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唐圣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总有人负重向前

第一百二十三章 总有人负重向前

  所有修士呆呆的看着宁小龙的身影被兽潮吞没,心想这位孤龙山少主也太生猛了些。

  所有人心头顿时多了几分胆气。

  若是人人皆如宁小龙,这片兽潮又有何可怕?

  剧烈的破风嘶吼声响彻在众人耳畔,宁小龙一路冲杀,不知何时竟已在密密麻麻的兽潮之间杀出了一条丈许长的缺口。

  他身上的黑衣被强横的真劲鼓荡开来,似冷刀一般随着身形而转动。

  凛冽风沙自掌心弥散而出,不断的切割着凶兽异禽的身体,无数断肢残角随着鲜血抛洒而出,转瞬间便被接踵而至的兽潮踩成血粉。

  少年郎掌势不休,战意和杀气并存。

  他头顶的斗笠早已在战斗中损毁,额角和眉心皆染上了鲜血,此时正顺着他那满是棱角的脸颊缓缓流下,像是一道流动的伤疤。

  他却顾不及擦拭,因为兽潮汹涌,一波接着一波,根本没有片刻时间停歇。

  那些长的稀奇古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凶兽眼眸间血光滚滚,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害怕,即便是同伴接二连三的倒在了黑暗中,它们依然不管不顾,只是朝着那片墨色人潮扑杀而去。

  空气中飘散的浓厚血腥味刺激着它们的兽性,一个个张牙舞爪的愈发兴奋,天地间的野兽嘶吼声震耳欲聋,在荒野之间传出去很远很远。

  宁小龙冷眼而望,视线所及皆是巨大恐怖的猛兽血瞳和铁蹄。

  他双掌间风沙呼啸,周遭丈许内但凡有猛兽而过皆成齑粉。

  掌势而过,刚刚将身前奔走而过的一大片凶兽击毙,宁小龙头也不回,再次一掌劈向黑暗中的兽潮,根本不需要刻意的指向目标,荒野间到处都是嘶吼声,随意攻击之下都能溅起血水一片。

  他忽而朝着身后吼道:“龙虎山的小道士可要守好了!”

  声音很快便被猛兽嘶吼声掩过,消散在冷风之间。

  但是不苦已经听到,他抬起头,两道粗眉稳稳不动,似山脉般伫立在眼帘之上。

  他看着天上北小剑的雪白剑光,望着地上于兽潮之中若隐若现的宁小龙的身影,这位来自龙虎山的小道士眼中闪过一丝坚定,他没有说话,只是在心头低语:“放心。”

  此前他一直和身边的三位同门守在千万人之前,四个人的掌劲交相呼应,在黑暗中似倒垂的天幕般停留在兽潮的必经之路上。

  那些在北小剑的剑光,一剑山庄的剑阵,以及宁小龙的掌势风沙之下流窜出来的凶兽异禽皆被他们拦下,没有一只能突破他们的龙虎山结界。

  可是时间拖得越久,兽潮攻势愈凶。

  无穷无尽,仿佛永不会停歇。

  四个人联手加持的结界在兽潮的冲杀之下已经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会碎裂。

  身边的三位同门脸色已经苍白,体内真劲透支的很是厉害。

  只是他们依然固守在原地,脸上的表情仍是那般愁苦,带着几分破釜沉舟的信念。

  那些人间修士自始至终都没有更多的动作,既然有不苦等人挡在身前,他们就不愿再冒更多的风险去面对那片兽潮。

  有人将气息神识凝结到巅峰,尽量保持着最完美的状态,若是兽潮突破了龙虎山的结界厮杀过来,他们也能够在第一时间出手自保。

  但也仅仅是自保。

  也有人已经顺着人群往外直退,想要离开这片血腥的荒野。

  只是天上黑压压一片,所有光线都被那群可怕的铁翅畜牲给遮掩住,连方向都找不到,所以他们只能暂时在原地选择静守,期望着那几位四境少年能早日将这片兽潮驱散。

  荒野间人心已乱。

  不苦叹了口气,他没有回头去看身后的修士联盟,而是对着身边的三位同门说了两个字:“退下。”

  那三位来自龙虎山的道士自始至终都很听不苦的话,他们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收掌而退。

  却没有走远,而是以三才之阵围在不苦身边。

  一边暗自戒备,一边抓紧时间恢复体内损耗的真劲。

  直至此刻身后仍未有一人出手相助,不苦便已经知道身后的那些人此刻肯定各怀鬼胎。

  当初组成修士联盟的目的是为了团结人间修士的力量,来和天地神院以及圣地的那些天才少年相抗衡。

  联盟之势看似很是牢固。

  但也仅仅是看似。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千万人间修士互相之间仍是玄武榜评选的竞争者。

  只是迫于自保以及一剑山庄北小剑等人的号召才汇聚在一起。

  这几年里风平浪静,人潮浩浩荡荡,几乎没有遇到过什么麻烦。

  彼此之间自然相安无事,闲来走走停停,看看风景便好。

  只是此间荒野,当兽潮来袭,有了生与死的考量,人间修士联盟顿时土崩瓦解,仿佛成了个笑话。

  不苦心道:“难道就不知道唇亡齿寒的道理吗?”

