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纯阳武神 > 八百零七章 拿下

八百零七章 拿下

  憋屈,匡文渊无比的憋屈,只无奈一挥手,放了几个门子离开。当即,匡文渊招来负责内务的中置官孔海,和他商量革新北庭门禁之事。他打定主意,不能再让遂杰近身。

  革新春庐的门禁已经是不行了,但革新瀚海北庭的门禁比较稳妥,只要能将遂杰拦在瀚海北庭之外,他匡某人就不必再像今天这般憋屈了。既然是总宪大人下了令,孔海便开始加固门禁防御了。

  所谓加固门禁防御,不过是多布置几套禁阵,孔海的动作很快,不过两日便完工了,匡文渊亲自验收,心中极为满意,又加持了三套上古法阵,整个瀚海北庭已经固若金汤了。

  匡文渊放下心后,便开始操作许易调岗之事,他对遂杰说得严重,好像这事儿多难办,实则行人司内部的行人调动,只要他和贺北一做了决定,打个公文报上去,十成十会获批。

  贺北一一听说匡文渊要调许易到第三行都,去对接皇道天王府,脸色顿时垮了下来,怔怔盯着匡文渊,直盯得匡文渊浑身不自在。便听贺北一道,“杀人不过头点地,匡兄,这么做,过了吧。”

  匡文渊道,“洪天明司判都归隐了,北一兄就不必执着了,我是觉得和北一兄共事,心情不至于那么糟糕,换个新人来,我未必能适应,所以北一兄还能继续坐在总堂的位子上,言尽于此,北一兄好自为之。”

  贺北一沉沉一叹,“我署好名后,着人给匡兄送过去便是。”匡文渊骄矜一笑,“识时务者为俊杰,北一兄前程无量。”说着,消失在了秋荫堂。贺北一在中堂闷坐许久,着人招来了蒋玉树。

  简单交谈几句话,蒋玉树离开,用如意珠狂呼起了许易。贺北一喃喃道,“我也只能做到这里了,许易,能撑多久,只能看你的本事了,丹源司判没看错你。”

  说来,许易还是低估了那些贵人们要弄他的决心,他给了匡文渊七天的时间来运作他调职之事,事实上,只用了两天,匡文渊便接到了同意调整许易职务的回文。第三天一早,许易便入驻了第三行都。

  还未入夜,王重荣的少卿府已经银烛满照,歌舞翩翩,觥筹交错起来。今天的这场晚宴,是王重荣特意为遂杰举行的,酬他疏通了匡文渊,酬此奇功。王重荣的抬举,令许易的处境有了极大改观。

  晚上宴会的气氛极好,平素不怎么和他亲近的一干同僚,纷纷向他敬酒,场面热烈得不行。还是那颠不破的道理,有本事的人到哪儿都吃饭。遂杰连续立功,在皇道天王府上升的趋势已经很明显了。

  反观表岑,在遂杰的映衬下,简直成了传说中的低能儿。一夜狂饮,许易很是尽情,第二日酒醒,许易借口要回五原一遭,便向王重荣辞行。

  王重荣正忙着折腾新动作,来给许易添堵,倒也不留遂杰。

  这日一早,许易才赶到第三行都大堂,匡文渊便率众气势汹汹闯了进来。

  匡文渊大马金刀地居中坐了,不待许易见礼,摆手道,“虚礼就不提了,你速速往南山走一遭,皇道第三卫已经三次越过金光线。”

  许易暗道,“这王重荣是有多恨老子,老子离了他的少卿府,便奔这儿来了,屁股还没落稳,他在那边就折腾出动静儿了。还有这姓匡的,老子冒充隋杰和他去交涉时,一脸的不情愿,身体诚实得很嘛。”

  许易冷声道,“启禀总宪大人,某初来乍到第三行都,连洞府都不曾归置,既出了如此紧急状况,以下官愚见,当由司厅来处理,而不是再把这烫手山芋,扔给下官。”

  “大胆!”“猖狂!”匡文渊的哼哈二将鲁园、张北约同时出声喝叱。匡文渊冷眼斜睨,“假行人,看来你对本官的怨气不小啊,在这行人司内,本官的话便是法旨,你领还是不领?”

  许易梗着脖子道,“上官之命,下官自然领受,但行人司是我天庭的一级衙门,不是某个人某个势力盘踞的匪窝。来行人司之前,必有人暗示许某,说总宪匡大人乃是世家大族出身,必将为难许某。”

  “当时,许某驳斥了那人,我说,行人司乃是堂堂高级天庭衙署,总宪大人乃是正五品上仙,我南天庭肱股之臣,岂能因私情而害公义。今日看来,许某是错得远了。”

  “许某来行人司不足一月,已经两次更换职位,接连被委以各种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总宪大人当真是重用许某,还是公报私仇,世人当有眼目,上峰亦有法眼,当能明辨是非……”

  “你,你……”

  匡文渊惊得已然失声,他的哼哈二将也震撼得失了神,满场诸人目瞪口呆,瞪着许易,仿佛看妖魔一般。

  立在一旁的蒋玉树心中更是腾起了滔天巨浪,“疯了疯了,许易莫非是在强大的重压之下,给压得崩溃了,不然,如此精明的一个人,怎么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当众和上官硬顶,这是官场之大忌,弄不好是要被打入另册的。何况,对此类事件,上峰从来都只会维护上官威权的。”

  “拿下,拿下,给我拿下这狂徒。”匡文渊气得发了疯,怒声喝叱,张北约,鲁园义愤填膺,同时出手,一左一右制住了许易。许易也不还手,任凭二人拿住他的左膀右臂,给拖了下去,关入庭狱去了。

  拿下了许易,匡文渊脑门嗡嗡了好一阵,终于神智清明,望着满堂如泥塑木雕一般静立的行人司各级官吏,他的无明业火又烧了起来,他不知道该恨这帮无用看客,还是该恨猖狂许易,抑或是该怪自己。

  他本来是乘兴而来,就等着看许易的好戏,打破头也没想到,许易竟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打破官场铁律,来了个以下犯上,他匡文渊纵横官场两百年,何曾受过这等腌臜气,立时就忍不住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