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第一侯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淮南道的准备

第一百五十五章 淮南道的准备

  浙西的兵马没有侵扰淮南道,但位于边界的府城村镇都做好了临战的准备。

  大路上不再有熙熙攘攘的行人,城墙附近的商家棚户全部消失,变成可行军可列队的平整场地,而围绕内城建立的外城聚集地,民众也拖家带口的都移居到城内,他们原本居住的窝棚拆除,触目所及坑坑洼洼。

  在坑坑洼洼之上,有一群孩子们背着箩筐奔跑着洒下一片铁蒺藜。

  将来这就是叛军攻城时的一道防线。

  而且做这些不费事不费力不费人手,一群孩子们就足够了。

  站在高高的城墙上,张庆满意的点头,经过他的努力....当然主要是托福好兄弟连小君在楚国夫人跟前的地位,他被分派掌管一座城池。

  这个掌管城池比以前要难做的多,日常事务有文官处置,但对于那些核查人口,处罚违纪,驱逐被判定为乱民的罪犯等等都需要他带着兵马来做,虽然不敢抱怨,但心里觉得真是好烦.....

  这种乱世最要紧的不是练兵备马吗?怎么整天折腾这些屁民小事,现在他明白了,这些琐碎的屁民小事有什么用了,一声令下,只用了半日就做到了坚壁清野,城池里一下子涌入这么多人也没有混乱,按照原本划分好的甲乙丙丁横七竖八很快就分派安置在不同的街巷。

  原本作为安置民众的外城一瞬间变成了战壕防线。

  一切都有规矩,民众们习惯了,虽然气氛紧张但城池没有丝毫的混乱。

  张庆从城内收回视线,看向前方远处,百里之外便是浙西境。

  “没有异动吗?”他问副将。

  副将点头再次确认最近的探报:“这边的叛军驻守城池不动,没有从我们这里过境。”

  张庆松口气,欢喜道:“我想想就知道,他们不敢来惹我们。”

  毕竟他就是曾经他们中的一员。

  但现在不是了,不能贪生怕死,张庆看了眼身边副将,收起欢喜肃重道:“只是江南道的兵民遭难了。”

  他看向前方,握住腰刀,只待一声令下就立刻亲自奔赴江南道杀敌。

  “楚国夫人还没有下令我们支援吗?”

  副将道:“没有。”

  张庆握着刀肃容道:“夫人必然是要驰援麟州杀敌了。”

  人人都这样想,还有很多人讲起了旧事。

  “当年先帝驾崩,安康山反叛,鲁王昭王被偷袭围困,武都督率十万大军赴麟州,楚国夫人则奔沂州救昭王。”

  “那时候是武都督距离麟州近,楚国夫人离沂州近,夫妻二人分工合作齐心协力,虽然昭王不幸遇难,但鲁王被及时救下来了。”

  “这一次武都督远在相州驰援不及,楚国夫人当然担起重任。”

  不仅讲起了旧事,大家还预料到了结果。

  “领兵的什么郑王,是安康山的儿子,上次也有个安康山的儿子,跑来淮南道,被楚国夫人杀了。”

  “这次这个也肯定要被楚国夫人杀了。”

  所有人对战事战局清楚明白,每一座城池的衙门前都张贴着最新的动向,虽然进出严查,宵禁,兵马疾驰,但街上的民众各安其事神情从容喝着茶谈论天下大事。

  楚国夫人驰援麟州和楚国夫人一定会胜利,大家是一致的看法,但有人也有一些担心。

  楚国夫人驰援麟州的话,肯定要带走很多兵马,那淮南道会不会危险?毕竟紧邻浙西安德忠叛军。

  这人提醒了大家心底隐藏的不安,但又想不出怎么排解,最终有人道一声“我们想到的,楚国夫人怎么想不到!楚国夫人肯定会有安排的。”诸人恍然,既然楚国夫人有安排那就万事无忧了,继续欢快的讨论即将发生的麟州大战。

  相比于淮南道看不到楚国夫人的民众们的轻松,坐在楚国夫人院子里的王力脸沉如锅底。

  “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夫人?”他问坐在面前捧着一碗蒸梨吃的小童。

  小童其实也不算太小,十岁左右,跟武孝差不多。

  穿着毛裘,脚下踩着暖炉,手里捧着的碗白如雪,碗边还有一道红,这碗看上去比梨子还好吃。

  小童用小勺仔细专注的挖梨肉,咬在嘴里含糊道:“不知道。夫人在忙。”

  这两句王力已经听腻了,说出也已经说腻的要求:“你去问问。”

  小童虽然千篇一律的答话,但对客人的要求从不拒绝,咬着勺子点点头放下碗就要走,想到什么又拿起勺子三口两口的往嘴里塞梨子......

  王力气的瞪眼:“我才不吃你的!”

  小童将梨子吃完一抹嘴:“我知道我知道。”说罢蹬蹬跑了。

  王力气的拿着空的只剩下梨皮的碗,想要摔了.....应该会很贵,他放回去,看着碗里的小勺子,还是金的?

