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唐圣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往人世奔逃

第一百八十二章 往人世奔逃

  在对待妖族的立场上,周例外绝不会有半点动摇。

  只要唐青的体内流着金色的血,他就是妖。

  只要是妖,就必须得杀。

  无论挡在前面的是唐国的那位大内总管高之叶,还是那位自很多年前便以武入世的唐国帝圣,都不能改变他的态度。

  至于唐青的体内为什么会流着金色的血,周例外不想考虑,也不在乎。

  在这件事情上,他不论因,只求果。

  所以在玄武榜前的这场僵局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过后,周例外见高之叶仍在那条青石小道边上等待着,而顶空之上的那片遮天帷幕间的缺口也越来越大,再多一点时间,只怕唐青真的会避开神院五境高手的围困,策马而逃。

  于是这位天地神院的教习老大终于按耐不住,决定出手了。

  暖阳下,周例外忽而将头上的那顶高阔黑帽给扶正,稍稍整理了下有些许褶皱的青色长袍,然后平静往前迈了一步,对着身边的李青山和边之唯吩咐道:“通知所有人准备动手,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先杀了那只妖……”

  说到这里,他忽而死死盯住了身姿笔直,浑身上下被无尽刀意尽皆笼罩的高之叶,笔力携杀伐之意顿起,环绕在此间,似乎随时都会呼啸而去。

  沉默了半晌后,他再次冷冷开口:“至于那位高总管,我会亲自拖住他,你们只管动手就行,不用多有顾虑。”

  边之唯闻言沉沉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李青山却再次开口问道:“那阿刁怎么办?他若是强行挡在前面,我们……”

  周例外只回了一句话:“他不能死。”

  随后便直接踏步而过,踩着缓慢且沉重的步伐往前走去,一直走到离高之叶不过几丈远处才停身止步。

  李青山有些无奈的摇摇头,没有再多说什么便和边之唯分别去到了驭兽斋以及藏书楼的阵营中。

  这三位天地神院的大佬刚一站出来,那些被高之叶刀光逼退的五境高手顿时像是有了主心骨一般,情绪瞬间高涨,就连聚于顶空之上的五境之力都变得强大起来,将残留在那片缺口中的可怕刀意缓缓消融。

  围在玄武榜周围的千万人间修士亦变得有些躁动,因为他们感受到了周例外长笔之下的凛冽气息,杀气与战意并存,和以往的沉稳肃穆形象有着极大的反差。

  这位天地神院的教习老大若是全力出手,能不能挡下唐国那位高总管的刀势?

  很多人都带着这个疑问,将视线望向了立于青石小道边上的那道似刀般锋利的身影。

  却见高之叶不知何时也已经转过身来,双眸中刀光璀璨,带着绝对的冷漠与周例外对视而去。

  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仍是那般冰冷。

  左手依然覆于腰侧,右手也还是成空拳之势握住了那道可怕至极的刀意。

  他没有说话,只是将右手稍稍抬起,横向一边,刀意瞬间便自身前席卷开来,将围在青石小道四周的无数修士再次逼退数百丈,露出了一个足够白马奔腾而去的坦途。

  阿刁牵着白马绕过了高之叶,走上了那条青石小道,他望着仍在不远处虎视眈眈的那些五境教习,心绪渐沉,随后便将手中古刀握紧,刀气在此间绽放,飘来几缕清冷至极的寒意。

  他已经做好了拼命的准备。

  唐青坐在马背上岿然不动,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心里却忽然多出了几分担忧。

  若是周例外真的能挡下高之叶的那把刀,哪怕仅仅是抵挡住一瞬,那么围在四周的那些五境修士必然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擒住阿刁,然后杀掉自己。

  想到这里,唐青忽而轻轻叹了口气,情绪默然低沉。

  高之叶似是知道唐青心里的担忧,他平静说道:“殿下不要太担心,有我在。”

  阿刁也在这时笑了笑,接过高之叶的话说道:“小天真你就把心放肚子里,一会儿你就在马背上坐好了,什么都不用管,我和高总管一定带你杀出去。”

  唐青摇头失笑,没有多说什么。

  高之叶却再次开口:“一会儿我会为殿下开路,阿刁以刀光引道,牵白马沿此路离去,不要回头,只管向前,我会将神院里的所有人挡下......但是如今周例外已经亲自出马,他与我实力相近,在他的笔力牵制之下,我可能也撑不了太久,最多只有一炷香的功夫。但以此马的脚力,一炷香的时间,也足够你们跨过那条大江,去往人间俗世中,如此你们便一路向前,不要作任何停留......”