  心话无法与人说。

  此刻也没有时间让他说。

  三位同门既退,守住这百丈之地的净土重任便落到了他一个人的肩上。

  但是不苦不慌。

  他已经摸清楚,黑暗中自荒野而来的凶兽异禽看似势不可挡,实际上却也只比俗世间的野兽强上几分。

  虽然力大无穷,皮糙肉厚,但是在四境巅峰的修士眼中,实在是太弱小了点。

  要不然北小剑也不敢孤身纵剑而去,仅仅一剑斩下,便是百兽死绝。

  宁小龙也不可能敢以肉身开道,硬生生在兽潮之中杀出一条血路来。

  唯一的忧虑,便是那些凶兽的数量实在太多。

  即便不苦放开神识往荒野尽头延伸,也无法感知到这片兽潮究竟止于何处。

  仿佛北境之边,便是这片兽潮的老家。

  生生不息,杀之不尽。

  心念至此,不苦再次往前迈了一步。

  他的双掌一直横在身前,这对手掌没有多宽,也看不出能有多少力量。

  甚至掌心处有些红润,皮肤看着也很是光滑。

  看着不像是一双能挡住无尽兽潮的手。

  可是当他抬起头,竖起眉毛,目光坚定的望着前方,然后将双掌平静的伸向黑暗中时,便有一片恢弘浩大的青色光幕自掌间发出,游荡在空中,转瞬间便似一条从天而降的瀑布般顺着荒野边缘往四周倾泻开来。

  他的左腿不自主的往前弓起,右腿往后伸直深入地下,做了一个简单却可靠的支撑。

  一个小道士。

  一双肉掌。

  撑起了一个几乎横跨了整个荒野的青色瀑布。

  将纷涌而至的兽潮尽皆拦下。

  北小剑携四位师兄弟在天边杀的风生水起。

  剑光于黑暗中漠然惊现,转瞬间又被兽潮吞没。

  此起彼伏,明灭不休。

  宁小龙也仍在兽潮之间挥掌厮杀,浑身真劲澎湃,仿佛不知疲累。

  他们有人负重向前,有人在此间坚守。

  为的却是身后那一群冷眼而望的盟友。

  人潮静悄悄,仍在选择观望。

  不知是在等兽潮退下。

  还是在等不苦等人倒下。

  正在玄武榜前通过兽潮感知着荒野间战况的李青山微微眯起了眼睛,他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开口说道:“原来这人间修士当中,确有几位少年英雄。”

  边之唯嘿嘿冷笑:“但是更多的,却是比你驭兽斋的凶兽还要可怕的人面禽兽。若是让那些畜牲的名字刻在了玄武榜上,只怕玄武神兽都要爬出来咬人了。”

  周例外抬头望着顶空之上的那片笔墨风云,目光顺着那道遮天笔力在其间缓缓流转,往北而过,将荒野间的场景尽收眼底。

  他过了很长时间才说道:“人心便是如此,荒野中的那些人间修士,早几年便应该退出来。”

  边之唯阴沉着一张脸说道:“一剑山庄和孤龙山的那几个小子杀的正欢,看他们的精力,面对驭兽斋的这些低级凶兽,只怕再杀个三天三夜也不会累。龙虎山的那个小道士更不简单,看他的道行,似乎已经传承到了龙虎山的道统,有他挡在人潮前面,便好似一整座龙虎山立在荒野上。龙虎山虽道统已至微末,但也不是那些低级凶兽能翻过去的。”

  说到这里,这位藏书楼的管事人嘀咕了一句:“龙虎山如今灵气几乎已经衰竭,气运亦失,怎么还会出现这么一个天才?”

  思索关头,却听李青山再次开口:“接下来该怎么办?”

  边之唯眼神骤寒,说道:“不如再加把火?”

  李青山斜眼望去,问道:“说说看?”

  “既然那些低级凶兽不中用,不如就将你驭兽斋的那些蛮荒巨兽放进去,虽然数量有限,但是个个都有四境往上的实力。”

  边之唯冷笑道:“到时候那些人间修士想躲后面看好戏都难了。”

  李青山大叫道:“开什么玩笑,蛮荒巨兽是我留着给星辰练功的,怎么可能浪费在他们身上?”

  边之唯同样叫道:“你这人......”

  话没说完,周例外却忽然伸出右手长笔打断他。

  这位天地神院的总教习将目光从天上收回,然后开口做了一个总结:“那些凶兽他们杀个三天三夜不会累,但若是连续杀上一个冬天,便是有再多的力气也耗尽了,等着就行。”

  李青山无语。

  边之唯沉默。

  连续杀一个冬天,怕是驭兽斋中驯养了千多年的低级凶兽都能被杀光吧。

  风声吹过,带来几分寒意。

  他们不知该心疼那些被当成炮灰的凶兽。

  还是那些至今搞不清状况的人间修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