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唐圣 > 第两百零三章 所有故事终将变成往事

第两百零三章 所有故事终将变成往事

  而在冷笑笑被送出神院之后,神院中的那位教习老大周例外便下了命令,要求全院戒备,所有人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严防死守,暂时不准任何一个人进来,也不准任何一个人出去。

  另外江心湖畔边,以及神院中所有的禁制法阵全部开启,每一处阵眼所在地都有数十名五境合道大能镇守。

  并且周例外和李青山也将亲自坐镇于其中最重要的两处阵眼,禁制法阵之外,藏书楼的书官,驭兽斋的兽奴,教习处的教习们,几乎是彻夜不息的在神院中来回巡视,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他们就会在瞬间联手而至,并且会在第一时间内通知七位人神大人。

  如此联动,几乎已经将天低神院守成了一座坚不可摧的城池。

  哪怕北漠黄沙地里的那位魔圣大人在看到冷笑笑的伤势之后,惊怒不已,随时准备杀到神院中来问罪,他们也有足够的时间和把握来与之周旋。

  只是神院中的这番大动作可吓坏了仍聚集在此的千万人间修士们,他们听闻那位杀人不眨眼的魔圣大人可能会在某一天杀过来之后,顿时吓得不知所以,纷纷要求天地神院打开大门,放他们离去。

  可是禁制法阵已开,便等于是封锁了神院所有的出入口。

  他们想走也走不掉。

  人心惶惶中,最后还是月神站了出来,只说了两句话便打消了众人的顾虑。

  她说的第一句话是:“天地神院屹立于江心湖畔数千年,能够经久不衰,并且能在五圣人的威名之下传承这么久,自然是有它的道理的,若是圣人亲至便能伤到神院根本,甚至毁去神院,那神院可能早就灭亡了,绝不会存活至今。”

  这句话给了人间修士一丝留下来的动力,却还不能彻底打消他们的顾虑。

  毕竟圣人的名号实在太响,尤其是那位魔圣大人,更是凶名在外,无人不惧。

  神院虽强,但为了防止魔圣前来,还不是倾尽全院之力严正以待?这说明神院的人也很畏惧。

  见人心仍乱,于是月神说出了第二句话:“我们摆开阵势,不是惧怕魔圣,也不是害怕他毁掉神院,恰恰相反,我们是担心魔圣与神院交战之后,会因此重伤跌境,如此的话,对于这个人间而言,也是一种损失。”

  这句话刚刚落下的那一瞬间,不仅是千万人间修士,便是神院众人都有些意外。

  重伤魔圣?

  如果这句话不是从月神的口中说出来,只怕没有人会相信,甚至会对其疯狂指责唾骂。

  可月神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是那样的平和淡然,情绪没有半点的波动起伏,就像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她的信心在很大程度上加强了这句话的信服度。

  尤其是她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整个人都掩映在一片朦胧的月光之中,看上去飘渺自如,犹如天上仙人一般神秘,在那些人间修士心中的形象便真的犹如神明一般。

  所以即便那些人间修士对神院能够重伤魔圣一事还是抱着怀疑的态度,却也不似之前那般惊慌失措了。

  人神虽然比不上圣人,但人家可是有七位,七个打一个,就算不能赢,也应该输不了吧。

  抱着这样的想法,千万人间修士终于是安下心留在了神院中,继续听那些故事。

  ......