  话及至此,尚未说完,阿刁却忽然打断道:“我们走掉了,高总管你怎么办?”

  高之叶闻言冷冷一笑,双眸之间的刀光忽然炸裂,无比炫目。

  他凝声说道:“我自然是要跟神院的这些教习们好好打一架,自建国以后,我已经很少出来活动筋骨,刀口都几乎钝了,如今有这么好的机会,我自然不会错过。”

  听高之叶的意思,他摆明了是要跟神院的人拼命。

  阿刁心有不安,刚想再说些什么,高之叶却再次说道:“放心,神院的人不敢杀我,要不然他们早就动手了,绝不会让我有挥出那一刀的机会。我要是死在了神院,只怕他们无法承受住陛下乃至整个唐国的怒火。”

  说到这里,高之叶忽而抬眼朝着遥远的天边看了一眼,然后继续说道:“更何况,在我离开唐国之后没多久,沧海,昆仑二位上将军便带着陛下的麒麟军出发了,算算日子,也应该快到了,等他们来到了江心湖畔,好戏才算真正开场。”

  阿刁愣了一瞬,有些不确信的问道:“高总管口中的沧海,昆仑,是玄武榜五境榜单处与您并列第一的那两位?”

  高之叶沉沉点头,说道:“那是很早以前的排名,二位上将军已经多年没参加过玄武榜的评选,如今他们的实力,早已不是区区五境榜单能容得下的。”

  这句话刚一落下,不仅是阿刁,就连唐青的脸色都变了。

  五境榜单都容不下的人,必然已经去了六境。

  难不成沧海,昆仑早已经破道弄神?

  明亮光色中,唐青于马背上俯身而下,轻声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高之叶沉默了半晌后说道:“已经有段日子了,二位将军于边境战场携生死杀伐之意破道弄神,当时气机外露,一路穿行至天外天,是大祭司感应到了天地异象,卜算过后才知道二位将军已经晋身人神之位,于是连夜将他们召回了唐国。如今除了陛下,大祭司等寥寥数人,几乎无人知道人间又多了两位人神。”

  唐青心中感慨,天佑唐国,随即点点头,心头稍定。

  有两位人神亲自带兵前来,高之叶自然不会再有什么危险。

  尤其是他们带的兵,是整个唐国最精锐,最生猛的麒麟军。

  阿刁在这时插了一句:“沧海,昆仑二位上将军固然是强,但是跟他们一起来的麒麟军是什么来头?很厉害吗?”

  唐青很快说道:“麒麟军是父亲的亲兵,你说厉不厉害?”

  阿刁却继续问道:“有多厉害?”

  唐青刚想回答,高之叶却在这时先一步开口道:“简单点说,想要成为麒麟军最基本的条件,便是先迈入五境合道。”

  此话既出,一切再不需多言。

  一支由五境合道期的高手在两位人神的带领下杀入人间,试问这样的一股力量,天底下有几个人能挡得住?

  阿刁心念至此,心头豪情顿生,直夸自己眼光好,攀上了唐青这么一根高枝儿。

  他忽而得意洋洋,牵马狂笑,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正深陷险境。

  唐青猜透了阿刁心里的念头,他摇头失笑,拿他没辙。

  只是很快,这位唐国皇子的眼中再次出现了一抹忧虑之色。

  因为他感觉到,空气中忽然飘起了一股浓郁的墨香味,其中混杂着无尽的杀伐之意,在此间缓缓聚集,给人一种莫名的压抑之感。

  看来神院的那位教习老大已经没了等待的兴致,准备动手了。

  在高之叶的刀光之下退到很远处的三千兽奴以及三千书官也在李青山和边之唯的带领下慢慢走了过来,再次形成了一个密集的包围圈。

  他们的气息在此间聚拢汇合,隐而待发,偶尔撞击在高之叶的刀势之上,当即便会被那片强大的刀势消融,只是总会死而复生,生生不绝。

  除非将那些五境高手全部杀死,否则那一片笼罩在刀势之外的五境气息便不会真正散开。

  白马的前蹄在地面上漫步无目的的踢踏着,显然是隐有不安。

  阿刁也已收敛了心神,刀光尽出,在身前聚集,只待白马奔走的那一刻,便要挥刀引路,往人间俗世逃离。

  此刻天边光色愈发明亮,暖阳当空而落,洒下的那片红光已经开始有些刺眼。

  高之叶眯起眼睛望着那一片苍穹,双眸深处的刀光在炫目的光线中璀璨了最后一瞬之后,便骤然透射而出,直直的冲向了头顶的那块遮天帷幕。

  然后就在千万人间修士惊恐欲绝的视线之下,那两束刀光当空游走,纵横斩杀,顺着原先那道巨大的缺口一路切割而去,很快便将那块由五境之力组成的遮天帷幕给撕裂成一块块斑驳可笑的碎片。

