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唐圣 > 第一百零八章 剑意再起 少年追随

第一百零八章 剑意再起 少年追随

  阿刁笑容消失在嘴角,他拍了拍古刀,问道:“你什么意思?”

  江河笑而不语。

  九儿却捏着佛珠站了出来。

  他轻轻唱了声佛号,然后说道:“若是在平时,冷笑笑是我们眼中的修魔者,魔道修行有违天道,自然该诛。”

  他停顿了片刻,稍微组织了下措辞,继续说道:“但是在今日,于这江山社稷图中,他也是来自北漠黄沙的魔圣传人。既然和我们一样,同为圣人之后,那么在如今的局面下,我们就必须和他站在同一个立场。”

  这些话意思简单。

  意义却不寻常。

  等若此次玄武榜评选,圣地和神院正式划分战场。

  开始分庭抗礼。

  而原本孤身一人的冷笑笑又多了两位厉害的帮手。

  阿刁眼中刀气澎湃,他冷笑道:“就这么没有原则?”

  九儿抬头与其直视,顶上佛光刹那光明,他摇摇头,说道:“圣人已至修行巅峰,既然他们在玄武榜上压了人神一头,那么他们的传人,自然也要在玄武榜上压住人神的传人一头。”

  “此次人神提前开榜,一来是为人间修士证道,二来自然也是想为神院证道。若是神院的学生打败了圣人之后,夺得玄武榜榜首位,那么圣人的名声在榜间虽仍在人神之上,但在人间,怕就落了下乘。”

  说到这里,九儿将佛珠串起,双手合十,轻声叹道:“人神有着自己的算盘,他们既然布下了这个局,我们就必须得应局。所以与冷笑笑联手非我等本意,只是时势所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才是真正的原则。”

  这些话从心出发,句句在理。

  阿刁轻哼一声,想要反驳,却又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只能扯着嘴轻骂一句:“小和尚的嘴皮子倒是厉害。”

  九儿轻笑,不再理他,而是将眼神转到了百里断江身上。

  他看的出来百里断江和阿刁的关系如今有些不寻常,虽不知缘由,但想来总和刀剑有关。

  沉静了片刻,九儿对百里断江说道:“此次玄武榜评选意义非凡,当前局势你应该也已经看透,所以无论你和冷笑笑之前的关系有多糟糕,在这江山社稷图中,我和江河都不希望你的剑再落到他的身上。”

  百里断江眼中剑意微末,气息仍旧涣散,虽身姿笔直,却似乎有些疲倦。

  他说道:“我来江山社稷图的目的只是为了和阿刁打一架,如今心愿以了,便不想在此间久留。”

  一直没再说话的江河忽然皱起眉头,秀气的双眸微凝,他凝声道:“百里兄何意?”

  “意思是我将退出玄武榜的评选,你们谁输谁赢,各凭本事。”

  百里断江说道:“但我有必要说一句,你们两个这次选择和冷笑笑站到一队,那么日后我的剑,就不会再将二位当成朋友。”

  此话很直,很有态度。

  犹如南山丘陵的剑。

  九儿眼中佛光微暗,似是有些失望。

  江河轻轻叹了口气,老气横秋,说道:“大可不必如此。”

  “你们有你们的原则,我也有我的原则。”

  百里断江忽然往前走了一步,与阿刁并肩,凝声说道:“无论如何,南山丘陵的剑道上,都不会出现修魔者的影子。”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不远处魔气冲天,杀气滚滚的冷笑笑,眼中剑意虽不似之前那般锋利,却仍十分坚定。

  江河默然无语,他和九儿对视了一眼,目光中皆是无奈。

  一把很直的剑,没有人能将其掰弯。

  尤其是,百里断江那把剑不仅直,而且锋芒很甚。

  若是有人想要掰它,只会被其割伤。

  这两位圣人之后眼见劝说无果,只能暂时不去管百里断江。

  他们刚想对着冷笑笑说几句话,那位狠戾血腥的魔圣传人却忽然冷笑出声:“小道士,小秃驴自诩人间正道,看来也不过如此。”

  九儿很快说道:“此事无关正邪,只关乎到圣人的名望。你若是觉得自己能以一己之力打败卓星辰和阿刁的联手,甚至是无数人间修士,愿意将圣人一脉的荣辱一肩挑起,我和江河不介意袖手旁观。”

  冷笑笑闻言冷哼出声,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江河走上其,顺着九儿的话说道:“此间事情结束,关于天选之人的争夺,我们四个人之间必将还有一战。无论之前私交如何,是朋友或是敌人,在那件事情上,即便是以我和九儿的交情也不会彼此相让。”

