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唐圣 > 第九十六章 去寻那一剑

第九十六章 去寻那一剑

  那把短剑静静的悬停在唐青的腰侧,再也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剑意已去,剑鸣声已不再。

  此时的短剑除了稍显锋利,外观好看,便再也找不到多余的特点。

  前路漫漫,无论再遇到什么危险或磨难,唐青可能暂时都无法再倚靠它。

  但是少年无所谓。

  他只是向前,内心坦然。

  偶尔将手覆在短剑的剑口之下,细细感受着其下的冷冽与锋芒,仍有心安。

  短剑内三道剑意已去其一。

  破一境便能解一剑。

  他需要尽快到达三境守心,以应对接下来的玄武榜之局。

  而在那之前,他只想去找到阿刁。

  唐青于风中沉默迈步,体内龙龟之力不断的冲击壮大着他的血脉和气息。

  当他抬头望天,看着虚空之上的笔墨风云在这个世界的规则下纷涌而动时,他的识海不再似之前那般翻腾,心绪也开始平静,像是已经能稍稍抵挡江山社稷图中的某种力量。

  不以外物而心乱,坚守本心,守志不移。

  这便是三境守心的意蕴。

  唐青虽仍未至,却也已经站在了三境的门槛边上,只待临门一脚,便能先知命而后守心。

  如此便能解开短剑里的第二道剑意。

  暖阳下,少年沉静迈步,步步向前,心绪似天色般晴朗。

  他沿着深林间的碎石小道往更深处走去,直至穿过原野,越过森林,在江山社稷图的这个世界中寻寻觅觅,走走停停,直到遇见阿刁。

  或是,安安静静将这个世界里的十年时间走完。

  而此时深林的碎石小道间,无情仙子手中提着那把长剑,已经在原地伫立了很长时间。

  她肩头的伤口有些触目惊心,白衣也早已被鲜血染红,但所幸体内真劲渐起,正在一点点修复着她的伤势。

  已无大碍。

  只是那阵彻骨的疼痛仍在不断撕扯着她的心神。

  无情仙子皱着眉,除了痛觉,更多的是心有不顺。

  她眼睁睁看着唐青的背影一点点走远,直到消失在深林的碎石小道尽头。

  整个过程她都没有再开口说话,也没有试图强行挽留。

  即便之前那道可怕的剑意已经弥散,彻底消失在了顶空之上的笔墨风云之间。

  甚至那把短剑中也没有再传出哪怕一丝一毫的剑势。

  平静普通,像是一把只用来装饰的剑。

  但她依然不敢再次挥剑而上。

  平生用剑。

  却不想为剑所伤。

  剑心受损,自然不敢再轻举妄动。

  对于那个提剑而来的陌生少年,只能当成是在这个世界所遇到的最神秘的一位过客。

  日后若有机会,还是以剑讨教。

  天边光色渐起,风声袭来。

  就在阳光当空而下,稍稍有些刺眼的刹那,无情仙子终于将长剑收起,准备回去。

  在那之前,她还顺便去了趟密林深处,抓来了两只肥硕的野兔,然后才御剑而回,来到了木屋前。

  在那之前,青枝和小如已经在木屋中等了一宿,也担心了一宿,生怕自家师尊出了什么事。

  往日里无情仙子出去采摘果实往往不过半天就回,可这次却已经足足过了一夜。

  就在她俩准备出门寻找的时候,无情仙子满身是血,带着可怕的伤势回来。

  小如看到无情仙子肩头的伤势当场吓哭。

  青枝也是心神一紧,她扶过自家师尊刚想问些什么,无情仙子却轻轻摇了摇头,示意她不需多言。

  “我有些累,需要闭关休息,此间事,等我出来再说。”

  她只留下这句话,说完便直接回去木屋。

  留下青枝小如在屋外静默,带着各自的心情隐隐担忧。

  ……

  ……

  唐青所持短剑中的那道剑意自密林而出,一路向上,中间跨越了天和地之间的距离,在江山社稷图的这个世界中传出很远。

  很多人都曾看到了那一道剑意。

  将其奉为神迹。

  尤其是当剑意凌空,轻而易举切断了周例外那半道可怕的笔力时,所有人更是为之惊叹。

  没有人知道那道剑意是出自何处。

  但是猜测之下,都把目标对准了那位剑圣传人百里断江。

  因为在这江山社稷图当中,剑道之上,只有他拥有着以剑问天的能力。

  只是那一剑太过于恐怖,其间的威力早已超越了四境镇魂的境界。

  所以江山社稷图中的所有修士都以为百里断江有所突破,在一年的时间内迈步入了五境或者有着别的奇遇。

  一贯冷漠弑杀,骄傲无敌的冷笑笑和卓星辰同时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他们自问在那道可怕的剑意之下,自己绝对不会有半点存活的机会。

  就连一直吊儿郎当,从来没把百里断江放在眼中的阿刁都皱紧了眉头,他放下了手中的烤肉,心中同样为那一剑的绚烂而感到震撼。

  他心想若是百里断江的剑意强到了这种地步,那还比什么比,直接宣告他是玄武榜四境榜首位好了。

  也许此时江山社稷图中参战的人间修士,大都是和阿刁同样的想法。

  除了闭关修炼的无情仙子,死去的吴老二,以及那道剑意的真正主人唐青外,还有一人不会那么想。

  那人就是百里断江。

  他一直处在某座高山之巅,平日里只是休息或者练剑。

  他自然也看到了那一道遮天的剑意。

  并且知道那一剑确实来自南山丘陵,而且带着自己那位剑圣师尊身上的强大气息。

  那样的气息他自小耳濡目染,自然十分熟悉。

  所以绝对不会感受错。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怀疑是不是剑圣师尊亲自来到了江山社稷图中。

  虽然这个可能性极低,却是那道可怕剑意由来的最好解释。

  百里断江自那道剑意起始便开始注视,直到它切断笔力,消失在了笔墨风云之间。

  这位剑圣传人在高山之巅思索了整日,最终还是起身,决定去寻找那道剑意的真相。

  于是冷风当头,他拎着长剑,自高山而行,遇风而动,在天地之间化作一片惊世剑光,好似游龙过空,转瞬千里。

  沿着那道剑意传出的方向直行而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