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 第七八四章 九凤

第七八四章 九凤

  洞府中。

  亭倚垂虹,水临松光。

  雨态横斜在岩上,落下满地新阴冷色。

  李元丰身子笔直,自袖中取出一物,其长半尺,似是一根翎羽,金灿绕色,交缠玄妙花纹,正感应莫名,发出动听的声音,似是鹤唳,又似是凤鸣,可仔细听,又不一样,有一种难言的韵律,听在耳中,神骨清明。

  不是其他,乃是九凤之鸣。

  九凤者,上古洪荒异兽。

  九首,人面鸟身。

  在传说中,最早出现的九头鸟的形象。

  不同于相柳的残暴,九凤有着祥瑞的称呼,在诸多洪荒异兽中都独树一帜。

  “还有一个,”

  李元丰念头转动,再取出一个盈盈不到半尺的女子雕像,紫色裙裾,黑色的长发倾斜下来,神色温柔,却又有一种罕见的天真漫烂。

  女子看不清面容,只有后面九重光晕,似有似无。

  和九凤翎羽一样,原本平静的雕像上光芒大盛,女子眸光流转,澄清照人,仿佛要活过来,成为真人似的。

  “同时有变。”

  李元丰看向两物,面上有沉吟,九凤翎羽是当初在天庭之时,替其他帝君当刀子,对付天庭中的佛门势力得来的,是真真正正的九凤翎羽。

  至于女子雕像,则是在第八首融合落宝金钱大成,力量暂时没有运转如意,结果横扫出去,波及无辜,然后从始真派众多法器法宝中无意间拿到的。

  两物都与九凤有关,李元丰藏在身上,就是要以之为引子,打九凤的主意,现在来看,功夫不负有心人,有了线索。

  李元丰背后九首十八道目光激射,定住两物,让其暂时消停,开始思考接下来的动作。

  毫无疑问,对九凤遗蜕,李元丰势在必得。

  因为虽然相柳的血脉跟鬼车相近,可真比较起来,实际上,九凤更近。

  得到九凤遗蜕的好处,说都说不尽。

  显而易见,肯定是以后冲击金仙境界的强力积累。

  “只是,”

  看着九凤翎羽和雕像,李元丰眉头皱起,自己手中的翎羽和雕像是引子,可现在引子不够,感应到九凤遗蜕的踪影模模糊糊,有可能被人捷足先登。

  相柳是上古妖圣,李元丰血脉与相柳接近,是不二的继承者,没有人能够比他正统,也没有能够和他相争。可九凤不一样,她虽出出身于妖族,可和人道牵扯甚广,留下诸般因果,有资格继承九凤遗蜕的,妖族的不说,人道方面可能更多。

  说起来,李元丰以他天妖道第六重圆满的力量,甚至能够抗衡大罗金仙层次的观世音菩萨的水月菩萨化身,并不惧怕竞争,但最怕的是根本没有竞争的机会。

  要是让其他人捷足先登,把九凤遗蜕瓜分了,李元丰有再大的力量又如何?

  “得找人?”

  李元丰想了想,妖师宫,勾陈宫,以及娲皇宫,要试一试。

  “去。”

  想到就做,李元丰神念成符,分成三道,发出去后,开始静下来等消息,在同时,整理自身,做好动手,和其他竞争者抢夺九凤遗蜕的准备。

  外面,正是湖石亭亭。

  莲叶铺展在水波上,大大小小,随风而动。

  正一抹夕阳的光辉,返照在花叶间,碧影重重。

  李元丰看了眼,收回目光,念头转动,自身的修为,他心里有数,反正卡在关口,难以寸进,这段时间有所变化的,主要是身外之物了。

  “起。”

  李元丰口中发出清啸,顶门上妖气冲开,浩浩荡荡,三件宝贝垂在上面,四下紫青升腾,雷音呼啸,混元内外,皆是撕裂虚空的锋锐之气。

  仔细看去,三花托举的三个宝贝,最中央的是一幅宝图,天河倒悬入内,折射出诸般大妖纵横的英姿,金乌,计蒙,飞廉,商羊,计蒙,应招,鲲鹏,白泽,等等等等,每一尊都是横绝诸天的存在,只是折影就有无量威势。

  宝图出现后,再一会,诸般影子俱是变得模糊,将散未散,只有九个狰狞而恐怖的蛇头钻出来,摇摆着庞大的身躯,口吐剧毒。

  正是鬼车,毒临世间。

  不可思议之威势,纵然时空轮转,余烈犹存!

  “万妖炼圣莽古图,”

  李元丰看到这一幕,面上有笑容,他当日在西牛贺洲开辟九荒别府成功,攫取四方天运地气,气运攀升到前所未有,牵引到冥冥之中,因此有鬼车大片精血来投。

  什么叫运来天地皆同力?就是这个样子!本来要得到的东西,或许欠缺一点点的力量,或许时机未到,得再等一段时间,甚至离得到差之毫厘,可气运鼎沸之下,弥补所有,将和自己有缘分的东西拿到手中!

  由于李元丰对于鬼车所知所感已足够,所以他当时就将鬼车精血打入自己的伴生灵宝中,滋养此宝。

  前文提到过,万妖炼圣莽古图这件鬼车的伴生灵宝本质很高,可入世后,由于李元丰境界修为突飞猛进,让此宝也随之不断拔升,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沉睡里,斗法的时候很少用到。

  现在来看,伴生灵宝万妖炼圣莽古图空虚得到补充,每一个空间都弥漫着强大的力量,在以后斗法中可以大用了!

  可以讲,在西牛贺洲乱石山碧波潭开府成功,立下根基,好处很多,可最为直接的好处应该就是本命法宝的提升了。

  “至于逐日弓和落日箭,”

  李元丰再抬头看向左面莲花相上托举的宝贝,这从巫族手中夺来的东西可谓是他最强悍最霸道的杀伤性法器了,关键时候能够一锤定音!

  更为关键的是,此宝本质也高,不怕李元丰的力量太强,只怕太少!

  “只是,”

  李元丰眸子动了动,此宝落在他手中日子久了,祭炼之下,他也有所发现,落日箭还好,经过金乌精血的洗礼,甚至要超出原本,可逐日弓确实受到损坏,并不是全盛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补齐啊。

  果然李元丰想的不错,不只是他能够感应到九凤,诸天之中,有人比他感应地更早,更为强烈,知道的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