  玄武榜之争过去之后的某个时间,周例外终于宣布了此次玄武榜榜首位的获得者,便是龙虎山的那位不苦小道士。

  隐而后发,五境合道,此战不苦一举将那四位圣人之后以及神院的天才少年给抛在了身后。

  榜首之位实至名归。

  龙虎山借此一战成名,人间俗世无数宗门也因此扬眉吐气,甚至那些人间修士在这个消息公布出来之后,腰杆都似乎挺起来不少。

  就好像夺魁者是自己一样。

  而对于圣地和神院而言,这绝对是一个耻辱的结果。

  千百年来,神院和圣地第一次输给了人间俗世的宗门。

  等到天地神院的禁制法阵解除,这个消息传向整个人间的时候,一定会引起极大的轰动。

  龙虎山的道统地位也必然将水涨船高,甚至能恢复当年之巅峰也说不定。

  关于这些,所有人都很期待,不苦自然也不例外。

  但他依然没有忘记自己的初心,他必须去到神院藏书楼的第七层,去找到初代老天师丢失的密卷,以及老天师死亡的真正原因。

  所以他拒绝了七位人神的三年授道机会,毅然决然迈入了藏书楼的第七层。

  当他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所有人都以沉默来表示不解。

  周例外也亲自找到了不苦,向他说明了这两个选择的关键。

  进藏书楼第七层读书自然也是无比难得的机会,但若是要在其和人神的三年授道之间做出选择,绝大多数人还是会选择后者。

  毕竟书是死的,能看多少,领悟多少,除了天赋之外,还需要运气和时间。

  但是人神的三年授道,就等于是将书里的知识亲自讲给你听,你能悟到,那是最好,你要是悟不到,那也没事,以人神的能耐,他自然会有办法让你悟到。

  并且你所能学到的知识,比从藏书楼中得到的,只多不少。

  周例外料想在自己和不苦解释完之后,他必然是会改变注意,选择接受人神的三年授道机会。

  可谁知那位龙虎山的小道士只是轻轻笑了笑,然后对着周例外平静行礼,随后说了一句话:“人神的道,不是我想追求的道,我依然选择进藏书楼,悟自己的道。”

  听到这句话后,周例外便不再坚持什么。

  此时边之唯依然属于重伤昏迷的状态,所以藏书楼的一应事务全部交由周例外暂时代管。

  他亲自替不苦打开了藏书楼第七层的大门,然后目送他进去。

  当天无数人围在了藏书楼的外面,见证着这一刻,当不苦的身影消失在藏书楼第七层那扇幽暗神秘的大门之后时,无数人为之唏嘘感叹。

  而周例外则在那一刻举起了左手的那本厚簿,然后利用右手那支长笔在上面写了四个字的批语:圣人之姿。

  ......

  在不苦进入藏书楼之后没多久,人们茶余饭后的闲谈便转到了阿刁身上。

  虽然没有真正见过阿刁出手,但是周例外将其视为自己最好的学生,白衣杀神卓星辰点名要与他作战,剑圣传人百里断江也曾败于他的刀下,诸多种种,几番评判,人们有理由相信阿刁的真正实力和天赋其实很恐怖。

  就算没有破境合道,但也已经站在了五境的门槛边上,只要稍有机遇,他必然能够一举迈入五境。

  尤其是他初入江山社稷图时所挥洒出的那片刀光,更是令所有人为之惊叹。

  除了嘴碎了点,性格乖张了些,身上的穿着打扮稍微俗气了点,人们从他身上还真找不到另外值得批判的东西。

  只是玄武榜结束之后,在唐国那位高总管和神院众人大战的间隙中,阿刁便和唐青一起离开,现在不知去向了哪里。

  而提起唐青,人们的话题就更多了。

  甚至可以说他们在这些日子里所听说,所谈论,所臆想的故事中,唐青几乎是最大的主角。

  毕竟他除了有着唐国皇子这个身份外,体内还流着金色的血液......既然和妖族扯上了关系,那必然将引万人瞩目。

  而从神院内部传来的消息中得知,唐青此时已经被困在了神院当中。

  只是究竟被关在了哪里,却无人知晓。

  而天地神院又为何要留之不杀,也是所有人心头的疑问。

  那千万人间修士中,只有寥寥几位,对这个人间有着坚定信念和正义感的人,会时不时跑到教习处,当着那位周教习的面,强烈要求天地神院立即杀了唐青这只妖,还人间太平。

  更多的人,则对唐青的生死报以无所谓的态度。

  他们只是一群看戏听故事的人,平日里喝茶闲聊,凑凑热闹倒是可以,诛妖这种事,他们做不了,也不愿意说。

  主要是不想招惹是非。

  毕竟唐青的另一个身份是唐国的皇子,若是他真死在众人的口诛笔伐之下,日后唐国追究起来,可没几个人能承担的起唐帝的怒火。

  也只有神院这般实力雄厚的主,才有资格,有胆量去和有着圣人坐镇的唐国扳扳手腕。

  ……

  时间缓缓流逝,将所有故事变成往事。

  这个世界终于是在众人的谈笑之间,迎来了一段久违的平静岁月。

  神院的禁制法阵在江心湖畔边开启了一段时间后,便在七位人神的授意之下关闭。

  因为他们从某种秘密渠道得知,冷笑笑在魔圣大人的救治之下,已经从北漠黄沙的地狱里再次爬了上来。

  既然他已经没了性命之忧,那么魔圣自然也就不会杀到神院中来兴师问罪。

  而在没了魔圣的威胁后,月神大人竟然又心系起冷笑笑与碧水蓝的婚约来。

  所以在往后的一段时间里,她还专门派人去北漠之地找魔圣说起这件事。

  只是却没有得到魔圣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