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唐圣 > 第一百九十六章 但求当下 莫问前程

第一百九十六章 但求当下 莫问前程

  这句话声音不大,语气不浓,就像是一句最简单的平叙。

  尤其是在这江边风浪的呼啸声,以及惊雷所带来的剧烈声响的掩盖之下,更显得微不可闻。

  可是在场的所有人却依然依然听的很清楚。

  因为这句话中想要表达的意思太过于让人震惊,借着缓缓吹过的夜风落在了每一个人的心底。

  横刀身前,正准备拼命死战的阿刁有些不可置信的转过头看了唐青一眼,他有些不确信的问道:“你说什么?”

  唐青眼中的情绪没有任何变化,他静静的坐于马背上,重复着那句话:“我愿意留在神院。”

  此时四百麒麟军依然手持重剑,五境之力环绕在江心周围,正准备朝着玄武那边挥杀而去,听到唐青的话后,他们身上的气息突然凝滞了一瞬,被麒麟铠甲包裹住的凛冽战意似乎也在刹那间削弱了不少。

  他们的眼神虽仍是那般凌厉,但是瞳孔深处却能见到几分明显的失落。

  似乎没想到自家皇子殿下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沧海的神识也在这一刻于苍穹之间而回,他体内的人神之力仍在此间澎湃不休,带着无与伦比的绝强力量,只是却再也没有朝着正前方的水神呼啸而去,就连在他的真劲作用下而分开的江面,也在这一刻再次聚拢,江水随风而动,吹来无尽的寒意,也吹起了这位唐国上将军的满身愁绪。

  他在黑夜之间坚持了这么久,就是想带自家皇子殿下逃离江心湖畔,为此他甚至不惜放低身价去和水神进行谈判,原以为就算说不动水神,至少还有机会与之大战一场,可真正到了拼命的关头,自家的皇子殿下却选择留在了神院。

  留在神院和当场死去,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最终的结局都是死亡,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只要水神得到了唐青体内金色妖血的秘密,仍然会不顾一切的杀了他。

  而那时没了沧海和麒麟军的保护,唐青几乎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唐青就是在找死。

  所以就连战意正盛的水神此时都有些惊讶,他隐没于江心之间,身形被黑暗笼罩住,看不出他的神情,只能从他身上不断散发出的水元力能够判断中,他的心情并不是那么平静。

  只是不知道是因为将要与沧海的那一战,还是因为唐青的那句话。

  此时风声渐凝,寒意渐重,江水之间的肃杀之意仍是那般浓厚,只是双方至今还没有选择动手,因为唐青的那一句话而选择了停滞。

  沧海缓缓转过身看着自家皇子殿下,沉默了半晌后他叹气说道:“战局未定,我们不一定就会输,为何要这么快做出抉择?”

  “如果能赢的话,上将军你在一开始就不会说那么多话了,我想对于这场战斗,你也没有太大的信心。”

  唐青平静说道:“一个人死,总好过一群人死,更何况我只是留在神院里,在我没有说出那个秘密之前,我想他们应该不会杀了我。”

  这些话沉重且坚定,像是经历过深思熟虑一般。

  沧海却摇摇头说道:“我不会让您这么做。”

  唐青看着沧海,眼中的神色从未有过的认真,他说道:“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声音不大,却足够坚定,带着不容置疑的决心。

  沧海再次沉默下来,人神之力渐渐涣散,眉眼之间默然出现了一丝颓势。

  他说道:“  我该怎么去和陛下交待?”

  唐青说道:“如实说就好,父亲一定不会怪你......而他若是知道我的体内流着金色的血液,只怕为了人间大道,他会亲自杀了我。”

  说到这里,他稍稍停顿,脑海中渐渐浮现出了那个身穿深黑色龙袍的高大身影,本是平静的眼神忽然低沉,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堪言的往事。

  随后他又想到了唐国宫殿中那位喜欢穿着一袭青衫,腰间始终束着一本古籍的书生,想象着过去那些年的诸多陪伴和教导,以及深埋在自己瞳孔深处的那一片星光,唐青的嘴角不自觉的出现了一丝温暖笑意。

  他很快再次说道:“顺便替我向大祭司问好,告诉他,我永远都是他的学生。”

  沧海默然不语,他将双手背在身后,情绪比这片夜色还要深沉。

  四百麒麟军也在这时收起了手中的重剑,每一个人的眼神都很复杂,凌厉之下藏起了一分无奈。

  而阿刁却似乎还没法接受这样的结局,他猛然提刀向前,一把拽过了缰绳,眼中刀光璀璨,带着无比摄人的凛冽气息。

  他低吼道:“你到底发的什么疯?”

