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唐圣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平息的战斗

第一百九十九章 平息的战斗

  | |  -> ->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江水之间的气氛变得有些微妙,像是从最初的对峙状态变成了一种单方面的嘲讽。

  水神在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后亦抬起了头,他望向了苍穹之边,发现无论是自己的视线还是神识,都已经无法再感受到那道熟悉的气息时,他这才轻轻叹了口气,然后低垂着眼眸,说道:“原来你早就发现火凤藏在这里。”

  沧海笑道:“玄武善水,火凤则不然,想来以它的烈焰性子,这片江水之间的无尽水元力反而是让它很不舒服,所以即便它藏在遥远的苍穹之边,难免还是因为水火相克的缘故出现了一丝气息的波动,所以要发现它应该不难......”

  说到这里,沧海稍稍停顿,然后意味深长的看着水神,继续说道:“既然火凤都出现了,火神自然也在这里,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先前他就一直隐没于人间大道规则之上的那片境域中,并且时刻在关注着江水之间的局势,只要你我之间的战势一起,他必然会选择出手。”

  水神脸色愈发沉郁,他冷声道:“所以你才一反常态,不管我如何挑衅,你都不愿意出手。”

  沧海说道:“我就算再骄傲,再自负,也不敢说能在天地神院的主场上单挑两位人神,而且是两位配合无比默契,自很久以前便在一起修行战斗,并且都带着各自强大祭兽的人神。”

  这句话刚一落下,水神便说道:“如果我说火神来这里只是单纯的观战,想看一看唐国上将军究竟有多强,而并没有打算出手,你信不信?”

  沧海很快点头说道:“我自然相信你们的初衷是这样,但你敢保证,若是我缠住了你,四百麒麟军缠住了玄武,那匹白马带着我家皇子殿下奔走而去的时候,火神和火凤还能忍住不现身?”

  言及至此,他嘴角笑意中的嘲讽之意愈发浓厚,继续说道:“我若不主动出手,你便不敢拿我怎么样,因为我的背后有陛下在,有大祭司在,有唐国无数的兵甲将士在,你总是要掂量下自己有没有那个实力去招惹他们。而我若主动出手了,你也就有了反击的理由,说我和妖族站到了同一阵营中,到时候就算杀了我,也有整个人间给你撑腰。所以你对我可能会有些许忌惮,但是却还没有忌惮到不敢出手的地步,只是我没有给你搏命的机会。”

  水神默然放下了双手,隐于黑暗中的双眸间出现了一丝怅然若失的神色。

  他没有说话,只是情绪瞬间低沉,像是心事重重。

  沧海却在这时昂起了头,他嘴角的笑意慢慢隐去,眼中的神色亦变得无比凝重,带着极强的肃杀之意。

  他立于江浪之间,望着在夜风之间不断兴起的浪涛,忽而伸手将其全部压下,任凭风声依旧,江面上却再也激不起半点水花,变得无比平静,就像是一潭死水。

  而沧海心绪微转,一想到自家皇子殿下可能正在这一潭死水的深处,承受着惊涛骇浪般的摧残和折磨,他的心头便很快被一片惊怒和杀意涌满。

  他望向黑暗中的水神,将自己的杀意和愤怒毫不遮掩的朝着他宣泄而去,随后为这次的对话做了一个简单且潦草的收尾:“所以正如我之前所说,错过了今夜,我一定会再回来神院找你,到那时候,如果火神依然还想藏起来为你压阵,那我也只能让昆仑去找他聊聊了……”

  提起昆仑的时候,他忽然朝着神院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神识穿空而过,一路向前,瞬间便跨越了数里之遥,先是去到了江水边缘处,发现另外四百麒麟军依然静守在那里,似乎完全不知道江心黑夜中正发生着些什么。

  沧海心中默然轻叹,他很快便以唐国秘术告知那四百位麒麟军这里的情况,几乎是在瞬间,守在江心边缘处的四百麒麟军瞬间暴走,提起重剑似一片潮水般朝着沧海这边汇合而来。

  而沧海的神识却不曾停歇,继续向前,很快便去到了玄武榜所在的地方,发现高之叶和神院诸多五境合道大能的那场战斗仍在继续。

  高之叶的刀意虽仍澎湃汹涌,带着无比霸道的绝强气息,但是在对方绝对的人数碾压之下,落败也是迟早的事。

  他虽已是半神之身,但毕竟还在人间大道规则的限制之内,体内真劲总有匮乏的时候……更何况那个和高之叶一样,同为半神之身的周例外也已不再留手,所以关于这一场战斗,沧海已经看到了结局。

