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唐圣 > 第一百一十章 我是唐青

第一百一十章 我是唐青

  唐青有些无奈,说道:“我说的都是实话。”

  “交出那把剑,与我往南山丘陵走一趟。”

  百里断江右手提剑,左手往前伸出,冷声道:“若是句句属实,自然问心无愧,去一趟也无妨。”

  这些话刚刚落下,百里断江眼中剑光微亮,带着几许凌厉,以及不容拒绝的冷芒。

  唐青却只是看着他,眼中平静,始终淡然,没有多余的情绪。

  过了很长时间他才说道:“玄武榜评选还没结束,我不能走。”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同样将右手前伸,那把短剑在断崖和风声中轻吟,传来那道剑意的气息。

  那道剑意原本声势浩大,十分锋利,几乎无可匹敌。

  自短剑而出时,便会一往无前,几乎没有什么人,什么东西能将它拦下。

  可是此刻,剑意流散而出,却不似往日里那般桀骜不驯。

  更没有似之前那般直入苍穹。

  而只是静静环绕在此间。

  剑意凛冽依旧,但在面向前方的百里断江时,却多出了几分莫名的温柔。

  对百里断江来说,那道剑意他十分熟悉。

  对那道剑意而言,那位骄傲的少年它也不陌生。

  甚至在过去的那些日子里,它和那位少年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交情。

  南山剑道漫长,它曾陪着少年一路成长。

  所以今日的断崖之边,昏沉光色之下,那道剑意不愿百里断江在此间与唐青纠缠,于是惊鸿一现,想要将百里断江劝退。

  百里断江感受到了那道剑意的意志,眼中剑光忽暗,瞳孔深处出现了一丝异样的情绪。

  他盯着唐青手中那把短剑看了很长时间,最终说道:“南山剑意出现在外人手中,任人驱使。此后,剑意历经风尘,还有资格去南山?还能回到剑圣师尊手里吗?”

  这句话刚刚落下,那道可怕的剑意忽然惊起,对向百里断江的温柔一剑瞬间变色,杀机突现,将百里断江死死锁定。

  百里断江冷哼一声,长剑微抬,刚想亮出自己的锋芒。

  手中那把长剑却突然间变得黯淡无光。

  剑意隐没。

  剑光涣散。

  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间。

  在那道可怕的剑意之下,没有任何一把剑敢随意造次。

  即便同样来自南山丘陵,都带着各自的骄傲和锋芒。

  但是百里断江的剑意和剑圣的剑意比起来,还是有着天与地的差别。

  剑圣之剑在此,万剑俯首。

  百里断江呆呆的看着手中失去光泽的长剑,眼里的骄傲情绪渐渐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深深的迷茫。

  那道剑意将百里断江困在原地,只予以杀机,却没有真的想要伤害他。

  想来少年不知缘由,以为是剑意出走南山,故而有些气愤。

  却也怨不得他。

  但是那道剑意有着自己因果和道理,只是无法与人说。

  它自南山丘陵而出,虽已不在剑圣手中,却并非叛逃。

  而是剑圣亲自将自己封印于短剑中,交给了天地间独一无二的那位老夫子。

  从一座高山去到另一座更高的山。

  那道剑意感觉很荣耀。

  因为它知道,即便是南山丘陵的剑圣大人,对另一座山头的老夫子都敬畏有加。

  而当自己第一次被那位老夫子握在手中时,任凭自身的光芒多么耀眼,都无法掩盖那位白发老人眼中的神韵。

  剑意很长,从短剑而出,去向天边。

  但是无论去到那里,都飞不出老夫子的掌心。

  他愿意放养时便任凭剑意自去,驰骋天地。

  他想安静时便只需挥挥手,或是稍稍握拳,剑意便自回,停止所有剑鸣和呼啸。

  如果说那道剑意对南山丘陵的剑圣是敬。

  那么对老夫子便是服。

  心服口服的服。

  所以当老夫子将封印在短剑中的剑意交给唐青时,那三道剑意便会没有任何犹豫的认唐青为主人,听其任命,护其周全。

  哪怕唐青当时只是个刚刚迈步修行界的平凡修士。

  但是能让夫子看重的人,日后的修行之路,又怎会一直平凡?