  阳光以更加汹涌的姿态涌向了玄武榜所在的平地之间,照在了神院那些五境高手的脸上,只是即便合力而起的遮天帷幕被刀光撕碎,他们的脸上也再看不到半点惊慌,只有一层深深的冷漠暗藏其间。

  因为他们知道,无论高之叶有多强,只要尚未破道弄神,便无法以碾压之势击败这么多的五境高手。

  他的刀光或许很亮,刀口也很锋利,但是在几乎源源不断的攻势之下,再亮的刀光也会变得晦暗,再锋利的刀口也会变钝。

  落败,自然也是迟早的问题。

  本已退到远处的三千教习不知何时再次出现在那条青石小道上,将白马的去路挡住。

  他们目光紧紧盯着骑在白马背上的唐青,眼中的杀意愈发明显。

  唐青感受着挡在四周的汹涌人潮,眼神凝重,呼吸也变得急促。

  他体内的龙龟之力开始以极快的速度运转起来,金光也在他的筋脉骨骼中若隐若现,若是到时候高之叶被神院的人彻底拦下,阿刁也被击退,妖族的力量便成了他最后的依靠。

  也就是在这时,他的右手下意识放在了腰间的那把短剑上,剑锋冰凉,只是剑意却早已消散。

  若再想要最后一道剑意,就必须得修至四境镇魂,如此便可破开短剑中的封印。

  只是今天的唐青,不知道还能不能撑到拥有那道剑意的一天。

  ......

  时间缓缓而过,那两束凛冽刀光回到了高之叶的双眸中之后便再没有出来,而是隐入瞳孔深处继续璀璨。

  这位唐国的大内总管没有朝那些站在四周的五境高手看上哪怕一眼,他的所有注意力和心神都放在了周例外的身上。

  暖阳微风之下,高之叶右手空拳下忽而出现了一把刀的光影,他将其举起,斜斜指向周例外所在的位置,然后开口说道:“我能入五境榜首之位,是因为每一次的玄武榜之战我都能战至最后,一身刀意于五境之下无敌,所以才能在榜首位置上刻上自己的名字。可你周例外仅仅因为自己是玄武榜的当家人,掌控着玄武榜之战的所有规则和解释权,所以每次未战一场,便直接将自己的名字写在五境榜单的最上面,不觉得有失公正吗?”

  周例外在这时缓缓走了上来,他右手那支长笔早已经抬起,无尽笔力环绕此间,带来几度清寒。

  听到高之叶的话之后,他只回了一句:“凡事都有例外嘛。”

  高之叶很快说道:你的例外在我这里行不通,今天,要么你跟我打一架,证明你有与我齐名的实力,要么,你就干脆将自己的名字从玄武榜上抹去。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和心神都放在了高之叶和周例外的身上。

  这两位要是打起来,绝对会是一场惊天动地的战斗。

  就连驭兽斋斋主李青山和藏书楼管人事边之唯都有些期待起来。

  而就在这时,趁着所有人放松的刹那关头,阿刁牵着缰绳开始挪步,准备顺着这条青石小道一鼓作气离开这里。

  他的右脚已经抬起,下一刻便要踏步而过。

  白马也已经做好了冲锋的姿态,随时准备奔走而去。

  可就在他们准备出发的刹那关头,周例外右手中的那支长笔轻描淡写般往小道所在的方向划了一笔,顿时便有一道冷光携笔墨之力落在了阿刁的脚下,将他骤起的姿势强行逼停。

  周例外的眼神却没有盯着阿刁那边,而是始终放在高之叶的身上,他说道:“不管你有没有这个要求,今天我都会和你打一架,但是千万别指望拖住了我就能让他们安然离去,神院的人可都不是傻瓜......顺便再提一句,正如你想拖住我来帮他们离开一样,我也想拖住你来将他们留下。”

  这句话刚刚落下,一直冷漠伫立的高之叶双眉猛然一皱,他不再废话,直接抬起右手,瞬息之间便是三刀落下。

  第一刀,去向了周例外的笔下,直接以无可匹敌之势闯入了周例外的笔力之间,让弥散在此间的墨香味淡去了稍许,就连虚空之间无处不在的杀伐之力都似乎隐没了一些。

  第二刀,朝着驭兽斋的三千兽奴以及藏书楼的三千书官而去,将他们汇聚而起的强大气息猛然切开,无尽刀意凝而不散,直接悬停在他们的必经之路上,若是他们想要强行破刀而出,必然将受到极大的阻碍。

