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天子最后的爆发 十

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天子最后的爆发 十

  皇宫,静悄悄的。

  本来宫中有御林军的,御林军几个营,虽然稀稀疏疏的,但是捍卫这个宫城,还是没有问题了,但是御林军突然收拢起来了。

  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宫墙之外,开始多了一队列一队列的巡逻兵马,一个个身穿重甲,手握长枪,步伐整齐,一看就是精锐兵卒。

  “兵围皇宫?”

  天子跪坐首位之上,一双眸子闪烁冷漠的光芒,嘴角不经意之间,扬起了一抹讽刺的笑容:“看来曹子修是按耐不住了,是要谋朝篡位吗?”

  “陛下,世子绝无此心,他只是为了捍卫许都城的安全,也是为了捍卫陛下的安危!”

  钟繇站在堂下,拱手行礼,毕恭毕敬的说道。

  曹昂调兵入城。

  他负责调度。

  大军入城不入宫,但是御林军不得出宫,也就是说,这座皇城,被他给封死了,这也是曹昂要的结果。

  “是为了朕的安全着想啊?”

  天子历经无数磨难,不管是在雒阳,在长安,都九死一生,虽然不一定能变得老谋深算起来,但是城府倒是日益见长了,如今已是喜怒不形于色了。

  他微微一笑:“那朕还得多谢曹世子才行啊!”

  “陛下,如今魏王不在许都城,多有稍小意欲闹事,如今荀令君和曹世子都险死还生,实在惊险的很,若陛下有什么差池,吾等如何面对先帝,如何面对忠心耿耿为朝廷征战在外的魏王!”

  钟繇冠冕堂皇的话,粘手就来,他的目的,就是说服天子,只要天子安安分分的,等到魏王回来,那么一切,都折腾不起来了。

  “朕知道了!”

  天子面无表情,这是深深的看了钟繇一眼,这曾经他以为能拉拢大臣,如今恐怕已是曹魏的心腹大臣了,也是一个很可怕的对手。

  “那陛下歇息吧,臣不敢打扰,这皇城已经被重兵保护,想必没有人能惊扰了陛下的安养!”钟繇拱手说道。

  “朕久居深宫之中,对外面的事情不太了解,如今忠心耿耿的魏王不在,也只有魏王世子可依靠了!”天子想了想,道:“不知世子伤势如何,需要朕亲**问一番吗?”

  “世子虽负伤,但是并无大碍,怎敢劳烦陛下御驾!”钟繇也不得不承认,他看不懂天子,要是放在以前,天子这时候,应该勃然大怒了,但是这么安静的天子,却让他更加有些担忧,越发的有些不安起来了。

  “既然如此,朕就不兴师动众了,让几个太医去瞧瞧,也让朕放心下来了,毕竟魏王乃是我大汉的肱骨大臣,如今他在外为我大汉征战四方,若是世子却被稍小伤之,朕心中难安!”

  天子轻声的说道。

  “多谢陛下的关怀,有陛下福运照耀,世子定能化险为夷!”钟繇这倒是没有拒绝,他不知道天子是想要试探曹昂的伤势,还是有什么想法,但是天子终究是天子,曹操一天不反,他始终还是这朝廷之主,不得太过放肆了。

  ……………………………………

  钟繇离开之后,殿堂变得寂静下来了,外面静悄悄的,平日护卫左右的御林军将士,都已经不见的踪迹,全部归营整顿了。

  倒是能听到不远处,城门外魏军精锐兵卒的那沉重的脚步声。

  天子面容渐渐的变得幽冷下来了,冷的能滴出水来了。

  他再沉稳,也只是一个青年而已。

  计划被打破之后,没有第一时间发飙,已经是他的忍耐之心了,要不是为了不被钟繇看出来自己的异常,他早就大发雷霆了。

  “谁去打草惊蛇了?”

  他压抑着声音,不让自己的声音传出殿外,但是殿堂之中的人能听得到。

  “陛下,不是我们的人!”

  赵夜走出来,摇摇头。

  天子转而看向了冷子。

  冷子也摇摇头,回答说道:“陛下,吉本他们都有计划,暗中早已经策划好了,他们都明白牵一发而动乾坤,除非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干掉曹昂,不然打草惊蛇的事情,他们不会做的!”

  “难道是景武司?”

  天子阴沉的面容,冷厉的眼神,看着赵夜。

  “景武司为我们打伤了荀令君,这是我们早就商量好的,至于曹昂,应该不是,这时候动曹昂,这对景武司也没有好处啊!”