  只是他却并不担心,因为自家皇子殿下已经落入了神院手中,那么关于唐国的其他人,神院必然不敢再拿他们怎么样。

  于是下一刻,沧海的神识便不再停留于此,而是顺着沉沉的光色往苍穹之边而去,直到越过了人间大道规则的限制,来到一个玄而又玄的境域中。

  这片境域中没有多余的光色,除了沉沉的黑暗之外,便只有一片惨白的月光在此间弥漫。

  昆仑仍在月光中沉沉迈步,脚步很慢,却足够坚定。

  他身上的那件黑色盔甲表面幽光四溢,不断的与身前的那片月光碰撞相融,将其击成道道斑驳的碎片。

  那些碎片掉落在黑暗中时,便似夜空中的点点繁星般闪亮,看上去美丽且耀眼。

  只是很快便又在昆仑的脚下陨灭殆尽,就像是一场烟火短暂的绚烂。

  昆仑所过之处,尽是一片黑暗。

  虽然前方那片月光笼罩的范围十分宽广,一眼望不到尽头,但是昆仑并不着急,仍是步步向前,踏碎月光,投身黑暗,然后,准备去向另一处光明。

  如果不是沧海的神识来到这里,告诉他皇子殿下已经被神院的人给困住,昆仑可能还将于月光中走上很久。

  而下一刻,当昆仑感觉到了沧海的神识气息,并且领悟到他想表达的意思时,这位来自唐国的铁血上将军忽然在原地停留了一瞬,片刻后便又再次迈步。

  只是这一刻,他那盔甲之下的冷厉杀伐之意骤然暴涨,似是天幕倒卷而起,往月光中挥洒而去。

  他的眼神亦变得无比冰冷,无尽的冷漠杀意暗藏其间,像是准备与人拼命。

  他的脚步也开始加快,不断的撞击着挡在身前的月光,将黑暗彻底席卷开来。

  此时的昆仑,如同一头暴走的洪荒巨兽一般,将体内所有的人神之力尽皆宣泄而出,其间所蕴含的可怕力量令这个玄妙的领域空间都为之一震。

  而在此间月光的尽头,那位始终掩映在一抹白色光晕中的月神大人感觉到了月光之中突然兴起的暴虐气息,她微微皱起眉头,心绪默然低沉,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竟然让昆仑突然间变得这么暴躁。

  ......

  而时当此时,沧海的神识在这片领域中继续停留了片刻,他料想在昆仑的全力施展之下,再有不久便能彻底突破这片月光的限制。

  而在黑暗彻底来袭的那一刻,那位月神大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她一定会再次出手,想尽一切办法将昆仑继续留在那里。

  所以沧海接下来要做的,便是要让自家皇子殿下已经被玄武带走的消息传遍整座神院,如此便可让所有纷争尽皆停下。

  于是很快,他的神识便沿着原路而回,穿过风声和黑暗,再次来到了江心之间。

  他微微转身,没有正眼去看水神,只是冷冷说道:“若是你再不出面,只怕高总管和昆仑的那两场战斗就无法收场了。”

  无法收场,自然不是指他二人可能会死在战斗中。

  而是指本可避免生死的战斗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真的变成生死之战。

  当然此间生死,并不能断定会落在谁的身上。

  譬如高之叶的那一战,他最终可能会死,但神院的人肯定也有一大半要给他陪葬。

  又譬如昆仑和月神的那一战,则更加无法预测,那片月光必然是要被昆仑给彻底撞碎,但若是月神还不退下避战,那么最终还是会演变成一场生死较量。

  如此天地神院和唐国的梁子便算是彻底结下了。

  到时候就不仅仅是沧海找上门来算账了,只怕那位唐国帝圣也会亲自率兵前来,这绝对不是神院想要的结局。

  于是就在沧海话音刚落的瞬间,水神便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黑暗中一抹水光瞬间去向远处,带着沉沉的呼啸声消失在沧海的视线之内。

  而几乎是在同时,玄武榜的那场战斗中,周例外以及神院中的所有五境合道大能同时收到了水神的传话,让他们全部退下。

  虽然有些不明白水神的意思,但他们还是乖乖的选择遵从,所有人都在周例外的无尽笔力庇佑之下,躲开了高之叶不停斩下的汹涌刀意,退回到了玄武榜前。

  而高之叶则也有些意外,他双手成握刀之势,将那把虽看不见形状,但却在黑暗中绽放出一道足有百丈长光幕的大刀,横在了那条青石小道上。

  刀光凛冽,刀意惊起,带着无语伦比的战意和杀气,在此间呼啸聚集,似乎随时都会再次呼啸而上。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