  第三刀,刀势最强,刀意最寒,直接落向了通往外界的那条唯一的青石小道,绵延刀光灿烈了半边天空,比此刻的阳光还要耀眼,挡在小道上的三千教习根本不敢直面这一刀的锋芒,只是以五境之力护体,慌忙退开,将那条小道露出一道极窄的缝隙。

  而三刀刚刚落下的那一瞬间,高之叶毫不停留,整个人瞬间化作一幕惊天刀光呼啸上空,再次朝着那条青石小道猛扑过去。

  人尚在空中,刀气已经再次挥斩而下,将小道上那条极窄的缝隙再次扩大了一些,刚好能容得下一匹马经过。

  就在这时,阿刁不等高之叶吩咐,猛然拽过缰绳开始迈步。

  他的手中古刀开始急速嗡鸣,无尽刀意透体而出,带起一片惊雷往小道外围疾驰而去。

  在他身后,那匹白马高声长嘶,撒开了四蹄一路狂奔,竟然在刹那间便追上了阿刁的刀光,速度之快简直匪夷所思。

  唐青死死拽住白马的鬃毛,整个人直接伏在了马背上,尽量减少着与空气的摩擦。

  两人一马就这样一路向前,径直往小道尽头奔去。

  路过神院三千教习的包围圈时,那些被高之叶的刀势暂时逼退的教习很快便再次围了过来,五境之力骤起,顷刻间便涌满了整条小道。

  只是此时高之叶已经当空落下,他立于小道正中,冷眼而望,随即稍稍转身,没有半点废话,右手刀势翻卷,直接重刀而过,再次将那片五境之力切开了一道不大不小的缺口。

  阿刁牵马自缺口中纵身而过,险而又险的逃开了三千教习的包围圈。

  然后几乎没有任何停留的玩命儿奔走,头也不回的离去。

  也就是在这时,驭兽斋斋主李青山和藏书楼管事人边之唯见那匹白马竟然就这样轻易离去,顿时觉得十分恼火,他们随即一声令下,携所有五境高手瞬间暴走,朝着孤身一人挡在青石小道上的高之叶而去。

  三千教习也是在短暂的停留修复之后,化作一道道金色的光幕涌入了高之叶的刀势之中。

  而那位一直将诛妖挂在嘴边的周教习却只是象征性的挥起了自己右手上的那支长笔,笔力虽仍强大,杀伐之力亦不曾削减半分,只是真正去到高之叶那里的,却只有微不足道的一点力量。

  而对于唐青的逃离,他也没有表现出应有的愤懑或是不满。

  他的眉眼之间满是平静,脸上的表情亦很淡然。

  只是那深不见底的眼眸深处,带着一丝莫名的情绪,似是有些无奈,又有些怅然,更多的,则是一种释怀。

  他望着自小道离去的那匹白马,以及牵马疾驰的那位提刀少年,幽幽叹息了一声,心中轻念道:“老师能帮你的,也就只有这些了,希望你能理解我的难处。”

  而此时立身小道的高之叶面对神院的群起攻势丝毫不慌,他双眸清冷,刀光璀璨,兴起一股凛冽至极的清冷气息。

  展露在外的风采中不见丝毫退意,反而战意惊天,大有虽千万人吾亦往的决绝气势。

  他站在原地很长时间都没有任何动作,直到来自身前各处的五境气息及攻势达到巅峰之时,他才没有半点感情的说了说了一句:“这才像话。”

  随后他便将一直覆于腰侧的左手拿了出来,再次与右手合于一处握住了那把看不见形状,却散发着可怕刀意的刀。

  此刻的高之叶,虽仍站在五境合道的领域中,但是此间兴起的刀意,却去向了另一种高度。

  当这一片刀意自小道往四周弥散的那一瞬间,千万人间修士已经睁不开眼,他们往玄武榜这片平地的外围退去,似乎根本无法承受这一刀的锋芒。

  冲在最前面的李青山和边之唯首当其冲,在感受到那片刀意中蕴藏的力量后,这二位神院大佬的内心是绝望的。

  但是他们已经退无可退。

  刀意在前,已将所有人笼罩。

  而那位在青石小道间蓄势很久的高之叶终于是在下一个呼吸关头抬起了头,他朝着四周纷涌而至的人潮看了一眼,随后便纵身而起,双手交叉横卧,将掌心持握的惊天刀意尽数斩下。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