  赵夜摇摇头:“而且我了解景武司,景武死士,不动则已,一动如雷霆,他们要想杀曹昂,不会虎头蛇尾!”

  他想了想,拱手对着天子说道:“陛下,我怀疑这件事情,是曹昂自演自导的一场戏而已!”

  “为什么?”天子闻言,顿时变得有些惊恐起来了,眼眸之中的惊惧都有些藏不住,他看着赵夜,压着声音,问。

  “为了有理由顺利调兵入城!”赵夜回答:“如今魏军嫡系主力在城中,我们不管想要做点什么,都恐怕要三思!”

  “曹子修有如此心计?”

  天子有些不敢相信,虽然他从不敢小看曹昂,但是也不会认为,曹昂能到达曹操那般老谋深算。

  “曹昂没有,他身边的谋士一定有!”冷子突然回答天子的话:“贾文和,那个曾经辅助董贼,搅乱天下的毒士,阴狠毒辣,没有什么做不出来了!”

  “贾文和?”

  天子的面容有几分惊疑不定,甚至透着恐惧,昔日他在董贼的监视之下,贾诩这个人,他就亲自领教过,面上笑呵呵,心思歹毒,可怕至极。

  “陛下,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赵夜突然俯首拱手,低沉的对天子说道:“许都城的变化,瞒不住曹操的,如若惊动了曹操,让曹操提前返回许都,那我们就一切都没希望了!”

  “你说的对!”

  天子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了下来,眸子一闪一闪的,思绪也转动的快,他的目光看了看冷子,又看了看赵夜。

  最后把心一横,道:“曹子修虽有重兵,却未必能对付我们,只要我们动的快,先斩了他,收缴了城中兵卒,便可一举定许都!”

  “陛下英明!”

  两人跪膝而下,拱手恭维起来了。

  “既然心意已定,那就无需三心两意!”天子也变得轻松很多了,没做决定的时候,想得太多,做完了决定之后,他倒是变得踏实了,不管成败,他都愿意去承受这样的结果。

  “只是计划有变,我们当如何通知董承伏完他们呢?”

  天子问。

  他若没有点底蕴,也不敢轻易的动起来了,这一次他真是渐渐的说服了不少的保皇党大臣,以杨彪董承伏完他们为主,一旦爆发,将会有无数人暴动起来了。

  其中还有不少带了兵的,包括如今就在城中围皇城的一些将领。

  但是计划虽然做好了,可时间点在变,而且环境也在变,他们必须要做出一些变化,只是现在,曹昂直接的把他们围起来了,动弹不得了。

  曹昂这时候的举动,对他们来说,的确有些致命,不能协调计划,那就是一盘散沙,最后的结果,无疑就是一些人动起来,一些人没动起来了,功亏一篑而已。

  “如今皇宫,恐怕四面皆伏兵,哪怕某,也出入不得,若是失手被夜楼所俘虏,那就一切都完了!”

  赵夜有些为难的说道。

  皇城太小了,没有太多的空子,如今被重兵围困,各门都围的水泄不通了,哪怕他轻功绝世,也不能无声无息的出去,一旦暴露行迹,那必然就是引来一场大围捕。

  “现在恐怕一个小宫女出去,都要被搜身!”冷子也是摇摇头,有些无奈的说道:“曹子修这一招够狠的,明摆着想要把我们围困在这皇城之中,动弹不得!”

  “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

  天子有些烦躁起来了。

  眼看箭在弦上,就要爆发的时候,却看不到目标,这一下把他们给尴尬在了中间,长时间下来,那就是等死的。

  他从来不相信自己能计划的天衣无缝,唯一的机会就是曹操不在许都,只要曹操返回许都,那他们只有死路一条。

  “陛下!”

  一道倩影款款而来,穿着宫裙,带着凤钗,迈着小莲花步。

  正是皇后伏寿。

  “梓童,你怎么来了?”天子给冷子和赵夜一个眼神,两人后退半步,躬身垂头。

  伏寿亲自端了一碗汤走过来了:“已过了午膳了,臣妾看陛下滴水未进,便亲自给陛下送点御膳房的上汤千里,还请陛下见谅!”

  作为皇后,她鲜少干政,政权被把持在曹操的手中,天子都没有什么言语权,她一个皇后,自然也没有什么机会了。

  所以前殿这些议政之地,她很少来的。

  “梓童担心朕而已,何错之有!”