  他们自圣地而来,去往江心湖胖的天地神院,真正的目的还是为了等待唐国的那位皇子出现。

  在那之前,无论是在神院中读书,练剑,修行,还是此次参加玄武榜的评选,和那件事情比起来,都显得有些微不足道。

  江河话音刚落,便和九儿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当中。

  如今尚能交心,日后,只怕就要各自为战。

  冷笑笑眼中血色之下露出了一丝凝重,此事之重大,即便是以他不可一世的性子,也不敢有半点懈怠。

  百里断江在原地站的笔直,体内真劲开始飞速运转,一点点恢复着伤势和识海中的剑意。

  无论如何,在天选之人再一次出现之前,他必须将自身的实力恢复至巅峰。

  此时天边阳光忽然敛去,顶空之上飘来一片暗云。

  似有大雨将至。

  风声渐凝,吹来几许清冷的寒意。

  一直没再说话,准备看场好戏的卓星辰不知何时走到了阿刁身前,与其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站定。

  圣人之后既已联手,他和阿刁便暂时没有了互相较劲的必要。

  为了这次的玄武榜之争,天地神院派出了很多人参加,只是真正有那个实力夺得榜首之位的,只有卓星辰和阿刁。

  形势所逼,阿刁知道此时必须和卓星辰站到一起,才能不被对方逐个击破。

  于是冷风之下,少年手中古刀一阵嗡鸣,刀光流散而出,顺着枯草碎石朝着旁边又扩大了几丈范围,刚好将卓星辰的身影保护在内。

  刀光一出,卓星辰已经明白了阿刁的意思。

  他的双拳虽覆于腰间,拳势却始终没有减退,依然带着血腥冷漠的气息,随时都可能呼啸而去。

  只是此刻,拳势不再针对阿刁,而是直面前方的冷笑笑三人。

  深林间肃杀之气骤起。

  冷笑笑拳下魔气汹涌,其间的杀气几乎已经达到顶峰。

  江河慢慢抬起头,眼中青光袭人,道意凛然,他望着阿刁的那把刀以及卓星辰的双拳,悠悠叹了口气,轻轻说了句:“早知道入世之后有这么多架要打,当初在东海就该让师尊授我杀伐之术......”

  九儿顶上佛光愈发灿烈,其间飘来几缕檀香,他伸手将佛珠往前伸去,一丝金光于指间乍现,他唱着佛号,低声自语:“佛曰,以杀止杀。”

  战局再现,一触即发,场间杀机不断。

  当今世界最强的几位年轻人尽皆在此,带着各自的立场,正准备放手搏杀。

  时当此时,深林之外的某个方向,却忽然传来了一道剑意。

  这道剑意和前夜里那道直入苍穹的剑意如出一辙。

  其间的力量跨越了这个世界的规则和结界,仿佛能将顶空之上的那片笔墨风云彻底斩断。

  在场所有人同时放下了手中的攻势,然后抬头朝着剑意传来的方向望去。

  即便是以他们四境巅峰的实力,在看到那道可怕剑意惊鸿一现的刹那,也不由双目刺痛,似是被剑意隔空刺伤一般。

  而那道剑意只在顶空出现了一瞬,便顺着流云和风声以原路而回,消失在天地之间。

  剑意虽去,剑势仍不休,在空气中释放着威压,将所有人震撼。

  几位少年自江山社稷图的各个地方而来,他们曾经隔开很远的距离遥望过那道直入苍穹的剑意,当时只觉得剑意通天,十分强大。

  可是如今距离拉近,那道剑意似在眼前,才真正感受到剑意中所暗藏的无穷力量。

  这样的力量,绝对已经超过了五境合道,至少也已经到了六境人神的那个境界。

  究竟是何人的剑意?

  阿刁手中刀光璀璨,刀气不休,只是和那道剑意比起来,实在是渺小的有些可怜。

  他回过头看了一眼百里断江,沉默了片刻,然后凝眸说道:“那道剑意的气息,和你剑下的气息很是相象。”

  百里断江一直望着那个方向,眼眸间剑意涌动不休。

  他只说了一句话:“这次我看的很清楚,那就是南山丘陵的剑意。”

  这句话刚刚落下,他突然起身,本在血脉中修养的那把古剑骤然一阵轻鸣,化作一道利芒激荡而出,停在了百里断江脚下。

  下一刻,百里断江直接御剑而起,犹如流光过空,朝着剑意消失的方向呼啸而去。

  剑意明灭之处,就在深林不远。

  他必须尽快赶到。

  剩下几人也无心再战,既然是寻剑意而来,自然要去看个究竟。

  于是风寒更甚时,一束刀光遁去,两股拳意隐没,随后道意消失,直至佛光尽散......五道身影同时纵身而起,同样追随着那道剑意而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