连月神的主意都敢打,要换我可是想都不敢想,她老人家怕是一根手指头就能把我戳死。”

  吴老二笑道:“老三,你忘了我们可是有药的。”

  王老四斜着眼睛看着他,跟唱双簧似的叫道:“什么药能给月神弄倒?”

  周老大嘿嘿怪笑,他伸出手示意兄弟们住口,然后阴沉着眸子说道:“月神我们自然是药不倒的,但是这几天我可打听过了,她有一个女儿在,叫碧水蓝,就住在神院深处的宫阁中......”

  言及至此,一切不需多言。

  四位大汉的屋子里污言秽语不断,只是已经听不真切。

  唐青的眉头皱的更深,一直平静淡然的心湖上骤然泛起涟漪。

  他猛然站起身来,眼中带着一股从未有过的凌厉气势,周身劲气四溢,好似变了一个人一般。

  他很生气。

  所谓江北绿林风尘四侠,原来就是四个采花大盗,而且竟然敢把爪子伸到自己心心念念的碧水蓝身上去了。

  凡事皆能忍。

  此事不能。

  唐青用最快的速度穿上了衣服,拎起了枕侧的那把短剑,将其紧紧握在手中。

  他抬起头,冷着目,刚准备出门杀向隔壁以剑问之,却听到隔壁那四位汉字的声音突然止住,随后便是几阵大刀入鞘的声音响起,然后“吱呀”一声,风尘四侠推门而出,嘻嘻哈哈往玄武榜的方向走了过去。

  此时天色已亮,天地神院逐渐热闹起来。

  尤其今天是玄武榜评选之日,所有人起床后第一时间便是赶回玄武榜所在的位置。

  唐青走到窗前,望着外面人潮往来,很快便找到了那四个提刀的壮汉身影。

  他定定神,那把剑始终没有像之前那般系在腰间,而是一直握在手上,那道惊天剑意在剑身深处缓缓流动,带着一层古老的气息,不知最终会落在谁的身上。

  这位从始至终,冷静了十六年,温和了十六年,几乎不与人争吵,更别说想要以剑杀之的唐国皇子,第一次有了想要杀人的感觉。

  他在屋内沉静了很长时间,杀意渐起,随着呼吸的沉落又慢慢隐入了眼眸深处。

  没过多久,便有神院的教习先生过来通知他玄武榜评选即将开始,让他赶快过去。

  于是他便提剑而出,静静走入人群之中,将所有的心思藏起,一步一步,缓慢且沉重。

  ......

  与此同时,就在所有人往那处平地间纷涌而至的时候,江心湖畔外面那条苍茫大道上,有两个身影终于是在玄武榜评选开始的当天赶到,一前一后路过那座古镇,往神院赶来。

  风声中,有姑娘着白裙,骑毛驴,在大道之间一路直行。

  姑娘面色温婉,眼中淡然,双眸之间清亮动人,带着不属于这个人间的灵气和秀气。

  她嘴角的笑意比风还淡,比这天边的暖阳还要温和,偶尔想起某位少年的面容时,笑意更盛,美的不似凡间人。

  那头小毛驴脖子上挂着一个小小的白色口袋,眼睛瞪得老大,嘴角张的更大,两排大牙随着脚步的一颠一晃上下打架,说不出的有趣。

  就在他们身后不过数十里的地方,还有一个骑白马的高大身影正在奋力奔驰。

  骑马的那人身着唐国内宦官袍,头戴高帽,即便是从遥远的千万里之外跋山涉水而来,他的官袍依然十分平整,没有一丝凌乱,尤其是他双瞳深处的凛冽刀光,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要清亮,带着一股极强的肃杀之意。

  奇怪的是,无论那匹白马再怎么跑,即便是被马上那人以真劲促之,速度已经快到不可思议,也追不上那头小毛驴。

  小毛驴摇头晃脑,悠哉游哉,踩着小碎步一路向前。

  它似乎知道自己后面正跟着一匹白马,所以它走着走着,看到彼此间的距离越拉越大,竟然还停下等候了片刻。

  甚至回头朝着身后咧嘴笑了起来。

  然后继续向前。

  暖阳下,姑娘拍拍小毛驴的脑袋,笑意嫣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