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1627崛起南海 > 第2539章
  第2539章 

  陶弘方一听,觉得万岩这话也有道理。这种调查性质的监管工作已经有些超出了商务部的能力范围,将其归类于安全情报部门的职能似乎更为合适。

  想到这里,陶弘方便主动问道:“那万主任可有与安全部、军情局进行接洽,看他们能否代为调查线索。”

  万岩笑了笑道:“家父便是安全部的退休官员,这种办法自然早就想过,但这种事看似简单,做起来却有很多麻烦。”

  海汉的安全情报部门与商务部本身就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早年间派到大明境内的情报人员,一多半都是以商人身份作为伪装。比如万岩的父亲万发,当年在杭州潜伏的时候,对外的公开身份便是一名货栈掌柜。作为商人,能有更多机会接触到方方面面的信息,因此这个套路也一直被这些特殊部门沿用下来。

  不过情报部门同样也会面临人手有限的问题,其监控范围往往也受限于海汉的实际控制区域。即便是有心对跨区域的商贸活动进行监管,但对于那些离开江浙之后的物资和资金的去向,情报部门同样也是有心无力。

  而且情报部门当下要向各个商业机构里安插人员,也不像以前那么方便了,派到机构中任职的情报人员级别低了,接触不到有价值的信息,级别高了,又可能会影响到这些商业机构的正常运作。

  陶弘方听到这里有些不解道:“安全部和军情局都是特权部门,他们难道还需要看商业机构的脸色行事?”

  万岩笑道:“权力虽大,那也不是想查什么就查什么的。有些买卖,就算是安全部也不好插手的。”

  “这是何解?”陶弘方追问道。

  万岩略微犹豫了一下,才小声解释道:“先前在下说过,本地有些商人,以前是替大明的皇亲国戚办事的……类似的情况,其实我国也有。”

  陶弘方顿时恍然大悟,明白万岩为何对这事有些忌讳了。海汉国的皇亲国戚,说的可就不是包括陶弘方自己在内的这个特殊群体吗?

  陶弘方作为一名穿二代,父亲还是掌管海汉大权多年的高官,自然对自己所在的这个特殊群体有一定的认识。他知道父辈这一个群体虽然基本都是汉人,但却并非出身大明,自建国到当下也才二十多年而已。

  但在这二十多年里,海汉统治的地域面积扩大了几百上千倍,作为统治者所掌握的权力和财富也在不断地提升,同时还有许多外戚因为与海汉穿越者联姻而发迹。而这些家族对外界来说已经与皇亲国戚无异,他们名下的各种产业、生意,那当然也是普通人不可触碰的禁忌。

  陶弘方道:“听万主任的意思,以前是在这方面发生过误会?”

  万岩点点头道:“听说之前有个案子,军情局查案最后一路查到了三亚,才发现货主是胜利堡的某位大人物……结果就是负责案件的情报官员引咎辞职,被调到海外某个小地方去了。”

  这说得好听叫调动,说得不好听就是发配边疆了,而且很可能仕途也会受到影响就此终止。

  陶弘方在商务部当差这么久,其实对这类灰色事件也略有耳闻。海汉有不少人会通过民间的贸易渠道,买卖一些紧俏甚至是被禁止交易的商品,由此来获取丰厚的经济收益。当然这些商贸活动往往不会有达官显贵亲自出面,而是由一些民间商人代为操作,情报部门对此失察也是难免。

  陶弘方想起自己离开三亚前,父亲曾交给自己一份名单,说是在江浙这边如果遇到什么不便出面解决的事情,可以去找这些人帮忙,但这些人的身份却并非公门官员。现在想想,这份名单上的人很有可能便是在这边为自己家族做事的代理商了。

  市面上到底有多少生意是直接或间接掌握在海汉这些统治者手里,恐怕没人能说得清楚。而商务部和情报部门想要对跨地区的商贸活动实施全面监管,甚至是对某些可疑的商业交易发起调查,很容易就踏足禁区,得罪到某些实权人物。负责这些工作的官员又不是傻子,既然已经有了多做多错的前车之鉴,那当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

  陶弘方苦笑道:“那的确是让情报部门为难了!”

  万岩道:“其实得罪上面大人物还是其次,主要是有些事的保密程度太高,以至于情报部门的人也不清楚内情,监管措施可能会变成了自家的绊脚石。”

  万岩接下来便给陶弘方举了一个例子。前几年有一批货物在途经舟山定海港时被官方查获,然后在包装箱的夹层里发现了大量海汉所产的武器和弹药。当时东海大区的安全部和军情局都如临大敌,立刻将此作为大案展开追查,并且将消息一层一层地通报到了执委会。

  结果最后却是被执委会下令叫停了调查工作,因为这批军火是执委会特批销往内陆某地,作为海汉收买某位总兵的条件。因为保密层级太高,地方上的情报人员没有提前掌握相关消息,所以弄出了大乌龙,而这个策反大明军头的计划也因此戛然而止。

  虽然没人因此受到惩罚,但对于在前期就做了大量调查工作,以为钓到大鱼的安全部门来说,这可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因为权限级别不够,很多由胜利堡那边拍板决定的秘密行动,我们这些在海外的官员根本不会得到通知。这就导致了我们如果要对所有可疑的经营活动实施监管,可能就会再次出现大水淹了龙王庙的情况。”

  说到这里万岩也不禁停了下来叹了一口气道:“下面的人办事顾忌太多,难免畏手畏脚,相关的监管工作也很难取得预期的成效。”

  陶弘方对此只能沉默,他能够理解万岩的为难之处,但也想不出什么有效的解决办法。他只是商务部的一名文职官员,对于这些需要跨部门沟通,甚至要跟执委会打报告申请的事情,他也几乎没有相关的操作经验,不知该从何着手去解决问题。

  (本章完)