  而剑意相伴的这一路,它们早已发现这位自高山直下,入世修行的唐国少年,日后的成就和声望,只怕会达到一个令世人仰望的高度,甚至可能会与夫子并肩。

  因为剑意直上,能入苍穹,能居高临下看到世间的一切。

  可是却始终无法看穿身边这位少年的因果和未来。

  这样一位少年,自然和夫子一般,让剑意心服口服。

  而此刻断崖边上,百里断江被那道剑意困在原地动弹不得,手中那把长剑仿佛丢失了灵魂一般,只剩一片冰冷的触感在掌心存在。

  这位来自南山丘陵的剑圣传人一生骄傲,从未有过此刻这般的挫败情绪。

  即便最初以剑问刀,败与阿刁之手。

  直至后来以残留剑意会战冷笑笑,虽仍旧落败,但他也只觉得是技不如人,日后更加刻苦练剑便可。

  可是此刻,他是真的有些心灰意冷。

  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在某天被来自南山丘陵的同宗剑意所困。

  唐青却在这时叹了口气,他盯着百里断江看了很长时间,然后便将右手收回,那把短剑随之隐于袖口之内,只余下剑锋一角在风中摇晃。

  他说道:“剑既已离开南山,自然没想着再回去。它们心甘情愿被我的老师握在手中,如今又愿意陪我在人世间辗转千回,这是它们的选择,你可以不理解,但必须得尊重。”

  这句话刚刚落下,虚空中剑鸣声起,带着阵阵空灵之音。

  像是在应和唐青的话。

  那道剑意的余威自百里断江身边渐渐散去,那一丝骤然升起的杀机也忽而隐没,化作一片冷芒融入了短剑之中。

  百里断江的身体摆脱了剑意的控制,骤然轻松,长剑中的光芒渐起,眼中的剑意也开始回来。

  瞳孔深处卷起了一抹深远的冷漠之意。

  只是他的心情却并不轻松,反而愈发沉重。

  他在风中低下头,沉默了很长时间,不知所思何物。

  等到天空中的暗云渐渐浓厚,雷鸣声更响,百里断江这才抬头看了眼天色,双眸间像是被暗色染黑,一片深沉。

  他忽而开口,沉声问道:“你到底是谁?”

  话刚落下,他很快补了一句:“老师的名讳不能说,你自己的名字总不至于需要保密。”

  唐青眼中淡然,平静说道:“我叫唐青。”

  只是简单的一句自我介绍,却让百里断江愣在了原地。

  他自南山丘陵而来,以剑意入世,直至去向江心湖畔,拜入了天地神院当中,就只是为了等待一个人出现。

  在他出山之前,剑圣师尊曾经不止一次提到过那个人的名字。

  并且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自己的心里也一直念叨着那个名字,并不是怕忘记,而是为了时刻提醒自己此次下山的真正目的。

  便是将天选之人带回南山丘陵。

  他记得很清楚,那个人的名字,就叫做唐青。

  自唐国而来,拜走天下,喜欢读书。

  所以百里断江来到号称天底下藏书最多的天地神院等他。

  以为要找到他仍需百转千折,却不想命运弄人,天选之人竟就在此间。

  并且,握着南山丘陵的剑。

  离开了南山丘陵的那道剑意,将自己带到了天选之人面前,或许,这就是命运吧。

  此时此刻,百里断江眉眼尽皆展开,心绪渐平。

  既然唐青就在眼前,那么一把剑的得失,似乎就不再那么重要。

  这位来自南山丘陵的骄傲少年努力的扯了扯嘴角,尽量让自己露出一丝温暖的微笑。

  他眼中的冷漠忽而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从未有过的平和眼神。

  唐青有些意外于对方的情绪变化,他将身姿站直,刚准备提醒百里断江注意仪态,却见对方忽然将手中的长剑收了起来,覆于身后。

  然后就在断崖边的冷风之间,百里断江破天荒笑出声,用一种令自己都感觉恶心的温柔语气问道:“你就是唐国的那位皇子,唐青?还是说,只是跟他重名?”

  事关重大,最好是确认清楚。

  如果真的是他的话,就必须得给对方留下一个好印象。

  这不是百里断江所擅长的东西,所以他的笑容有些僵硬,语气也很怪异,不仅自己受不了,就连唐青都有些顶不住百里断江前后态度的巨大反差,他摆摆手,稍稍骤起眉头,问道:“你认得我?”

  言及至此,百里断江已经肯定对方就是自己要找的天选之人。

  冷漠少年此时却眉开眼笑,他刚想再次开口拉近和对方的关系,虚空之间忽而破空声大作。

  百里断江猛然回头,朝着身后望去。

  唐青亦是转身,左手拳势未收,右手剑意未退,他微微平视,一眼而过,但见断崖之后,冷风之间,五道身影联袂而至,很快落至此间。

  魔气滚滚,他视而不见。

  道意凛然,他转眼不看。

  佛声隐隐,他置若罔闻。

  白衣夺目,他视若无睹。

  只是当一片刀光而过,卷起璀璨刀意,随着一个身穿麻衣的不羁少年落到断崖碎石之间时,他那平静无波,始终淡然的眼神中终于露出了一丝久违的笑意。

  温暖,平和,

  如春风暖阳。

  洒尽了那片刀光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