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唐圣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告别这个世界

第一百三十四章 告别这个世界

  黄昏很快来临,一片暗色来袭。

  冬日的夜晚十分寒冷,尤其是在这个陌生而冷清的世界里,更是多了几分荒芜和孤寂。

  万物万灵皆陷入沉静或安眠,天地之间悄无声息。 

  等到夜色更深的时候,路边的草木和远方的山脉都被愈发森冷的寒意所笼罩。

  渐渐凝结成霜。

  以阿刁等人的修为,这种程度的寒意自然算不得什么。

  他们依然行走在路上,似乎永不知疲倦。

  唐青虽自小不能身受风寒,但如今踏入了修行界,又有妖族金血和龙龟之力傍身,早已不畏惧寒冷。

  但阿刁还是硬给他灌了一口酒,想让他暖暖身子。

  唐青本着心有洁癖以及从不饮酒的原则,始终拒绝。

  但他的原则到了不正经的阿刁这里,便成了没有原则。

  于是最终饮酒入喉,这位始终温和淡然的唐国皇子当即醉倒,将在场的另外三位少年当场吓懵。

  等到唐青醒来时,阿刁问他感觉怎么样,他只是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什么。

  只在夜风渐来的时候,忽然告诉阿刁,说自己想在这个冬日结束之前,再去一趟最初的那片荒原。

  在那里,为这个世界的旅途画一个圆满的句点。

  四个人随即便往荒原而去,带着各自的心绪行走在夜风之中。

  百里断江一路上听着阿刁和唐青的对话,感受着他们二人之间那种不分彼此的深厚友谊,曾不止一次的问过他们是不是自小便认识。

  可得到的答案却恰恰相反。

  真正算起来,自昆仑城的那座孤山相遇开始,直到在钟老头的坟墓边别离,其间经历的过程,不过数天时间。

  相处不久,但彼此已是最好的朋友。

  那段经历带着生与死之间的考量,不曾亲历,自然无法感同身受。

  百里断江没能知道更多的细节,但也能猜出唐青和阿刁之间必然有着一段惊天动地的往事。

  这位来自南山丘陵的孤傲少年突然有些羡慕起这样的一份友谊。

  他自小生在南山,被那位七境剑圣一手养大,传以南山丘陵至强剑术。

  剑圣以他为傲。

  世人对其仰望。

  他本应高高在上,自南山起步,行至人间,最终和自己的师尊一般,到达人间巅峰。

  他的眼神理应不会往人间多看一眼。

  这个人间也不应有与他同行的伙伴。

  通往顶峰的路,是孤独的。

  这些年来,百里断江早已习惯。

  但是习惯,不代表就是他的初心。

  他生来孤独,但并不渴望孤独。

  所以一路上看到唐青和阿刁并肩而行,有说有笑,他有想过加入其中,只是每当话在口中,却无法似他们那般轻易说出来。

  十几年的独行剑道,早已将他的性子磨砺得满是棱角。

  此前与阿刁一战之后的些许交心已经是他的极限,再想多些人情味,只怕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和机缘。

  于是黑暗中,提剑少年一言不发,藏起了自己的所有心事,沉默着向前。

  ......

  风吹动着时间,随着这个世界的几位少年一起往前走。

  黑夜过去,朝阳便起,日子始终在重复。

  有些单调乏味。

  江山社稷图的世界中没有了战斗和搏杀之后,一切就都变得有些平淡。

  宁小龙,不苦,北小剑这一行人最终在北地的某处山脉停下驻足,他们的伤势尽皆恢复,体内的真劲已修复至巅峰,意气风发,随时都可以进入战斗。

  冷笑笑身处雪原,遥望前方,依然是白茫茫一片,尚未到达尽头。

  可他却停下了脚步。

  身上的黑色魔气剧烈翻涌,像是代表着他此刻的心情。

  江河和九儿同样在东西两条大道上停止了步伐,他们一言不发,眼中带着几许复杂的情绪。

  而唐青等人辗转行进,终于也在下一个黎明前夕走到了最初的那片荒原。

  荒原很荒,带着无尽的枯死之意。

  只是当他们身处其间,望着荒原尽头渐渐升起的那一轮朝阳,等待着破晓的第一束光出现时,心绪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明朗。

