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28.孩子们的冒险(上)

28.孩子们的冒险(上)

  诺森德大陆发生的一切,都尚未进入文明世界的视野之中,且不提卡利姆多中部正在进行的西进战争,就算是在较为和平的东部大陆,将统治的区域延伸到大半个大陆的联邦文明,在内部的文明进行缓慢复苏和人口吞并的过程里,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关注这片蛮荒之地。

  但双方这种不关注的情况注定只是暂时的,在人类帝国在卡利姆多站稳脚跟之后,他们肯定会将目光放在更遥远的大陆上,最少在掌控无尽之海的海权之前,诺森德大陆会成为两个文明接触的新领域。

  这一点是必然的,伴随着双方阵营的对立形式确定之后,彼此的威胁会让双方主动的开始探索新的无知之地,在泰瑞昂和那些有识之士看来,艾泽拉斯世界的地理大发现时代很快就会到来,而在诺森德大陆西南角的北风苔原上,移居于此的铜须矮人和德莱尼人,也必将会成为人类帝国扎在诺森德的双眼。

  这片被冰霜覆盖的大陆虽然蛮横和贫瘠,但它所产出的一些资源,是双方都非常需要的,而且在那些蛮荒之土周围,也还有一些不算强大,但也不算弱小的文明,那些都是双方可以拉拢的力量。

  总之,在北疆战争结束之后,生者和死者的下一场大型战争,也许就会在此地爆发。

  此刻,在呼啸的北风吹散之间,驻扎于嚎风峡湾的“寒风突击队”,这个隶属于黯刃军团的北疆先锋军团,在他们驻扎的山坳营地中,一个维库人先祖们的大墓地正在被发掘,死灵将士们花了很大的代价,才将居住于此的掠龙维库人部落驱赶着离开,但那些血肉化的半巨人并不会这么轻易的让出祖先的陵寝。

  双方的战斗只是刚刚开始,维库人们正在策划着一场大反击。

  而一队队外出巡逻的死亡骑士们骑在亡灵飞龙背后,呼啸着冲入悬崖之下那绿树成荫的海湾里,用炼金炸弹驱离那些掠龙斥候,或者和那些骑在始祖龙背后的飞龙骑士们展开空中激战,遥遥看去,在那海湾之间,那些被烈焰吞噬的维库人村落散发着黑色的硝烟,给这片布满了森林和草地的寒带海湾增添了一丝战争的色彩。

  “掠龙氏族是本地势力最强大的维库人部落,他们有近4万名悍勇的战士和数目更多的老弱妇孺。”

  在泰瑞昂身边,穿着队长盔甲的达纳斯.托尔贝恩,正在向大领主介绍着本地的战斗形势,他的手指指向嚎风海湾中央的谷地,在清晨遍布空气的冻雾中,隐隐能看到那四方水流汇聚之地,那地形较低的河谷中央,有一座若隐若现的白色巨塔,还有四周蔓延的人工水坝,看上去就像是一座城市一样。

  “那里是乌特加德城堡,据说是远古维库人们建造的城市,现在是被掠龙氏族占据着,但是根据我们的侦查,掠龙氏族的底子并不干净,他们蛮横的强迫嚎风海湾的其他维库人部落成为他们的奴隶,而最糟糕的是,在那大型城堡和一些村落里,我们还发现了亡灵魔法的踪迹。”

  被降职成突击队长的达纳斯从腰间的布包里取出一根灰白色的骨戒,递给了泰瑞昂,后者放在手中看了看,他轻声说:

  “这不是我们的通灵魔法,倒更像是巫妖王麾下的那些亡灵。”

  “没错!大领主。”

  达纳斯点了点头,他面色忧虑的说:

  “很显然,巫妖王在征服了整个诺森德最强大的约顿海姆部落之后,他并没有满足,而是继续将触手伸向了嚎风海湾的维库人部落,如果我们再晚来1年的时间,恐怕这片大地上的所有善战的维库人,就要被天灾亡灵纳入麾下了。”

  “掠龙氏族就是巫妖王的爪牙,根据我们从俘虏那里得到的消息,巫妖王帮助他们复活了远古陵寝中的维库人之王,一个叫伊米隆的暴君,而现在,那暴君就带着自己的侍卫军团据守在易守难攻的乌特加德城堡里,如果我们要解放此地被奴役的维库人文明,我们就必须杀死那被复活的暴君,摧毁他在此地的死亡统治。”

  “恩,既然已经有了战略目标,那就去执行吧。”

  泰瑞昂将手里那节灰白色的骨指放在手中,那和黯刃完全不同的通灵法术残留的死亡能量在飞快的逸散,在数秒之后,那灰白的骨指就化为了一团消散的骨灰。

  他拍了拍手里残留的灰烬,回头看着达纳斯,他沉声说:

  “寒风突击队需要来自本部的支援吗?”