  唐青看着阿刁,眼中情绪稍缓,他勉强笑了笑,随后便说道:“就算今天离开了天地神院,早晚我还是要回来。”

  不等阿刁反应过来,唐青继续说道:“我自唐国出发,跨过千山万水才来到天地神院,然后参加玄武榜的评选,拼了命也要夺得榜首之位,就是为了能去藏书楼的第七层读书,如今机会就在眼前,我怎么能就这样一走了之?”

  阿刁骂道:“可你现在留下来,难道神院的人就会送你去藏书楼读书?他们只会送你去死!”

  唐青却笑道:“但求当下,莫问前程,只要还活着,并且能留在这里,就还有机会。”

  言及至此,他忽而翻身下马,行至阿刁身前,轻轻一笑,随后拍拍他的肩膀说道:“若真的放心不下我,便随高总管去唐国走一遭,跟在他后面好好练刀。等你的刀术修为能够斩断这条大江的时候,便来神院接我回去,当然,如果我还能撑到那一天的话。”

  这些话轻松写意,听上去尽是无谓的心态。

  可在阿刁听来却是无比的绝望。

  在他看来,自己真的是一个不称职的保镖。

  无论是在昆仑城的那个雨夜,还是江心湖畔的这个夜晚,他都没能尽到自己保镖的责任。

  有心,却无力。

  他甚至找不到可以劝说唐青回去的理由。

  这位来自人间草莽的提刀少年在黑夜中低下了头,掩映在笠帽之下的双眸间带上了无尽的失落感。

  唐青心有所觉,却无法再去宽慰太多。

  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决定会让很多人不能理解,并且为此而心伤苦恼。

  但他真的已经别无选择。

  除了接受水神的提议,留在神院中等待审判,他找不到任何一个办法,可以既让水神他们安然离去,自己又能进神院的藏书楼中读书。

  在水神尚未出现之前,他的想法是暂时跟随沧海回去唐国,避开神院的耳目之后再伺机回来,寻找机会进去藏书楼。

  可如今自己的身份所带来的秘密越来越引人关注,甚至已经惊动了几位人神,只怕到时候自己的一举一动都会备受关注,再想回来神院一定比登天还难。

  所以他只能出此下策。

  此时冷风吹起的寒意愈发凛冽,甚至已经掩盖过了场间的肃杀之意。

  江面被夜风吹动,掀起了层层浪花,水势不停涌动,来回撞击粉碎,似是众人动荡的心情。

  而唐青在短暂的停留过后,便将心头的诸多情绪一一抛开,他踏浪而行,自阿刁身前走过,绕开了四百麒麟军五境之力的笼罩范围,避开了沧海复杂的眼神,直接行至水神不远处,然后说道:“我跟你走,让他们离开。”

  水神微微眯起了眼睛,望向唐青的眼神中情绪莫名,他说道:“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唐青点点头,说道:“我很清楚。”

  水神继续说道:“你最终还是会死,并且你若一直坚持不肯说出体内金色妖血的由来,死守秘密,可能还会死的很惨。”

  唐青很快说道:“但暂时还能活着,那便够了。”

  水神闻言便不想再多问什么,只是望向唐青的眼神中多出了一丝莫名的欣赏之意。

  他凝声说道:“如果你没有和妖族扯上关系,我想你应该是位不错的少年。”

  唐青笑着说了声谢谢,不再多言。

  他默然低下头,没有再选择转身,只是给身后的众人留下了一个背影。

  随后他便继续迈步,往水神所在的方向走去。

  玄武巨大的身躯在江水之间上下沉浮,它紧紧盯着渐渐走近的那位少年,龟蛇的瞳孔之中同时出现了一丝疑惑,似乎有些搞不懂他为何要自己送上门来。

  短暂的迟疑过后,玄武身上散发出的洪荒气息便将走到自己领域中的唐青给笼罩住,然后伴随着江水的起伏晃动,玄武忽而发出了一阵低沉的吼叫声,在水神的示意之下沉入了江底深处。

  而在沧海等人的视线之内,唐青也已经消失在了前方的黑暗之中,就连气息都已涣散。

  有那么一瞬间,沧海想要出手,四百麒麟君想要拔剑,阿刁很想挥刀,甚至于那匹立于江浪之间的白马都想要奔走而去,将唐青救回来。

  可是他们终究还是留在了原地,眼睁睁看着他离去。

  黑暗如潮水般涌来,将此间的一切都给淹没。

  众人的心也在此时沉入了水底,无法救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