  真的假的?吃一个梨而已.....

  王力忍不住拿起来,放到嘴边咬勺子.....

  “哈!”小童的喊声传来,伴着蹬蹬的脚步,“你看!你果然会偷吃吧!”

  王力又羞又气,将勺子摔回碗里,解释也没法解释,这贼窝里的大人小孩都太讨厌了。

  还好下一句小童说的话没那么讨厌:“夫人回来了,要见你。”

  王力起身踹开身下软绵绵的垫子,大步沿着回廊走去,走到小童身边又停下,肃容道:“你知道武孝吗?”

  小童眼睛亮亮的点头:“知道知道知道,我现在睡的床就是孝哥哥睡过的。”

  王力道:“武孝现在骑着马手里拎着大刀能一口气跑三座城,他的手上都是冻疮,他的脸上也被风吹粗糙,你每天吃饱穿暖可知道他过的什么日子?”

  小童没有半点羞愧,大声道:“孝哥哥以前过的就是我这种日子,我以后也要过孝哥哥这种日子。”

  王力呸了声,没兴趣再跟小童打嘴仗,蹬蹬的向楚国夫人所在而去。

  李明楼刚从外边回来,身上的斗篷还没解下,金桔抚着李明楼的脸发出低呼:“好冰啊,都冻成冰块了。”

  她让李明楼立刻去泡热澡,要不然会生病。

  王力在一旁冷笑,会生病是因为被冻的太少了。

  李明楼安抚了金桔:“只要一碗热汤就可以了。”

  金桔应声是忙亲自去准备,路过王力问他要不要:“王大将,你的脸色看起来也不好呢。”

  就算这个侍女比当年振武军都督周骏的小妾还要好看,王力也没有软了声音,冷冷道:“不需要。”

  金桔撇嘴走了,李明楼请王力坐。

  “夫人,都督的信你看了没有?”王力不坐,直接问。

  武鸦儿给麟州皇帝回私信的同时,也给楚国夫人写了一封私信。

  李明楼冰凉的脸上浮现笑容:“我看了,内容我都背下来了呢。”

  然后她背给王力听。

  跟对皇帝的安抚不同,武鸦儿对她解释了自己为什么不能去支援麟州。

  因为安康山的意图不在麟州,而是在他。

  安康山盯着他,盘踞平卢替代安守忠的大将史朝也在盯着他。

  袭击麟州的兵马其实没有那么多,而且重兵不在先锋而在后方,为了随时能回防。

  “其实只要坚守,麟州就不会有事,如果打起来,一旦落败,就必然造成混乱,动摇军心,极有可能一溃千里。”

  “但,我说坚守容易,麟州那边很难做到,毕竟刀逼到了眼前。”

  “麟州和叛军一定会打起来的。”

  “所以,为了避免麟州陷入危难,我必须去与安康山一战了。”

  “此战我不向你借兵马,我想请你支援麟州,一是避免麟州陷入混乱,二是能截断叛军回防,三也能在朝中更增我们振武军的威名,化解小人的流言嫉恨。”

  背到这里,李明楼再次一笑,他说,我们呢。

  你我还是我们王力没在意这个细节,内容他是知道的,不用李明楼这样一字一字的背给他听。

  “那夫人你考虑好了没有?”他竖眉问,“再耽搁下去,仗都打完了。”

  “这件事不用考虑啊,这些天我就是在安排兵马。”李明楼从袖子里拿出一封信,“即刻就要出发了,给都督的回信我也写好了,请王大将尽快回去,此战全靠都督牵制安康山,千万不要耽搁了战机。”

  你知道这个就好,这可是武鸦儿又送给你的大功劳,王力将信放进胸口起身就走,还是忍不住抱怨一句:“我当然想尽快回去,只是夫人迟迟不见。”

  这个女人说的好听,不知道斟酌了多少利弊拖延了这么久才做出决定,耽搁了他这么久,反倒说他延误战机。

  王力拿着信忍着气疾驰离开,与此同时姜亮骑马疾驰归来。

  “夫人,是要商议麟州之战吗?”他进门就问,“都督怎么说?”

  “都督说他不能回防,因为会被安康山偷袭,所以让我们驰援麟州。”李明楼道。

  虽然在宣武道忙着收礼....不是,忙着重整官府,安置官员,安抚民生,姜亮也听到了有关武鸦儿的传言,说他拥兵自重又胆小如鼠,不肯回防麟州。

  这流言不管这是迷惑敌人还是真是惹怒了朝廷,对武鸦儿来说都不是什么好名声,除非一场大胜或者其他的后手安排,才能重证清白重披荣耀。

  他自己不来,让妻子去也算是后手安排了。

  姜亮点头:“这样对都督对我们都有利,功劳是我们的,也能消除都督忤逆的恶名,可以说是夫妻同心......”

  李明楼打断他:“我决定不去。”

  姜亮将一根胡须揪下来,嘶嘶两声说不出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