  “不需要!”

  达纳斯摇了摇头,蓝色的双眼中满是执拗:

  “仅靠我们就足够了,等到第一批愿意加入我们的维库死灵战士加入编制之后,掠龙氏族的地面力量就不值一提了,我们的坐骑训练大师们正在尝试驯服本地那些凶狠而数目庞大的始祖龙,先遣队在龙骨荒野边缘也发掘了一些可以使用的骨龙残骸。”

  “我们的力量足以面对此地的战争,大概需要1-2年的时间,我和我的战士们,会为黯刃夺取这片富饶的土地!将巫妖王的力量彻底从这里驱赶出去!”

  “很好!”

  泰瑞昂满意的点了点头:

  “等到你解放整个嚎风海湾的那一天,等到这些维库人加入新文明的那一天,达纳斯,你将重新得到自己应得的荣耀和地位,你将成为此地的总督,而我...我会静待你的好消息。”

  “嚎风海湾将成为黯刃在诺森德大陆的大本营,等到你的战略完成的那一天,基于此地而执行的北疆攻略将真正开始,这片大地埋藏的秘密要比你想象的更重要,另外,在驱逐掠龙维库人的同时,我希望你不要放松对诺森德大陆的监控,尤其是风暴峭壁还有那些不安分的铜须矮人。”

  黯刃大领主看向西方的天际,他轻声说:

  “那些内心里满是复仇意志的矮人,很可能并不清楚,他们会在这片大地之下,挖掘出什么样恐怖的东西,所以,我们必须提前做好准备。”

  “黑铁区开发的新装备会在未来2个月之内送到此地...好好使用它们,达纳斯。”

  ———————————————————

  在遥远的暴风城港口,一支庞大的黑色舰队正在缓缓靠岸。

  那些高大的黑色战舰船舷上印刻着迪菲亚联邦的徽记,这些船并不完全是木质的,在船身上多少带着一些钢铁制作的零件,这是荆棘谷的造船厂开发的新型战舰,据说要比曾经的木壳船更坚固。

  而在这些靠岸的战舰的甲板上,穿着联邦官员制服的审计员们,正手持计数器,在死亡卫兵们的保护下,和那些受雇于联邦的“前”海盗们磋商着,在他们身边,一队队被绳子捆住双手的“货物”正在被从船舱里驱赶出来。

  那是生活在混乱南海岛屿上的人类,作为联邦区急需的人力资源,被“黑方舟”舰队的前海盗们从故乡掠夺而来,他们会在闪金镇附近的大型净化营地里居住2个月,在完成初步的“教育”之后,被分配到联邦目前的7个统治区域里。

  这种贸易模式很像是另一个世界里的奴隶贸易,虽然联邦购买这些“货物”并非为了实行落后的蓄奴制,但在最少在这掠夺人口的环节里,其中蕴含的邪恶和苦难,并不比奴隶贸易更少。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文明要发展,总是离不开人口的支持,虽说北疆输送的人口已经大大缓解了联邦内部的人力窘迫的现状,但对于最高议会而言,人口这东西,永远是不嫌多的,与其让这些南海上土著们在无知与愚昧之中度过一生,不如让他们换个环境,为联邦文明的发展贡献出自己的力量。

  这就是联邦的“黑方舟”舰队存在的意义,他们从事邪恶的贩卖人口的勾当,但却是为了自己的文明发展增砖添瓦。

  “好无聊啊,老爸又跑去外面玩,而且不带我们。”

  今年12岁的多尔南趴在暴风城码头的砖石上,无聊的看着港口里那些正在“卸货”的黑色战舰,在她身边是她的好朋友凡妮莎和泰莉娅,以及三个女孩的“小跟班”,她们共同的小弟弟安度因.乌瑞恩。

  “姐姐!看那里!快看!那船上送来了大象!天呐,它的牙齿好长啊!”

