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第一侯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君臣论战

第一百五十三章 君臣论战

  崔征看着手里的信,这话什么意思,他再清楚不过。

  “皇后胆子还真大啊。”他看着太监感叹。

  太监始终低着头,似乎怕自己的脸被看到,诺诺道:“娘娘女流之辈,胆子再大也只能保一个家,真正有胆识的还是相爷,整个大夏都需要相爷担起保住。”

  崔征没有说话,将炭炉上的茶壶拎起,信放进炭盆里,道:“臣知道了。”

  太监看了眼炭炉里腾起的灰烟更加恭敬的应声是退了出去。

  崔征看着吞没了信纸明暗火光闪闪炭炉,神情阴暗不明,这是弑君啊!

  一个皇后给大臣说换了皇帝,这要是搁在以前,这个皇后立刻就要被废掉,除族也不为过。

  但现在.....这个皇后不仅敢这样想,还敢写下来给他,摆明就是告诉他,她什么都不怕了,要杀要剐随便,证据也给你。

  崔征长叹一口气,神情怅然。

  世道乱了,人心乱了,不可思议的人,不可想象的事,也变得理所当然司空见惯。

  皇后敢想敢做敢写,他不是也敢听敢接受吗?

  一切都是为了大夏。

  崔征将炭炉架子重新放下,唤人进来:“备车,我去军营。”

  虽然皇后对皇帝的勇武不报希望,作为妻子也不劝诫,无情又无义,但作为臣子他还是要尽最大的努力劝诫,以及....看守,尽力的保全大夏天子的体面。

  皇帝住在军营的大帐内,吃的也是军中的食物,崔征到来时,皇帝正屏退了左右独自在帐中拭泪。

  虽然看惯皇帝落泪了,但此时见了崔征还是吓了一跳:“是战事不妙吗?”

  皇帝忙擦泪摇头:“不是不是,相爷莫怕。”

  就算战事不妙他也不会害怕,崔征没有纠正皇帝,只问:“那是为何?”

  皇帝从桌案上拿起一封信:“武都督的回信到了。”

  崔征皱眉:“怎么直接送到陛下这里?”

  安康山派安庆忠率军进攻麟州的消息第一时间被密探传来后,朝廷就给武鸦儿下了军令,命他回防麟州。

  但半个月过去了,相州那边没有丝毫的动静。

  武鸦儿竟然直接把信送到皇帝案头了,朝廷半点没有察觉,崔征面容沉沉,这个武鸦儿人盘踞在相州,手竟然伸的这么长,武夫可恶其心可疑.....

  皇帝看了看崔征的脸色,替武鸦儿解释:“是私信。”

  崔征淡淡道:“君臣之间哪有什么私信。他说的是什么?不是战事公务吗?”

  皇帝诺诺两句:“是,也不是。”

  崔征不理会皇帝对武鸦儿的维护,皱眉问:“他到底何时回防?”

  皇帝低头道:“他说麟州不需要回防,叛军并不敢真的攻打。”

  “真是可笑。”崔征将袖子一甩,伸手指着营帐中悬挂的舆图摆放的沙盘,沙盘上有探兵斥候一天一天更新叛军动向,数目一天天的增加,距离一天天的逼近,“这些都是来游山玩水的吗?”

  他又指着桌上堆积的文书急报,随便拿起一张抖开。

  “平城失守,幺关失守,这么多兵马溃败,这么多百姓被屠杀,这些他看不到难道还听不到吗?”

  “他说京城也是四面被围,如果叛军敢用一半的兵力来打麟州,京城也要面临被攻打失守的威胁,安康山不过是因为登基称帝,要造势天下,并不敢真的攻打麟州,麟州只要按兵不动防守严密就足以耗退叛军......”皇帝捏着武鸦儿的信,跟崔征继续解释,说到这里忍住的眼泪扑扑的掉下来,“他说的朕明白,只是苦了那些在麟州外被残害的兵民....”

  崔征冷笑:“他胡说八道,只要坚守就能退叛军?我看他是让我们坚守,跟叛军你死我活都元气大伤的时候,他再来打退叛军,勤王救驾的戏他是演上瘾了!”

  皇帝安抚愤怒的相爷:“武都督不是这样的人,他应该是要攻打京城,收复京城!”

  崔征冷冷道:“那他倒是打呀!跑出去一年多了,他跟安康山打了几次?”从袖子拿出一叠文书扔在桌案上,“看看,他在相州都在忙什么,屯兵,强取豪夺,敛财,让兵马跑去漠北,美其名曰支援梁振,梁振手中握着四万振武军都是吃闲饭的吗!”

