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战场合同工 > 第三百五十八章 黑人桑丘

第三百五十八章 黑人桑丘

  就在那两个人离开之后不久,一个干瘦的黑人青年探头探脑地走了过来。看看周围的情况之后,也转身走了。杰森低声道,“怎么样,要不要追上去问问?”

  “别动,那只是一些街头骗子的伎俩。假酒贩子故意找个人过来探探路,要是没有遇到什么盘问,他就会出现了。”将岸低声道。

  “你怎么能肯定?说不定是他发现我们了,正准备开溜。我们要是不追上去的话,有可能就丢掉这个线索了。”杰森皱眉道。

  “放心,听将岸的,他对这些事很有经验。”林锐微微一笑,通过耳机低声道。“一旦看到有货车过来了,你们就可以行动了。”

  杰森无奈地摇摇头,只能继续等待。

  过了十几分钟,一辆小货车快速开到了酒吧的后门口。几个黑人青年跳下了车,其中一个指挥另外几个向酒吧后面的仓库搬着成箱的酒。

  “他们来了,我们行动了。”将岸就像一个普通的行人一样,漫不经心地走过去,他的手里拿着一张卷起的报纸。杰森走在他的另一侧,两人像是毫不相关的行人。

  杰森走到那里的时候,像是顺势蹲下身整理了一下鞋带,而他手中两枚锋利的三脚钉,却不失时机地塞在了货车的轮胎下。这种三脚钉是合金制成,每一只脚的长度都在七八公分左右,又尖又利。

  这时将岸已经动手了,这个带着眼镜一脸文绉绉的年轻人,其实一点都不像他看起来这么文弱。他手中的报纸里藏着的是一个根合金甩棍。外表看起来只是一卷报纸,但是实际打在头上,一棍就能把人打死。

  不过他出手也还是留有余地,连续两棍子挥出,打昏了正在搬运假酒那两个黑人。剩下那个黑人一看情况不好发动汽车就准备跑。“嘭,嘭。”两声闷响,货车的歪歪斜斜地向一边倾斜了。因为杰森布下的两枚三脚钉已经完全毁掉了货车的一侧轮胎,使得货车完全的斜向了一边。

  杰森戴上了战术手套,猛然一拳将驾驶座的车玻璃砸得粉碎,直接把那个黑人从车窗里拽了出来。那个有些瘦小的黑人,倒是很灵活。立刻挣脱了出来,抬手就拔出了一把隐藏的小刀,对着杰森。

  将岸无奈地耸耸肩,走过去,敞开了西服的衣襟,让他看清楚自己身上的枪套。一看到枪这个黑人青年顿时就蔫了,很光棍的抛下了手里的小刀,把两只手抱在了头上蹲下。

  看这样子,这个假酒贩子也是经常遭逮捕的警察局常客,一套程序动作倒是很熟。将岸忍不住有些失笑。不过就在他一笑的工夫,这个黑人青年突然一躬身,一个翻滚,从货车底部滚到了货车的另一侧,从地上爬起来就跑。

  他的动作灵活得就像一只黑猴子。当他跑过巷子口的时候,朴东相已经开车把路给完全堵死了。不过还没等朴东相下车,这个黑人一纵身,手一撑,居然贴着车顶跃了过去。他跃过车顶之后,就地一个翻滚,连停顿都没有停顿,继续发足狂奔。

  不过他的好运气也就到此为止了,正在黑人青年庆幸的时候自己逃脱的时候,他的领口突然一紧。被人从一侧拽倒在了地上。林锐微笑地看着他道,“身手不错啊,你除了是专业的假酒贩子,还是业余跑酷选手么?”

  黑人青年一看其余人也都围上来了,知道自己逃不掉了,这次是真的蔫了,只是垂着头不说话。

  杰森把他抓起来,塞进了车。

  林锐才对他道,“怎么样?你知道我们找你是为了什么?不想谈谈么?”

  “你们想要什么?”黑人青年皱眉道。

  “只想交个朋友罢了,你叫什么?”林锐缓缓地道。

  “桑丘。”黑人迟疑了一下道,

  林锐点点头道,“这是一个好的开始,桑丘。我们在找一个人,我希望你能告诉我这个人在哪里。”

  “你们是谁,要找什么人?”桑丘警觉地道。

  “安吉尔。”林锐缓缓地道。

  “天使?”桑丘嘲讽地道,“我怎么会知道那个老家伙在哪里?话说这个老吝啬鬼,到现在还欠我的货款。你知道,他从来不肯按时付账,总要拖欠了一两个月。结果这次遭了难,我那拖欠的货款也就成了烂账,我还想找他呢!”

  林锐微微一笑,“说得好,不过,我可没有说过他遭了难。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也算是在道上混的。这一带有点什么事发生,我都能知道。况且地下天堂发生的可不是小事,据说是黑帮火拼,死了十几个人。”桑丘耸耸肩道,“这种事情很难瞒住我这类人。”

  “如果真的像你所说,你熟悉这一带,那么你就应该知道所谓的黑帮火拼只是警方的鬼扯。”林锐缓缓地道,“这件事牵涉到的是私人军事公司和雇佣兵,”

  桑丘愣了一愣随即摇头道,“也许吧,不过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应该关心么?”

  林锐淡淡地道,“我知道你和安吉尔的关系很不错。”

  “我怎么可能和他的关系不错?他就是个老吝啬鬼,和他做生意的人都这么说。我和他也只是生意关系。”桑丘耸耸肩道。

  “不只是生意,桑丘,我们知道你的情况。你父亲也是当雇佣兵的,他在你四岁的时候就死了。也正是这一年安吉尔拖着一条假肢腿,在这里开起了一家佣兵酒吧。你能够活到今天,是因为他会定期给你一笔钱。这笔钱是你父亲生前为你开的账户。你是他战友的儿子。”林锐缓缓地道,“他也一直对你很照顾。”

  黑人青年桑丘沉默了很久,才缓缓地道,“我不会告诉你们任何事。因为我没有出卖朋友的习惯。”

  林锐微微一笑,点点头道,“这确实是一个好习惯。不过,我们也没有要求你出卖他。而是在要求你,提供一个机会,让我们帮助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