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唐圣 > 第八十章 女人香

第八十章 女人香

  /

  “风尘四侠不曾听过,江北绿林中有四位采花大盗却早有耳闻。”

  青枝长剑向前,秀眉微蹙,凝声道:“你们最好速速离去,要不然等我师傅回来,你们想走都难。”

  阴郁大汉嘿嘿直笑,他说道:“原来你们师傅不在这里,那是再好不过了,我们也省去不少麻烦。”

  他看了看自己身边同样目光阴邪的三兄弟,笑道:“”既然知道我们的名头,自然也就知道我们四兄弟可是世间难得的多情种,别看我们长得五大三粗,在床上我们可是温柔的很。尤其是两位小妹妹这般的美人儿,我们肯定会倍加怜惜,怎么样,跟我们走一趟吧,咱们找个安静点的地方说说话,叙叙情,好好交流一下?”

  阴郁大汉身后的一位刀疤脸忽然站了出来,他看了看两位姑娘身后的那间小木屋,眼神在顶梁间的那块牌匾上停留了片刻,然后邪笑道:“我说周老大,还找什么安静的地方?这不现成的房屋都准备好了,难不成还让我们去野外凑合着?”

  周老大纳闷道:“以前你可没这么讲究,在江北绿林那会儿,郑老三你可是就喜欢抱着小娘子往深山老林钻的,怎么这会儿性子就变了?”

  郑老三死死的盯着两位姑娘,笑道:“我自然是无所谓,只是这两位小美人细皮嫩肉的,可经不起摩擦,要是在外面有个磕磕碰碰的,我可就心疼死了。江山社稷图中十年光阴,我们可就指着她俩过了。”

  说到这里,他顺便补了一句:“这次可说好了,周老大你第一个上我不反对,但是吴老二和王老四可得排在我后面。嘿嘿,若是这两位小美人的师傅回来,他俩倒是可以考虑考虑,我绝对不去争。”

  王老四提了提手中那把大刀,他笑道:“郑老三你这就不懂了,我可是在天地神院的那几天就打听清楚了,她俩的师傅是玉女派最有韵味的无情仙子,虽已年过四旬,却仍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吴老二很快接过他的话说道:“尤其这个年纪的女人,最是春心难奈,如狼似虎,加上那位无情仙子常年隐居玉女派,从不与男人接触,一旦让她尝试到美妙之处,那还不是,嘿嘿......”

  话没说话,想要表达的意思已经很清楚,四个大汉互相对视一眼,眼里的邪恶火焰已经燃烧到了极致。

  他们在这旁若无人,自顾自的胡言乱语,木屋门前的两位姑娘早已经是面红耳赤,尤其是小如,她天性单纯,对男女之事几乎懵懂,何时听过这样的碎语闲言?

  这位从小被宠到大的小姑娘当即轻轻呸了声,心里暗暗骂道:“不要脸!”

  青枝原本想拖延时间等师傅回来,可是那四位大汉越说越离谱,最后竟然还敢打上了自家师傅的主意,她实在忍不住,剑下寒芒轻点,随后直接横剑向前,朝着最前面的周老大直直刺去。

  这一剑清秀灵动,虽直来直去,却又变化莫测,乃是玉女派的成名剑术。

  加上青枝也已经是三境守心期的高手,所以这一剑虽不曾势大力沉,却也威力十足。

  周老大不敢怠慢,他眯起双眼,直接拔刀出鞘,朝着那把长剑狠狠斩下。

  刀与剑一触即分,青枝凝眸而视,剑光微亮,不曾停留片刻,便再度提剑而起,剑锋之下冷意阵阵,带着数不清的寒意。

  周老大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心道这玉女派的小娘子还真是够劲儿,他望着青枝胸前那一片风光,心头更多了几分征服的欲望。

  一想到很快便能将这样一位够劲儿的绝女子握在手心好好怜惜,他心头胆边更是多了几分豪情,当即刀口外转,刀意蓬勃而起,顺着那道剑光横扫而去,很是有几分男人气概。

  另外的三位大汉也没闲着,直接纵身而起,他们刀都没拔,便径直朝着木屋前孤零零站着的小如扑了过去。

  小如早已吓得不知所措,她虽迈步进了知命境,但是历练尚且,平日里又被派内的长辈同门呵护照顾,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

  见到三位壮汉扑来,她也只是下意识的拔出了背后的那把剑,然后便举剑往后直退,有些惊慌失措,双眸之间早已泪珠点点,很是楚楚可怜。

  郑老三人在空中,双目通红,他一马当先越过林间暗影,将吴老二和王老四抛在后面,嘴里狂笑道:“谁也别跟老子抢!”