  皇帝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叹一口气。

  “陛下,这种人根本就不可信。”崔征道,“老臣在朝堂数十年,看多了这种出身粗浅,凭着运气得了功劳,一步登天目中无人飞扬跋扈,得来的功劳越容易,就越想投机取巧。”

  皇帝抬起头,不再替武鸦儿解释,苦笑一下,说出了心里话:“相爷,如今,不反叛就是大夏的忠臣功臣了。”

  哪里还计较品行。

  崔征明白皇帝的没底气,知道他不是一味的信任武鸦儿,也不再咄咄逼人了。

  “武鸦儿这样做也不意外,看看如今天下的卫军,有一些兵马嘴上不说,所作所为就差一个反叛的旗号了。”他说道,“占地为王,飞扬跋扈,不听调遣,阳奉阴违,视朝廷为无物,老臣心里明白的很。”

  皇帝道:“是朕无能。”

  他说这话没有掉泪,这反而更让人觉得真心实意。

  崔征道:“陛下不用自责,这是大夏临难,与陛下无关,说起来倒是陛下无辜。”

  皇帝站起来:“相爷万万不可这样说,朕享受了大夏皇家血脉带来的荣耀,就当然要担起磨难艰辛。”

  崔征对皇帝一礼,除了往日的严肃,眼神里多了几分师长的慈爱:“陛下圣明。”

  君臣二人互表心意,表明了这世间唯有他们君臣才有真心真意,因为武鸦儿带来的愤怒焦躁的气氛散去,但眼下的危难还悬在头顶。

  武鸦儿是不肯回来了指望不上了,接下来如何?

  “麟州防守其实朕是不担心的。”皇帝说道,“这么多兵马坚守半年没有问题,当年麟州兵马不多还能守那么久呢。”

  崔征不太想提当年的事,转开话题道:“陛下,武鸦儿有一点说没错。”

  皇帝不解。

  “安康山攻打麟州是因为登基称帝,要赫赫扬威。”崔征道,“所以陛下,麟州如果被围困半年,天下会如何?”

  就算没有攻下麟州,半年没有打退叛军,对于百姓来说,也是叛军胜了,麟州败了,安康山扬威赫赫,天下大势......

  皇帝的脸色惨白。

  “相爷,奈何啊!”他一声长叹,手抚上舆图,看着这大好河山,真要离散留不住了啊。

  崔征道:“陛下勿忧,没有武鸦儿,我们麟州也打了很多次叛军了。”

  皇帝回过神了,是哦,怎么忘了还有一个人,归根结底是因为当初危难中被武鸦儿所救,形成了依赖,一旦遇到危难就只想起武鸦儿了。

  皇帝知道崔征的说的是谁,眼中迸发欢喜跟着补充称赞:“而且他没有一次败绩。”

  “我麟州数万大军。”崔征走到沙盘前指点,“南有山南道剑南道为助,东有齐山齐都督听命调遣夹击,难道与叛军一战都不能吗?”

  皇帝道:“为了那些被叛军荼毒的民众,我麟州也不能坐视不管。”

  “陛下还等什么?”崔征俯身施礼:“请下旨吧。”

  ......

  ......

  麟州里外紧张备战,麟州境外无定河边满目肃杀。

  冬日荒凉的大地上驻扎着军营,麟州境内张安王林率兵守卫,项云领兵在境外做前锋。

  这是第一道防线,也是最重要的防线,从这里出去的斥候先锋兵马,已经跟叛军的先锋斥候进行了两三场对战了。

  硝烟战火死亡鲜血真真切切,对于战事叛军动向也看的最真真切切。

  当圣旨送来时,项云和将官们正看着沙盘排兵布阵。

  “虚张声势。”项云将一枚小标旗扔在沙盘上,“就知道京城不可能动用那么多兵马来,将前锋军撤回来,我就守在这里,看他们可敢来战。”

  将官们应声是要去传达命令,待听到圣旨让出战又停下来,等候项云的指使。

  项云接过圣旨对使臣郑重一礼:“末将遵命,即刻拔营,亲自上阵督战。”

  使臣很满意高高兴兴的走了。

  营帐里将官们有些不知所措:“都督,真要出战吗?”

  项云道:“陛下有命,我等便去斩杀叛军,让他们知道麟州不可侵犯。”

  项云听从君命,他们也只能听从军令,将官们应声是出去准备。

  蒋友上前皱眉道:“都督,你先前说的此时应当坚守,以逸待劳,叛军虚张声势,极有可能内有埋伏,我们贸然出战,怕是不利啊。”

  “我知道。”项云道,“此时不战,战事反而对我等有利,战了,极有可能会败。”

  蒋友不解:“那为何都督还要出战?”

  “陛下和朝廷已经吓坏了,必须要有一战才能安抚他们,现在不要跟陛下和朝臣们讲战局兵法,他们听不进去。”项云说道,“所以,还是出战吧,无须担心,也不是不可战,我这里有五万兵马,齐都督那边我要三万协助突袭,就可以一战。”

  他端详舆图,他是个严谨的人,早已经在心里演练过。

  “此战如果胜了,就是我泼天的功劳。”

  蒋友凝眉,道:“都督,如果败了呢?”

  项云微微一笑:“那就是武鸦儿的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