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唐圣 > 第九十章 以拳问之

第九十章 以拳问之

  吴老二欲哭无泪,心想本有希望在今夜摆脱无情仙子的控制,却不想在暗林之中又遇见了这么一位不讲理的古怪少年。

  明明只有二境知命期的修为,却偏偏有着不属于这个境界的真实战力。

  吴老二已是三境巅峰,大刀虽残,刀意却没有半点减退,尤其是立刀于危难之际,几乎已经使出了全力,刀势威猛刚烈,即便是同级别的高手,只怕都很难抵挡。

  可是唐青只是一拳,金光明灭之际,便将自己的刀势彻底摧毁。

  这样的实力,至少已经迈入了四境镇魂的门坎,甚至可能会更高。

  吴老二看着唐青的左手,那只手原本被刀意摧残,筋断骨裂,根本无法再握拳,可是金光流散而过,不仅伤势痊愈,其间蕴含的力量似乎也强大了几分。

  这少年究竟什么来头?

  深夜林间,万物俱静,只剩下吴老二沉沉的呼吸声。

  他脸色苍白,几乎没有半点血色,浑身刀意尽散,就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寒意渐重时,他喘了口粗气,开口道:“我那三位兄弟,都已经死在了这密林之中。你若不信,我可以带你去他们的坟头看看。”

  言及至此,吴老二眼神渐渐黯淡,他望向了黑暗中的某个方向,心绪有些低沉。

  唐青皱起眉头,他问道:“他们怎么死的?”

  这句话刚刚落下,深林的黑暗中突然亮起了一道剑光。

  这道剑光自林木深处而来,速度极快,开始还在远方闪烁,转眼便到了这条碎石小道之间。

  唐青凝眼而望,右手覆剑,左手再次握拳,却没有抬起,体内龙龟一脉的气息却开始涌动,带着古老深远的气息。

  那道金光在他体内的经脉之间缓缓流转,很快便聚于拳下静止,随时都可能呼啸而出。

  而在前方低空,剑光兴起处,一剑横停,带着几分清冷的寒意,挡在了唐青和吴老二之间。

  一道白衣身影凭空出现,双眸冷寒,气息孤傲,本是绝色娇美的脸上不知何时惹上了几点冰霜。

  她自黑暗中来,于剑光下而立,右手轻移,随后便握住了那把剑。

  吴老二呆呆的望着眼前的那道白衣身影,突然有些热泪盈眶,本已摇摇欲坠的心神骤然放松,他第一次感觉到了那把无情剑的有情之处。

  他很快开口提醒道:“这小子不止表面上这么简单,您要担心。”

  无情仙子神识微动,很快便察觉到了吴老二的伤势。

  心中有些诧异。

  她没有去接话,而是看着唐青,眼神在他腰侧的那把短剑上停留了很久,然后说道“他那几位兄弟,是被我杀死的。”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无情仙子的右手稍稍摆动,那把长剑当空而下,斜斜指向了地面,剑光微敛,剑意却犹存。

  吴老二闻言皱眉,眼中神色晃动,凶光一闪即逝。

  唐青有些意外,他指着吴老二问道:“你杀了另外三人,为何独独留下他?”

  无情仙子昂起头,清冷双眸间带着几丝漠然和孤傲,她简单开口:“我愿意。”

  吴老二望着无情仙子的背影,看着那个被白色长衣裹住的丰满身形,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心想这女人说起话来还是这般言简意赅,让人无语,只是不知若去了床上,她会不会多叫几声。

  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也没人会去在乎。

  至少唐青不在乎。

  他此刻只想杀了吴老二,心思简单,无论是谁挡在前面。

  哪怕他感受到了无情仙子体内的强大气息,以及那道隐而未发的强大剑意。

  知道对方的实力不是吴老二能够比较,至少也已经是四境镇魂期的高手。

  他在昆仑城的那场血战中见识过阿刁和钟老头的四境刀势,知道这个境界的人有多可怕。

  金色妖血与唐青相融的时间不长,龙龟一脉的力量他只消融了冰山一角,此刻全部凝于金光之中,汇于拳下。

  他能一拳轰退吴老二,却不一定能挡得住眼前的那把剑。

  但是唐青没有半点退意,眼中神色渐渐凌厉,带着与往日里极大的反差,然后往前走了一步。

  这一步不长不短,刚好跨过了碎石小道间的几片枯叶,来到了无情仙子面前。

  他的左手开始上抬,拳势骤起,隐于半空之间蓄势待发。

  无情仙子的视线从唐青腰侧的那把短剑上移开,然后望向了他的拳头,有些意外,问道:“你不用剑?之前在林间张狂行走的那道剑意藏到了哪里?”

  话音刚落,她便凝神而去,神识气息在深林之间四处穿走,确定无法再感知到那道令她心慌畏惧的剑意后,她便继续说道:“若是只用拳,只怕你不会是我的对手。我不知道你的身上究竟藏着什么秘密,但我需要提醒你,你终究只是二境修士,能越境击败三境守心者,却不一定能击败我。”

  说到这里,她顺便补了一句:“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不存在侥幸的说法。不信,你可以试试。”

  言及至此,无情仙子手中那把剑稍稍抬起,剑意袭人,在夜色间光芒四射,带着数不尽的寒光冷芒,将此间的一切都照亮。

  她自信在此间剑意之下,只要对方稍微有些理智,能看清彼此间实力的差距,都会将举起的拳头放下。

  然后便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那道可怕剑意的渊源由来,或许可以借此帮助自己突破四境镇魂,迈入五境的门坎也说不定。

  那个时候,无论是杀了吴老二或是刨掉死去的三兄弟的祖坟,她都不会介意。

  而时当此刻,唐青覆在短剑上的右手从始至终都没有放开,左手拳势也没有散去,反而愈发沉重,他沉默了片刻,说道:“我想试试。”

  声音平静,语气淡然,像是根本没有将无情仙子的话放在心上。

  似乎有些不识抬举。

  躲在后面的吴老二冷笑不止,他就等着两个人打起来,最好两败俱伤。

  无情仙子的脸色愈发冰寒,剑意凛冽,卷起夜风阵阵,带来了数不清的杀气和冷意。

  唐青兀自不动,眼神坚定,依然保持着出拳的姿势。

  任她剑光袭人,以拳问之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