  话刚出口,他左手拎起大刀,右手已经成五爪之势,朝着小如猛扑过去。

  小如惊慌之下,望着郑老三脸上那道可怕的刀疤,吓得快要晕过去,只能勉强举起手中长剑,强行提起体内的真劲御剑而出,这一剑斜斜刺向那道朝着自己扑过来的身影,却被对方一掌拍下,小如掌心一麻,长剑已然握不住,直接脱手而出,吓得姑娘直接大叫:“青枝姐!”

  郑老三右掌直下,已经快要摸到小如的那对峰峦,骤然感觉背后一凉,一剑自身后而来,剑意凛冽微寒,带着数不清的杀意。

  他来不及转身回头,只能将右掌收回,朝着左侧林木间闪去,即便如此,身后那一剑仍是刺破了肩头,一点鲜红飘散上空,郑老三痛呼出声,眼里的邪气瞬间变成一股怒意和杀气。

  他翻滚到一棵古木之后,捂住肩头,扭头望向剑意传来的方向,青枝提剑而立,已经重新站在了小如身前,剑锋之下一片血红,很是醒目。

  郑老三大骂道:“周老大你什么玩意儿!连个娘们儿都看不住......”

  话在口中,那边被青枝蓄力一剑逼退的周老大顿觉脸上无光,他手中大刀一抬,刀锋之下刀光璀璨,带着极强的狂猛气息,再次朝着青枝狂斩而下。

  “妈的!给我一起上,这小娘们儿敬酒不吃吃罚酒,等会儿抓住了我要让她知道老子可不止手上这一把刀!”

  人在空中,周老大爆吼出声,再不留手,刀势翻卷开来,遮住了青枝小如身前所有能够避开的路线。

  郑老三冷着一张脸立在古木之前,他看着自己肩头的伤势冷笑出声,然后拔出了自己的那把大刀,眼眸中冷光四射。

  吴老二和王老四也不再低调,直接立刀而起,联手而去,他们已经想好了千般法子去好好折磨那位够劲儿够辣的青枝。

  在他们看来,此间一场闹剧终要结束。

  可是立身木屋门前的青枝却毫无所惧,长剑依然在手,剑意凛然,只是她的双眸却渐渐冷静,甚至嘴角也露出了一丝冷笑。

  就连之前害怕到不知所措的小如都渐渐平静下来,她的双眸中泪滴犹存,脸颊上也带着斑斑泪痕,她轻轻拽着青枝的袖口,眼神没有去看拎刀斩来的那几位大汉,而是偷偷往周围的那些繁茂的林木间望去。

  木屋周围皆是密林,其间花草沿路而长,飘来各种各样的奇特香味。

  这些香味一直弥漫在四周,本没有什么特别,可是不知何时开始,那阵花草的香味中突然飘来了另一种香味。

  四位大汉若是在冷静状态下自然能闻出来这股香味,因为他们向来擅长闻香,尤其是,闻女人香。

  闻香识女人,这是他们的老本行。

  可是他们此刻火在心头,刀势正发,所有心神和气息都只在木屋门前的那两位小姑娘身上,哪里还顾得了闻香?

  青枝和小如却闻了出来,因为她们自小便是闻着这股香味长大,知道这是玉女派特有的弄潮香,而最钟爱这股香味的那个人,正是自己的师傅。

  此时刀意已至身前不过片尺,青枝无动于衷,甚至连眼眸都不曾晃动一下,周老大面色一沉,刀势转而下压,朝着她手中那把剑斩下。

  一道剑光突然于林间亮起。

  那些透过林木间隙垂落而下的阴影很快便被剑光照亮,四周的空间变成通透一片,场间的一切都在刹那间被那道突如其来的剑光笼罩。

  包括四位大汉。

  剑光亮起的瞬间,所有人眯起了眼睛,周老大手中大刀刚刚起势而落,便被一股浩然剑气直接逼退。

  吴老二和王老四紧随其后,三个人手中大刀之上同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缺口,随后便带着满脸的惊愕退到了远处。

  那道剑气却仍没有休止,当空而上,再次呼啸,直接朝着郑老三所在的方向席卷而去。

  郑老三惊恐欲绝,他的肩头仍在留着鲜血,疼痛难忍,此刻却顾及不得,左手猛然张开,握住大刀横在身前准备将那道剑气拦下。

  那道剑气却不管不顾,直接卷起刺目的剑光呼啸而过。

  虚空间剑鸣声起,就在所有人眼皮底下,那道剑气刺透了郑老三身前的那把大刀,直接没入他的体内,将其贯穿。

  人生的大起大落就是这样莫名其妙,很是突然,十分刺激。

  郑老三看着自己胸口处的窟窿,里面剑气犹存,带着一种奇特的香味。

  他倒地的那一瞬间,微微耸了耸鼻子,然后说出了此生的最后一句话:“女人香......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