  相比无聊的女孩们,小男孩安度因显得非常快乐,他手里抓着一个小望远镜,站在码头高处,大呼小叫的看着黑方舟舰队上运下来的那些奇怪的生物,那都是一些在东部大陆很罕见的野兽和观赏性生物。

  “我老爸和议员们准备在暴风城建一个动物园,来作为市民们闲暇时的消遣,老爸说下一阶段要建很多公益什么的建筑,让人民的生活更充实之类的,总之,那些大象就是因此被送过来的,他们偶尔还会送回一些漂亮的花羽鹦鹉,是那些海盗们专门抓来贩卖的。”

  大女孩凡妮莎整了整自己漂亮的裙子,伸手帮安度因整好了头发,然后对男孩说:

  “你乖一些,别吵闹,一会吃完饭,姐姐就带你去动物园看看,说起来,如果你能把闷在房间里的萨兰蒂亚也叫出来和我们一起玩的话,我就考虑给你买一只花羽鹦鹉,你不是很想养一只吗?”

  “哇!”

  安度因的双眼立刻瞪大了,这金发的小男孩抓着凡妮莎的手,甩来甩去的说:

  “你不会骗我吧?凡妮莎姐姐?”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你这小傻子!”

  凡妮莎抓着安度因的耳朵甩来甩去,让安度因发出了一声声尖叫,片刻之后,他就在一名高阶骑士的护送下,跑向了花园区,想要把奥蕾莉亚阿姨收养的高等精灵女孩萨兰蒂亚叫出来一起玩。

  大概是因为出身不同和过去的遭遇,尽管已经被收养了大半年,但高等精灵小丫头萨兰蒂亚却一直显得很孤僻,不太愿意和以多尔南为首的熊孩子们一起玩。

  目送着安度因跑回城市里,已经长成大孩子的凡妮莎回头看着自己的同伴,她伸手将自己的黑色长发拨向耳后,然后走到靠在城墙上的多尔南身边,伸手抓住了多尔南无聊的甩来甩去的小尾巴,这个动作让多尔南直接跳了起来。

  德莱尼人的尾巴是很敏感的,在他们的文化里,只有亲近的人才被允许触摸彼此的尾巴。

  由于德莱尼人是真正的长生种,因此德莱尼儿童发育的速度也是很缓慢的,数年的时间过去,曾经和多尔南一起玩过泥巴的小凡妮莎已经长大成人,然而多尔南却依然还是曾经那小不点的样子,除了她的个子长高了一些之外,她几乎和几年前没什么区别。

  这偶尔会让多尔南内心非常烦躁,但却并不会影响到她和凡妮莎的关系,她们是真正从小长大的好朋友。

  “说起来,泰莉娅,你见过你的养父和父亲了吗?”

  多尔南和凡妮莎吵吵闹闹的厮打了一番,然后这德莱尼孩子王又将注意力放在了安静的坐在一边,用磨刀石打磨着重剑的泰莉娅身上。

  这个被泰瑞昂从伯拉勒斯港捡来的小女孩这几年里在快速发育,大概是因为本身就是个很有天赋的女战士的原因,她的个子是几个孩子里最高的,而且非常健康,她穿着短衫,两只胳膊上有明显的肌肉,在她手中打磨的,是她在几年前在熔火之心里找到的双手重剑,那是她的战利品,也是她现在持有的武器。

  如今的泰莉娅已经是个合格的战士了。

  面对多尔南的询问,泰莉娅放下了手里的磨刀石,拿起麻布,一边擦拭刀刃,一边头也不抬的说:

  “塞勒斯爸爸在戴琳将军的舰队里服役,上个月我和他吃过一顿饭,爸爸送了我一把古典时代的海军刀,据说是在刚刚被他们摧毁的娜迦城市里找到的。”

  “至于我的亲生父亲...我叫他弗塔根爵士。”

  泰莉娅似乎不愿意在这个话题说太多,她有些费力的将重剑放在眼前,一边看着剑刃,一边简短的说:

  “我前几天去卡拉赞见过他,他刚刚被复活,我感觉和他很陌生,并没有太多话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