  今天是冬日的最后一天。

  过完黎明前的这段时间,便已满十年。

  江山社稷图的考验便算是告一段落。

  顶空之上的笔墨风云仍在不停流转,只是速度却慢了很多。

  神院五境合道大能所幻化的金光不知在何时已经退去,笔墨之间空空荡荡,除了一片浓郁的墨青色,便再也看不到任何多余的色彩。

  时间正在倒数。

  无论是此间少年,还是玄武榜前的那些人间修士,都在关注着那片笔墨风云的动向。

  直到风静时,这个世界的最后一丝黑暗开始退去,冬日的清寒亦渐渐消失。

  一缕红光自遥远的天边升起,带着冬去春来的暖意,将整个世界照亮。

  那些少年沐浴在红光之中,沉静了片刻,随后便各自转动目光,朝着四周深深的看了一眼。

  或许留恋,或许难忘,但终究是要离去。

  光色渐浓时,一道深沉而强大的笔力忽然出现在笔墨风云之间,带着一股可怕的力量在空中穿梭了无数个来回之后,便骤然化作一条恢弘浩大,足足有数百丈方圆的笔墨大道,当空而落,将天空和地面连成了一线。

  江山社稷图中的少年位于这个世界的不同地方,他们互相之间相隔甚远,足有千万里之遥。

  可是当那条贯穿了整个天地的笔墨大道出现时,他们的目光便仿佛汇聚到一处,穿越了那条笔墨大道看到了外面的世界。

  那便是走出江山社稷图的唯一一条路。

  下一刻,此间少年尽数而起,各显神通,化作一道道厉芒往那条笔墨大道而去。

  他们在笔墨大道中相遇,彼此之间没有任何交流,直接迎着笔力而上,穿过顶空间的笔墨风云,在虚空之间穿行了几炷香的功夫后,便来了那处平地之间,落到了玄武榜前。

  场间寂静无声。

  人间修士尽皆安静。

  周例外冷眼肃穆,将左手的那本厚簿骤然合上,天空顿时暗淡,笔墨风云开始翻滚,似云烟一般被光色吸收,缓缓消散。

  他将右手的长笔稍稍竖起,停在腰侧,顶空之间的那道深沉笔力伴随着一阵浓郁的墨香味而回,隐入了干涸的笔尖处。

  那条恢弘浩大的笔墨大道随之消散在天地之中。

  只余一股墨香味环绕在此间。

  此时,不苦,北小剑,宁小龙等人立于人间修士之前。

  卓星辰,阿刁,百里断江,唐青站在天地神院这一方阵营。

  冷笑笑,江河,九儿各立一处,互相之间相隔不远。

  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那些少年身上。

  神色不一,情绪多样。

  或敬佩,或惊叹,或嫉妒,或懊恼......

  此去修士千千万,可是真正度过十年,安然回来的却只有此间数十人。

  不苦,北小剑,宁小龙皆是人间宗门的少年英雄,江山社稷图中的兽潮一战,便已经证明了他们的实力。

  所以他们能在江山社稷图中待满十年,没人觉得意外。

  冷笑笑,百里断江,江河,九儿乃是圣人之后,这四个人从来都是人间少年派的代表人物,能平安回来自然也在意料之中。

  卓星辰作为天地神院的种子选手,白衣杀神的名声早已传遍人间,是唯一一个有实力和四位圣人之后分庭抗礼的少年高手。

  他若回不来,才会让人觉得意外。

  而阿刁虽然此前声名不显,但他入图时的那一片刀光早已将所有人折服,玄武榜前也有不少人看好他。

  这些人都是此次参战的热门选手,能从江山社稷图的世界里走出来是件理所当然的事。

  可是,那位身着素色长衫,腰间系着一把短剑,看修为不过三境守心的少年,又凭什么能撑到最后,和那些四境高手一起出来?

  所有人盯着唐青,眼中渐渐升起疑惑。

  李青山和边之唯也将目光望向了唐青,准确的说,是望向了他腰侧的那一把短剑。

  剑意藏在剑中,隐而不现。

  也只有李青山和边之唯这样的超级高手,才能从那把像是装饰品一般的短剑中,感受到一股让他们都有些心慌的力量。

  这二位注视了许久,直到眼眸有些酸痛,似是被利物所割伤。

  他们这才将眼神收回,微微揉了几下,眼圈泛红,很长时间才恢复过来。

  只是仍然有些不适应。

  像是有一道剑意横在瞳孔前,告诫他们不准乱看。

  于是李青山低下头,再不敢多看一眼。

  边之唯微眯着眼,把头转开。

  他们的心里,同时涌起了一股震惊的情绪。

  那把短剑,莫非真的来自南山丘陵?

  那位少年究竟是谁?

  没人能回答他的话,因为这是所有人的疑问。

  周例外同样不知道那位少年是谁,但他却能肯定,他腰侧的那把短剑,一定是来自南山丘陵,出自那位荒野剑圣之手。

  这位天地神院的教习老大没有去想太多,既然十年已至,决战之人已出,接下来的时间,便要留给最终的决战。

  在那之前,他还有一件事情要做。

  便是,点兵点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