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唐圣 > 第一百章 阿刁很刁

第一百章 阿刁很刁

  这句话若是出自他人之口,肯定会遭到鄙夷和唾弃。

  但既然是百里断江亲口所说,那便成了理所当然。

  南山丘陵的剑,自然天下第一。

  无情仙子问剑于南山,虽剑断而剑心不死,剑道在前,已是一片坦途。

  日后挥剑人间,便只有南山丘陵这一个目标。

  夜色间,无情仙子忽然并指为剑横在身前,然后微微弯腰,对着百里断江行了一次剑道之礼。

  百里断江平静受之,他没有再说更多的话,只是转过身,提剑准备再次离去。

  无情仙子却在身后说了一句:“多年以后,我一定会登上南山,再一次问剑于你。”

  百里断江没有回头,只是轻轻摆摆手,说道:“这么多年来,想要去往南山丘陵问剑的人间剑修数不胜数,他们奋力向前,赌上了一生剑道,只是最后都倒在了山脚下的剑冢之间。”

  说到这里,他稍稍停顿,然后继续说道:“如今你四十已至,却仍不过五境,这样的修为在他人眼中或许还算可以,在我看来,却太过于平庸。  说明你修剑勤奋有余,天赋却实在不足。”

  “今夜之前,若你没能得到南山剑意的这份机缘,只怕今生都难成为五境剑修。今夜过后,你虽能将剑心修补完整,以南山为目标看到了剑道更远的地方,但是等你真正能提剑翻过南山丘陵,去向更高的境界时,我可能已经站在了比南山丘陵更高的地方。”

  这些话有些诛心。

  却等若少年的心声。

  他没有刻意的想要炫耀什么,只是在陈述一个简单的事实。

  无情仙子沉静了片刻,眼中稍暗,却没有更多的失落。

  想来对于这些事实她早已认识的很清楚。

  虽有万般难,剑道终点尚且遥不可及,但总需要坚持。

  她刚想再说些什么.  黑暗中却有另一个声音忽然响起:“百里断江啊百里断江,什么时候你的脸皮变得这么厚了?你的剑若真这么厉害,当初神院门前一战,怎么就被我这个野小子给打败了?”

  这个声音有些轻佻。

  带着玩世不恭的轻蔑大笑,以及无法言说的懒散之意。

  言语之间的措辞更是无礼至极,很不给百里断江面子。

  无情仙子皱起眉头,心想谁的胆子这么大?

  她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林间暗影中,有人踩着碎石小道摇摇晃晃走来。

  那人穿着一身破烂麻衣,头戴笠帽,脚踏草鞋,腰间系着一个深红色的酒葫芦,走起路来东倒西歪,像是一棵在风中摇晃的歪脖子树,没个正形。

  若不是他手中拎着一把看起来有些唬人的古刀,无情仙子就差点把他当成是俗世间种地的农夫了。

  百里断江自然后也听到了那个声音。

  他转过身来,眼神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冰冷。

  手未松,长剑便开始抖动,剑意遮掩不住,似乎随时都会呼啸而去。

  他有些愤怒。

  更多的却是激动。

  此次江山社稷图一行,玄武榜榜首之位不是百里断江的目标。

  借玄武榜评选的机会在千万人面前堂堂正正击败那个用刀的少年,以此摆正剑心,在对方面前找回自己的尊严才是他的终极目的。

  在过去的那一年里,他于高山之间纵剑往来,不知去哪里寻找那把刀,却不想在此间深林被对方找上门来。

  百里断江身姿站的笔直,他的眼中开始出现杀气。

  等到那个身影慢慢走近,在自己身前不过数丈之地静立时,他开口道:“你的嘴果然还是那么刁。”

  “既然我叫阿刁,那么不管是我的嘴,还是嘴里说出来的话,自然都很刁。”

  阿刁解下了腰间的酒葫芦,漫不经心喝了口酒,然后瞥了一眼无情仙子脚下的残剑碎片,继续笑道:“怎么着,拿着剑圣传给你的剑斩碎了一把破铜烂铁,就觉得自己可以代替你的师尊,去跟别人宣扬南山丘陵的剑道了?”

  百里断江手中长剑轻抬,剑意开始坏绕。

  他没理会阿刁的嘲讽,只是问道:“你是寻我而来?”

  阿刁摆摆手,说道:“在我见到你之前,确实是想寻你,因为我想知道前夜里那道直入苍穹的剑意是不是出自你的剑下。如果是的话,我见到你肯定是屁都不敢放一个,要么掉头就走,要么直接吐血向天,让整日守在玄武榜前的合道大能救我出去好了。”

  这是实话,大丈夫能伸能屈,打不过自然就要跑。

  阿刁没有半点不好意思。

  他再饮一口酒,视线很快转到百里断江的剑下,剑意犹如汪洋浩瀚,藏着数不尽的隐忍杀气。

  阿刁却无所惧。

  他继续说道:“可是见到你之后,我就放心了。你的剑比我第一次见你时强了不少,想来在我的激励之下你有更加勤奋练剑,关于这一点,你无可否认,我自然也是功不可没......你也不用太感谢我,只需等到出去江山社稷图后,给我打满一葫芦酒便好。恩怨分明,互不相欠,这样最符合你的剑道。”

  说到这里,他稍稍停顿,然后补了一句:“顺便提一句,你的剑虽比之前强,但是和前夜里的那道剑意比起来,还是有着天和地的差别。”

  阿刁摇头晃脑,自顾自念叨着,全然没注意到百里断江的可怕眼神,早已被杀气和战意填满。

  木屋内的青枝和小如像是看傻子一样望着阿刁,心想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白痴?

  无情仙子却将眉头皱的更深,他望着黑暗中突然出现的乖张少年,不知为何觉得他似乎比百里断江还要强。

  或许是因为他手中那把刀。

  那把刀裹在厚重的黑金刀鞘中,刀锋未出,刀气却在刀口缠绕。

  她注意到少年的大拇指有好几次都按在了刀鞘的顶端,将那把刀牢牢的固定,像是阻止它出鞘。

  也阻止了刀气的弥漫。

  古刀在夜色间嗡鸣。

  如它的主人一般嚣张。

  百里断江在这时往前走了一步,他站的似剑般笔直,眉间眼中皆是剑。

  夜风渐来,将他的剑意传开,对着提刀的阿刁下了一封战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