  天子微微一笑,笑的有些勉强,不是说他讨厌伏寿,要到了一个强颜欢笑的地步,而是他只要看到伏寿,就会有些内疚,他想要创造机会,就必须要那伏寿这个皇后的身份做法,到时候的伏寿,可未必有命活得下去,为了大汉江山,他也没有任何办法了,越是内疚,越是无法面对,所以近些时日,他很少去见伏寿。

  “陛下,那臣妾先告退了!”

  伏寿把汤端下来之后,款款而起,就要转身离去。

  “梓童,坐一会吧!”天子突然开口,叫住了她,轻声的道:“你担心朕的身体,朕要是不能当着你的面,喝了这汤,如何对得起你的苦心啊!”

  “多谢陛下体恤!”

  伏寿在旁边坐下来,一双芊芊玉手,端着炖盅,把这上好的熬汤,倒在了碗里面,香味扑鼻而来:“陛下,这可是臣妾让御膳房熬了两个时辰了,快趁热喝了!”

  “以后这种事情,梓童不需要亲力亲为了!”天子看着伏寿手上了一些痕迹,想必这汤是她亲自熬出来的把,不禁有些叹息的说道:“梓童乃朕的皇后,当母仪天下的,何须做这种事情!”

  “如今宫中,危机四伏,臣妾可不敢假手于人!”

  伏寿摇摇头。

  这让天子微微心痛,他一个天子,却连自己住的地方,都仿佛如同囚笼一样,没有一点安全,那种感觉,很难受。

  这也坚定了他的心思。

  他必须要动。

  宁可在爆发之中灭亡,也不会在沉默之中如同一个懦夫的活下来,他当效仿高祖,光武帝,要定这大汉的万世太平。

  “陛下眉额紧皱,心神不宁,是否有什么的心事,臣妾未必能为陛下分忧,但是可让陛下倾诉!”伏寿绕过去,一双芊芊玉手,轻轻的捏着天子的肩膀,年轻的天子,却让伏寿感觉,苍老的气息,那种抑郁,仿佛散不去,这让她有些心疼。

  天子闻言,有些欲言又止。

  “陛下若有难处,不必与臣妾言,后宫不干政,臣妾也不好让陛下坏了这规矩!”

  伏寿看出了他的心思,表示理解的安慰了一句。

  “如今天下,哪里还有规矩,也罢!”

  天子松弛了一下精神,没有这么戒备了,他低沉的道:“荀令君和魏王世子相继遇刺,魏王府上下大怒,调兵入城,如今已把全城围的水泄不通了,明面上是抓住刺客,实际上大部分兵力,正在皇城外徘徊着!”

  “魏王世子要逼宫不成?”伏寿俏脸变色。

  “他倒是不敢!”

  天子摇摇头,曹昂有这想法,都没用,很多人不会允许他这么做了,首先一个,那就是的曹操,曹操可以挟天子以令诸侯,但是让他杀了自己,他未必愿意,只要曹操不下令,曹昂是没有这个胆子的,所以他还算是有些放心。

  可偏偏,正赶上自己的的计划,等曹操回来了,要是发现了蛛丝马迹,必会雷霆大怒,到时候不知道有多少汉臣家破人亡,流血不住。

  “只是朕有些东西想要送出去,却没办法,朕乃皇帝,天下都应该是真的,却不曾想,这皇宫之内的一亩三分地,也已经不是朕的土地!”

  天子有些自嘲的说道。

  “陛下,此事亦不难也!”

  伏寿突然道:“他们围城,暗地里面,我们送不出去,那直接从明面上,送出去不就行了,陛下不要忘记了,他们即使敢围城,不敢罢朝吧,只要百官上朝,自然就有机会!”

  她知道天子要送什么东西,但是她不稳,最少到现在,她还是选择信任天子了,所以谭宗说的话,她适当的遗忘了,甚至不愿意去记起来。

  “明面上?”

  天子眸子顿时变得明亮起来了。

  对啊。

  为什么一定要暗地里面。

  曹昂不是以为围住了皇宫,自己就动弹不得了吗,那自己反其道而行,就在他眼皮下,把计划送出去。

  “陛下,百官长年来为朝廷劳心劳力,颇为辛苦,可陛下身无长物,难以犒劳众臣,不如让臣妾等,率宫中女使门,织造出来一批腰带,以表陛下对百官的爱护,散朝的时候,这些衣带可以可送给百官,作为陛下赏赐之物,亦为陛下之心意,想必没有人会拒绝陛下的!”伏寿又建议说道。

  “如此甚好!”

  天子顿时感觉天空都明亮起来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